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7章:乌鸦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47章:乌鸦(二)

黯羽冷笑连连,就在裂空降临的一刹那,手一挥,一卷古旧至极的卷轴迎风展开。 这不是法宝,势必在裂空之下灰飞烟灭,但是徐阳逸一眼之下,却硬生生收住裂空。强压翻涌的灵气,一把抓过卷轴,飞身离开。 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黯羽一瘸一拐,拐杖在地面上顿出阵阵闷响,徐徐走进徐阳逸:“你知道你为什么到了这里么?” “你以为是偶然?” “不……这是必然。从你血脉觉醒的那一刻……你就一定会来到这里。”他咳嗽了两声,有些扭曲的脸上,带起不正常的笑容:“这是不归界的法则,世间的大道,你无法违背。” “你知道么……任何一位修士,修到金丹之后,都会看到自己的‘因果,’而到了元婴,则会看清因果的源头。你不是金丹,你还差这一步。一旦你修到金丹,你就会看到……” 老者昏黄的眼中,瞳孔都缩了缩。 在他眼里,徐阳逸头顶,一道青翠色丝线,若有若无,却坚韧非常。一直…… 联到整个地球的中心! “看到……你的因果,和不归界早就在一起。” 徐阳逸没有开口。 他手中有些颤抖地捧着那卷卷轴,它非常古旧,甚至一触即溃,但是……上面写着一个个名字。 “徐苑森。”“徐峰。”“徐守一。”“徐子景。” 一个个名字,每一个下面都摁着血手印。这片卷轴,不知记载了多长。 “这是……徐氏族谱?”他声音有些嘶哑地问道。 无怪他激动。 这,是一个人的源头,一个人的根。 也是徐氏一脉,守灯人一脉,真正的大秘密。 “是,他们都死了。”黯羽冷笑着开口:“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 “你不知道,因为,我在你身上闻到了另一个人的气息,你们徐氏,曾经有一个懦弱的守灯人逃走了,他想保护你,所以……”他鼻子耸了耸:“这是封神结的味道……呵呵呵……我明白了,原来是这样,他以为自己躲过一劫,就可以让你也躲过一劫。可惜啊……不归界的宿命,你根本无法逃走……” 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!”徐阳逸一扬鱼肠,剑尖嗡鸣。 “你不知道?”黯羽肺痨一样咳嗽着,呵呵笑道:“正常,你不知道,我就来告诉你。我啊,在这里也等你太久了……一千多年啊……终于等来了守灯人。” 徐阳逸暂时按捺住心中的杀意,冰冷开口:“说。” 黯羽指了指就在身后,几十万米处,隐藏在层层白雾之中的圆球:“那里,有一盏灯。” “它的名字,叫做通界灯。” “一旦它亮起,隶属于上界之下,所有大千世界的灯,都会同时点亮。” “别说你不知道上界的谎话,这样我会非常失望……你知道,这代表什么?这代表所有大千世界,在这一刻,都会知道对方的位置。” 安德烈忽然抬起头,眼中光芒闪烁。 “你怎么了?”赵子七惊讶道。 “不……”安德烈眯了眯眼睛:“只是预感到……我们恐怕听到了地球上最大的秘密。” 黯羽喘着气冷笑道:“而就在同时,飞升之路将完全打开,它就在这里。听清楚,它叫通界灯,而守灯人,祖祖辈辈都在守着这盏灯。” “一千四百年一次灯亮,之后就是持续五百多年的万界大战。一共将近两千年……每一界,都会选择他们的对手,不死不休。巴别之塔不是别的,就是安放这盏灯的基座!这盏灯,在巴别之塔最顶端。而点亮它的代价,是……”他笑了笑:“你的命。” “守灯人的性命,点亮通界灯,没有其他任何办法。你听懂了么?” 徐阳逸只感觉眼前的世界都在变化。 他想到了很多。 他忽然明白小青的话是什么意思了。 “我会记得一个年轻的守灯人来过。” 在那个时候,她就知道,自己来了这里,就不会出来? “为了整个地球的修士,你牺牲自己的性命,是不是很伟大?”老者冷笑:“你愿意么?” 徐阳逸冷冷看着他,态度已经说明一切。 老者了然一笑:“是啊……你是不愿意的,谁都不愿意。好不容易修到今日,谁愿意无私奉献一切?但是,根本由不得你!” “你可知道,墟昆仑下属共计一万大小千世界,只有最强的修士才能飞升?你可知道……当灯一旦亮起,所有大千世界都必须选择一个大千世界,只有胜利的那一界才能保管通界灯?其他大千世界必定将地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。” “不止地球一界,就在灯亮的刹那,整个下界,都会成为一片刀山火海。每一界的大修士倾巢而出,对另一个大千世界展开毁灭性的攻击。这,就是墟昆仑所谓的选拔赛----万界大战。史上最残酷,最血腥,不知多少大千世界消失其中的巨大蛊盆。” “然而,飞升的诱惑,对于所有修士都趋之若鹜,所以,几乎都是自愿参加这个杀场。