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1章:万界悬灯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51章:万界悬灯(二)

毁灭了。 彻底地被抹消。 “这……发生什么了?”赵子七心有余悸地说道。 “应该是用一种眼睛都无法看到的速度震动剑身,在一秒内恐怕百万次以上,将所有太初越杀越小,最后小到它自身都无法再分化。”安德烈推了推眼镜淡淡说道。 “这……可能吗?”安琪儿喃喃开口。 “可能。”安德烈看向徐阳逸,众人随着他的目光看去,这才发现……徐阳逸的右手,竟然猛然迸射出无数血液。 这种速度,绝对不是他现在能掌握的。身体根本无法承受。现在,恐怖的后遗症才开始蔓延。 “怎么样?”安琪儿心中一急,立刻冲了上去。 没有回答,下一秒,她就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中。 她愣了愣,随后感觉到对方的身体,微微颤动。眼睛轻轻抖了抖,也反手轻轻抱住了对方。 “结束了。”她的声音非常温柔,徐徐拍着对方的背,感受着对方颤抖的身体,用自己的心温暖着对方:“都结束了,你报了仇了……” 肩膀,对方的头搁的地方,有一些轻轻的湿润。 她理解对方的心情。 几十年的血仇,一朝得报,几十年的包袱,一瞬间放下。那种心灵上的解脱,那种手刃仇敌的畅快,就算是铁人,现在恐怕也泪洒胸襟。 徐阳逸静静地抱着安琪儿,体会着这一刻的温暖。眼前一片模糊,他幻想过这一天很多次,真正来到的时候,这种几十年感情的积累,一朝爆发,根本让他措手不及。 许久,他才抬起头,脸上露出了一个从未有过的爽朗笑容:“谢谢。” “你的手?”安琪儿看着他的手,毫不避讳地拿起那只已经看不出是手的手。骨头到处刺出,整只手因为使用了超出境界太多的招式,已经完全崩溃。 “小子……”就在此刻,鱼肠的身影再次显化,无比复杂地看着徐阳逸,想说什么,最后说到:“你……知道刚才是怎么了吗?” 徐阳逸摇了摇头。 那是发自本心的一剑。 再来一次,他也用不出。 鱼肠欲言又止,许久才长叹一声:“好好休息。” 他身影消失,米斯特汀试探地问鱼肠:“你……把他列为候选人了?” “他本身就在候选人序列。只是……老夫没有想到,他竟然能和老夫完全神合,刚才那种最纯粹的杀意,做不得假。”鱼肠复杂地开口:“任何器灵,都会选择和自己能完全神合的修士。这种状态,有的百年,甚至五百年,一辈子都出现不了一次。老夫的杀道,大无畏的勇绝,本来能继承之人便少之又少,谁能想到……” 他感慨地出了口气,没有开口。 “轰隆隆……”就在此刻,一剑过后,所有的平台再次崩溃,而诡异的是,符箓之路没有受到一点影响。而每一个平台中央,正隆隆耸立起什么东西。 “这里就要崩溃了。”安德烈走了过来,推了推眼镜说道:“但是,看符箓之路的趋势,平台应该不会崩溃。巴别之塔的最后大门,听黯羽的意思,就在这后面,x阁下,您还要去么?” 他看了一眼徐阳逸的手,安琪儿忽然道:“你相信我么?” “当然。”徐阳逸强忍手上的剧痛,血连成一条线滴落地面,强笑道:“有事?” 安琪儿点了点头:“被任何吸血鬼咬过的人,都会变成吸血鬼。但是,唯有一种除外。” “那就是纯血吸血鬼,纯血吸血鬼不是战斗型的血族,它……是复生型的。” “我可以控制血族的元素不进入你体内,并且,修复你身上所有伤势。”安琪儿竖起两根手指:“这是纯血吸血鬼的第一个本命神通。” 徐阳逸笑着拉开衣领:“请便。” 然而,安琪儿并没有咬他脖子,而是一口吻到了他的嘴上,他眼睛眨了眨,但并未推开。 热烈的深吻,嘴唇传来一点微微刺痛的感觉,紧接着,他的手竟然开始变魔术一般飞快恢复。 数秒后,安琪儿离开,笑盈盈地看着他完好无损的右手。徐阳逸摸了摸嘴唇,苦笑道:“我还不知道血族有这种吸血方法。” “只是觉得你刚才很帅的一点奖励。”安琪儿偏着头,手指卷着自己一缕金发:“你对父母如此,对爱人一定不会差,我相信我的眼睛。” 就在这时,平台之中一片红光闪起,紧接着,一个东西冲天而起。 剧烈震动,徐阳逸立刻将所有人包裹在自己灵气之中。就在他们面前,一片晶莹剔透的红水晶,轰鸣着从地下蔓延而上。 突破地表,飞沙走石,赵子七倒抽了一口凉气,指着四面八方:“你,你们快看!” 不止他们这个平台,所有平台,每一个都伸出了这种水晶之柱。柱顶全部凹下去,更仿佛有蜡烛一样的凝固体在旁边。