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4章:井中月(四) - 最强妖孽

第664章:井中月(四)

也看到赵子七冲来,下场和安琪儿一样。 而观星者,全身笼罩在金光之中,难以置信地看着他。 他做了…… 他居然做了…… 用自己的命来摆脱傀儡……他……他竟然能做到这一步! “谢谢……”他无声叹了口气:“我……会记住你……” “永远的……” “在我漫长的生命中,我会记住你,一个年轻无名的守灯人……” “轰!!!”整个空间都开始颤抖,一道道可怖的空间裂痕布满群星之间。然而,在漆黑深不见底的裂痕中,数不尽的白光洒下。 神圣,巍峨,堂皇不可方物。 徐阳逸用尽最后的力气,朝着趋于疯狂的主宰竖了个中指:“去死吧……怪物……” “如果……我是你……刚才第一击就会打向观星者……” “而不是镜中花……” 从一开始,他就知道一点。 塔中,肯定有能歼灭太初的真正怪物。 否则,太初不会畏首畏尾,要寄宿别人来到群星之间。 这个东西,就是斩杀虚婴境界的安东尼奥的东西,他坚信,有这个实力的,只有那个最古老的怪物。 羽蛇神。 “哗啦啦!”空间全部破裂,入目之处,是一片神圣的光芒。漫天白光中,一条仿佛龙一样的身影,沉睡云海之间,而云海上空,一个大约五十米,质地和镜中花一模一样的圆球,悬浮半空。 “刷刷……”与此同时,万界悬灯之中,巴别之塔的本体,层层打开,一片片金光轰然而出,金莲开放,最中心,赫然是一个方圆万里的平台,平台之中,一根通体灵光打造的塔,信标一样闪耀不停。 金光划破天际,永不熄灭,从地球上天女散花一样喷射而出,没入宇宙的各个角落。 所有国家的监视器上,这一秒,都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。地球仿佛礼花一般,万紫千红,金光璀璨,然而,这些光永不消逝,仿佛在非洲安放了一颗巨大的钻石,闪耀着永不停歇的光芒。 宇宙,被驱散黑暗,迎来一片光明。 “我的天……”“这到底是什么?!”“撒哈拉之眼……发生了什么事?!” 地球上,所有城市的凡人,这一刻,齐齐抬头看向天际。 金色的光芒,在天空中形成一片金色浪潮,从撒哈拉之眼开始,弥漫全球。 所过之处,所有云层随之退散,所有黑夜随之消亡。 全球,每一个人都惊诧着,不知道多少人拿着相机,手机,dv,拍摄着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。 丹霞宫下,小青青丝飞扬,她以为这一刻会激动。然而,却没有激动。 不知道为什么,她脑海中忽然浮现起丹霞宫下,那个年轻修士的身影。 不服输,倔强,硬生生在两条路中选择出了第三条。至今,她都难以忘怀。 “再见了……”许久,她才叹了口气:“有所担当,方为修士……你……安心去吧……” “剩下的,交给我们便好。” 昆仑山,死亡谷,旅游的旅客忽然发现漫天蝴蝶飞起,随着中央一声巨震,地面层层崩溃,一股恐怖至极,和小青不相伯仲的灵气,勉强探出了一丝。 “悲剧的宿命……” “哎……” 青城山上,一位正在弹着古筝的老者,停下了动作,无比复杂地看着天空中片片掠过的金潮。愣了十几分钟,低下头,抚摸古筝。 “你……还是没有逃过宿命……” “当……”一曲临江仙弹出,刚出第一声,声未响,弦已断。 古罗马竞技场,罗马尼亚一个废墟中,提拉宋家族本部……全世界数道古老之极的目光,停留片刻,随后,深深点了点头。 “通界灯……终于亮了……”“一千四百年一次……持续五百年的万界大战又要开始。”“一位守灯人去了……走好……” 而宇宙的各个深处,那些称霸一方的大千世界,齐齐睁开了沉睡已久的眼睛。 属于他们的位面,同样的,一道道金光亮起,刹那之间,墟昆仑下属六百多大千世界,上万小千世界,之间联系起一条若有若无的金色通道。 彼此,都在捕捉彼此的星位。 一个个恢弘的声音,从各个界位中传出。它们有的是陆地,有的是星球,还有的,甚至是一棵树,一个怪物。 “火云界,全界备战。”“泰宗界,全界备战。”“暗毁界,全界备战……” 群星之间,现在已经不是一片黑暗。而是万道光明。 