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8章:乌鸦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648章:乌鸦(三)

安德烈推了推眼镜:“那也是x阁下智商达到了那个地步,否则,这些话问了也是白问。” “从一开始,我就在想,如果上界真的能创世,还需要创世神做什么?” 他嘲弄地开着黯羽:“很可惜,巴别之塔中,至少藏着好几具魔神骸骨,我看到的就有几位。这些,可都是创世的神灵。最重要的一句,就是第一句,上下界境界是否通用。只要答案是是,你……” 他退了一步:“就是个愚蠢的骗子。用了拙劣的骗术。” 对面,黯羽已经完全呆滞。 快。 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 徐阳逸带动了他的快,而在这么快速的问答中,出现了一个最简单的悖论。 “如果地球有仙,上界无仙,地球凭什么听上界号令!” 鱼肠抬起,直指黯羽咽喉。 “如果地球有仙,凭什么去仰慕飞升?” “你,到底是谁!” 黯羽脸色铁青,数秒后,猛然朝着天空一声怒吼! “这不可能!!” “老夫对任何可能的情况考虑如此之久!怎么会……怎么会……” 怎么会什么,他说不下去了。 怎么会这么快暴露!? 一共几句话,戳破了他考虑这么久的东西! 但是,还没有完。 “如果你多看看现在的刑侦书籍,就不会用这么老土的方法了。”安德烈推了推眼镜:“另外,我想来想去,能把这些得知得这么清楚的,只有一种东西……” 话音未落,徐阳逸已经闪电一样冲了出去。 太久了…… 自己的杀意已经如同脱缰野马一样充盈全身,现在握剑的手都在微微颤抖。 从一开始,无论对方知道什么,说了什么,杀死养育自己八年的父母,让自己走上另一条人生轨迹,他就已经必死无疑。 强压心中沸腾的杀意,赵子七接通灵识,安德烈的话打消了他心中最后一丝顾虑。用最简单的办法戳破了对方的谎言。 就算徐氏一脉从来都是地球的供奉。 就算墟昆仑养蛊,开启万界大战。 那……又何你杀本座父母有何关系! 就为了让我觉醒守灯人的血脉?进去为你当那个最后的诱饵?打开那扇你进不去的“门?” 剑光如虹,鱼肠,米斯特汀同样感受到了他心中澎湃的杀意,鱼肠愣了愣,仔细感受了一下,差点惊呼出声。 这是……心意相通! 意念相合! “这小子……”他呆滞只有一瞬,下一秒,能在金丹级发挥的鱼肠全部爆发,犹自不敢相信地喃喃自语:“百年之内……就能和老夫神合一次……这……简直让老夫难以置信……” 无论他是否难以置信,金丹级别鱼肠全面爆发之下,徐阳逸比黯羽更像魔神。一剑西来,凌空飞渡,身后无穷黑雾潮水一般涌现,鱼肠器灵的身影将他包裹其中,携一往无前的必杀气息直刺黯羽。 “刷!”黑雾凝聚成器灵模样,和徐阳逸身形合一,带起漫天杀气。所过之处,虚空寸寸坍塌,地面都在嗡鸣作响。 “生魂!”黯羽双手一合一拉,一团呼啸的死灵出现在他双手之间,不仅如此,平台四面八方的死灵全都呼啸而来。 他看向徐阳逸的目光,带着说不出的怨毒。考虑了这么久,三秒击破,这一记响亮的耳光,就连他都无法接受。 “给脸不要脸!” “敬酒不吃吃罚酒……那么,把半死不活的你带过去,也是我最后的办法!” “轰!!!”巨大的爆炸,让平台都在震颤,徐阳逸一剑刺在鬼魂形成的防御壁上,对方那张让他几欲生吞的面孔,就在防御壁后,死死盯着他。 “杀!”双剑舞出青和黑的光芒,虚空中陡然出现无尽剑影。而对方同样不慢,一片海潮一般的黑色几乎同时出现。两人的手都几乎看不到了,只能听到一阵阵雨打琵琶之声。 他们周围的地面,刹那之间粉碎,巨大的冲击波轰然朝着外围扩散!方圆千里白雾瞬间清空。甚至形成了一片白雾的圆圈,朝着外面疯狂喷射! 就在平台门口的三个人,从他们这里,立刻看到一片云雾的壁垒,排山倒海一样朝外面冲来。 “mygod……”安德烈推了推眼镜,下一秒,立刻摁着看愣了的赵子七和安琪儿趴在地面上。紧接着,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背上如同原子/弹爆炸!不知道多少级的巨大风压从他们头顶掠过。起身之时,只能看到身后远去的白雾。 平台之上,两千米的真空空间,已经剑痕交错,无一处完好! 两位大公,发挥全力的正面碰撞,谁也不曾退后。 “就这样?” 黯羽眼中杀意汹涌,随着他的每一次挥动拐杖,黑光都发出让人心颤的嘶鸣。