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5章:终结之地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655章:终结之地(三)

沿着壁画走过。 满满一千米,全部都是刻画这一场战争有多么惨烈,数不尽的修士壮烈其中。而他们,更看到了一个个背后有光轮,神明一般的修士,他们一出手,八方云动,山河崩溃。 即便透过壁画,谁都能感觉到这场战斗的激烈。那种数万千年的血腥之气,仿佛扑面而来。让所有人沉重中带着敬佩。 一千米,走到尽头。 尽头之处,地球外壳如同被剥夺一般,层层崩溃,而对方所有舰队,全部被清空。 “也就是说……真武界……从数万年前,就不断对地球发动攻击?” “之前有一个逻辑,地球,真武界,都是墟昆仑的下界,地球疑似曾经有仙,然而现在无仙。墟昆仑无仙,这就是对方不敢侵略的理由。刚才我们看到那些八方云动的大修士,他们……就是仙?” “那么……不止地球有,真武界……也曾经有仙!” “而且,很可能就是经过这一场大战,地球崩溃,变成现在的模样?” 他心中沉重了起来。 本来……得知真武界是墟昆仑的下界,并且地球曾经有仙之后,他对真武界来袭的可能危险,是并不太看重的。 然而,事实仿佛并不是这样! 这个真武界……不知道什么原因,仿佛并不逊色于地球! 并且,是从几万年前,两界就展开了不死不休的血战。 他冥思苦想,始终找不到源头。本来理清楚的思路,被这一段壁画彻底打乱了。 “继续。”他说了一声,再朝前方冲了过去。 前面,蓝光仍然在闪烁。并且根本没有尽头,人类所以为的地球发展史,只是序曲而已。 然,下一个画面,更让人难以置信。 地球,处于一片混沌之中,仿佛有什么东西,破成了两半。用无穷的青色灵气滋润着地球,而另一半……光是看着,就感觉到无比邪恶。 不知道壁画是用什么方法表现出来的,那是一种极致的恶,最深邃的暗。没有一丝光线,只是视觉,就让人感到毛骨悚然。 “……一半,变成了最初的不能言说之恶。” “它称呼自己为森罗大帝。我们叫它太初,或者……奇美拉。” 徐阳逸脑海中,忽然冒出了这两句话。他轻轻抚摸墙壁,喃喃道:“看来……这就是那个被抹去的天劫号信息绝密内容了……” “那个将自己分化为两半,一半滋养地球,一般化为最初之恶的怪物……就在前面!” 他全速冲了过去,然而,就在冲出几百米后,目光霍然闪烁。 塌了! 前方的墙,全都塌了! 只有蓝光游走,但是根本拼合不起本来的模样! “是谁?”安德烈目光中带着一抹怨恨,眼看就要接触到最后的秘密,地球真正的起源,然而,却全部崩溃。 “这一段,一定藏着惊天动地的大秘密。”徐阳逸长长叹了口气,他也没想到,走到这里,居然是一个这样的结局。 “何止惊天动地。”安德烈咬牙道:“x阁下,刚才的一切,我有了一个猜测。虽然……这个猜测太过超出预料,但是,我认为只有这一个猜测,能把所有壁画拉通。” “说。” “是……”安德烈强压住心中的巨大遗憾,虽然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:“地球……很可能在现在的修行文明之前,还有一个无比强大的修行文明!” “距离现在不知道多少万年,或许十万,或许几十万。” “巴别之塔,并非现代修士修筑的东西,而是他们修筑的东西。或许,正因为和真武界的一场大战,让两个强大无比的界位纷纷崩溃,才变成现在这样。都成为墟昆仑的下属。这种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势变迁,环顾世界几千年,并不鲜见。无数大国正是抓住这种机会崛起,比如美国。” “崩溃之后,世界重铸,有一批古修却并没有因此逝去,他们藏在了这个‘诺亚方舟’之中。将第一个修行文明,我姑且叫它‘初代文明’的东西,修炼方法传了下来。带动了第一批智人,慢慢地,古修逝去,智人成长了起来。形成了第二个修行文明。也就是现在。” “只有这样,才能完全解释这些壁画的内容和顺序!” 说完,他极为少见地咬了咬牙:“可惜……太可惜了。就在要靠近核心的时候,墙壁崩塌。我太想知道到底是谁打造了第一个辉煌的修行文明了,但是现在……” 他不无惋惜地看向前方倒塌的墙壁,推了推眼镜:“可恨我晚生了几万年啊……” 他朝着墙壁废墟走去,试图将那些碎块拼合起来,看得出来极不甘心。但,就在他要走到废墟的时候,赵子七忽然喊道:“回来!” 安德烈皱了皱眉,他并不打算听这个伪dps的指挥。