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6章:怒不可遏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56章:怒不可遏(一)

一间大厅。 或者说,这已经不是大厅了。 头顶,是星辰,脚下,是完全透明的魔法阵。走到这里的人,都仿佛走进了太空。那种广袤浩瀚的感觉,足以让人心生敬畏。 “斯科里斯,你在想什么?”劳伦斯的声音从身边传来,他的形象无比狼狈,满身血污。身上华贵的神职袍已经破破烂烂,但,至少他还是完整的。 “没什么。”斯科里斯看上去完好如新,收回神色,淡淡道:“只不过,我们一位熟悉的朋友,很可能就会走到这里了。” 他看向前方,那里,观星者悟空盘坐虚空,仿佛最璀璨的星辰,他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嘿,外星人,所有幸存者都到了,你还在等什么?” 悟空并没有面孔,他还是那团星图组成的蓝色灵气,声音古井无波:“死灵法师……天主的后裔……血族……只有你们几个了么?” “你以为?”斯科里斯惬意地笑道:“还有其他人能走到这里?” “再等一等吧。”悟空平静开口:“至少……需要五个人呢……” 就在此刻,平台光芒一闪,一个女性的身影出现在透明法阵之中。 “你?”所有大公都愣了愣,挑着眉看向那个女子。 “晚辈玉藻前,拜见各位大公。”朱红雪恭敬地说。 “你居然也有这么好的运气来到这里?”斯科里斯嗤笑了一声:“那边去站着吧。”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与此同时,回廊之中,徐阳逸和骷髅已经战成一团,青色灵气如刀,就算巴别之塔的地面经过不知道多少法阵加成,过去这么多年,也出现了道道白痕。 “当!”鱼肠和米斯特汀,与对方的剑再次相交,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碰撞,对方的剑上终于出现了道道裂痕。 一道道剑光化作漫天光影,纵横交错之间,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叮当声不绝于耳,两片同为青色的剑气磅礴千米,涛涛如江水,浩瀚如银河。一秒之间,数百火星闪起,仿佛青色宇宙中的星球爆炸。 周围的三人脸色都非常紧张,大公战力的全面出手,比他们想象中更加恐怖,即便隔了这么远,都能感觉到剑气如虹,刀光似风,数千米远的距离,打在他们脸上都感觉刺骨的疼痛,并且……双方不相上下,如同雄狮遇到猛虎,谁都不曾后退半分。 忽然,“锵”的一声,如同龙跃深渊,两道身影攻到狂风暴雨,收至万籁俱寂。刹那之间,两道身影交错而过,一声脆响中,电闪游龙。 现场,忽然静了下来。其他人平息静气看着场中,徐阳逸平静的声音响起:“你本身生前实力极强。” “然而,你现在灵智缺憾。只能遵从死灵法师的意志,单调的‘杀了他’的命令。” 米斯特汀轻轻颤抖,骷髅在他身后站定,哗啦啦,手中剑断为粉碎。 “来。”骷髅转过身,死死盯着徐阳逸。米斯特汀距离他不过百米之远,剑尖嗡鸣中,徐阳逸淡淡道:“当年你也应该是一位天才,如今却被一个区区死灵法师操纵,我……送你一程解脱。” “如果你还有生前作为天才的一点荣耀,就拿出点真本事来。” 骷髅仿佛听懂了,缓缓抬起双手,随后飞快结印。随着他的结印,身体之外,一片浓烈的木灵气从虚空中被抽出来,灵气范围之大,竟然在身侧形成了一片一千多米的巨大漩涡! “嗡嗡嗡……”青色轰鸣之中,他白玉一样的骨骼上,赫然长出了数不尽的蔓藤,将他刹那包围。须臾之间,一件高达近两米的巨大盔甲,笼罩骷髅全身。 盔甲庞大,但并非邪气凛然,而是一股煌煌正道之气。无数蔓藤交汇成繁杂的花纹,看上去竟然感觉到一种神圣的威严。 但,徐阳逸没有动手。 他的目光,落在对方身上蔓延出的蔓藤身上。 就算再弱,他都感受到了。 这是狼毒的气息! 不……不止狼毒。狼毒的气息之中,还带着另一种,比狼毒弱一些,但绝对不弱太多的气息! 太熟悉了……狼毒,就是他的本体。 “天启……”他深吸一口气,同样一股狂猛的青色灵气冲上半空,一道道青色围绕间,一片红色月华闪亮。 “第一蚀,蚀骨!” 五指张开,狠狠一握,骷髅瞬间不动了。一片片恐怖的黑气在他身旁潮水一般涌现,金丹级别的天启六蚀和筑基期完全不同。