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:故人 - 最强妖孽

第67章:故人

“是不是太过?”老者这次真的郑重起来了,这个姓徐的修士,必定有过人之处,或者说,让对方忌惮的地方。他是第一次见到针对背叛的修士,犯大罪的修士,才有资格登上的卡片,首次通缉了练气修士! “惊讶吧……”男子的声音带着一抹干涩:“本座同样惊讶,五十年了……王不识上过这张卡片,那是因为筑基丹,朱红雪刚上过这张卡片,那是因为天道血案,几千条人命……现在,第一次有练气期修士上了这张卡片。” “不过,这份黑杀令只有你一个人有,毕竟,金丹修士,和你我的身份对练气修士出手,已经违反了‘修行反托拉斯法。’当心……省修行法院那些筑基的巨头们。可不是修行世家或者势力出来的人。他们可都是华夏政府从小培养的真正精英,千万人挑一,才有这二十大修行高院执法官。更别提华夏最高法院的院长副院长……这可是两大金丹真人……即便以师尊一国之尊,也不敢,也不能声张。” “除了华夏政府,他们谁都不买账。千刃,你决不能自己出手,一旦被他们抓到,元老会都帮不了你。你的前途,就得毁在这里。”男子再次提醒:“作为华夏政府的耳目,他们的目光,可从未有一丝放松过修行界……” 他叹了口气:“届时,就算你抓住了那个姓徐的,浮云真人也不敢收你。” 老者一言不发,许久才淡然道: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” 男子的声音沉默了数秒:“你……自己把握,即便要亲自动手,也决不能被修行法院那些执法机器抓住……你应该懂浮云真人的决心。” “死查……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 老者目光如刀:“很好,那么,等着吧……就算他只剩一颗人头,本座也势必履行。”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屋外的空气非常清新,这才让刚走出地下的徐阳逸感觉到屋子里空气的沉闷。地下室门口放着一张日历,他不经意地看了看,笑了:“竟然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吗?” 径直走到了五楼,还没进去,就听到里面发出的轻微“喝!喝!”声。他推开门一看,一群十一二岁的孩子,大约一二十个,正在一招一式地联系着太极。 孩子在练习,按道理,周婷婷应该在指导的,然而她并没在。反而站在屋子尽头,和一位大约十七八岁,全身名牌的男孩谈着什么。 有些眼熟。 徐阳逸看了足足三秒,冷笑着走了过去。 “先生,你收购我这里不合适……真的!我们周家,好歹在你来之前,你随便问!在白县也是前三的家族!我父母就出去一趟,你就要收购我们武馆?”周婷婷脸红脖子粗,丝毫不像个女孩:“收购就算了!你竟然才给一百万?侮辱我!?” “呵呵,要不是看上你们地下的灵穴,本少愿意收购你这破烂地方?一百万还不够?你当你那是a级灵穴?要你是a级,本少立刻给你搞出上亿来!”男生挥舞着手里的支票,挑衅似地在周婷婷面前悠然挥来挥去,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最多一百二十万,不卖就算了,你当本少找不到修炼的地方?” 周婷婷的目光不争气地随着支票飘来飘去。咬了咬牙:“一百五十万!” 少年打了个哈欠:“一百二十万!” “一百四十五万!” “一百二十五万!” “一百三十万!” 少年嫌弃地将支票收回了裤兜,正要走,刚转身,忽然钉子一样站在了原地。 徐阳逸,正带着一丝微笑朝他走了过来。 “得……得……”少年的牙齿,抽风一样打颤了起来。他做梦都想不到!怎么自己跑到这里了,还能遇到这个怪物?! “你……你,你,你别过来!”他失控地发出了一声尖叫,竟然躲到了周婷婷身后,引来所有小孩疑惑的目光。声音都在发飘:“你,你怎么可能在这儿?!怎么可能!” 徐阳逸走到他面前,笑着提了提已经有些脏的校服,勾了勾手指。 “上次,不是问我怎么没问你的名字吗?” “来,告诉我,你叫什么?” 同样的话语,少年脸完全都白了。 他身体中风一样颤抖,牙齿都在“得得”作响,就在这个时候,站在他身前的周婷婷无声地让开了,识时务地笑道:“先生,我去为两位倒杯茶,两位慢慢聊。” 徐阳逸悠闲地坐到了椅子上,招了招手:“怎么?不认识我了?” “认识……”少年喉咙仿佛含了个核桃,膈得他生痛。 怎么能不认识? 