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0章:万界悬灯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50章:万界悬灯(一)

“不知死活……”黯羽全身颤抖,拐杖上所有人头齐齐闪耀,一片黑芒在黯羽身前凝聚成巨大的漩涡。三色灵气闪耀之间,恐怖的灵力冲击波在平台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。周围一切,就连仿佛世界崩溃掉落的平台碎片,都被齐齐卷在空中,翻涌不已。 “那个白人杂种……”太初眼中闪烁不定,他本来以为威胁最大的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守灯人。然而……没想到还有一个:“多智近妖,不仅仅看出了老夫的话,下一步还预读了老夫想离开的想法……现在……竟然还判断出老夫不敢显出真身!” 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看向已经开始生物化的巴别之塔本体,顶端一点蓝光闪耀,它太清楚那个东西有多恐怖了。 只要被它发现,所有分身全都被封印,无一例外。 黯羽转过头来,吃人一般看着徐阳逸:“小子……你应该知道,我是不死不灭的。而你,寿元有限,我看看你能燃烧到多久?” “你何苦和我这么拼?你……” “你在怕什么?”忽然,徐阳逸开口道。 “什么?”黯羽愣了愣,随后冷笑着正要开口。徐阳逸第二句话接着响起:“如果不怕,你为什么不显出真身?” “又为什么,刚才一直看似强硬,实则外强中干?” 黯羽呆了。 数秒后,他仰天长笑:“哈哈哈!老夫外强中干?你一个区区人类,给老夫舔鞋都不配的低等生物。居然说老夫外强中干?你……” “一招。” 话音未落,一个平静的声音让他的狂笑戛然而止,他抬起头,不认识一样看着徐阳逸。 “一招。”徐阳逸重复了一次,剑尖抬起,直指黯羽眉心:“要你偿命。” 黯羽愕然看着徐阳逸,许久,冷冷笑道:“人类……果然是狂妄无知的下贱生命体。” 话音未落,天空中猛然闪起一道剑光,游龙惊凤,甚至让周围的黑暗都为之失色。仿佛最初混沌中的第一道光,照亮整个黑夜。 它极致。 它纯粹。 它是冷酷的坚定与信念。就像冬日的湖,看似平静,冰层下却是汹涌到沸腾的冰水。又好似炽热的火焰,会让任何触碰到的人焚毁。 几十年的血仇,尽在这一剑之中。 黯羽的冷笑戛然而止,瞳孔倏然睁大,千钧一发之际,一声怒吼:“万鸦归宗!” “当!”一道璀璨至极的光芒在他眼前亮起,下一秒,面前如同一万只乌鸦羽毛凝结而成的防护壁轰然破碎。 “扑!”的一声,他头颅猛然朝后方一扬,随后难以置信地用手捂住眉心,昏黄的老眼中满是震撼之色。 手中,有一抹鲜红。 而眉心中,一个细小的伤痕,竟然让血液顺着他的鼻梁留了下来。 “这是……”他瞳孔跳了跳,惊讶地看着空中那个年轻的身影:“神合?” 对方身上,杀气完全收敛。不,不只是杀气,是所有气息都仿佛龟息了一般。仿佛石雕一样站在半空,手握鱼肠,身后无穷黑气冲天而起。 杀气。 纯净到极致的杀气。 那是心无旁骛,一心只想要他的命,最纯粹的杀意。 神合,修士和器灵人灵合一,这种状态下,修士可以发挥出灵宝百分之百的实力! 可能一百年,一千年,都遇不到一次。一旦神合,无论任何境界,都可以发挥出器灵百分之百的实力! “杂种……”刹那的失神之后,他全身飞快膨胀起来,脸色变得无比狰狞:“一把区区灵宝,一个卑贱的器灵,一个低微的小修士,就想斩杀我?!” 他的声音仿佛巨人一样回荡平台:“我,是太初!” “最完美的生命体!” 随着一声尖锐的“呱”声,两百米的乌鸦缭绕黑雾深渊中出现,每一根羽毛上金色的眼睛,都看向对面那个令整个平台都颤抖的年轻人:“给脸不要脸……让你滚,你不滚……那,就死在这里吧!!” “和你卑贱的父母一样!跪在我的脚下祈求吧!哈哈哈……你知道他们死前说什么?居然让我放过你?哈哈哈哈哈!蠢货!愚蠢的凡人,肉体却是极致的美味!” “一招?!” “哈哈哈!可笑至极!狂妄至极!” “沙……”徐阳逸的手握紧剑柄,这句话,没有让他更加愤怒,因为他的杀意已经达到了顶峰,只是手中的剑,越来越炽热。 刚才,只是剑芒而已,一剑并未刺出。 “在完美之前下跪吧!凡人!”疯狂大笑中,两只金色的巨爪落地,巨大羽翼张开,黑气缭绕之中,形成一尊千米之大的金乌身影,朝着下方蚂蚁一般,双手握剑,全身衣服毛发都被吹得烈烈作响,却根本没抬头的徐阳逸。 “金乌……蚀日!!!” “轰轰轰!”金色的巨爪上,爆发出潮水一般的威严,一股十二级台风一样的风压轰然吹出,金色巨爪落下之时,空间都在层层碎裂。然而,徐阳逸仍然不闪不避。 “洋芋!”“哥哥!”“x阁下。”