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2章:井中月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62章:井中月(二)

“难以置信……”眼皮下的眼睛,轻轻颤抖。 这个推测,他都不敢相信,而除了这个推测,无法解释墟昆仑根本不敢对地球和真武界出手的原因。更无法解释,就算要捕获七界威胁最大的主宰之卵,就算掀起万界大战,也不敢碰地球一丝一毫的动机。 冒出一个苗头,抽丝剥茧,他终于理清楚了这一切。 “巴别之塔,很可能十几万年前就矗立地球,地球上找不到上一个文明的遗迹,应该是全部集中到了巴别之塔之中。可想而知……当年和真武界一场大战,形式已经无比恶劣。地球已经做好了全部精锐迁移巴别之塔中的准备……” “它不是一千年前铸成,君士坦丁献土上说的‘修筑,’应该是‘修补,’它……十几万年前就矗立大地,是曾经地球仙界的证明……” 徐阳逸睁开眼,缓缓说着,看向观星者:“你,在虚妄号上留下了一段话。” “你从十几万年前就在地球,那时候,你在看什么?” “你说漏嘴了,你说,墟昆仑会注视每个大千世界的产生。而十几万年前的地球,根本没有人类。你观测什么?” “只有一个答案,你在观测上一个地球修行文明,那时候,你还不是什么观测者吧?你最多是一个大千世界派来学习公干的修士,对么?” “现在,摇身一变,已经成为了观星者奥尔加隆?还大言不惭地称地球是下界?呵呵……有趣。” 死寂。 死一样的寂静。 远处,安琪儿和赵子七完全呆住了,斯科里斯也目瞪口呆。 地球之前……还有修行文明?而且远超现在的修行文明?强大到让墟昆仑都颤抖? 两界大战?是两大仙界之战?直接打崩了银河? “上帝……”斯科里斯骷髅手中的权杖都快拿不稳了,发抖地看向徐阳逸:“这不可能……不可能的……” “但是……用这个解释去说……一切都能说得通了……” 赵子七瞠目结舌,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,直接戳破之前所有疑点。身边的安琪儿,也被这种推翻世界观的设定震得目瞪口呆。 徐阳逸的声音在场中继续:“悟空,你的分身能行走外界,可能时间不长。你的化身车奉朝,从华夏走到西域,应该是寻找巴别之塔在现实中的世界锚点。然而,终归是不是你这样的怪物,他寿元有限,而且很可能你根本无法操纵,实际上,你能分出一具化身行走人世,走出虚与实的裂缝,已经很了不起。” “车奉朝走过很多地方,甚至小千世界,终于找到了巴别之塔的现实锚点。但是,受援将至,车奉朝圆寂了。然而他并不甘心,将身体化作圣人遗骸,坐化在了教皇国附近。因为你已经坚持不到走回华夏了。并且,教皇国,距离撒哈拉之眼并不远,而且修行文明兴盛。你期盼有修士发现你的遗骸,从而发现巴别之塔的秘密。” “但是,找到你的,并不是修士。而是桀派。你可能想不到,有人背叛了整个地球,和真武界联系。它发现了你的遗骸,转移到了距离撒哈拉万里之遥的纽约。如果不是圣战,你的遗骸恐怕永远不会被打开。” “不过,还有一点我想不通。”他缓缓道:“那就是你在虚妄号的留言中说到,有什么东西的一半产生了太初?也就是森罗大帝的本体?” “我想,如果知道这一点,一切……” “你,想死么?”他还没说完,主宰终于缓缓开口了,声音不再轻松,而是带着冰冷的杀意:“噢……不,你必须会死。不过,我改变主意了。” “我不会吞噬你。” “而是……要同化你,让你成为我手下最得力的战将。我认为,你有这个资格。” “所以,我愿意展现我的诚意。并且,我以森罗大帝的名义发誓,我,绝对不会对你,和你认识的一切人有一丝不利。而且,你的主体意识会得到保留,我只会为你加上‘永远忠诚于我’的意志。甚至你的外表都不会有一丝更改,最美妙的是,决不会痛。” 徐阳逸笑了笑:“不是忠诚于森罗大帝,而是忠诚于你?” “森罗大帝只是产生的更早而已,再过十几万年,我未必不能成为下一个森罗大帝。”眼球看向徐阳逸:“在我化身安德烈的时候,我们合作得非常愉快。但那时候,还不足以让我分出珍贵的灵魂来同化你。不过……” 它顿了顿:“我现在认为你有,并且非常值得我下这个赌注。” “我可以肯定,我不会允许你活着走出这里。” “死在这里,或者以太初的形态离开这里,你不会有别的选择,凡人。” “你……触碰到了禁忌。” 