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7章:怒不可遏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57章:怒不可遏(二)

漫天星辰的大厅中,斯科里斯负着手,谁都没看到,他身后的手正不停颤抖。 右手中指上,一枚紫色的宝石颤动不已,他脸上仍然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,心中却已经怒火滔天。 该死……该死! 这尊骷髅,怎么会抽取他这么多死灵之气? 接下来,恐怕才是真正的战斗,一位死灵法师没有了死灵之气,比修士没有灵气还严重的多!不仅仅无法释放死灵魔法,最重要的是…… 无法调动命匣。 也就是说,他从“无敌”变为了“可以被杀死。” “这到底是什么人的骸骨!竟然……直接抽走了本大公十分之一的死气!”他不动声色地握住一块灰色的石头,脸色才舒缓了一些:“算了,看来本大公暂时也拿他没办法。放他进来又怎么样?只是……” 他舔了舔嘴唇:“实在是看不惯这个贱民小人得志的样子啊……” 大厅之中,徐阳逸正在和骷髅对峙,对方眼中幽冥之火忽然跳了跳,随后,竟然毫无预兆地熄灭下去。 徐阳逸目光一闪,骷髅身上的树甲化为一片片青色灵气回到虚空,而整具骷髅,刹那之间就噼里啪啦散了下来。 “见不得人的小把戏。”徐阳逸收起双剑,也舒了口气,这骷髅的原主人绝对是惊才绝艳的天才,不知道为什么死在这里。如果非要僵持下去,会让他非常头痛。斯科里斯见不好就收,懂事理。 “不过懂事理,不代表我能容忍这种挑衅。”他眼中闪过一道寒芒:“咱们的账,也是时候算算了。” “走。” 一行人继续朝着前方奔去,但是就在他要越过骷髅身边的时候,气海中的幻灵忽然叫了起来:“爸……爸……” “嗯?”徐阳逸抬了抬眉。 幻灵还不能完整说话,却忽然飞了出来,不停绕着骷髅舞动。 徐阳逸嘴角微翘:“你想要?” “不行,这人以前是个很厉害的人,我不想打搅先辈遗骸。”他笑了笑:“所以,之前本来想搜查一下对方,还是算了吧。” 没想到,幻灵却摇了摇头,一头扎进了徐阳逸的储物戒中,紧接着,一卷古旧卷轴被拉了出来。 哗啦啦啦……越来越长,徐阳逸皱眉看向幻灵,这是徐家的族谱,它要做什么? 就在族谱拉开三分之一的时候,忽然,一个血手印发出冲天红光! 与此同时,地面的枯骨,分毫不差地响应,同样是一片红光冲出。 徐阳逸愣住了。 他忽然明白,对方为什么会有些许狼毒的感觉。为什么会有最精粹的木灵气! 沉默。 所有人都不自觉地远离了几步。 他们忽然感觉到……现在的徐阳逸,身上的杀气堪比遇到太初之时。 “斯科里斯……”许久,徐阳逸才转过头,冰冷的杀意破开虚空,看向空旷无人的走廊尽头:“你,找死。” “轰!!”随着他一句话说出,四周地面,竟然齐齐往下一沉。 怒不可遏。 他不管斯科里斯知不知道。他必定要杀了对方。 无它,这是刨祖坟的血仇。徐氏,听小青的意思,青城山上还有他最后一位老祖。就连抚养他长大的父母,都不是亲生父母。他如同无根浮萍,不知所起,不知所终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源,先祖的遗骸。可以名正言顺地祭拜祖先。 从未有过的清明节,对于别人来说,可能很累,很烦。但是对于他,却是真正的归宿。 然而,这具骸骨,竟然被一个亡灵法师操纵,还毁坏在他的手中! 杀无赦! 心中的杀意,狂野如同兽群奔腾,他很少这样想杀一个人,真正的杀意已决。 “你……还好?”就在此刻,身边一个迟疑的声音,让他满腔怒火平息了一些,杀意都从暴走的边缘拉了回来。 他没有回答,而是反手握住安琪儿从身后圈住他腰的手。久久没放开。 他没注意到自己的力气,安琪儿在身后已经痛得嘴唇发白,娇嫩的玉手,岳真人都没有这么让她痛过。不过,她一声不吭,头靠在徐阳逸宽厚的背上。 一缕缕女性特有的幽香飘进鼻孔,让徐阳逸的杀意冷静,再冷静,最后彻底凝实。 不减半分,却从浮躁变为了沉静。 “我还好。”他轻轻握了握安琪儿的手,这才发觉自己用力太大了,没有其他想法,拿起对方的手轻轻揉了揉,关切地问:“还好?” 安琪儿没回答,而是看着他的眼睛,认真开口:“先会回答我的问题。” 徐阳逸愣了愣,心中一股暖流流过,这种感觉……真的八岁之后就再不曾体会过了。几十年来,有谁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问过他好不好? 