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4章:终结之地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54章:终结之地(二)

“在秦始皇三十五年,也就是公元前212年,方士卢生、侯生等替秦始皇求仙失败后,私下谈论秦始皇的为人、执政以及求仙等各个方面,之后携带求仙用的巨资出逃。秦始皇知道后大怒,所以迁怒于方士,下令在京城搜查审讯,抓获460人并全部活埋。” “这些人呢,肯定不是什么大修士,顶多是一些侯爵都不是,恐怕伯爵才入门的小家伙。”安德烈沉吟道:“不过,正是因为这些人,才能在各个国家之间传下神话。当时,修行界和凡人世界完全不对接。所以,这一场大屠杀堪称一场浩劫,直接撬断了神话传承的根基。” “而巴别之塔,是地球所有修士聚集的地方。有这种正版的神话传说很正常。这是一个神灵聚集之地,用神话做背景装饰,这完全没有问题。” 他考虑了一会儿,又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样的回廊不止一个,应该有好几个,x阁下所说,当时是所有地球顶尖的大修士,各大神系都在,甚至有神灵和恶魔。如果华夏作为修行大国有一座回廊,天主教,伊斯兰教,甚至我们北欧,希腊的神传世家,这些应该都有。” 徐阳逸还有些不甘心:“只是装饰?” “我可以肯定以及确定。”安德烈斩钉截铁地说:“并且以后的壁画,应该都没有意义了。我推测是叙说那些传说中的仙人,神灵,有多么强大的武力,多么高强的境界,以供后人缅怀。因为,我可以百分之百,确凿地说,神话到了图腾崇拜的时期,就已经宣告结束。” 徐阳逸啧了一声,丹霞宫之后,他就对这些小东西非常在意。赵子七说的没错,秘境的探索中,往往一个不起眼的细节,就能决定最后的生死。 惋惜地弹了墙壁一下,所有人继续往前走。 果然,这幅壁画很长,足足一千多米。但是……刚走出一千米,所有人齐齐倒抽一口凉气。 “这不可能。”安德烈目光如炬,万年不变的面瘫脸,甚至声音都没有波动,然而,握紧的手中,全是汗水。 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赵子七也完全愣了,震撼地看着后面一片蓝芒。就连身边的徐阳逸,安琪儿,都感到浓浓的疑惑。 没结束…… 图腾崇拜之后,还没有结束! 还有!! “不可能……这不可能的。”安德烈表情没有变化,声音却有些失态,尽管面部神经瘫痪,额头上却冒出了一颗颗汗珠:“我……居然会猜错?” “怎么可能……神系……不是从图腾崇拜之前就有?图腾崇拜之前……还有?” 这一次,出现的是一整个地球。 所有陆地,都和现在完全不同,如果不是有大致轮廓,几乎无法相信这是地球。 而这一次,第一次出现了文字。 “这是……甲骨文?不……比甲骨文简化很多……我敢打赌,华夏历史上从来没有这种文字!”赵子七飞了上去,一字一句地读着:“但是,和古篆文差不多,虽然辨认有些困难,却看得懂。” 安德烈这下是完全不认识了,人无完人。他掏出一方雪白的丝巾,擦了擦冷汗密布的脸:“上面说什么?” “距今……距今五万年前?”赵子七努力地辨认着,忽然愣了愣:“五万年前?!” “怎么了?”徐阳逸沉声道。 “这,这……”赵子七浑身都在颤抖:“这……这就是智人中期到晚期过度的时间啊!!” “这也是世界上公认的,信仰形成的最初阶段!!” “别废话。”安德烈显然有些失态了,仿佛听到这个秘密的打击还不如他算错来的大,抿了抿嘴唇:“继续。” 赵子七点了点头:“非洲……撒哈拉之眼……” 不就是巴别之塔? 所有人瞳孔都微微一缩,他们都有预感,接下来恐怕会看到一些难以置信的东西。 赵子七努力辨认了一阵,摇了摇头:“大哥,好像灵力不够。我看到这上面非洲的地方,有很多沟壑一样的东西,你……再输入一点看看?” 二话不说,徐阳逸灵力立刻输入,刹那之间,数百米的墙壁光华大放。撒哈拉之眼的位置,一座地图上根本看不到头,完全由光芒构成的巨塔,轰然出现! 高大,巍峨,透露着不可侵犯的味道。神圣庄严地矗立于撒哈拉之眼。 “巴别之塔?”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立刻飞了上去,震惊地抚摸着塔的痕迹:“怎么可能……也就是说……五万年前,巴别之塔就矗立在撒哈拉之眼?!” 