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8章:镜中花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58章:镜中花(二)

唔,首先,有个事情要说一下 非常非常感谢大家,上个月的踊跃投票,说实话,这本书前期我是写崩了几十万字的,40多名的月票榜看得我非常非常的蛋疼,简直有种想死的节奏,说真的,连续好几个月40多名,都让人感觉心灰意冷了 本来以为玄幻很好写,写起来才觉得有多复杂,不过,很感谢各位上个月的投票,让这本书虽然没达到前两本书的成绩,然而却前进了十二名。 名次靠后不是最担心的,最怕的是没进步,我感觉回到地球之后状态非常好,可能也有不足,不过我目前并没有看出来。 看凡人入道的我,很早就想写一本玄幻,这应该是我的第一本玄幻,也是最后一本玄幻。对待它的态度,我是非常认真的。 这种认真,希望得到读者的认可。最好的表达方式就是月票。至于打赏这些,真心随意就好,三本书从没强求过要打赏。 四月开始,希望大家能让我保持30名,在这里,胖子给各位鞠躬了,必定带来更好的情节和爽度带给大家。 最后的ps:为了感谢大家上个月的努力,下周每天三更,或许有4更,看大家的月票程度了,谢谢!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“或许大家并不知道。你们来到这里,就等于获得了飞升上界的资格。上界……那是一个天地无比广袤之地。宗门林立,门派如海,几大王朝傲视群雄。各种天才地宝,少则以五百年计。炼丹,符箓,炼器之道,蓬勃远超下界。那,是修士真正的天堂。” “对于下界飞升的天才们,上界从来都是不吝拉拢。能从物资匮乏的下界飞升,必定是气运通天,资质惊人之辈。甚至某一个王朝第三大宗门龙门道,就是下界修士飞升之后组成。其老祖,亦是独霸一方的枭雄寡头。” 灵气越来越浓郁,数秒后,一块巴掌大的玉石,呈方形,整整齐齐,晶莹剔透,出现在漩涡之中。 所有人都心都砰砰跳动起来,谁都能感觉到其中恐怖的灵气含量,无论是自己构建极品聚灵阵,或者用于其他地方,都是独一无二的宝物。 “它的作用并不是修炼。”观星者淡淡扫视了一圈众人:“各位,可曾听说过‘灵根?’” “或许你们并没有听说过,这是处于千年前的东西。金丹之后,所有天灵根,也就是独灵根,会悟出自身最欠缺一方面的血脉天赋。但是,灵根是可以变异的。任何变异的灵根,远超变异之前。变异之后的灵根,醒悟的血脉天赋更加强大。甚至可以说……得天独厚。” “此物,名曰玉髓。在我们上界,有一个独特的称谓,镜中花。它可让杂修士灵根成为天灵根,让天灵根的金丹修士一年内变异。成功率……”他微微顿了顿:“十成。” 他轻轻挥了挥手,玉髓上一片波光朦胧,一朵若隐若现的花朵浮影出现其中。不停飘动。 “就算在上界,此物也只会发给真正的天才。因为在墟昆仑,这个东西……产自于危险系数最大的天涯海角,那里,是妖物,通灵兽汇聚之地,更是万兽之王,墟昆仑顶峰太虚境大修士,须弥陀的寝宫。一年产量,亦不过五百枚。” 所有人都沉默了。 粗重的呼吸在每一个人之间流动,徐阳逸不动声色,其他大公,眼睛已经炽热了起来。 重要的不是灵根…… 而是灵根补全自己的血脉天赋! 血脉天赋,只有妖族有可能觉醒,任何血脉天赋,都具有不可思议的功能。比如徐阳逸的命悬一线,那是真正在生死间的救命技能,多一条命的天赋。或许几十年,几百年不发动,一发动,就是真正救了自己的命! 以往根本不敢奢望的血脉天赋,现在竟然就放在自己面前。而且还是最缺失的一项,身为修士,无人不动心。 “你怎么看?”徐阳逸不动声色,灵识中平静开口道。 “放诱饵。”安德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死板,响起在徐阳逸灵识中:“而且是一个无比香甜的诱饵。虽然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。不过,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先例。它拿出的东西越好,证明他所图越大。大公们没有蠢货,他们不会轻易答应。” “不过,这个诱饵太过肥美,谁都想吞下去。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。我是想说,在这之前,它已经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。” “哦?” “他……不强。”安德烈冷笑起来:“或者说,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让自己‘看起来很强,’如果真的强,根本不需要诱饵。我敢打赌,你们一起上,绝对有艹翻它的机会。” 徐阳逸抬了抬眉头,不动声色地中止了对话。 联手? 不,没希望的,这是典型的二桃杀三士,镜中花只有一块,根本不可能练手。 “安琪儿,等会儿你和子七离开,越远越好。”他轻声对安琪儿说。 “嗯。”安琪儿并不蠢,就算是她都能感觉到现在看似平静之下的暗潮汹涌,点了点头:“你……一定要小心。这里……气氛太不正常了。” “我知道。”徐阳逸心中一暖,目光微寒地看着全场:“当然不正常……暗潮汹涌,很快就会把这片沉静的海面变成一场狂风暴雨。” 观星者优雅地收回手指,任凭镜中花悬浮空中,那一道道精粹的灵气就仿佛最诱人的毒品,让所有大公都产生一种来自生命的渴望:“不过,它还有一个最重要之处。” “是什么?”斯科里斯眼中只剩下那一片白光,情不自禁地问道。 观星者仿佛笑了笑:“所有修士飞升之后,都会吸收更加精粹的灵气。因为上界只有这种灵气,但是……你们听说过华夏语:虚不受补这句话么?” “意思是说,因为我们的灵气等阶不如上界,所以?”徐阳逸负着双手平静问道。 “灵气狂暴,修为毁于一旦。”观星者回答:“每一千年,从六百多大千世界飞升的修士,屈指可数,有时,只有四百,有时,两百不到。甚至有数次,只有不到五十人。这些人中,有太多会接受不了上界的灵气灌顶,从而成为废人。大约在五成左右。” “但是,镜中花所蕴含的,就是真正的上界灵气。只需要在飞升到上界之前,日夜将它放置于气海,时刻温养身体。就绝不会出现灵气狂暴的事情。” “而且……” 他恰如其分地顿了顿,这才接着说道:“鉴于镜中花的珍贵,每一块被带出上界的镜中花都有记录。它……同时也是通往上界的许可证。只有持有镜中花的飞升修士,才会被上界所接纳,否则,会被当场格杀。” 没有再说话了。 许久,猩红大公忽然笑了笑:“本大公不想和你兜圈子了。” “你要什么?” 沉默。 所有大公的目光,都静静看向观星者。对方能付出这种东西,目的绝对极大。一片静默中,徐阳逸脑海中忽然出现了安德烈的声音:“x阁下,您不准备要它么?” 徐阳逸正要本能地开口,话到嘴边,却随意道:“没太大兴趣。” “我不太明白。”安德烈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疑惑:“我是否可以理解为,您对飞升上界没有兴趣?难道……您不希望去看看更广袤的天地?” “安德烈。”徐阳逸淡淡道:“你是在教本座怎么做么?” “请相信我,我没有这个意思。” “那就好。”徐阳逸根本没看他一眼:“我还不需要你来教。” 一片寂静中,观星者的声音终于响起:“镜中花,我只是保管,我无法直接接触它。你们可以尝试,它被封禁在‘小九千幽闭箴言’之中,除非一定数量的下界修士鲜血,无法打开此禁制。” “别说废话。”斯科里斯强压心中的炽热,有了这个东西……他必定更上一层楼,今天的屈辱……他必须百倍奉还! 他满含杀意的目光微不可察地看了一眼徐阳逸,磨牙道:“直接说内容。” “好。”观星者的声音从来不徐不疾:“我要在塔里找一个房间,当年,墟昆仑有一道圣旨传下,却消失在塔中,接通墟昆仑的方法从此失踪。同时,祭坛连同那个房间一起,全部从塔内消失……” 徐阳逸手在背后轻轻捏了捏。 来了…… 图穷匕见了。 晦暗的潮水,已经凝聚成一个汹涌的漩涡,要不了多久,就会化为一场狂风暴雨。 “他要找恶魔之间,阿斯蒙蒂斯的房间?不,他要找的恐怕不是圣旨,更不是祭坛……”他目光深邃,看向举重若轻的观星者:“他,是要找那枚虚妄号的中枢。” “他知道上官弘?还是……上官弘知道他?躲在虚妄号,就是为了躲观星者?他……是要寻找太初的卵?” 他悄无声息地后退一步,灵力运走全身,观星者已经不动声色地从地图中抽出匕首,太初……必定会应战。 观星者要彻底毁灭太初,而太初,要去到高等位面,对于它来说,地球是所谓的本源之地,恐怕有什么规则无法吞噬。在这里,它只能“饿死。”但是,墟昆仑对它来说就是一个绝对的饕餮盛宴,让一只太初越过“七界之链”的战线封锁,来到后方墟昆仑的大本营,而且是已经进化过数次的。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 这场风暴,即将拉开帷幕。只不过不知道谁是那个猎人,谁又是猎物。而谁……又是打响第一枪的导火/索。 “帮我找到那个房间,我现在就可以帮你们解开禁制。”观星者的声音响起。 “哦?你就不怕我们拿到就走?”猩红大公修长的指头敲击着石台,沉声问道。 “你们无法走出去……”观星者平静回答:“因为,进入群星之间……巴别之塔所有出口全部关闭。除了答应我,你们已经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。” 斯科里斯嗤笑:“威胁我们?” “不是威胁,只是交易。” “那么,交易没有必要进行了。”斯科里斯冷笑一声,身后死灵国度再次爆开:“老东西,让我告诉你吧……你越是对本大公跪舔的姿势,本大公越看不上!” “你要是真的那么强,为什么不直接动手?还要和我们交易?” “不是号称上界修士么?那么……就让我们看看上界修士的实力吧!” “拿不出实力,还想和我们交易?你在说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