当初差点要了他命的男人,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! “您……怎么会……” “怎么会在这里?”徐阳逸有些口渴,正好周婷婷端过两杯不冷不热的茶过来,他笑着接过去一杯,目中闪过毫不掩饰的杀意:“这里哪有安静一些的地方?” 它,正是那只从三水市伟业集团逃走的独角蟾蜍! 周婷婷抿了抿嘴唇,就算是她,都感觉到了些什么,垂下头低声道:“您需要多安静?” “安静到……”徐阳逸微笑着放下茶杯,发出“咯噔”一声轻响:“他叫出来没人会听到的地步。” “扑通!”他的声音不算大,也不算小,下一秒,少年整个人都跪在了地上,四肢着地,头根本不敢抬起,颤声道:“饶,饶命……饶我一命……” 周婷婷愕然地站在原地。 她是个小姑娘。 她是个只能从网上接触这个真实的世界的小姑娘。 她是个没有走出过白县的小女孩。 她根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斩妖者。 这一刻,她都情不自禁地感觉身体发冷。她忽然意识到,自己,和面前这个男人,有着本质上的不同。 对方,是真正的孤狼。而她,只是披着狼皮的绵羊。 “您……”她嘴唇抖了抖,无比复杂地看着徐阳逸,又看向跪在地上浑身发抖的少年,低声道:“没,没必要打打杀杀吧……他,他也是刚搬过来两年……” 徐阳逸捧着茶杯,对于这种残存的天真,他不知道是该嗤之以鼻,还是该夸奖对方保留了这份纯真。 她不知道,自己当初怎样杀死那只连杀数人的癫狂症。 她更不知道,天道丰邑市分舵下面七千人的尸山血海,都是因为一妖之欲。 他只是用目光,淡然地,仿佛看一样货物那般,不带丝毫感情地扫过少年的全身。 锐利如刀。 “我,我可以做您的妖宠!”少年仿佛犹豫了很久,死死咬了咬牙:“我,我愿意您进入我的气海,留下独属于您的烙印……” “嗤……”徐阳逸的手捏过对方的下巴,神色不动地将对方惊恐的脸拉近距离自己只有十公分的地方,冷笑道:“我的命,就值你一个烙印?” 随手一挥,对方不敢抬头,徐阳逸淡淡地说:“从你隐瞒那是癫狂症的时候,你就死有余辜。” 他挥了挥手,割断了周围一米所有的声音。 纯真,就让它保持着好了。 少年面前,已经湿了一滩,那是全身如同泉水一般冒出的冷汗,听到这句话后,面如死灰。 怎么会在这里? 自己从三水市逃了两千二百多公里!从西到东北!两年后,竟然还能遇到他! 癫狂症被他杀了……然后他毕业在丰邑市!天知道他看到朱红雪大闹丰邑分舵的时候,舒的那一口气有多长。 一定死了…… 那可是朱红雪!天妖榜第九!那个刑侦组队长不可能不死! 然而…… 对方现在仍然站在自己面前! “但是。” “刷!”少年猛然抬起头来,周婷婷吓得倒退了一步,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。 皮相还算不错的少年,此刻脸上的肌肉活了一样不停股东,一颗一颗密密麻麻疙疙瘩瘩的东西,在脸上不断浮现出又隐藏下去。眼睛有些发红,额头突出,嘴里,眼睛里,都不由自主地流出一些淡黄色的分泌物。 竟然被吓得差点现了妖形? 她倒抽了一口凉气,惊恐莫名地看了一眼徐阳逸,再不敢多说一句话。 这个人……到底是谁? “证明你的价值。”徐阳逸轻轻抚动着茶杯盖,仿佛平淡,却让少年身体发寒地看着他:“我不杀你的价值。” 不等对方答话,他笑了笑,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幽幽说道:“我能从朱红雪手下活下来。你猜猜,我有多恨妖族?” “你只有三秒。” 生死攸关!少年几乎想都没想,立刻红着眼睛说道:“我有一项秘法,体内自成空间!” “三。”徐阳逸拿起了火机,轻轻在桌子上划拉着,眼皮都没抬。 少年汗出如浆:“我有一千万的存款!活期!我一分不取!同时我愿意成为您的妖兽!” “二。”徐阳逸抬起了眼睛,轻轻摁下火机的打火键,“达……达”的声音,如同死神的丧钟。 “你!你不能这样做……”少年的声音都发抖了,七窍的淡黄色液体根本不受控制地涌出:“我,我几乎没触犯过什么修行法律!” “一。” “我体内有一片凝露草原!!!” 当少年尖叫着嘶吼出这句话的时候,仿佛卸去了浑身的力量,蛤蟆一样瘫软在了地上。 徐阳逸嘴角浮现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容。 有些东西,那是天分,与生俱来。比如,如何逼迫对方真正低头。 这,就是他要的东西!

上一篇   第66章:黑杀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