黑夜消失,星辰消失,只有无穷白雾。白雾之中,一条蛟龙模样的巨大身形,纹丝不动。仿佛沉睡。 它巍峨之极,就算小青也比不上它之万一。足以环绕赤道的羽蛇神本体,沉睡在云雾之中。就在它的上方,一枚五十米大的圆球,朝四面八方喷射着耀目的金光。 它的下方,一条金色光柱,联通下面的群星之间底部和圆球,随着镜中花越升越高,带动着观星者越来越逼近圆球。 “镜中花……链接井中月的那一刻,器灵大人即将苏醒……”观星者最后深深看了一眼下方徐阳逸的尸体:“若你能转世到墟昆仑,我……将为你保驾护航。” “不……不!不!!!”主宰已经彻底疯狂了,它看到了,它看到了那个噩梦中的身影。无比强大的巨蛇,人头蛇身,只要被它的分身找到,无论是什么形态,都是死路一条。 它根本无法阻挡井中月和镜中花的结合,这是上界的规则,它还没有到达这个地步! 它不想死,它明明有这么好的机会!却死在这里? “小子……”它的瞳孔已经一片血色,巨大的眼珠猛然看向地下的徐阳逸:“就算我死了……我也要你死无全尸!!!” “刷!”舌头闪电一样冲向徐阳逸,然而,就在这一瞬间。它的舌头再次被弹开! 它愣住了。 徐阳逸身体外,一片青光。一条金色的丝线,从虚空中拉出,将徐阳逸的身体悬浮起来。而一朵花苞,竟然包围着对方展开。 “这是?”远处,安琪儿和赵子七都呆住了。 这到底怎么回事? 并且……徐阳逸的生命,竟然在慢慢恢复! “咦?”空中的观星者震惊地看向下方:“这……这是什么神通?!” 主宰也呆住了,死而复生,这是说笑吗?! 丝线轻轻颤抖着,而花朵将徐阳逸层层包裹,一股极强的生命力孕育其中。 “不行……你……必须死!!!”震惊之后,狂猛的杀意涌上心头,舌头全速朝着徐阳逸冲了过去。 玩弄自己? 挑衅自己的智商? 就算我要死,器灵复苏也至少还有十分钟,观星者在井中月的保护下死不了,但是……一切的始作俑者,你,必须死! 碎尸万段! 丹霞宫底,小青猛地愣住了。 “青莲妖法……莲花转生?”她愕然看着自己的左手,那里,一朵莲花印记若隐若现:“这怎么会?他刚才是确实死去了!瞬杀状态下莲花转生根本不会发动!” 数秒的惊讶之后,她抿了抿嘴,掐出一段极其古怪和古老的印诀,随后,一道青光突破丹霞宫,直冲云霄数万米,风驰电掣地朝着撒哈拉之眼冲去。 徐阳逸感觉自己又有了意志。 “千钧一发啊……”他抬起虚弱的手擦了擦冷汗,朝着对面已经气疯了的主宰嗤笑道:“我大概没告诉过你。” “我有两条命。” 血脉天赋:命悬一线! 青莲妖法:莲花转生! 上一次触发,太早了,现在早就可以用。这就是血脉天赋的强大,平时不会用,一旦真正要使用,就是翻盘的万钧一击! 这,就是他能做死主宰的资本!他选择的第三条路! 羽蛇神复苏,观星者有这么大的信心,说明羽蛇神绝对强到可怕! 上空,观星者舒了口气。 但,他随后想起了什么,立刻抬头看向井中月。 金光……在暗淡! “不好!!”他心中一声惊呼:“这……因为他不是真正的奉献……器灵,器灵的复活并不完全!不,是时间要推迟数倍!” “不止如此,通界灯的点亮,也不知道要延后多久!” 同一时间,诸天万界,都发现刚点亮的通界灯,竟然开始黯淡起来。 徐阳逸生命每复苏一分,通界灯就黯淡一分,到他心脏恢复跳动开始,通界灯确实亮了。但只是启动!每一秒,都亮一点点,不过要到刚才之前的完全点亮,至少接近两百年! 也就是说,万界大战本来最迟一个月后就开始,现在,被守灯人硬生生延后接近两百年! “这是怎么回事!?”“从没出现过这种状况!通界灯……竟然还会熄灭?”“到底怎么了?”“快!快去通报宗主!” “当!”主宰的舌头打在青莲之上,纹丝不动,然而,青莲正在缓缓盛开。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,危机不仅没有过去,才刚刚来到。 复活的他,全身虚弱无力,要恢复到全盛状态,不知道要多久。并且……主宰这个体积的怪物,就算他全盛状态,也几乎难以战胜对方。 而对方……现在早已怒到极致,气到疯狂。 青莲完全打开的一刹那,就是他和主宰面对面的一刹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