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8章:镜中花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58章:镜中花(一)

徐阳逸的目光并没有看向周围,而是看向了符箓大阵正中。 那里,有一个石台,方圆二十米左右,圆形。上面雕刻着十二星座的图案。其中四个,已经站上了人。 朱红血,猩红大公,斯科里斯,劳伦斯。 其他大公,不见踪影。 而石台正中央,上方三十米处,观星者悟空,正矗立在整个“宇宙”之中。 它仿佛踏足于虚空的洋面,一片片蓝光从四面八方涌入他脚底。又在临近它的地方分化为无数淡蓝色符箓。从他脚下波纹一样散开,在“宇宙”中扩散成数百米的涟漪。 圣人在世。 “你终于来了,命定之人。”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徐阳逸,观星者属于头颅的部分微微动了动,举手之间,无数光芒凝聚的丝带凭空产生,绮丽和梦幻的感觉萦绕在它身侧:“我……已经等了你一千多年。” 徐阳逸不动声色,缓缓走了过去,看似平静,实则每一根神经都绷到了极致。脑海中,完全敞开了安德烈的灵识:“这里就是巴别之塔最后的核心?” “没有错。”安德烈推了推眼镜:“这里……太新了。所有符箓,都保存完好无损。只有最核心的地方,才可能出现这种迹象。这里,一定是巴别之塔核心中的核心,所有秘密所在之地。” 观星者悠然抬起手,他身上自有一种不徐不疾的贵族姿态:“这里,叫做群星之间。” “上面记载着墟昆仑麾下万界星图。” “而你们脚下的法阵,又被称为‘永夜虚空,’它是一种你们无法想象的超级法阵。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,折叠空间。将信息传输到万界之中任何一个地方。” “我在这里,观察着墟昆仑属下所有世界。一旦任何世界出现无法阻止的灾祸。或者即将毁灭,如果能够,墟昆仑会立刻赶来。” “六百多个大千世界,上万大小千世界,尽皆在此,任何一盏灯的熄灭。我们感同身受,痛苦不已。任何灯的点亮,我们欢欣鼓舞。万界悬灯,实则还没有一半,惭愧。” 徐阳逸已经缓缓走到了桌旁,斯科里斯眉头一皱,自然而然地挪开。 不知道为什么,徐阳逸表情很正常,他总感觉对方杀意恐怖得可怕。 这不应该的……刚才就算自己阻挠了他,在最后的秘密,最大的宝藏面前,有什么仇恨不能放下? 而他,是绝对不想和这个怪物动手的。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,但,就在徐阳逸走到自己位置双鱼座上的一瞬间,一道剑芒冲天亮起! “海拉之触!!!”斯科里斯面前的空气都扭曲,这一剑,来的毫无踪迹,仿佛羚羊挂角,无踪可寻,他甚至没有感到对方真正的杀意。已经刺向他咽喉! “轰隆隆!”虚空之中,灰白色的死气形成磅礴的漩涡,刹那之间,无数骸骨从虚空中浮现,形成一面巨大的盾牌。盾牌还没有成型,剑芒已经突破盾牌刺了过来。 好快! “扑!”这个念头还没转完,现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闷响。难以置信地看着这里。 一剑,从斯科里斯头部穿透而出。没有人相信,斯科里斯肉身竟然一剑都没有挡住。 “咔……”一只手,捏住了剑身,斯科里斯咬牙切齿的狂怒从盾牌后透出:“贱民……谁允许你玷污贵族的身体!” “卡拉拉……”他面前骨盾轰然破碎,骨盾之后,斯科里斯已经全身近乎透明,一股苍白色的灵气游走七窍,死灵的风暴正在酝酿。 丢人,太丢人了。 一个区区贱民,自己居然一招都没挡下来,直接开启了巫妖之身,现场还有这么多大公,这个脸往哪里放? 尤其……自己成名数百年,一个垃圾一样的侯爵,大公都不完全是!就敢当众打自己脸! “给你脸,你不要脸,那就别怪自己蠢得在自己送死!” “刷啦啦!”海潮一样的死灵之气从背后狂猛升起,在他升后拉开一片死亡的国度。痛苦,哀嚎,嘶吼,一切一切属于人世间不祥的声音,在国度中疯狂响起,而他本身,全身血肉急剧消失。 尖啸声中,一根镶嵌拳头大宝石的人骨法杖已经出现在手中,全身的衣服在透明和非透明之间转化,已经出现了哥特式的花纹。 “下等人。”他已经枯瘦如柴的身体中,响起和之完全不匹配的巨大怒吼,回荡数百米:“给本大公跪下!道歉,认错!本大公或许可以赦免你的死罪!” 不能不出手了。 