这不是君士坦丁献土才开始建造的吗? 到底谁撒了谎? “难以置信……”安德烈推着眼镜,沉声道:“不过,阁下,容我提醒,这……才只是开始……” 所有人都看了下去,和之前所有都不一样,这是一幅动态图,灵气灌注,之后画面闪现。注入的灵气在墙壁上构筑出一个个人。 不…… 不止有人! 九尾狐,恶魔,矮人,哥布林,东方巨龙,人类……为数不多,大约只有数千人,从塔中走出。且大部分都是华夏修士,物种。 “诺亚方舟么?”徐阳逸目光越来越凝重,这里的图像,他想不通有作假的可能。如果是真的…… 那么,岂不是说……巴别之塔才是人类真正的摇篮? 所有物种全部都是从巴别之塔中走出?! 这怎么可能!! “继续看下去……”安德烈的声音都发颤了,这太推翻人的世界观了。 画面上,所有人,化作一道道灵气,从巴别之塔的地方,开始朝着全世界蔓延,首先是非洲,然后是中东……亚洲,欧洲……无一落下!甚至现在和俄罗斯链接的美洲,都不曾放过。 “这是……人类大迁移?”徐阳逸凝重说道:“人类起源说,现在大多数都是赞同于起源非洲。随后走向全世界?” “不……比这还严重……我明白了!我明白是为什么了!”安德烈胸口起伏得厉害,咬牙道:“这是……神话传承!” “它告诉我们,在智人之前,地球上还有人!我认为,这不是人,这是古修!真正的,远古大修士!他们为什么躲在巴别之塔中,我不知道。但是,联系这个时间点,正好是智人信仰启蒙的年代。这些人,就是火种,他们把一个个信仰,从非洲传向各地!” “实际上,这些早就有推论。无数的科学家都发现了,各大文化之间,相同的东西有很多。比如蛇,比如太阳。”安德烈眯起眼睛,看向顶上:“蛇……羽蛇神?蛇的信仰?” 他低下头,脸上神色晦暗不明:“所有信仰,在全世界,同一时期,依照一条时间线几乎大范围地同时爆开。科学家早就推测,是非洲最早的智人走了出去,走遍全球,将信仰传播到世界各地。所以,严格来说,我们现在的信仰都是非洲信仰。非洲,也从来都被叫做人类摇篮。” 没有人开口。 谁都想到了这个恐怖的后果,那就是……现在的修行文明,全部都是曾经传下来的,到底是谁? 是谁……教会了当初智人信仰? 是谁……将一个文明推广开去? 又是谁……在数万年的近古人类发展史中,占据了重要的一席之地? 为什么任何书籍都没有记录? “有没有可能……我们现在的修行境界,方法,最开始都是这些人传授的?”徐阳逸抛出一个语出惊人的假设。 没人开口。 许久之后,赵子七长叹一声:“虽然不相信……但是……这里完全没有骗我们的必要啊?如果这幅壁画是真的,修行……应该从这里开始,才是元年。修行元年。” “不。”徐阳逸目光闪烁,将所有人灵气一裹:“这个回廊,还很长,我感觉……这只是十分之一,或者四五分之一。” “这不是元年,很简单,如果这是真正的古修,那么,他们又从哪里来?” “万物都有一个‘无’的开始,这条走廊,恐怕记载了所有修行文明的一切!” 他速度很快,穿过这一幅壁画,前面出现的壁画,让所有人都震撼了。 那……是一幅漫长而恢弘的战争绘卷。 一艘艘巨大的歼星母舰从天外飞来,如同乌云密布,地球上空,一片黑沉沉。厚密的云层之中,一只只巨大的机甲傀儡若隐若现,有巨大的宫殿悬浮空中,更有无数巨兽,背驼一片壮丽的建筑群,数不尽的修士链接成一片巨大的云层,算不清的利刃指向地球。 而地球上,同样密密麻麻,一眼看不到头的超巨大傀儡,每一座都堪比一座城,空中同样有无数浮空舟,巨大无比,每一艘周围,都围绕着星星点点根本看不清的小型战船。一名名骑着珍禽异兽,或者坐在高大傀儡上的修士,毫不避讳天空中的侵略。 界位战争! 这种恐怖的场面,一看就知道是界位战争。并且…… 所有敌方舰队上,全部有着“真武”二字! 地球的舰队上,则都是“大夏”二字! “这就是……当年地球和真武界的那场大战?”他自信寻觅了一遍:“不,我没看到姜子牙,也没看到其他神系,并且……” 他的目光落到了壁画上方,那里,有一个巨大的星球,比上一个地球更庞大,不知道多少倍,也许十几倍。 “这是地球?” “真正的古修时代的地球?” “但是……两界大战不是一千多年前吗?这……按照壁画的时间推测,这至少五六万年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