看似弱不禁风,青黑双剑却迟迟无法突破。鱼肠,米斯特汀没有出手,对方竟然没有露出一丝破绽,现在不是出手的时候。 “你要报仇?”谈判破碎,他连最后的嘴脸都懒得伪装,冷笑道:“为了找到残存的徐氏一脉,老夫走遍天下,终于在渔阳市找到了你这个死剩种。” “又不是你的亲生父母,你何必做出一副要死要活的嘴脸,平白让人恶心。” “老夫化身杀了他们又如何?吃了便怎样?凡夫俗子,死有余辜!” 掩盖的杀意,从徐阳逸全身毫不掩饰地爆发出来,这个人,非死不可! 他已经来不及去听安德烈还说什么了,他只知道,如果他继续隐藏下去,愧对他一身修为。 “当!!”两人一触即分,黯羽嗤笑道:“小辈,你还敢妄称修士?” “不就是养你八年的一对奸夫淫妇吗?区区八年,在我等修士眼中何等短暂。我等追求的是无上天道,修行至金丹还贪恋世俗。你应该感谢老夫,为你斩断尘缘。呵呵呵……可惜哪,当年你养父母的肉片,简直美味非常。” 倒退百米的徐阳逸,根本没有任何停顿,永远忘不了的那一夜被血淋淋地翻开,他眼中一片血红,化作青光再次冲上。 “太年轻了,被无聊的愤怒冲昏头的蠢货……”黯羽冷笑一声,双手往地面一拍。 “轰隆隆”一道道黑光从地底涌起,刹那之间将徐阳逸包围其中。 “当当当!”就在黑光冒起的同时,米斯特汀身上忽然爆发期一片苍翠的绿芒,寄生树之剑,威能全面爆发,根本没有等徐阳逸指挥,一片树甲,已经将他全身包裹。散发着浓郁的灵力。几乎就在同时,所有黑芒全部打在徐阳逸身上,随着一声闷哼,他已经被打飞上千米。 “你疯了吗!!”鱼肠在脑海中毫不客气地斥责:“任何战斗,都必须平心静气!即便再危险,也是刀尖上的舞蹈。若不是米斯特汀在这里,你刚才已经死了!” “你……太让老夫失望了!” 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米斯特汀也极为不悦:“我想我们还没有熟悉到你可以用自己的危险威胁我的地步。” 徐阳逸仿佛平静了一些,轻轻擦去嘴角的血,剑尖直指对面的黯羽,声音嘶哑而颤抖:“我八岁。” “它,杀我全家。” “如果你们不想和我站在一起,我尊重你们的选择。” “但,这就是我报仇的方式。” 沉默。 死一样的沉默。 许久,鱼肠开口:“那么,你就放心杀回来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沙哑开口:“谢谢。” 很强…… 他深深看着对方,仇敌近在眼前,但……和他一样,虽然是金丹初期,但远超同阶。 “果然啊……”他长长出了一口气:“依靠普通的神通,碰都碰不到你。” “那么……试试这个呢?” “轰!!”话音未落,他全身的青色灵气喷薄而出,一道巨大的植物虚影在他身后呈现,虽然只是一个虚影,却带着一股让人心颤的杀气与高傲。 “燃烧寿元?”米斯特汀和鱼肠愣了愣,随后齐齐惊呼出声。 他们没想到,徐阳逸的决心有这么大。 燃烧寿元,是任何侯爵期修士都能自动掌握的。练气期没有这个资格,百年寿元被天地规则禁止燃烧。但筑基突破天人大限,可以用生命来换取暂时的提高。 然,这个对比是非常不对等的,二十年,只能换来一个小时的灵力增强。大约在百分之三十左右。不到万不得已,没人会这么做。 他们猜到了对方报仇的心思,却绝对没猜到对方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,在开始就直接拉入生死战。 黯羽的目光,终于凝重了起来。 很强……非常强…… 别看他轻松,他知道自己的境界,他经历过无数次战斗,如此丰富的战斗经验,才能和眼前的修士打个平手,对方修炼时间绝对不超过一百岁。这样的资质,堪称妖孽。 刹那间的失神,下一秒,他脚下已经涌起一圈炽热的符文,每一个都吞吐着死亡的意味。 “天启……第五蚀!” 黯羽深吸了一口气,这一招,让他都感觉棘手。但更棘手的,是对方的两把灵宝,简直就像毒蛇一样不断窥探他的弱点,含而不发最为可怕,他能感觉到,只要自己露出一丝破绽,接下来就是这两把灵宝的必杀一击! “但……这一招,想要老夫的命,你也太天真了!”他的声音,已经变了,从衰弱变得粗鲁而有力,全身都开始膨胀:“燃烧寿元么?老夫……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妖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