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2章:万界悬灯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652章:万界悬灯(三)

刷……随着观星者这句话说完,他的身影终于化作蓝光消失。 现场一片沉默。 放眼望去,一片浩瀚如烟的虚空,数千灯火闪耀。徐阳逸看着这一切。忽然开口:“安德烈。” “我在。”安德烈立刻鞠躬道。 “我给你讲一个故事。你认真听。”他看着星空,头也不回地淡淡道:“安琪儿,子七,你们当笑话听就好。” 他静了下来,谁都没有打搅他,安琪儿虽然有些不满----她认为夫妻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不过赵子七摇头拉走了相当不满意的她。 三人静静地听他讲述进塔之后的一切,到了现在,已经毕竟最终的终结之地,他也不打算隐藏了。所有,包括自己的推测,都告诉了每一个人。 除了在虚妄号核心看到的那段话,那段话太过重要了。 沉默。 所有人都被这个爆炸式的消息震惊了。 这是世界观被推翻的重塑,小千世界他们知道,却根本没想到地球都是其他上界的下界! 而且……一场席卷两界的万界大战,即将袭来。届时,谁可幸免? 地球上繁荣的辉煌,又能屹立多久? 没有人回答,就连安德烈都沉默不语。 “但是,进入巴别之塔后的一些蛛丝马迹,无法让人放下。” 他顿了顿,他没说确切。 应该是……这些看似一切正常,完全没有太初出场机会的表象下,隐藏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 这不是证据,而是直觉。仙墟王朝的阴九提到了太初,素未谋面的“夏侯”点名了太初。甚至真武界的国相上官泓也是和沈沉央联系太初的事情。现在,太初已经直接威胁巴别之塔,而巴别之塔出现的人是观星者奥尔加隆,或者说悟空,这才彻底让这条线炸开。 爆炸得火花四溅,然而却隐藏在平静深邃的水面下。 “如果是太初,您的预感没错。”安德烈抬起了头,推眼镜的动作无比自然:“一件事情,我们不要看它的表现,而要看它的内在。如果……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都和它有关系,那么总有一些藏不住的东西漏出来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。 太初……每一件事情都能和它联系,联系上界,下界,对手的大千世界,仿佛空气一样无孔不入!偏偏所有事情它都能不沾边,这可能么?! 他不信。 这下面……一定埋着一条深不见底,甚至彻底颠覆的秘密! “其实,这很简单,您忘记了一件事……”就算是安德烈,此刻声音也凝重了起来:“这场大战,它为什么形成?” “上七界,又为什么要用这种选蛊的方式来决定飞升?” 徐阳逸目光霍然闪动。 许久后,他深吸一口气,目光灼灼地看着安德烈:“七界,在共同对付一个可怕的敌人。这个敌人……” “就是太初。”安德烈肯定地接了下去,仿佛看到了猎物的豹子,舔了舔嘴唇:“起码,太初就有了充足地站在这个故事中的理由。不是吗?或许……” 他恭敬地看了一眼徐阳逸:“您还有其他消息?” 徐阳逸想了想,决定信任安德烈,沉声道:“太初,叫地球本源之地,七界有记录,地球不灭,太初不灭。” 安德烈万年不变的脸上,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----虽然并不严重,但这是他到现在为止唯一的一次。 他目光闪烁地蹲了下来,在地上轻轻写着什么,嘴里喃喃道:“七界……太初……本源之地……” 十分钟后,他站起来,声音冰冷地开口:“那么,您还记不记得,我们将黯羽戳破的时候?” “地球境界,和上界境界相同。也就是说……地球有仙,上界无仙,应该是比上界更高的位面。为什么现在是上界统御地球?” 徐阳逸脑海中一闪,仿佛捕捉到了什么,仔细一想,却什么都没有。 “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。”安德烈沉声道:“如果七界,面对太初这样巨大的威胁,又发现了本源之地的地球。在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情况下。要您是七界的首脑,您会怎么做?” 徐阳逸肯定地说:“毁灭它。” “没错!就是这里!”安德烈终于第一次激动了起来,虽然面部神经失调表达不出一丝情绪,然而声音已经有些微的,第一次的颤抖:“地球,现在看起来无法和上界匹敌。但是,地球仍然存在。为什么?” “上界……有无法毁灭地球的理由!” 他和徐阳逸的目光对在一起,不约而同地说道:“地球……有仙!” “不是现在,而是曾经!”