他点了点头:“你呢?” “你力气太大了。”安琪儿白了他一眼,手背过去:“握一握有什么打紧?我没那么娇气。” 看不见的地方,灵气暗暗运转,徐阳逸刚才注意看安琪儿的脸色,没有看到这个小女人手腕上一圈青紫的痕迹。 安琪儿也没有提过。 仿佛从来没受过伤那样。 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 徐阳逸拿起她的手,刚好手上一圈红痕消失,他愣了愣,竟然呆了两秒。 “怎么?” 他摇了摇头:“从没发现你手这么白。” 随后,他松开手,看向地面,声音无比平静地说道:“不怎么办。” “杀了他,挺简单的道理。” 安琪儿静静看着他,数秒后,歪着头笑道:“确实,很简单的道理。” 徐阳逸朝着安琪儿微微笑了笑,随后,转向赵子七:“能不能看到他的灵魂?” “不知道……”赵子七其实很想说不可能,但还是犹豫了一下:“按道理,这种血脉的渊源,也只有你看得到,我可以试试,不过……” 他顿了顿,徐阳逸淡淡道:“其实没希望,对么?” 赵子七没开口。 理所当然,一千多年过去,快两千年,哪里来的希望。 他没多说,拉住徐阳逸的手,咬破指尖,血液交融,灵力运转之下,双瞳立刻变为阴阳的黑白,下一秒,徐阳逸就发现自己四周颜色单调起来。 空旷的走廊,非常幽静,徐阳逸死死盯着面前的骨骸。 许久,没有一丝变化。 果然啊…… 他无声长叹一声,转过身,看向面前白色的赵子七,正要开口,忽然瞳孔猛然一缩。 “大哥?”赵子七愣了愣,他清楚地感觉到两人相握的手突然捏紧,疑惑道:“怎么了?” “子七,现在我们的对话其他人能不能听到?我们的身影别人能不能看到?” “当然不能!”赵子七肯定地说:“这是我的领域,我要带谁进来是我的权利,除非我允许,谁都不可能。你怎么了?” 徐阳逸沉默许久,低声道:“你回头看看。” 赵子七疑惑地回过头。看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。但是……就在他要开口的时候,差点惊呼出声! 三个人…… 加上他们,现场只有三个人! 明明……明明是有四个人的! 徐阳逸,他,安琪儿,安德烈。现在无论如何,都只能看到三个人的身影!但是在进入结界之前,一切完好如初! “我的老天……”他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怎么可能……这不可能!我的结界直通黄泉国度,只要是人就有灵魂!怎么可能看不到!” 徐阳逸沉吟许久,凝重开口:“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。就当从没发生过。” “好。” 握了握对方的手,示意对方解开结界,赵子七深吸一口气,四面黑白的空间轰然破碎。 一切没变,变的,只是眼前又成为了四个人。 徐阳逸什么都没说,一根一根将所有骨骸全部捡起,放到储物戒中。 最好……不要是他想的那样…… 否则……接下去,恐怕杀机四伏……从一开始,这里就是一个恶魔的巢穴。 “走吧。”收拾起所有骸骨之后,衣服都没有放过,徐阳逸深吸一口气,大步流星地朝前走去。 通道足足两三千米长,后面全部崩溃,通道的尽头,赫然矗立着一扇巨大的门扉。 门扉已经打开。门口一片蓝光,里面完全不可见。 徐阳逸目光凝重了一分。 他记得……观星者和太初,都提到过“门。” “80%的可能不是这里。”安德烈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,沉声道:“他们提出的,是你能通过的门。” 他将手探入光芒之内:“所以,这扇门应该是关上的,或者……我们无法通过。嗯,我很确定,不是这里。” “不过,从现在开始,您要小心和‘门’有关的东西,那之后,估计就是通界灯。” 一阵轻微的旋转感后,四个人眼前光华大放,下一秒,他们已经进入了一个一望无垠的房间。 不,应该不能叫这里为房间了。 这是一片天空。 漆黑的夜空,挂满无穷的星辰。这些星辰之间被数不尽的蓝色光带联系起来,形成一个个的星座。甚至能看到无尽遥远之处,一个个旋转的银河。 仿佛脚踏虚空,但是,在他们脚下,是一片数万密大的符箓阵图。每一根符箓,都保存得完好如新。每一条构成的线条,都散发出蓝色的光芒。广袤无垠,人站在其中,只能感到雄奇和伟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