三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,三人视线之内,金丹级的威压横扫全场,一圈圈冲击波层峦叠嶂,处于中心那个人,简直烟尘一般渺小。 “轰隆隆……”头顶金光笼罩,脚下地面都在粉碎,徐阳逸轻轻抬起了手。 这种感觉很怪,明明眼前巨大的龙卷,铺天盖地,搅动十方风云,不过,神经却无比平静。 心如止水。 几十年的一切全部都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过,太多太多的伤感与感怀,一起涌上心头,形成一股难以名状,冰冷中沸腾的杀意。太过强烈的杀意,却让他归于一种最初的混沌,纯粹,最初的无。 “这是……”米斯特汀惊疑不定地问鱼肠:“完全神合?” 他感应到了召唤,来自于徐阳逸----鱼肠持有者的召唤。而且,这股召唤,是愉悦的,是他心甘情愿的,是他无法抗拒的。 一剑。 “皆……”徐阳逸轻轻开口。毁天灭地的冲击波已经到了他的头顶五十米处,仿佛倒灌的原/子弹,光芒之中,黯羽狰狞的脸已经猎猎可见。 同时,鱼肠中,器灵轻轻地闭上了眼,淡淡道:“皆……” 手中鱼肠,挥舞出一道千钧一发,动人心魄的弧线。 “刷……” 无声。 静谧到极致的一剑。 “谢幕吧!凡人!!”黯羽仰天狂笑,下一秒,他的笑声戛然而止。 现场,安琪儿,赵子七,除了面部神经缺失的安德烈,两人全都掩住了嘴。 停止了…… 平台所有的掉落,数万米内,随着刚才那行云流水般的一剑。一切停止。 不……不仅如此,所有下落的东西,行星崩溃一般的画面,以徐阳逸为中心,一圈无形波纹扩散百米……千米……万米!! 足足五万米距离! 他们……正在所有人震撼的眼中,重新上浮,朝着五万米内所有崩溃的平台,再次组合! 米斯特汀的器灵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他知道鱼肠很强,却从未想到,华夏十大圣剑,强到这个地步! “这是……最初的抹灭……完全的消失……这是……时间和空间的神通,将人回到最原始的‘无。’” 黯羽震撼之下,脑海中几乎警钟狂响! “死!!!”他全身灵力再一次爆发,甚至在原地形成了一道方圆八百米的龙卷风,疯狂叫道:“死!死吧!杂碎!你们这种下等生命!在老夫面前跪下吧!!” 但是,所有金光,在徐阳逸头顶,全部破碎。 徐阳逸淡淡道:“杀!!” 皆,是海水平静的皆,杀,是狂风骤雨的杀! 两字出口。 皆杀! 他手用尽全力猛然一拉,虚空之中,一道血红的裂痕出现,十米……一百米……五百米!不到半秒,一条五百米的虚空裂缝,突兀的出现黯羽头顶。 与此同时,黯羽全身一道道绿色,白色的灵气,被天空中的裂缝疯狂吞噬。它只呆了一秒,随后立刻尖叫起来:“不……不可能!这不可能!!” 随着他的尖叫,它全身猛然炸裂,无穷灰白色太初,潮水一样从他体内喷涌出来,首先是虚幻成了他的模样,紧接着,变成了巨龙的模样,再接着,变成上官泓……接下来十秒,数十种形态不停变化,而全身……疯狂缩小! “这是……”安琪儿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幕。安德烈推了推眼镜:“x阁下这一剑……亲王我不知道,但是亲王之下,就算虚位亲王,都是必死。” “这……是完全斩绝对方的生命。让对方回到最初。” “吱吱吱!!!!”一道道灵气被吸入血红色的裂缝,黯羽已经发出了太初的尖叫,他整个身体都仿佛被吸尘器吸收一样,化为道道黑色灵气冲上天穹。他双目皆红,嘶哑地喊道:“怎么会这样……金丹境界怎么可能发出这样的一击?!” “我已经是最强的生命体!最完美的生命体!怎么会输在这个低贱生命体手中?!” “我不服……我不甘!!” 但是,再不甘心,也毫无用处,他的形体越来越小,最后,化为了一片足球大的太初,无数金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徐阳逸。 身上所有吸收的生物,全部被剥夺。 这,就是太初最初的形态。 “我记住你的灵气了,小子……”灰白色的物体嘶哑开口:“我会将你的事情,完整汇报给主宰……” “刷!”话音未落,一片金色剑幕,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身上。他右手速度快到几乎看不到,金色的剑幕游龙戏凤,闪耀在方寸之间。速度之快,好似这片空间都在颤抖。 “嗖。”拔剑,收剑,仿佛就在一秒,一秒后,他静静看着太初的形体:“一招到。” 太初所有金色的眼睛,毫无感情,带着无穷怨毒开口:“杂……” “沙……”话音未落,太初化为一片飞灰,彻底消失在空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