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9章:主宰意志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69章:主宰意志(一)

“刷!”青光似长虹,徐阳逸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几分钟的大公境界时间,用尽全力朝着哀嚎发出的洞穴冲去。 全身一阵阵撕裂的剧痛,平时吸取灵石,和不够纯净的天才地宝,带来陈留在经脉中的杂质在巨大的压力下全面爆发出来,一口鲜血从他咬紧的牙关中喷涌而出。力度之大,差点让他忍不住张开牙齿。 但是,不行。 现在,就靠着那一股气。诸神黄昏突破阻拦,带来的伤害同样巨大,并且引起了自己一直潜藏在经脉中的并发症。他知道,自己没多少时间了。 身后,十几位大公全数站起。上官弘一半腐烂,一半没有皮的脸上,张开嘴唇,五指之间,一股大公灵气陡然盘旋。 “蛊言……溺仙咒。” “轰!!!”巨浪奔潮,蓝色灵光顷刻汇聚成一片苍茫之海,带着无边杀气冲向徐阳逸的后背。同一时间,安东尼奥的傀儡双臂抬起:“禁术……安萨苏斯的怜悯。” 这一招,没有灵气,然而,冲向徐阳逸的溺仙咒,和黯羽发出的漫天黑羽,速度陡然加快一倍,并且散发出了一种白色的光芒。 鱼肠和米斯特汀,没有出手。 现在还不是完全脱离,他们都看出了徐阳逸的想法,对方要硬吃这一招,靠着千里不留行的强悍肉体,借助这股冲击力,彻底脱离这个恐怖的泥沼。 “轰!!!”一声巨响,徐阳逸如同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。但,就在这些招数击中他的瞬间,他掏出丹药,不管是是什么,只要是恢复的全部吞进了肚子里。 一股极度的绞痛生起,药性相冲,不过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。经脉中几十年的杂质都被爆发,还会在意多一份的药性? 下一秒,背后如同被十万斤,百万斤的巨锤击中,他再也忍不住,哇的一声吐了自己满身鲜血。拼着最后的灵气朝前方飞去。 不,那已经不是灵气了。而是一种意志。 最本能的求生意志。 “咚!”直接被击飞数百米,他一头正要撞在肉壁上,鱼肠爆发出一片黑芒托住了他。 “还好?” 徐阳逸只感觉眼前一片漆黑,但是心中的意志叫嚣着不能睡去。现在晕过去,就再也没有以后了。 本来有些涣散的眼睛,逐渐凝聚起光芒,松开发软的手指,颤抖数秒后,用尽全力,带着血丝握到一起。 身体中,绞痛仍在,反而让他神志清醒了一些,并且,无数丹药的药性,缓缓发挥,最后的一抹灵气,盘旋在经脉之中,不再消散。 “没事?” 徐阳逸没开口,颤抖着发白的嘴唇,指着自己的后背,鱼肠愣了愣,随后立刻撕开他的衣服。紧接着马上倒抽一口凉气。 无数的太初……已经覆盖他整个背!发出一阵咔擦咔擦的轻微咀嚼。刚才……他不仅仅是强忍重击,更是在忍着太初的吞噬。 “什么时候被感染的?!”鱼肠顿时急了,忽然想起,所有实物的碰撞中,唯有黯羽的羽翼。难怪……难怪看不到宿主背上插着的羽翼,这些全都是太初! “削……”徐阳逸从牙缝中说道。 鱼肠一愣,随后全力一斩,徐阳逸一声闷哼,背后一层皮肉被生生削下,鲜血四溅! 调息了大约十秒,他猛然睁开眼睛,全力冲向洞穴深处。 “此子……意志惊人……”鱼肠深深看着对方的背影,许久才点了点头,立刻跟上。 身后,十几道大公灵力,已经拼命追赶而来,身为太初的化身,他们非常清楚,有个地方,是绝对不能让对方进去的。 “怎么会?怎么会这样!”外界,主宰满头冷汗地看着自己腹部,他感觉到了……这个年轻的修士……距离自己的核心越来越近!然而,他调动核心周围的灵气,运转肌肉转移核心的时候,立刻迎来无数的幻梦。 周围组成肌肉的太初,全部都被幻灵麻醉,现在,他根本调动不了! 或许五分钟之后可以,但五分钟……是真正的生死时速! “废物……废物!!都是废物!!”它仰天咆哮,眼睛发红之中,从腹部裂开一张巨嘴,竟然将自己反吞了下去。 自己死是肯定的。羽蛇神复苏,他没有活下去的可能。 但是……但是这个修士,如此玩弄自己!他,必须死!! 否则……自己的主体,本体!远在天边的真正主宰,无法吞下这口气! 这,也是本体刚刚传过来的意志。 无论如何,都必须杀死这个修士! 内部,整个空间,都剧烈震颤起来。