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0章:主宰 - 最强妖孽

第660章:主宰

“卡卡……”灰白色的物质蔓延全身,斯科里斯深吸了一口气,随后,朝着天空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,数不尽的黑光从毛孔中炸裂。全身仿佛瓷器一样崩溃开来。 黑光过后,原地出现一尊三米大的金色棺材,一道道死气从棺材中蔓延而出,竟然逼得太初都无法前进。随着棺材打开,一尊两米大的骨骸,带着古代的王冠,穿着华贵的长袍,手持精细的魔法杖,带着地狱的死气,嘶吼着从黑光之中出现。 巫妖之体! “那本大公就看看你怎么杀我这个死过无数次的人!”权杖直指对面完全妖魔化的猩红大公:“起来吧!我的孩子!” 一片片狂风暴雨一样的幽灵从他七窍中飞出,形成一个五百多米高大的白色漩涡,三秒后,一声如同洪钟一般的怒吼,一头巨大的古龙,悠悠从里面探出骨爪。 同一时间,天启大爆炸余波湮灭,观星者丝毫无损地矗立虚空,然而,第一眼画面,就看到了另一边汹涌如海浪的灰白之潮,以及一只同样巨大的古龙。 太初…… 观星者全身星辰急剧闪烁,它转过头来:“把你的血滴到镜中花身上。” “快!” “你在命令本座?”徐阳逸冷笑着,十条红色火龙围绕身侧:“很急?” “凡人……你……” “我怎么知道?”徐阳逸微笑着后退:“因为,是我把它们带进来的。相信很快就会冲向你。那个骨头架子不是它的对手,当然,本座不会让他死。起码不会死得那么惬意。” “你……”观星者全身发抖:“你……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?!蠢货!!” “这是七界最大的敌人!你……你竟然让它冲进巴别之塔的中枢!?” “有何不可?”徐阳逸抬起一根手指摇了摇,仿佛对突然出现的太初见所未见:“我们不妨做个交易?你告诉我这里发生的一切,我或许有可能帮你点亮通界灯?” “凡人……”观星者声音嘶哑:“你不配!” 徐阳逸仰天大笑:“跪着求我点灯的人,居然敢说守灯人不配?嗯?” 他低下头来,嘲弄地说:“不过,就算你不说,我也差不多终于理清楚了。” “从一开始,我就在猜测,‘门’恐怕并不是印象里的门,而是‘可以进入的地方。’这个地方,你进不去,你必须要守灯人的某些东西启动。比如……血?” 他仿佛根本看不到另一边的风起云涌,淡淡道:“从刚才,你看似引诱所有人,其实,你只要我,我一个人的血液。你也很可能根本不需要去找什么虚妄号的控制核心,这是你刚才让我把血滴到上面,我才彻底肯定。一切的一切,都是为了让我有机会接触镜中花。随着太初的发难,你终于忍不住了。” 他弹了弹长剑:“这,应该就是唤醒整个巴别之塔的钥匙。你敢把巴别之塔的控制核心放到所有人面前,你的赌注也真够大的。” “住嘴!!!”一声怒极攻心的怒喝,观星者首次主动出手。 “轰……”一颗巨大的星辰,带着赤色火焰,猛然出现徐阳逸头顶,徐阳逸好不退避,反手一扬,地面上一圈巨大的青色冲击波盛开如莲。巨响声中,不徐不疾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可惜,你太小看我了。” 青红光芒消散,徐阳逸持剑而立,仿佛周围一切都不放在他眼中,远处的太初也视而不见:“你以为我无缘无故攻击你?” “有一个东西,斩杀了虚位亲王境界的安东尼奥,而你,绝对达不到这种地步!”他深深看向观星者:“我猜,他应该就是真正的器灵。并且,你这里根本没有看到那些包裹巴别之塔的丝线悬灯。这是我一开始确定的,器灵感知巴别之塔内部所有活动的前提。没有其他可能出现的情况下,我不会推翻这个假设。” 观星者浑身微颤,只字不发。 “所以,他就是真正的器灵?只能出去一部分?在塔内搜寻太初?” “你想让我打开门,放出真正的器灵出来?彻底净化这座塔?对么?”徐阳逸反手收起了剑:“而那里,也就是通界灯的所在,巴别之塔最后的阵地,数万年的中枢。” 话音未落,整个空间,轻轻震了震。 “咔……咔……”一种轻微的声响出现在这片空间,虽然极轻,却让观星者猛然抬起了头,星辰闪烁更加剧烈。 “太初……已经在朝着这里吞噬过来了……”数秒后,他声音嘶哑地转过身,看向徐阳逸:“凡人,你……” “求我。”徐阳逸抹了抹剑:“凡人这两个字,很刺耳。而且,这种事情你大可直接对我说。你为什么不说?” 