徐阳逸也站了起来,这条线,终于被摸索出了一点:“是的,如果我是首脑,地球必须被消灭!只有地球当时比墟昆仑还强,这才是它们无法动手,地球还存在的理由!” “而万界大战,恐怕就是他们无形的试炼。”安德烈眼睛眯起:“他们在试探着什么东西……在害怕什么东西,他们不得不庇护地球,真武界……就是他们的第一把尖刀,试探地球他们害怕的东西还存不存在……” “这个让上界都害怕的东西,很可能……就是太初真正的秘密!也是地球被叫做本源之地的万物之始!” 风,静静地从平台上吹过。 谁都没有说话。 两人盘丝剥茧一样,迅速剥出了事情的真相,一个个谜团被打破,只剩下最后,也是最大最神秘的一个。 徐阳逸看了看周围的虚空,毫不犹豫地朝着台阶之后的路走去。 “你要去?”安琪儿走了上来,直视他的眼睛:“如果刚才那老头说的话没错,你去了……恐怕就会死。” “并不是这样。”安德烈打断了对方:“x阁下……现在起码有30%的生还几率。” “巴别之塔,时间过得太久,并且经过激战,谁也无法保证灯是否完好。这是第一。通界灯,是主动打开还是被动打开,各有50%的几率,这是第二。第三么……”他推了推眼镜,指着巴别之塔的本体:“安琪儿女士,您觉得……现在通界灯真的还能运转?” 整个巴别之塔的本体,已经被吞噬地体无完肤,一道道肉质的触手,甚至都蔓延其上,所有花瓣之间,一片片可怖的肉膜链接,甚至有几个地方凸出了硕大的球体,仿佛一只只眼睛就要睁开。 徐阳逸咬了咬牙,在不犹豫,朝着前方飞速冲去。 自己身世的终结,就在里面。 别说30%,20%,他都会去试一试。 徐氏的先祖,点亮的那盏灯,不去看一看,他心中不安,念头无法通达。 他,不想自己,也不想任何人再走上这条路。如果真的有宿命,那就破了这个轮回! 至于飞升与否…… 凭什么要用自己的命来做这个圣母? 更重要的是,如果地球有仙,就只有这一条飞升之路? “哎,你等等啊!”安琪儿两人立刻跟上,安德烈犹豫了片刻,也追了上去。 穿行于无数灯塔之间,行走于虚空之中的符箓之路。第三个平台,距离巨大的球体并不远,一条直路网上,一天以后,四人全部站在了巴别之塔本体前方。 从这里看去,仿佛站立于星球之侧,一片片“花瓣”打开,只能让人叹而观止它的庞大。 “你们……”徐阳逸停住脚步,还没说完,安琪儿就柳眉倒竖:“你烦不烦啊!” “你一个人进去,收尸的都没有!我敢打赌,绝对没有纯血血族进入过这里,否则,不可能没人出来。”她自傲地挺了挺胸脯:“放心,只要我和你一起进去,保证你死不了!” “所以说,这是一个t,一个奶,一个dps的节奏?”赵子七开了个玩笑活跃气氛,却发现所有人目光都钉在他身上。 “我觉得,你无法胜任一个dps的工作。”安德烈冷静地说。 “做一个输出型的t真累。”安琪儿也嘲笑:“还得身兼保姆。” 赵子七气的脸色发红,却无法反驳。 “既然是你们的决定,我也不说什么了。”徐阳逸笑了笑,看向众人,沉声道:“照顾好自己。” 随后,所有人都看向了前方。 腐蚀并没有达到底部,实际上,巴别之塔如此巨大的体积,现在只是上部的表面。 就在他们前方,一个闪耀的蓝色法阵,刻印在第四个平台之上。足足百米宽大。 “群体传送法阵。真是奢侈。”徐阳逸率先站到了法阵之上。 “嗡嗡嗡……”一片通天蓝光亮起,每一个人眼前,都是一片朦胧。 熟悉的眩晕感之后,徐阳逸第一个睁开眼睛,他们已经站在了一道走廊之中。 这是一个非常高大的走廊,足足上百米高,采用的是古华夏风格的建造,雕梁画栋,金碧辉煌,和古代的皇宫几乎都没有区别。 就在他们两边,一个个巍峨的人物,也有数十米高,两两为一拍,分立五十米宽的走廊两侧,手中高高的武器架起,在天空中形成一个交叉的十字。 就在他们脚下,五六米高的古代宫灯,不知道过去多少年还在隐隐闪耀,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和威严,只不过,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 千百年以后,这里已经毫无人烟,却仍能想到当年这里何等人声鼎沸,一位位地球古修,被簇拥着穿过如此雄奇壮丽的大殿,仿佛皇帝君临。 而今日,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只有一盏盏千年不灭的灯,诉说着它的昔日繁华。 “这里……真的是巴别之塔的中心?”安琪儿轻声道:“也太安静了。” “正是因为安静,它才必须是中心中的核心。”安德烈淡淡道:“因为……如果被人攻到这里,地球恐怕也已经陷落了。这里,没有守卫的必要。” “我们,现在正走在通往最终之地的路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