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9章:乌鸦(四) - 最强妖孽

第649章:乌鸦(四)

卡拉拉……骨节爆响一阵阵响起,一道道黑光从他全身涌现,黑色麻衣化为道道黑气。然而,就在天启第五蚀即将爆炸,黯羽眼看就要化身乌鸦的时候。忽然,这个世界安静了。 突如其来的安静。 紧接着……一片让人心颤的恐怖灵气,山崩海啸一样从上方压来。 修士对于外界何其敏感,所有人立刻看向源头。两方的神通齐齐中断。 那不是安静。 而是……就在刚才一秒之内,这里的声音被抹去了。 任何声音。 雾的低吟,人的心跳,神通的爆炸,所有的一切,全部都被抹灭。 一个平台上,劳伦斯正在用圣光灌注面前一枚种子,猛地抬起头,难以置信地看向天空。 另一边,天空之吼半边身体已经消失,吐着血,飞快地奔跑着,身后,一大片黑色的阴影靠近,就在这时,他颤了颤,最后的目光中,看到了一幅让他震撼的画面。 所有现在还活着的大公,都极度震惊地看着天空。那里……地狱的绘卷……终于,完全盛开。 “这是……”赵子七呆呆地看着上方,安琪儿,安德烈,完全不例外,就连鱼肠和米斯特汀,都彻底愣住了。 黯羽脸上呆了一瞬,随后,换做一片沸腾的狂喜! 就在他们头顶。 那个巨大的星球一样的东西,层层打开。 仿佛轻柔曼妙的花朵。 一层一层,一层颜色接着一层颜色,所有拼接好的房间,化为圆形魔方的一面,此刻,静悄悄地,默然无声地开放。 巴别之塔的本体,太过巨大了,以至于……让这些开放的“花瓣,”盛开之时,竟然带起了恐怖的风压,所有浓密的白雾,在这股巨大的狂风之下,片片消失。 外界。 巴别之塔。 就在同时,大气层外,塔的顶端,猛然爆发出一片金光! 这一瞬,整个地球,无论黑夜白天,黑云白云中,都透出一股圣洁无比的金霞。 “嗡……嗡……”仿佛一个信标,想要完全点亮,却没有完全点亮,吸引着不知道什么东西。 小青,塔古勒,柯文纳斯,教皇……地球上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,都看向了天空。 “还差最后一步……” 就在此刻,金光闪了闪,忽然飘摇不定。 “怎么回事?”小青眉头紧皱,死死咬着嘴唇,全力感知。许久之后,一声冷哼。整个无边无际的青色莲花池,轰然爆炸。 漫天水花,如同狂风暴雨。她静静站在池底,咬牙道:“封印未破……本宫还是出不去……” “不过……快了……也就是最后两百多年的时间。” “大战降至。” 巴别之塔,云雾之海。 所有人全都没有说话。 如果说,刚才巴别之塔的开花,是让人震撼的。但现在接下来的一幕,简直让人汗毛倒竖! 每一朵花瓣上,都连着一层恶心的肉膜! 丝丝缕缕,藕断丝连,让本来是器具的巴别之塔,竟然出现了一种生物化的痕迹。 “这是……”徐阳逸猛然握了握拳:“太初……” “它……竟然在吞噬巴别之塔本体?” “哈哈哈哈!!!”一阵狂笑,从黯羽身上爆发,他佝偻的身躯颤抖着,捂住自己的脸,疯了一样笑道:“多少年了……多少年了?” “我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……已经多少年了?” “今天,总算能一见天日!” “哦,不……”从指缝中露出他血红的眼睛,已经蒙上了一层熟悉的黄光:“还差一点……” “只要把你带过去,点亮通界灯……我……就能离开本源之地,真正去到更广袤的捕食区……” “嗡嗡嗡!”就在此刻,所有平台,所有符箓道路,齐齐颤抖起来。 一道道光芒,从万丈云底升起,无比璀璨,无比耀眼,仿佛一把把利剑,直冲天空! 然而……这些光芒,全部都是黑色的。 下一秒,从天空中的巴别之塔上,一层层打开的花瓣中,无穷黑雾冲下,仿佛一百级海啸,刹那间将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。 “卡卡卡……”所有平台,齐齐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。徐阳逸一愣,转头大喝道:“过来!!” 随后,身形如电,全速朝着符箓之路冲去。 “我没答应,你也想走?!”身后,一个阴森的声音传来。是黯羽,但是却完全不同。 这一声……仿佛融合了无数人的声音,变得扭曲而可怖,刹那间让人泛起一身鸡皮。 黯羽如影随形,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变化扭曲着,直抓徐阳逸背心。 徐阳逸咬了咬牙,不闪不避,速度更快。 因为……整个符文道路,颤抖越来越强。甚至一阵“卡卡”之声,从所有平台上响起。 世界在崩溃…… 巴别之塔的最后面目,可能就要出现了。 “别让他抓住你。”