第646章:乌鸦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46章:乌鸦(一)

调节了一下心情,他朝着其他人点了点头。所有人正要走上来,安德烈再次开口:“请再稍微等一下。” 他走了过来,仔细看了看周围:“x阁下,您有没有发现,这里没有战斗的痕迹。” 赵子七摇头:“怎么可能,这里到处都是战斗的痕迹。” 徐阳逸仔细看了看,却诡异地点了点头:“确实。” “你们看,这里,全都是这条龙生前的痕迹,无论是爪,还是牙,或者龙息,但是,并没有第二个人的痕迹。” “这又说明什么呢?”安琪儿不解地问。 “这是挣扎。”徐阳逸沉吟道:“这条龙,是被阿隆戴特杀死的,也就是说,那个第一个台阶斩杀安东尼奥的人,来到第二个台阶之后,龙已经发现自己活不了了。所以……让对方杀了自己。” “也告诉我们,如果第三个台阶上的守护者实力如果不是压倒性地胜过这条龙,它……很可能也成为了太初的食物。” 所有人心中都微微发沉。 一条如此巨大的真龙,竟然都无法反抗太初的吞噬,宁愿被斩杀。 沉重感,压抑在所有人心头,徐阳逸目光放远,看向第三个台阶。 “你们还有选择。” 安琪儿和赵子七相视一笑,齐齐摇了摇头。 “不用劝我,好歹我也是修士,大危险伴随大机缘的道理我还是懂的。”赵子七抓了抓头:“如果我被吞噬了,杀了我就好了,反正我活着和死了好像也没多大区别。” 安琪儿笑的无比洒脱:“没关系,因为我根本死不了。” 安德烈推了推眼镜:“我存在的意义,就是解开世间最大的秘密,这样大的一个秘密就在我面前,即便您是大公阁下,这种善意的劝说,也让我相当为难呢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,一马当先朝着第三个台子冲去。 符箓的道路在脚下蔓延,穿行于云海之上。一路无话,第三个台阶的路更短,一天之后,他们已经接近了第三个台子五千米内。 雾,更浓了。五千米的范围,他们已经可以看到,第三个台阶上,同样有一尊巨大的身影。 “守护者。”安德烈推了推眼镜:“x阁下,很有可能,它已经被太初吞噬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正要冲上去的时候,忽然,对面无穷雾海中,白雾构架的九天之上,无穷金光闪起。 “刷刷刷……”一道道金光直冲天际,下一秒,徐阳逸只感觉全身血液瞬间冲到了头顶。 “嗖!”没有任何话语,以往在行动前都会和所有人说一声的,这一次,却根本没有一点反应,甚至丝毫没有掩盖自己的灵气,一道青光如霞,直刺茫茫雾海。 深沉如山的雾海中,一片铺天盖地的金色眼睛,倏然闪亮。 那不是真正的眼睛。 只是金色纹路形成的眼睛花纹。 而看黑影的形状,那是一只巨鸟。看眼睛花纹的数量,每一只都是长在对方羽毛上。 “锵锵!”毫不犹豫,半空中徐阳逸左手鱼肠,右手米斯特汀,一青一金两道光芒横贯长空,身后虚灵仙体的漩涡疯狂转动,仿佛杀神再世。 “原来,你在这里啊……” “真是让我找好久了呢……” 没有沸腾,没有激动。 长久的等待,在这里化作冰冷的杀意。 无论对方是守护者,还是太初,他,必取对方项上人头! “嗡!!”人未到,剑先到。承载十方业炎的鱼肠爆发出震天嗡鸣,法宝本身就有增幅作用,现在徐阳逸杀气已经攀升到顶峰,一剑划出,一道横贯半空,足足一千多米的巨大火龙,咆哮着冲散所有白雾。 炽热的浪潮将所有雾气瞬间排空,四周的空气都染上了火红色。云烟散尽,露出中央那只巨大的鸟。 那是一只乌鸦。 足足两三百米大小,漆黑的羽毛,每一根羽毛上都有一枚眼睛的金色花纹,面对着横贯而来的巨大火龙,胸口急速鼓起,猛然一声“呱!!”一道漆黑色的火焰喷薄而出! “轰隆隆!!”红与黑,在半空中形成一条火焰之河。火焰还未消散,一道身影已经带着凌冽的剑锋杀了过来。 “当!!”乌鸦翅膀死死挡住这一剑,一股大公初期的灵力轰然爆发,与此同时,它的身前,徐阳逸全身灵气,竟然形成了一片沉睡的植物。 “小子!”鱼肠的声音陡然响起:“你怎么了?你心乱了!就这样也想斩杀它?退下!” “小家伙,现在的你不宜作战。