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5章:弑神妖物VS完美生命体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65章:弑神妖物VS完美生命体(一)

“只希望……器灵立刻苏醒……”他咬牙拿出丹药服下,抓紧一切时间调理起来。 “小子……”就在此刻,他耳中响起观星者的声音:“很遗憾……器灵苏醒……至少还要三个小时……” “你!”徐阳逸眼睛冒火,不等他骂完,观星者沉声道:“听着,我身上还有一块镜中花,我将他赠送给你,请你……务必顶住三小时,三小时后,一切都会结束。” “我以宗族的名义起誓!” 徐阳逸无声苦笑。 现在埋怨没用,局面已经势同水火,主宰非他不杀,自己和凡人几乎没有区别。而……青莲盛开的时间,最多只有十分钟。 十分钟后,镜中花就能完全恢复自己的力量? 下一秒,天空中一道金光射下,不偏不倚打中徐阳逸气海。 “轰!!”一股玄奥的力量在他体内产生,紧接着,他眼前陡然一花。 看到了…… 他第一次看到了空气中的五行灵气! 不过,他随即苦笑起来。 南明离火没有入体,他有一条铁的准则,就是不可能依靠单纯的吸取天地灵力晋级。现在他的晋级,全都是各种奇遇,苦修都是参悟一些不明点以及炼丹。也就是说,他吞噬再多天地灵气,在身体达到灵气储存的顶峰之后,就再不能增加了。 现在他几次晋级,全都是靠着吸取灵石中的灵气。这些灵气有缺点。天地灵气是活的,这些灵气是死的。迟早会对身体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。并且,灵石中的灵气现在无论用任何方法都无法祛除杂质。 终于看到了木灵气,却不能吸取晋级,这种感觉……他叹了口气,不再多想。 “刷!”青龙吸水。 无穷的木灵气,顺着万古丹经王的运转进入四肢百骸,他的力量一点一点地复苏着。 “半小时!” “只要半小时!” “我一定能恢复。但是……花开最多只剩八分钟了!” 主宰也发现了这一切,它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花朵,只要青莲崩溃,它不将这个玩弄他的凡人四分五裂,他枉称完美生命体! 另一边,安琪儿挣扎着站了起来。 她感觉五脏六腑都位移了,但是,凭着一股意志,她竟然硬生生走动了。 就在这时,她脑海中,忽然出现了一个声音。 “我的后辈……” “听我说,照我说的做,没事的。” “滴答……滴答……”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。 六分钟,徐阳逸全力吸收木灵气,他感到了,随着木灵气的吸入,自己身体里,仿佛有什么东西动了动。 应该就是说的血脉天赋,但是,此刻并未突破血脉的禁锢。他也完全来不及去触摸。 四分钟,他头顶一滴滴冷汗滴下,现在时间就是生命。 他的指头,已经可以动一动。 两分钟……主宰眼睛中已经射出了摄人的红光,巨嘴张开,里面无穷黑芒若隐若现。 “出来吧……杂种……” “让我把你撕成碎片!” “图谋千年的墟昆仑……竟然被你这样的凡人打破……你……罪无可恕!!!” 一分钟。徐阳逸嘴唇都咬出了血,眼睛,终于可以睁开。身体,勉强可以行动。 太勉强了…… 这个状态,面对侯爵都困难…… 而不到六十秒,他已经可以想象自己的死法。 时间到。 “迎接我的恩赐吧,凡人。” “刷!!”红色破空,蛟龙一样射了过来。巨大的舌头就在落到徐阳逸面前的时候,青莲轰然破碎! 徐阳逸已经感到了迎面而来的腥臭! “动!给我动!!”他心中狂喊着,然而,在现在的他眼中,这条舌头影子都看不清,足以将他打成一片片的碎片。 “挑衅我?!”主宰狂怒的声音响起:“藐视完美生命的尊严?” “既然你想死,我就给你一个最完美的死法!!!” “我发誓!你不会死的很轻松!这点时间,我会好好给你到了地狱都无法忘记的回忆!!!” “啪!”就在舌头击中徐阳逸的瞬间。 就在徐阳逸已经以为自己必死的刹那。 一只青光组成的玉手,死死捏住了那条舌头。 随后,是一个听过数次,高傲到骨子里的声音。 “真丑。” 紧接着,“轰!”的一声巨响。空间都在震动。 徐阳逸愣了愣,随后用尽全力睁开了眼睛。 在他身前,三个身影,站在他面前。 一个,全身散发着血腥的气息,满头黑发,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岁,裹在修长的黑袍之中。仿佛完全由血液凝结而成。 那是一种猩红大公完全不能比拟的血腥。从身影身上,感受不到他吸血,然而一眼望去,是一片尸山血海。那种恐怖至极的感觉,足以让人心灵震颤。 另一个,是小青。 最后一个,是一个又矮又胖,同样穿着古装,衣服却华丽无比的女子。 