届时,那些不可一世的上界修士,超级宗门,将会莅临各大世界,从这个蛊盆中挑选出最强大的修士。” “这,就是巴别之塔的真面目。” “而你,注定死在这里。” “这里从不是什么宝箱,也不是什么墓地,而是灯塔,你不杀我,我就杀你的灯塔。地球修士在这里聚集,在这里抵抗外敌,都因为这盏灯一定会被点亮。” 沉默。 现场所有人都呆住了。 老者说的很清晰,他们已经想明白了前因后果。 “链接我和x阁下的灵识。”安德烈忽然淡淡道。赵子七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之中。数秒后才反应过来:“啊?” “链接灵识,最快的速度。我知道你可以,x阁下关闭了和我的灵识通道。” “好,你要……” 安德烈目光闪耀:“我有几个问题。” “如果这几个问题的答案是真,那么……”他嗤笑着看向老者:“第一,他编造了一个美丽的谎言。” “第二,我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。” 赵子七愣了一秒,就要尖叫起来,被安琪儿一把捂住嘴。 “可行?”安琪儿沉声问道。 “这家伙,为了考虑这番话恐怕在这里呆了上千年吧?”安德烈推了推眼镜:“有时候,要证明一些东西。对于这种考虑太久的人,有更简单的方法。” “简单到……你们根本不敢想象。” 他深深看了一眼徐阳逸:“至于能不能明白,就得看x阁下的悟性了。” 就在同时,徐阳逸沉声问着鱼肠和米斯特汀:“他……说的是真的?” 沉默。 许久,鱼肠才说道:“通界灯是真的。守灯人……就连老夫都不知道。老夫若是知道,又何必要说陪你一个境界?” “我也不知。这恐怕是地球最大的秘密,飞升的钥匙和代价,这种事情……恐怕地球上古代修炼者知道的,都屈指可数。” 老者捻着胡须,注视着徐阳逸的表情,字斟句酌地说:“这就是所谓的上界。从不顾下界死活,只为自身发展。” “这样的上界,为了那些蠢货飞升的机会,你就要丧失天才的性命,值得?” “没有人会记住你,地球修士都在隐瞒守灯人的存在。你也永远不会去到上界。修行到今日,你愿意?” 沉默。 许久之后,黯羽用一种极度诱惑的声音说道:“所以,我有一个提议。” “你不想死,也没有任何人有义务,将飞升的欲望来换你的性命。你是无辜的,但是,从你进入巴别之塔,它感应到了你的灵气开始,器灵就复苏了,它会引导你一步一步走向那里。” “每一代的守灯人,都会走向最高处。这是一个骗局。从器灵苏醒开始,地球的通界灯就启动了,只等你用性命点亮。数百年的飞行之后,持续五百年以上的万界大战就会拉开帷幕。不过,我们有这不这么做的办法。” 徐阳逸的眉头不动声色地抬了抬,耳朵轻轻动了动,黯羽并没有看到。 “什么办法?” “杀了器灵。”黯羽咬牙切齿地说:“它就在里面……杀了他,上界不止墟昆仑一个,甚至不止南瞻部洲被打碎的那些上界!我,还知道另外一条通道……和南瞻部洲那些上界完全不同的,另一个上界。” “他们更强大,也绝不会采用这种养蛊的办法自相残杀。只有你能进入那道门,点亮通界灯的瞬间,就是器灵灵力消失的瞬间。杀了它,结束地球千百年来的宿命!” “什么?!”鱼肠和米斯特汀齐齐出口:“这不可能!” 然而,徐阳逸已经切断了和他们的联系。 全场静默,针落可闻。 徐阳逸心中无比复杂。他万万没想到,所谓的守灯人竟然是这个意思。 这是他的宿命? 他要为了飞升奉献自己的一切?乃至生命? 自己……祖祖辈辈的所有都因为这该死的守灯人宿命消失? 不! 他绝不做这种圣母! “我有几个问题。”他看向黯羽的眼神,虽然满带杀意,却带上了一抹复杂:“我要知道你说的话真假,你必须最快的速度回答我。” “当然。”黯羽感慨地笑了:“你和我,是共边的,老夫从上一次万界大战中幸存下来,绝不可能让这种战斗重演!” 徐阳逸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,语速陡然加快:“上界的境界是否通用万界?” “没错。”黯羽悠然道:“全部通用,甚至这个境界,都是他们定的。” “上界有仙?”徐阳逸语速再加快:“立刻回答!不要考虑!否则我们不可能合作!” 黯羽不自觉地跟上了速度:“无。” “上界有多少人口?” “不知,推测可能在地球的十几倍陆地大小,人口应该在地球数十倍左右。” “最高什么境界?修行几个境界?” “修行上界最高八境,地球最高四境!” 徐阳逸提问更快,如果这些东西都是对方记得清楚的,对方必定对答如流,他要靠这个最简单的办法来验证:“万界大战全部都要参加?一共几个宗门?上界会来几个宗门?” “不知道!上界一共会来七大宗门!” “地球有仙?”完全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。 “有!” 这一句话问完,徐阳逸目光陡然闪亮。长长舒了一口气,眼中杀意凌冽:“安德烈。” “在。”安德烈恭敬地半跪于地:“x阁下有什么吩咐?” “本座……现在开始信任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