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3章:井中月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663章:井中月(三)

没必要拖下去。 谁都知道,两人的恩仇根本无法调解。在这里,只能有一人走得出去。 这不是试探,更不是斗法,这是真正的生死相搏。 花俏的招数没有用,还不如大家都拿出压箱底的绝学,一招定胜负。说不定,还有底牌和一旁旁观的那只怪物讨价还价。 两人,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自己的最强杀招。 “轰轰轰!”骷髅龙卷带着无穷死灵的喧嚣,散射四周。数十秒后,旋风不在,碎片消失,原本所在地,一尊二十米的巨大骷髅,穿着雕刻异常精细的盔甲,满头白发,头戴王冠。双手摁着一把大剑矗立原地。 “沙……”他无声抬起头,两团绿色的幽冥之火轰然在眼眶炸裂。随后,和胸口一个紫色符文连城一个三角形。这一瞬间,骷髅的身后无声展开一幅千米之大的地狱绘卷,数不尽的哭嚎,哀怨之声响起。如同让人行走在黄泉。 “咔……咔……”骷髅抬起两只手,朝着天空一声尖锐的咆哮,一圈死灵波纹从它脚下喷射而出。所过之处,地面一片苍白。紧接着,身后的无边地狱绘卷,齐齐萦绕在他的全身,每一道盔甲的裂缝,都有怨灵升腾。让它仿佛地狱中走出的死神。 “李奥瑞克王的灵魂。见过我这个形态的人,没有人还活在世上。x,你绝不例外。” 最后一个字落下,一股狂猛无比,满含死亡寂灭的灵气全面爆发! 大公中期! “贱民就该恪守自己的本分。别耽误本大公的时间,你赔不起。”他抬起剑,直指徐阳逸:“来吧,杂种,本大公就是挖了你的祖坟。就是看不惯你这种贱民。不服,就自己杀过来!” 徐阳逸没有开口。 鱼肠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感觉,嗡鸣不已,杀意四射。 对比起斯科里斯的威严无方,他却好像古井不波。剑尖斜指,不带一丝匠气。 大道至简。 繁与杂,快与慢,生与死,此刻,形成强烈的对比。 “一招。”他轻轻开口道。 “对于你这样的贱民,本大公从来不屑第二招。”斯科里斯冷笑着回答。 话音落下,下一秒,两道身影雷霆闪电一般冲击而来。 “咚咚咚……”好似万兽狂奔,地面的符箓都明灭不定,斯科里斯扬起巨剑,全身死灵气息暴涨:“哈迪斯之敕令!!!” 剑光所过,他的身后,陡然出现了一尊看不清的虚影。身上死气几乎凝聚为实质,和斯科里斯同步地挥出一剑。 一剑,无声。 漫天的死灵,尖叫着,嘶吼着,然而,声音都仿佛被抹去。只剩下一道方圆两千米的死灵国度。 剑出无回,当斯科里斯“当”的一声将大剑顿在地面的时候。他面前狂暴的死灵国度,才发出一片惊天嘶吼。 “轰隆隆!!!”死灵的风暴席卷全场,绞杀一切活物。方圆两千米内,成为一片现实中的真正鬼域。 “杂碎……”斯科里斯转过身,眼中绿炎闪耀,剑尖嗡鸣:“李奥瑞克王的形态,只能够挥出一剑。你能破,本大公人头给你。” “起码,日后能在你这个贱民的墓志铭上,看到本大公的名字。” 就在此刻! “刷!”一道璀璨如明月的剑光,在无穷的苍白国度中升起。 白虹时切玉,紫气夜干星! 万丈死灵之国中,一点黑芒凸显,在死寂的白色中如此明显。如同流星赶月,徐阳逸全身包裹在肃杀之黑中,直破哈迪斯的神国! 刺! 冲锋之势,有进无退! “咔擦……”斯科里斯耳中传来清晰的一声脆响,脖子动了几次,却没有转过身。 神国……破了…… 自己……果然,竟然……不是这个贱民的对手! 早就料到……早就料到的……然而…… “扑!”一节剑尖,瞬间穿透他胸前命匣 然而…… “我不甘心啊!!!!”斯科里斯仰天怒吼,白发飞扬,骷髅的全身迅速出现一层诡异的黑色,他却恍若未闻,咆哮道:“我……我竟然……竟然真的不是这小子的对手!!!” “我恐怖大公,五十八侯爵,一百八十岁大公!这是怎样的资质!死灵法师本大公第一顺位!居然……居然被一个小辈修士踩在脚下!!” “上帝……你这个杂种!!为什么厚此薄彼!!!” “刷啦啦……”话音刚落,数不尽的苍白鬼魂从骷髅七窍中冒出,在半空中形成一个方圆百米的死灵漩涡,哀嚎,哭喊,围绕着斯科里斯的巫妖之体旋转不停,骷髅徐徐悬浮到半空,一片苍白灵光爆射,骨头上所有符箓离体而去。在身后组成一朵数百米的黑色彼岸花。 “本大公……在地狱等你!!”彼岸花中,斯科里斯仰天大笑:“你上不了天堂,小子,下来吧!