有的高,有的低,所不同的是,有的水晶柱顶端,燃烧着一团数百米的熊熊烈焰,有的,却已经熄灭。还有的,水晶柱仿佛从未点燃过。 刺耳的轰鸣声响彻这片天空,十几分钟后,他们周围,已经无数水晶柱林立。 好似茫茫宇宙,万界耸立。 “这到底什么东西?”赵子七走上前去,轻轻触碰了一下:“没有任何感觉……这……” “这是万界悬灯。”徐阳逸和安德烈几乎同时开口,安德烈立刻恭敬地后退一步。徐阳逸说道:“从开始,我就奇怪,这个试练叫做万界悬灯,却丝毫没有关系。我绝不认为古修会做出这种毫无理由的举动。” “万界在哪里?灯在哪里?如果这是战场,有可能误导敌人。但是这是地球的要塞,对自己人,还需要什么误导?” “看到这里,我才明白了……”他目光从漆黑如宇宙的空间中扫过,目光所致,一片烛火摇曳,万点平台闪耀:“这,才是真正的万界悬灯。” 安琪儿感慨地看着周围的一切:“那么……巴别之塔到这里就结束了?” “不。”她话音刚落,徐阳逸还没开口,一个恢弘的声音忽然从空中响起。 没有任何犹豫,十方业炎咆哮冲向声音响起的地方。然而,那里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,将一切都吸到了里面,一点业炎都不留。 漆黑的虚空中,一片淡蓝色的光华闪起,最后,变成一个一人高,全身布满雾气,雾气围绕成人的形体,内部却是无数星辰闪耀,并且被一道道银白色灵线链接成星图的物体。 “年轻的守灯人。” “你终于来了。” 他的声音空灵,静谧,仿佛在茫茫宇宙航行中,一盏明灯:“我……已经等你很久了。” “沙沙沙……”他出现之际,没有任何预兆。他出现之后,一道道蓝色的幽光,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他身上。 他没有灵气,亦没有境界,只有这一团星图构筑的躯体。 “你是?” “观星者奥尔加隆。”蓝色的身影淡淡道:“或许,我在地球还有一个名字。你们可以叫我……观星者悟空。” 徐阳逸豁然抬起头,目光如火地看向对方。 “观……”之后被抹去。 他忽然想到了核心之上,被抹去的五个字。 那……必定是这段横跨十几万年的大秘密真正的核心。上官泓,沈沉央,地球,墟昆仑,真武界,之中真正的内幕。 这一刻,他确定,这中间被抹去的几个字,就是观星者悟空! “你怎么了?下界修士?” 徐阳逸摇了摇头:“下界修士?那么,你是上界的人?” “没错。”观星者淡淡开口:“我……从很久很久以前,就来到了不归界,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地球。我静静地看着它一点一点的变迁。” “那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 “因为,我闻到了一些敌人的味道。不用紧张,我不是说你们。”观星者扫视周围一切:“你们以为这是什么?” 他转过身,面对着如同茫茫宇宙,一朵一朵烛火闪耀的虚空,不等他们回答,声音毫无波澜地说道:“这是南瞻部洲。” “这里,就是南瞻部洲下属一万界大小千世界的星图。” 沉默。 没有人开口,巴别之塔,真武界,地球……这个秘密终于到了最后揭开的时候,没有人会去打搅他。 观星者张开双臂:“七大上界,下属一万大小千世界。所有烛火明亮的,就是大千世界,而且是有高度修行文明的大千世界。或者……曾经出现过高度修行文明。黯淡的,则是已经没落的大千世界,和小千世界。未曾点亮的,是没有诞生修行文明的大小千世界。你们看,这个位面,这个宇宙,大得很,广阔无涯。” 徐阳逸放眼看去,现在,燃起的烛火,特别明亮的,大约六七百,黯淡的,有四五千。 “真武界呢?” 观星者手指抬起:“你们所在之地,就是大千世界之一,不归界。在那里……” 他的手指,一道蓝光蔓延,随后直破虚空十万米,来到巴别之塔本体之后,地球的另一边:“那里,就是真武界。” 蓝光所落,一团比地球更大,更炙热的火焰,正熊熊燃烧。 “相距一百七十光年。” “一个同样强大,甚至更强大的大千世界。修行文明,谨守古意,乃是六百三十七大千世界中,排名前十的最强大千世界。” “不过,我来到这里,并不是为了告诉你们这件事。” 他目光落在徐阳逸身上:“来吧,进入最后的终结。你想知道的一切,都在那里。” “我……也在那里等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