徐阳逸一言不发,全力冲击。 “它来了。”米斯特汀沉声道:“主宰分身……终于冲过来了。咱们没有走错。” “坚持。”鱼肠知道,现在什么都是白说,只能看宿主意识能否坚持,人在生死边缘爆发出的生存意志,是极其可怕的,只要能毁坏核心,他们就有一条生路。 四面八方,随着轰鸣,肉壁猛地颤抖,一只只眼睛,抖动着,仿佛又要睁开,而肉壁上,一道道裂缝已经若隐若现,甚至有的已经打开,无数的嘴鸣叫着,嘶吼着,一条条猩红的舌头拼命阻拦着他们的前进。 就在前方,不远处,一片迷蒙的红光透露出来,散发着无尽的邪恶,仿佛罪恶之源。 “就在那里!”徐阳逸全身血已经止住,他看到了,前方,有一个独特的空间。那里,只有一片黑暗,仿佛罪恶的漩涡,无比显眼。 四周的一切,崩溃的一切,全都被吸入漩涡之中,那里……已经是一片活着的地狱。 “鱼肠……”他声音带上了一抹虚弱,轻声对鱼肠说了几句,鱼肠面容带着一抹复杂:“你确定你能撑下去?” “我可以!”徐阳逸死死咬牙:“我,不会死在这里!” 鱼肠没有开口,也没有动。 四周的崩溃越来越快,而前方,那个黑色的漩涡,已经膨胀到了一百多米!漩涡之中,一块红色的晶体,沉沉浮浮,眼看就要沉入漩涡之中。 “快啊!!!”徐阳逸忍不住怒喝:“你想让我们功亏一篑吗!!” “好。”鱼肠终于咬了咬牙,一句话不发,直接在徐阳逸右手上剖开一条达到肘部的刻痕,鲜血淋漓之间钻了进去。 近了……更近了…… 崩溃,也更快了。 终于,徐阳逸冲到了漩涡的边缘。嘴角终于挂上了一抹疲惫的笑容。 击碎它…… 一切,都会结束。 “裂……” “凡人,停住你肮脏的手!!!”就在此刻,一声饱含震惊的咆哮在耳边轰然响起,直接吼散了徐阳逸毫无防备的神通,一道身影,已经出现在他们前方。 晶体前一百米,漩涡边缘,安德烈脚踏虚空出现,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模样了,全身膨胀到四米高,一根根血腥的黑红色角状物从他身上出现,背后展开恶魔般的羽翼,惊怒交加地看向徐阳逸。 “你竟然能走到这里……” “你竟然能让我失去对身体局部的调动……”他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,随后睁开,带着冰冷的杀意看向徐阳逸:“你的勇气让我嘉许,在这里,我会特别为你颁发一枚名为死亡的勋章。” “轰!!”双翼展开,大公初期的威压笼罩全场。 徐阳逸擦了擦嘴角的血,身后两千米处,十几道大公级别的灵气飞快冲来。到达这里……恐怕还有二十秒…… 二十秒,打不破这枚核心,一切都是虚无。 没有废话,右手高高抬起,左手掐动法诀,印诀非常古怪,仿佛莲花片片盛开。几个法诀过去,举高竖掌的手中,忽然爆发出无穷金光!与此同时,他身后,一尊足足千米大的身影,在金光中若隐若现。 “这是?!”外界,观星者猛然抬起头,看向主宰消失的地方:“仙法……无相观音?!” “曾经……那个不可言说之地,留下的三大仙法之一?” “他……他竟然学会了?我……我只是留下了一式留影而已,最原本的拓本……他……他竟然从拓本上学会了?” 他倒抽一口凉气,许久,星辰微闪:“对了……原来是这样……” “活着回来吧……”他叹了口气:“说不定,我会告诉你真正的真相……” 黑色漩涡之前,金光爆射,仿佛黑夜中的太阳,主宰不确定地看向那只手:“仙法……无相观音?” “我目前所能发出的,最强一招。”徐阳逸张开嘴,血就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,全身残余的灵气,拼命往手中调动,如果现在有一个普通人,在他背后一剑,恐怕都能让他真正死去。 全身的灵气,川流入海,不敢再保留一丝。他咬了咬牙,拿出爆气丹的瓶子,毫不犹豫地全部吞下! 咕嘟嘟,七枚爆气丹,刚刚进入筋脉,“轰”的一声,全身骨骼都发出一阵闷响,那是全都出现了裂痕,并且体表猛然爆裂出无数血箭。 然而,紧接着,一股磅礴无比的灵气猛然从他体内冲出!竟然……逼近了金丹中期的境地! “你不要命了吗?!”鱼肠和米斯特汀齐齐怒喝出声,他们都看到了,徐阳逸体内的经脉,竟然在寸寸碎裂,这是修行的根基,一旦破碎,什么都完了。 “命都要没了,何谈要不要?”徐阳逸裂开满是鲜血的嘴,哈哈大笑:“接招吧!” “仙法!” “无相观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