灵气运用到颠毫,竟然将威力范围控制在了百米之内。 然,面积虽然缩小,这百米之内……却成为绝对的死域。 “滋滋滋!”骷髅仰天尖叫,黑雾如潮,刹那之间,他盔甲之下的骨头发出一阵刺耳的挤压声,不过,并未断裂。 “轰!!”下一秒,一股绿色灵气海潮一样冲出来,在它身边形成数百米的漩涡。和黑雾两军对垒。 但,并没有完。 “第二,蚀肉。”“第三,蚀血!”“第四,蚀灵!”“第五!天启大爆炸!” 黑色灵气,瞬间沸腾!在骷髅身边越叠越高!如果说它的绿色灵气仿佛山崩海啸,黑雾就好似云海崩塌!就算徐阳逸再怎么压缩,“轰隆隆”巨响之中,黑雾瞬间蔓延到一千米! “这是?”赵子七愕然看着现场,就在徐阳逸身后,曾经万界悬灯试练时候出现过的血月,缓缓再现。从层层黑雾之中,散发着不祥的光芒。 骷髅尖叫声已经透露出一种惊惶,就算它没有任何生命,原始的恐惧也在他全身蔓延开来,那片树甲疯狂暴涨,已经从两米变成了五米之高,无数藤蔓堆叠成栩栩如生的兽头,凤翼,绿色灵气疯狂暴涨。 绿色灵气已经形成一片方圆五百多米的漩涡,但是在它之外,更加狂猛的黑色灵气铺天盖地,死死包裹住这一片绿色的浪潮。 “这是木灵气?最精粹的木灵气?”徐阳逸眼睛眯起,手猛然一握。 “天启……全蚀。” 天启五蚀的本名,是“天启六蚀。” 然而,第六蚀却从未见到过。就算他都没找到。但是,在试炼之时全部用出。他忽然明白了什么是第六蚀。 前五蚀一起展开,将形成难以想象的变化,这才是第六蚀的真面目! “轰轰轰……”血色红月,劈开混沌之青,如同悬挂天空的一只巨目,凝视着骷髅,也仿佛看透了骷髅之后的斯科里斯。 “沙……”血月爆发出万道红光,所过之处,根本不能打破的地面,终于寸寸龟裂,一道道可怕的裂缝充斥于通道中,蔓延上千米才停止。无穷黑光,将方圆千米之内染做漆黑的地狱。 徐阳逸感觉全身灵气飞快奔走,然而,他没有停,他要看看,这一招全部用出,能有多大的威力,多大的消耗。 “刷刷刷”四面八方的黑雾,死死囚禁住骷髅。血月所射下的月光,在最中央三百米黑雾之内,地面上刻下一个个血红的符箓,万道血光充盈其间。就连安琪儿三人都感觉到了其中恐怖的杀意。 “吼!!”骷髅发出一声咆哮,包裹在树甲之中的眼睛幽冥之火喷出丈许,而手中,一把蔓藤组成的长剑无声出现。 “密林斗繁星……”一声沙哑至极的声音,瓮声瓮气从盔甲中发出,下一秒,手中蔓藤之间疯狂滋长,刹那间形成一片数十米厚,近千米宽的蔓藤之壁。 就在此刻,鬼火,寒冰,同时出现,将他围绕成一个千米之大的漩涡,紧接着,它的脚下,数不尽的红色符箓亮起。随着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一条千米火柱,直冲回廊顶端! “轰轰轰!!”巨响声震四野,肉眼可见,恐怖的冲击波打到天花板上,让整个回廊都在轰隆作响。而下方,一圈又一圈赤红色的冲击波,朝着四面八方奔腾而去。 “滋滋滋!!”骷髅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,赤红色的火柱中,隐隐可见他的身影。好似炼狱之中的恶魔。足足持续了近一分钟,火柱轰然消散。 天花板上,已经出现了一个朝内部凹陷十几米的巨大凹痕。地面,从火柱周围,一片焦黑,蔓延千米。 这不是普通的地面。 这是巴别之塔内部,经过无数阵法加固的地面! 如果放在外界,这已经足以对一个市造成致命打击! 而火柱之中,一团青光防护的树甲,浑身黑烟地悬浮其中。 “卡拉……卡拉……”树甲碎片一块块掉落,其中的骷髅,已经不成人形,两盏绿光,同时消弭。 “沙沙……”树甲完全崩溃,骷髅发出一声闷响,焦黑地跌落场中,再无一丝声音。 然而,它并没有完全崩溃,死灵法师不下达解散的命令,它用不消亡。 “刷啦啦……”一片片灰白色的死气,从四面八方潮水一样涌来,它眼中,两点已经崩溃的绿光,若隐若现。 片刻之后,死气形成一片巨大的龙卷,将骷髅包围其中。然而,它仍然没有复活!还在不停抽取死气! “还不死?”赵子七都愣了:“这样都不死?!” “亡灵生物永远不会死。”徐阳逸用手挡住死气卷起的龙卷,从那里扫射出一圈一圈的灰白色波纹,淡淡道:“但是,它的死气,是从主人身上抽取的。” “我就要看看,斯科里斯舍不舍得这么多死气,也要告诉他……”他目光微闪:“我,他惹不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