果然…… 徐阳逸目光微眯,现在一切都浮出水面,主宰并未反驳,那么,他猜测的这个最不可能的事情,应该就是真的。 而这,也就是他最后的疑问,太初,到底是什么,和守灯人有什么联系的疑问。 巴别之塔----通界灯----守灯人----太初,这几者之间一定有一条最至关重要的线,并且,这条线就是太初所说的禁忌。 也是巴别之塔藏匿的,除开地球曾经有过修行文明之外第二个最大的秘密。 “为了展现诚意,我给你第一个机会。”太初展开围困住斯科里斯和朱红雪的壁垒:“他们,是你的仇人,我非常愿意为未来的下属报仇。并且是让你亲手报仇。” “却之不恭。”徐阳逸飞身过去。角落中,赵子七和安琪儿紧紧咬着嘴唇,安琪儿湖绿色的眼睛中满是担忧,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。 “大嫂……”赵子七欲言又止:“如果……如果大哥答应了……” “那,我会离开他。”从未说过离开的安琪儿咬了咬嘴唇,肯定地说:“我喜欢的,是完整的他。” “而不是寄人篱下傀儡。” “他是雄鹰,如果折去翅膀,不振翅高飞的他,已经失去了做人的立场。” 赵子七咬了咬嘴唇。 没错……他也绝对不希望这样,但是现在,根本没有任何方法可解。 他的目光,看向四千多米的太初,主宰……这就是让七界都颤抖的军团其中之一的大脑,面对这种怪物,散发整个虚空的不祥之气,这次……真的能离开么? 现场仿佛平静,实则……那种潜藏在平静之下的风暴,比之前更甚,甚至让人起鸡皮疙瘩! “大哥……你就甘心寄人篱下么?” “你不是这样的人……但是,但是现在的局面……你怎么打开?你不是早就知道安德烈不对劲么?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,就为了好奇心来到这里?” “踏……”徐阳逸落到斯科里斯面前,鱼肠悄然而出,静静地看着对面的骷髅。 “临刑前问你,被贱民斩杀的心情如何?” “小子……”骷髅发出一阵桀桀的笑声:“我承认,我栽了,不过,单打独斗我本来就不是你的对手,我认栽。要杀要剐随你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:“还算有点大公的骨气。” “如果你死活不想死,才真是贻笑大方。” 斯科里斯嗤笑了一声:“我也有一个问题。” “是什么让你对我有这么浓烈的杀意?从进入这里开始,我就感到你非杀我不可。” 徐阳逸扫了他一眼:“记得走廊上的骨骸么?” “哦?那又怎么样?”斯科里斯不在意地说:“一具枯骨而已,本大公用得多了,就他?你就非要杀我?” “对你来说是一具枯骨……”徐阳逸弹了弹剑:“对本座来说,是本座的先祖。” 骷髅眼中两团绿火猛然闪了闪。 他的先祖? 沉默,许久之后,他哈哈大笑:“原来是这样……原来是这样!” “本大公纵横欧美几百年,竟然最后让你动杀机的是一具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枯骨!” 徐阳逸平静看着他:“你后悔么?” 笑声嘎然而止,斯科里斯低下头来,嗤笑着看着徐阳逸:“有什么好后悔?” “一堆烂骨头而已……前辈?就算是前辈那又怎么样?还不是区区贱民。国王杀了臣子难道还要给他后代道歉?可笑!” “你不过就是想杀我而已。找什么稀烂的借口。以下犯上,你以为本大公会饶过你?”他后退数十米,双臂张开,身后无穷冥火炸裂,魔鬼一般悬浮空中,冷笑道:“想杀本大公?那就来试试你的剑够不够利!” 徐阳逸缓缓拿出鱼肠:“这时候,你倒还有几分大公的模样。” “刷!”话音刚落,一道惊雷一样的剑光,直刺斯科里斯头颅。 “亡灵转生!”斯科里斯尖叫一声,他的身体,竟然被徐阳逸一剑刺爆。 然而,没有血液,没有骨肉。就像刺破一个气球那样,所有骨骸飞射四周。下一秒,一道道冲天黑光从透明的符箓法阵上冒起。 一圈圈灰白色的死灵之气疯狂萦绕,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。漩涡之中,刚才破碎的所有骷髅,全部被吸入,形成一道可怖的骷髅龙卷。 “本大公……从不后悔对你这样的东西不加颜色!” “如果要怪,那是怪本大公当初没有一巴掌拍死你这只蚂蚁!” “现在,就让你看看我----死灵冰宫的主人最强的魔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