在他们面前,巨大的眼球硬生生从虚空中被撕了下来!!现在正哀嚎着躺在地面,尖叫不已。 而舌头,居然被扯断了! “小子。”小青转过头来,淡淡扫了他一眼:“很狼狈啊。” 徐阳逸苦笑一声:“多谢前辈。” “尽快恢复。我等本体都在复苏之中,只能撑一盏茶时间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:“这两位是?” 黑发男子似笑非笑地说:“该隐.塔古勒。塔古勒是本王随便改的姓,既然不跟着父亲,也没必要提耶和华了。” 矮胖女子更有兴致,打量了一遍徐阳逸:“就是你,在某个小千世界摆了本宫一道?” 南华蝶母!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他没料到,这种关头,竟然是这三尊大神跳出来保了自己! 二话不说,他全力恢复。三人换来这千钧一发的时间,分秒必争。 天空中,观星者倒抽了一口凉气。 三个…… 三个太虚境!! 而且……三个……三个全都是太虚境大圆满!! “怎么会……”他背后一背的冷汗,他太清楚墟昆仑了,墟昆仑不动手,就是怕这些沉睡的老怪物。 他们从来不敢肯定这些怪物还在不在世间。当年,他们知道很多真正的,比这些怪物还强,强千百倍的神灵离开了。没想到……他们还留下了这么多怪物! “太虚境……中三境的顶峰……还差一步……他们就全都能跨入下一个境界……” “这……一下出来三个……” “刷啦啦……”主宰的身形急速缩小,很快,就化为了安德烈的模样,满身是血地推了推眼镜:“真没想到。” “竟然一下来了三个太虚境……根据我吞噬的资料,太虚境整个七界也不过一百人。” “你好像不怕我?”塔古勒微微笑了笑:“现在的年轻人,真的是胆大包天。” “怕?”主宰仰天长笑,数秒后,猛然低头,看向三人:“井底之蛙……不知江河乃大。你真的以为……在我不经意之间碰到我,你们就觉得太虚境真的是界位巅峰?” “无知的虫子。”他嗤笑一声,双臂展开,下一秒,一股无比恐怖的意志,轰然降临! 那,是极致之恶。 仿佛……万千尸骨之间,矗立起的白骨丰碑,引领人类最原始的恶欲,甚至空间都无法承载这股极致的恶念,天空中,云层层层飘散。 “看到了吗?” “这,就是军团长的力量!” “莅临这一方七界的军团----虚无军团军团长的无上天威。” “而你们,只配在这股威压下瑟瑟发抖!” 小青眼睛眯了眯,三个人,全都发现自己的身影正在不断化为碎片飞逝。 “森罗大帝的军团,不是你们能够匹敌的。哈哈哈哈!”主宰哈哈大笑:“多少位面,界位,领域,在太初的征途中消失,就凭你们三个太虚境?!” 小青微微叹了口气,身形飞逝中,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。 “小子,活着出来。”她留下一句话后,身影飘散。 现场,一片死寂。 “碍事的人都消失了。”主宰眼帘低垂,居高临下地看着徐阳逸,一道道触手从他背后生出。看起来神色平静,实则……已经怒不可遏。 这个该死的杂种…… 一次,又一次……玩弄自己之后,竟然还不死! 他想品尝到对方的血肉,竟然还有人出来保他! 不过……现在没有了。 “现在,只剩我和你。” 话音刚落,他全身的灵气轰然暴涨!天空之中的观星者深吸了一口气:“这是……主宰本体?!” “我调查了不知道多久的本体……失踪了如此之久……它……在召唤本体的意识?” “轰轰轰……”黑光爆射,竟然将白云之下的群星之间底部,硬生生染做一片深邃之暗。 徐阳逸死死咬牙,抓紧一切时间恢复。 好强…… 比刚才还强! 这是……金丹后期……不,可能还要超过的力量! 这……就是主宰本体的意志么? 不死的身躯,金丹后期的力量,无限变强的怪物,这一刻,他真正感觉到了太初那恐怖如潮的压力。 “刷!!!”一片几乎吞没天空的黑潮,轰然染黑所有天穹。当徐阳逸睁开眼时,四周,再次陷入无穷黑暗。 “领域……”他站了起来,尽管还没有回复到最强,但现在,已经有一战之力。 “领域:极致之暗。”他面前,无限黑暗中,一只毛茸/茸的爪子轻轻踏出,一个巨大的怪物,出现在徐阳逸眼前。 那,是一条三头犬。 刻耳柏洛斯的身体,其中一个头,是安德烈,另一个,是朱红雪,还有一个,是斯科里斯。 它没有本体那么巨大的体积,反而只有二三十米。属于能够将体积优势运用到极致,却又不至于丧失灵敏,让体积成为劣势的标准体型。 无穷黑气萦绕其上,全身长满数不清的黄色眼睛,真正的奇美拉,基因生命的嵌合体。 “领域,是元婴修士才会拥有的神通。不过,对我来说,这根本不难。”朱红雪布满眼睛,触手的丑陋头颅缓缓开口:“我想,用这个形态杀死你,是最为完美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