忽然,安德烈的声音平静出现:“他……就是太初。” 太初? 徐阳逸脑海中一震,瞬间,他明白了安德烈之前没有说完的话。 是啊……除了太初,谁还能知道这么多内情? 他吞噬过阿斯蒙蒂斯,吞噬过上官泓,吞噬过可能现在在其他平台的修士,又入侵了巴别之塔…… 它……已经进化到这个地步了么? 这才几天? “不!”他立刻卸去全部灵力,一个千斤坠落到地面。猛然抬头看向上空:“他……是想借助万界大战去到墟昆仑!!!” 这才是太初的真正目的! 他忽然想起来,天劫号说过,对于太初们,地球是他们的本源之地,如果这种怪物在地球泛滥,地球早就毁灭了。唯一的解释就是,他们有不得已的理由,根本无法吞噬地球。 而现在……一个绝好的机会放在他们面前。只要守灯人点亮通界灯,万界大战展开,它就可以回到上界! 不等他想完,他瞳孔已经猛地缩了缩。 天空中,黯羽却身形不变,而他所去的目标,赫然是安德烈的方向。 “小杂种……”他眼中凶光四射:“别人不死可以……你……必须死!!” “你敢!!”此刻,他再也顾不了其他,本来已经绝对安全的徐阳逸,竟然再一次冲上。鱼肠和米斯特汀齐声大喝:“不可!!” “太初……如果是你说的那样,万万不可触碰!”“小子,你是要让老夫后继无人?!” 但是。 如果这样放弃,这绝不是徐阳逸的道。 如他所说,他朋友不多,然,每一个,都不会放弃。而他更不会放太初离开。 “轰!!”全身寿元燃烧,在加一层。他的身形简直比闪电还快!刹那间追上了前方的身影。 然而,已经从三十年换取一个小时,变为了四十年。 “你不要命了吗?!!!”鱼肠忍不住怒喝:“毫无理智!老夫看错你了!” 说是这样说,鱼肠之上,终于亮起无穷金光。 恼怒,他非常恼怒,一个还没认主的修士,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听劝告! 危险至极,如果真的是太初,危机只有一线。钢丝绳一绷就断,他真的敢上! 但是,恼怒之中,却带着一股佩服。 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,真的是英雄气概。 无论境界为何。 所以,现在绝对不是发出杀招的机会,徐阳逸的身体也根本禁不住杀招的冲击,他也主动保护徐阳逸,并且将灵力压制到了徐阳逸可以接受的范围。 “不用担心。”安德烈推着金丝眼镜,平静开口:“它是打算逃跑了。” “x阁下,您仔细想想,从进入这里,它就再没有一次显出本来的面目。唯一的一次,还是被您发现。这说明,它在害怕什么东西。” “这里,有什么东西在追踪它。再联想到第一个台阶安东尼奥阁下的死。追杀你,不让你去到上界。并且对整个巴别之塔了如指掌的,我只认为有一个人……” “那,就是器灵。” “巴别之塔本身的器灵。或许我可以叫它……羽蛇神。” 就在同时,层层黑雾之中,一点蓝芒闪起。 黯羽目光陡然一顿,一句话都没有说,化作一片灰白色的光芒,直射巴别之塔本体而去。 “小辈,这次就饶你们一命。你们……已经无路可退,迟早会来到塔顶!我……就在那个最后的战场等着你们!” 但是,他没有走掉。 寿元燃烧之下,徐阳逸身形似电,刹那之间就站在他面前,目光血红地看着他。 “想走?” “杀人偿命欠债还钱,今天……”他双剑升起肃杀的灵气:“只有一个人能走出去!” “那,绝不是你。” 就在此刻,四面八方,一片“轰隆”之声。 无数的平台,四面八方齐齐崩溃,只留下中央千米距离。数不尽的建筑碎块,掉入下方无尽的黑暗。 仿佛星系崩塌。 巴别之塔,已经因为太初的吞噬开始完全陷落。 最后的去处,即将出现在所有人眼前。 所有……还活着的人。 或者非人。 “杂种……”太初的浑身都在颤抖,进化到了这一步……竟然栽在这几个小辈手中,他无法忍受…… 但,晚一步,那个恐怖的存在就将降临! 它……在得知自己复活的一刹那,就完全启动了巴别之塔,一点一滴地捕捉着自己。 “滚……”他声音颤抖,随后疯狂大喝:“滚!!都给老夫滚开!!” “像你们这样的垃圾……也配站在老夫面前?!老夫就算杀了生下你这个贱种的父母又如何?!区区凡人而已,要杀便杀,屠狗杀鸡有什么稀奇!!人吃鸡还会问鸡愿不愿意?!人杀猪还会问猪开不开心?!仅仅八年,你就为那一对孤魂野鬼男盗女娼和老夫作对?!” “再不滚……让你们跟着器灵陪葬!!” 没有回答。 回答他的,是双剑带着青色的身影,在无边黑暗中带起冰与火的旋风。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644还是643之后少了一张,现在已经补上,如果各位读者发现有少的章节,还请通知一声,毕竟我数学差,经常弄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