先退下吧。鱼肠先生能斩杀奥丁可以一次,却不可再次。否则以你大公初期的身体承载它的必杀一剑,你身体势必崩溃。” 然而,徐阳逸恍若未闻。 浓眉下星辰一般的眼睛,带上了一抹血红,思思咬牙,握住剑的手都在卡卡作响,几乎是用尽全力往下压,从牙缝中飘出一句话:“几十年前……你是不是出去过?” “你是不是杀了一对夫妻?” “你是不是……还想将那个孩子杀死?” “当!”乌鸦眼中凶光爆闪,翅膀用力一压,硬生生将徐阳逸抽飞了出去。 一道道黑雾笼罩在乌鸦身上,须臾之间,一片黑色的漩涡层层包裹,数秒后,一个穿着破烂的黑色亚麻斗篷,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,拄着一根拐杖的老者,出现在平台之上。 他全身都弥漫着不祥的气息,黑色斗篷的阴影下不太看的清楚具体面容,露出的下半截脸上,参差不齐的白色胡须,长满麻子的下半张脸,佝偻的身体,可能只有一米六左右。木质的拐杖挂满了人骨,仿佛行将就木的老人,一瘸一拐,不动声色地看着徐阳逸。 “你的气味,老夫有些熟悉。”它沙哑的声音仿佛锈铁磨刀:“至于杀过谁……” “咳咳……”它咳嗽了几声,嘴角微微扬起:“老夫吃了太多人,早就记不清了……” 话音未落,无穷蔓藤铺天盖地从米斯特汀上面蔓延而出,那是绿线。一张张地狱的巨口带着嘶吼蜂拥向老者。 “小子!你这是在干嘛!”“这家伙就算长久接触不到灵力,也有金丹初期的修为!他本身境界,作战经验绝对超过初期太多!你这样上去,已经自乱阵脚!” 徐阳逸听不到了。 他永远记得八岁的时候,自己回到家里看到那血腥的一幕。永远无法忘记那只乌鸦金色的羽毛。更无法忘记那一只只金色的眼睛。 难怪外面找不到…… 它躲在虚与实的裂缝之中! “我,一直以为我任何时候都可以冷静。”两条蛟龙合二为一,数十米粗的火龙咆哮撕开虚空,一片片恐怖的空间裂缝随着火龙的冲刺产生,身后一片片冰层,急速冻上。冰火相交,非但没有让威力减弱,反而更胜一筹。 “现在,我才知道,没人能永久冷静。” “不必劝我。” “我,必杀此人!” 身形似电,数不尽的冰花凝结身侧,全场温度陡然降低,而右边的鱼肠,再次承载起熊熊业炎,整个平台,一半冰寒如狱,一般炽热如火,冰与火的礼赞交织成两条红蓝蛟龙,直咬老者颈脖。 昆吾铁冶飞炎烟,红光紫气俱赫然。 面对扑面而来的寒冰炽炎,掀起数百米高的冲击波,老者舔了舔嘴唇,下一秒,两扇巨大的鸦翼死神一般覆盖百米。 “轰!!”红蓝黑三色灵气迸射,竟然势均力敌,然而,就在红蓝双色消散以后,天空中刹那布满数百道爪痕。一道身影天神降世一般,带着漫天爪痕流星陨落。 “啪!!”鸦翼和爪痕正面对撞,谁都不曾退缩,近在咫尺,一老一少的两张脸,暴起的灵气吹得他们须发飞扬,彼此的眼中,只剩下彼此。 就在他们周围,一圈圈三色灵气飞快扭曲,竟然形成一片红蓝黑的漩涡。 “卡卡卡……”剑压鸦翼,对方却好似最坚固的盾牌,丝毫不毁。老者狰狞的面孔看着徐阳逸的脸,从牙缝中飘出一句话:“就凭你?” “我还以为……守灯人的后裔都死绝了……如此多大修士在保他,结果不过如此!” “给老夫滚开!!” “轰!”黑色灵气魔神一般暴涨,硬生生地将徐阳逸推出数十米。 徐阳逸没有动,死死压制住心中几乎暴走的仇恨,冷声道:“什么意思?” “没什么意思……”老者一瘸一拐地退后数步:“黯羽。当年后羿射日,射落九日,其中阴影所生,残缺不全,少金乌一足,乃成黑乌。老夫……乃当日一道阴影,称为百鸦之祖也不为过……” “本座不感兴趣。”徐阳逸啐了一口,嗜血地问道:“本座再问你一次。你几十年前,有没有在渔阳市杀过人?” “老夫也再回答你一次。普通凡人,能被老夫吞吃,是他们的气运。身为人子,你应该为他们感到庆幸。不过……”他佝偻的身躯森森笑了起来:“你的模样,倒是有些眼熟呢……” 杀!! 没有别的废话,这一句话,让徐阳逸眼睛瞬间血红,身后虚灵仙体漩涡急速旋转,裂空在半空中拉出一片片璀璨的光幕,将老者周围全部切割成整整齐齐的方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