虽然自己绝对不想和他动手,然而,现在无法示弱。或许……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会选择离开,但绝不是一个上界的不知道什么东西,还有数位大公,几位后辈的眼皮底下。 “住。”就在两人一触即发之际,一片蓝芒亮起,硬生生将两人分割开。 “哼!算你运气不错。”斯科里斯找到台阶就下,一声冷哼,千米死灵国度齐齐倒卷。心中舒了口气,佯怒道。 还好…… 如非必要,他绝对不愿意和x生死相搏,他宁愿和劳伦斯厮杀。 这种程度的打脸,他还接受的起。 徐阳逸淡淡抽回剑,他用的并不是圣剑,只是普通长剑,屈指一弹,嗤笑一声。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嘲弄,顺手就丢进了无尽虚空。 “你!!!”刚刚强压下去满肚子的憋屈,刹那之间,心中的尊严站了起来,斯科里斯一声怒喝,还没有完全缩回去的死灵过度再次沸腾。 太过目中无人了! 他气的眼睛都在发红,自己名震欧美几百年,曾几何时受到过这样的侮辱?! 一个区区大公都不是的东西,竟然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! 如果说,刚才只是打了一巴掌,弃剑就是将他恐怖大公,死灵冰宫的主人,北美统治者的脸踩到地面上!再用鞋狠狠轮了几遍! “诸位。”观星者的声音淡淡响起:“若实在无法调解,此处有专门决斗的虚空裂缝。但各位如果执意在永夜虚空上决斗……” 他恰当地停止,目光平静地看了一眼两人。 徐阳逸脸色平常,胳膊上的肌肉却猛地抽了抽。 好强! 这……是个怪物! 它感受不到境界,但是,那种恐怖的压迫力,仿佛被一头史前巨兽扫了一眼的磅礴杀机,是根本无法从神经中抹去的。 “不是元婴……胜似元婴!它的实力应该在元婴之上!” “要进决斗虚空么?”然而,那惊鸿一瞥,仿佛云烟过眼,刹那之间,什么都感觉不到了,甚至以为是一种错觉。观星者平板的声音再次响起。 “当然。”“不!”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。斯科里斯死死咬着牙:“小子,你想找死,可以。但不是在这里。本大公没心情陪你做一些毫无收益的蠢事。” 屈辱……太屈辱了! “呵呵……”劳伦斯在一旁拍了拍自己破损不堪的神职袍:“本大公真的不敢想啊。这竟然是在美国北部说一不二的斯科里斯?大名鼎鼎的恐怖大公?” “我也是意外啊。”猩红大公悠然用指头敲着桌面,嗤笑道:“大公之尊,居然被人吓得小猫一样?躲躲藏藏?斯科里斯,你还真的让我失望呢。” 斯科里斯抿着嘴唇,太阳穴青筋乱跳,再不答一句话。 放在裤兜中的手,已经握出了青筋。 “一方不同意,决斗虚空不开启。”观星者指尖带起梦幻的光带,从虚空中划过:“各位,群星之间,一个大千世界只可能有一间。以上界之磅礴广袤,亦只做出一百间。排名前百的大千世界,方有此一间。” 他的手仿佛很慢,但是划动之间,一次性就会出现十几枚符文:“也就是说,这里,确实是巴别之塔最终,也是最后的归宿。你们无需怀疑。” “或许,你们来这里,是为了寻找一些秘密。但是,这里没有秘密。你们也看到了,这里,是我十几万年来观察地球之地。不过……” 他顿了顿,一个白色的漩涡,已经在他手中形成,所有符文都被吸入了漩涡之中,紧接着……一阵令现场所有修士目光轰然炽热的白光,爆发在漩涡之中。 “如果说到宝物,我这里还有一些。” “沙沙沙……”无数的灵气从漩涡中蔓延开来,白雾一样洒满全场,拳头大小的漩涡,竟然弥漫出的白雾足足铺满上千米! “好精粹的灵气!”猩红大公深吸了一口气,刹那之间,他脸上泛起一片不正常的红晕。苍白的头发竟然开始徐徐转黑。 斯科里斯同样仔细感受了一下,数秒之后,目光炽热地抬起头:“难以置信……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竟然有如此浓郁的灵气!” 徐阳逸张开毛孔,周围的灵气被一扫而空。就在灵气进入身体的一刹那,他全身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 精纯。 和以往感受过的东西都不一样! 他没有感受过极品灵石,但是,中品是绝对没有办法比的。就算上品,对比这个东西,都是天差地别。 那是质的不同。就像钻石和玻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