观星者不回答。 徐阳逸淡淡道:“因为你不敢。” “也因为……镜中花,是巴别之塔的灵枢钥匙,一旦点亮它,通界灯将马上点亮。而……我也会死。对么?” “啪啪啪……”徐阳逸还没说完,身后,一个恭敬的声音,带着掌声响起:“x阁下,您猜的一点不错。镜中花,以优雅珍贵著称,代表通向上界的钥匙。但是……这和您有什么关系呢?只要您的血液洒在上面,通界灯立刻启动。而您,马上就会死。” 徐阳逸头都没回:“安德烈……” “你终于忍不住了么?” “还是应该叫你……太初的真正本体?” “真的没想到……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。你藏的实在是太好了。特别是第二平台,黯羽要杀你的苦肉计,我当真从头到尾都没有怀疑过你。” “哦?那您怎么发现我的呢?”身后的声音微微叹了口气:“我认为是完美无缺的。本来以为能给您一点惊喜,看起来您仿佛一点也不奇怪。” 徐阳逸转过身去,在他身后,安德烈摘掉了眼睛,带着一抹玩味的微笑看着他。没有一点变化,除了号称“面部神经失调”的脸上,带着一抹近乎冰冷的笑容。然而习惯了他不苟言笑的脸,这一刻看上去居然多了一丝人的味道。 “我最后才发现你。之前,我只是推测,你一直说的真话。太初就是为了冲向上界。这一点没有错。所以,我想,太初的本体一定会进入最后的地带。它必定寻找一个载体。这个载体是谁,我考虑了所有人,唯独没考虑一开始就‘偶然’和本座相遇的你。” 他仿佛老友一样和安德烈攀谈。 “至于发现你,那是一个巧合。小朋友的结界能看到所有人的灵魂形态,但是……四个人里偏偏缺了你的。只有一个解释……”他收敛笑容,竖起一根指头:“你,不是人。” 安德烈感慨地叹了口气:“果然啊……意外这种东西,真的让人厌恶。” “你老了。”安德烈这一句话并不是对徐阳逸说的:“你再也不是几万年前的你了,为了维持器灵的存在,你灯枯油尽。现在沦落到骗小辈点灯,而不是用实力逼着他们低头的地步,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。” “我以为你会变得和那个东西一样。”徐阳逸朝古龙和猩红大公打的水深火热的那一边抬了抬下巴:“能让他们停手吗?” “我理解。你想亲手杀了他对吗?”安德烈笑了笑,打了个响指,那边的太初瞬间形成一道围栏,将怒吼连连的斯科里斯包围在里面。 “我很奇怪,您是怎么知道太初会有本体的?并且怎么发现我的?” 徐阳逸好整以暇:“很简单,曾经黯羽说过:他会把我所做的一切汇报给‘主宰,’我不认为本座听不懂。” “我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。”安德雷揉了揉眉心,下一秒,全身轰然膨胀起来! 就在同一时间,外界,所有人目光所及之处,整个巴别之塔,齐齐一震。 万界悬灯,巴别之塔本体盛开的速度越来越慢,数不尽的金色眼睛,从花瓣上猛然睁开,下方看不到底的黑雾之中,数不尽的触手滋滋滋甩起! 妖魔之地…… 巴别之塔本体已经被太初吞噬过半,太多太多的房间,已经开始产生了生物化! “怎么回事?”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“这到底怎么了?” 虚妄号中,所有留下的侯爵修士,都惊愕不定地看着震动不已的虚妄号。不,不是虚妄号在震动,而是整个巴别之塔的空间都在震颤不已。 “你们看!!”一位修士忽然尖叫出声,随着他指过去,所有人都呆住了。 就在万界悬灯入口之处,一切东西都扭曲起来,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,开始缓缓朝着里面拉扯周围的一切。而整个孤寂的黑夜,一颗颗星辰全部开始黯淡不堪。 崩溃前兆。 “天啊!”“到底发生了什么!?”“逃!快逃出去!!” 尖叫声顿时响做一片,但是,他们赫然发现,灵气之花已经不再出现。 外界,驻守撒哈拉之眼的所有修士,目瞪口呆。 “卡拉……卡拉……”一道刺目的裂痕,从巴别之塔中心开始出现,以无比缓慢的速度朝下蔓延。仿佛……有什么东西从中劈了一斧,要将巴别之塔整个砍成两半。 一道道极端不祥的黑气,从裂缝中弥漫而出,他们没有看到,一点点灰白色的痕迹,已经从中蔓延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