哈哈哈哈哈!” “啪啦啦”一声闷响,数百米的彼岸花,枝叶片片展开。化为一场灵气的风暴。周围一切,尽皆被漆黑之暗所吞没。 “叮当”一声脆响,一枚紫色的破碎命匣落到徐阳逸脚边,被一脚踩碎。 恐怖大公,陨落。 徐阳逸轻轻收回剑:“至少,你最后是以一个大公身份,地球至尊的地位战死。” “好了,我实行了我的诺言。”主宰有些迫不及待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现在,还需要一件事情,就可以打开灵枢了。” “是杀掉观星者吗?”徐阳逸看着秋水一般的米斯特汀,淡淡道。 “当然。”主宰愉悦地说道:“毕竟,我不想有碍眼的东西在身旁,不是么?” 观星者浑身星辰黯淡。 他什么都不想说了。 开启灵枢,就等于打开通界灯,万界大战立刻就会展开。而这个怪物……将会顺着来到地球的墟昆仑修士,回到墟昆仑。 让一只主宰级别的太初寄居在墟昆仑……简直是不敢想的噩梦! 然而,他能做什么? 巴别之塔打开太过突然,没有到预定的时间!并且,谁也没想到因为提前打开,太初的卵也复苏了。 他和主宰都要打开通界灯,但是……前提是他活着打开通界灯。里面有一个东西……只要唤醒对方,主宰必定被封印!而且这还不是主宰本体,只是它的分神!甚至可能被直接抹消。 只是,开启通界灯需要守灯人的血液,否则他根本进不去灵枢。而…… 守灯人愿意? 他拿捏不住这个年轻的守灯人,临时决定的计划也被对方看破。主宰……却能让对方永生下去。 他没有谈判的资格。从徐阳逸对他挥剑的一刹那,就宣告出局。 “你……会后悔的……”他声音颤抖,全身的灵气都在消散。 他,不想看到之后发生的一切,还不如就此了断。 “或许,不会呢?”徐阳逸的声音忽然想起,观星者全身星辰一亮,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:“你说什么?” 主宰的目光刹那间警惕起来:“徐先生,你什么意思?” “你啊……”徐阳逸叹了口气:“真的不应该维持这个形态。” “你是为了给全场压力吧?你这个形态,压迫力无人能比。确实,你是金丹中期,却能给我一种近乎元婴的威压。” “不过,有的东西并不是实力强就能决定。或者说,你还没强横到那个地步。”他轻轻打了个响指,就在镜中花之上,一片细小的绿叶蔓延出来:“你给了我两条路。” 他微笑着看着绿叶:“不过,还有第三条。” “你凭什么认为我要抛弃自我,成为你的傀儡?” “你,又凭什么认为我不能和奥尔加隆合作?” 时间,仿佛在这一刻静止。 观星者全身星辰闪耀到了极致,而主宰的瞳孔完全竖了起来。 安琪儿惊讶地捂住嘴,赵子七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绿叶上,有一滴血。 仿佛变成世界上最缓慢的画面,那一滴血轻轻一颤,滴到了镜中花身上。 “当……” 无声胜有声。 “洋芋!!”“哥哥!!!”两个声音立刻惊呼出声,这一滴血,就是打开通界灯最关键的钥匙。 而通界灯点亮,徐阳逸会在此刻完全丧失生命。 但! 观星者未死! 他,会活着进入灵枢! “啪……”无声的滴落,刹那之间,镜中花里面的那朵花,马上变成了赤红色。 “这是绿线。”徐阳逸看着自己的手,他感觉到了,这一刻,全身的生命力,飞快流逝:“我就算死,也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傀儡。” “我用我的命证明。” 时间再转。 “不!!!!!!”主宰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,舌头闪电一样射向镜中花。然而,就在碰到镜中花的一刹那,一道冲天金光,轰然暴起! “哗啦啦……”金光开天辟地,就在同一时间,所有地球的卫星,都看到了…… 宇宙之中,巴别之塔的顶端,两盏巨大的光芒闪了闪,眨了眨,随后,缓缓亮起。 那,是羽蛇神的眼睛。 “啪!”金光迅速形成一片千米光柱,舌头顿时被弹开。徐阳逸痛苦地捂住心脏,这种感受死亡的感觉……真的不好受。 最先消失的,是灵力,紧接着,就是五感。 四肢,逐渐冰凉,大脑,也开始浑噩不清。 最后的眼光中,他看到了安琪儿哭喊着化身成纯血形态,全力冲了过来,而怒不可遏的主宰一根触须将她甩到千米之外。 “傻女人……”他呵呵地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