在他看来,现场有资格指挥自己的,只有一个人。那种无可抗拒的武力,他决定低头。 但是,他还是退了回来,并不是因为理智,而是谨慎。 就在他退回来的一刹那,一道寒光从他头顶闪过,以一种完全碾压他的速度,他只看到眼前寒光一闪,心中一阵冰凉。 大公…… 大公境界的灵力! 他避无可避。 就在他已经打算闭上眼睛等死的一刹那,身后一道磅礴的灵力几乎是同时爆发,他只感觉左肩一痛,一凉。身体已经被拉飞到了数百米外。 血如泉涌,左臂完全消失。赵子七立刻走了上来:“没事吧?” “没事。”安德烈脸色苍白,却没有一丝反应:“我应该告诉过你们。我没有疼痛神经。” “倒是对面那个东西,让我有些在意呢……” 目光所致,徐阳逸同样站在千米废墟之中,他身前,站立着一尊骸骨。 真正的枯骨,却黑发仍在,在骷髅上挽成一个结。身上穿着一身黑衣。看得出来,尸体主人身前非常高大,这具骷髅看样子已经一米八以上。 他的左手,握着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剑,七窍,身体中,无穷的绿色灵气萦绕。持剑挡在道路之中。 “金丹初期的骸骨。”徐阳逸眼睛眯了眯:“这……是死灵魔法?” “没错。”安德烈已经包扎好了伤口,淡淡道:“恐怖大公阁下的死灵魔法,看来,不止您一个人来到了这里呢。” “所以,他在挑衅我?”徐阳逸冰冷地看向眼前的骸骨:“以为一具初期的骸骨,就能阻挡本座?” “他是不是太小看本座了?” “恕我直言,他恐怕是这里只有这一具骸骨可用。进入这里之后,就再也没有一点尸骸。如果说巴别之塔外围,恐怖大公阁下的实力能发挥到百分之三百,这里,恐怕只有百分之八/九十。” “也就是说。”他推了推眼镜:“这具骸骨,从头到尾就躺在废墟在之中。它没有灵气,所以无法发现。或许,他身上有线索也不一……” 话音未落,徐阳逸已经电射而去。 “是亡灵生物,临字诀无法发挥作用,百世春也不行。幻灵……恐怕还是不行。无相观音……如果这具亡灵产物还具有侦查的功能,恐怕斯科里斯就是想看看我继承的无相观音能达到什么地步。” “想看?” “我就让你看个够!” “刷刷!”米斯特汀随着一声嗡鸣飞出,也带着一声长叹:“嘿,小家伙,我是说为你出力,但是并不代表这么频繁地动用我……嗯?” 他的目光,落在亡灵生物身上。 沉默,三秒后,米斯特汀爆发出无穷光芒。 “你应该很厌恶它吧?”徐阳逸微微一笑:“北欧神话,奥丁的女儿海拉因为丑陋被流放到亡灵的地域。并且拒绝归还奥丁最宠爱的儿子光明之神巴德尔的灵魂?” 没有反应,米斯特汀剑芒上,青光浓烈如实质。徐阳逸甚至感觉到了一种召唤。 “如你所愿。”话音刚落,数不尽的青色剑痕,将整个通道都映照出朦胧青霞。 承载裂空的米斯特汀! “轰隆隆!”剑气如雨,然而,四周却一丝都没有受到破坏。但,更让徐阳逸警惕的,是那一尊骸骨。 狂风暴雨一样的剑芒之中,他没有攻击,低低埋着头。它用的是左手剑,剑身不停颤抖。 就在徐阳逸的剑气之雨接触到他的一瞬间,一片同样辉煌的青色灵气暴起!如果说,徐阳逸的是剑雨,连绵不绝。它的就是海啸,凶暴猛烈。 “哗啦啦啦”两片青色剑气,不分伯仲,竟然在中央形成一个青色的漩涡,旋转不止。 狂猛的灵气冲击波喷射而出,周围的三人膝盖都是一软。金丹级别的灵压毫无保留地发泄,对于他们就是山崩海啸,根本经受不起。 就在这时,一片光罩水泡一样将他们卷起,远离千米外。 “退远点。” “这个亡灵……非常强。” 赵子七眼皮跳了跳。跟着徐阳逸这么久,他很少听到徐阳逸说对手非常强。 沙之白萨木,太初那种怪物除外,他记得……还是第一次听到徐阳逸说一个人形生物很强。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,双手一合一分,鱼肠同样出现。 “沙……”青黑色灵气瞬间无声弥漫,羽翼一样飞扬在他两侧,他目光非常慎重。 亡灵生物和生前实力挂钩,斯科里斯恐怕都没想到,这一尊丝毫不起眼的骷髅,竟然能达到让他都不愿去正面碰撞的x,严阵以待的地步。 手中的米斯特汀轻轻嗡鸣,刚才一击之下,真正的不分轩轾,对方手中那把看似不起眼的剑,居然没有被米斯特汀击碎? 灵力运用到颠毫的手法……反而让米斯特汀有了轻轻嗡鸣? “很好……”他出了口气:“巴别之塔中,你是第三个让我郑重的对手。” “奥丁,太初,接下来,就是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