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0章:主宰意志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70章:主宰意志(二)

“轰隆隆!” 金光,驱散全场每一点黑暗,主宰面前,一尊巨大的千手观音塑像,轰然凝聚在徐阳逸身后。大慈悲,大神圣,带着无可匹敌的杀气,轰然朝它斩来! “无相观音……”主宰瞳孔倏然收缩,不敢相信……他自己进入自己体内,只能达到大公中期,然而,这一招……足以对他造成威胁! 安心去死不就好了吗?为什么要苦苦挣扎? 难道你就不知道越挣扎越痛苦吗?为什么就不肯好好去死!? “吼!!!”它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,无穷黑芒从全身涌出:“如果是你全盛时期,这一招,还能重创我,就凭现在你这将死之人,也敢妄谈屠龙?” “森罗之意。” 万丈黑潮平地起,凝聚出一尊巨大虚影,看不清楚面容,但是,只看一眼,就能让人全身崩溃。 那……是邪恶的极致。 黑暗的极致。 罪恶的极致。 无可言说的最终恐怖。 虚影轻轻屈指一弹,一道黑色月牙,面对上方金芒万丈的无相观音,硬生生将天地分为黑白两色。 夺天地之造化。 “轰!!”光与暗的碰撞,一声巨响响彻现场,黑白双色笼罩整个天穹。半空中,徐阳逸用出这一招之后,再无一丝灵气,双眼一黑,就栽了下来。 这,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致。 与此同时,随着一声难以置信的尖叫,一道绿色血箭,直冲三米高。 主宰的身体从左到右,出现了一道可怖的伤痕,深可见骨,血液飞溅。 然而,不足以致命。 它伸出手抹了一点,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徐阳逸。 “他……穿透了森罗之意?” “区区凡人……竟然能让完美如斯的我受伤?” 就在此刻,他的全身突然僵了僵,机械地转过头,震撼地看向两道神通交接之地。 “刷啦啦啦啦……”一个人头大的漩涡,一边白色,一边黑色,一道道灵力构成的闪电噼里啪啦游走周围,恐怖到极致的灵力,被死死压制在漩涡之中。 否极泰来! 任何否极泰来,出现都太过巧合。没有人知道两招的灵力是否一样,多一丝,少一丝,都绝对不会出现。但一旦出现,那……就是一个真正的黑洞,会将周围一切吞噬殆尽。 往里面再多加一分灵力,都是引爆黑洞的结果。如果……如果对方还活着,再来一丝……那么…… 沉默,死一样的沉默。 数秒后,它轻轻笑了起来,随后,狂笑越来越大,最后,变成了仰天大笑。 “呵……呵呵呵呵!!哈哈哈哈哈!!”它表情还带着着心有余悸的神色,此刻,却愉悦至极地大笑起来:“想杀我。” “就算我亲自来到体内,也有金丹中期!重伤到这个程度的你也想杀我?!” “这就是下等生物和完美生物的差距。”它猛然低下头,深深看着徐阳逸。眼中杀气四溢,这小子……必须死! 现在不杀了他,真正成长起来……他不敢想象。 “还有你。”它看向米斯特汀:“他应该还有一把剑对么?实力已经下降到只能维持你这一把了?不过……不重要。跟着我以后,你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。比这个唐吉可德好千万倍。我们有几百年,千年,万年的时间,来增进彼此的感情。” 最后一个字落下,它左手猛然化作无数触手,嘶鸣着冲想徐阳逸。 “死吧,亵渎完美的凡人!” 但,下一秒,所有触须都停住了。 “咔擦”一声轻响,从它身后传来。 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。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,它难以置信地愣在原地,随后机械地转过身去,愕然看向自己的核心。 那里,没有什么核心。 只有一把黑剑,还有……漩涡中满地散发着红色灵气的晶体碎片。 “不……”它的表情,完全呆滞了。它忽然明白了,鱼肠并不是不见,但是,对方已经没有灵力,或者说对方太清楚自己的身体了,无相观音一用,对方绝不可能再控制自己的身体,于是…… 趁着无相观音斩下的时候,将鱼肠藏在自己胳膊里……甩了出去…… 没有灵气,就是单纯的甩,对方已经没有任何灵气的最后一击。在刚才那种关头,谁会注意到一个没有灵气的动作? 可能不会击中,可能会击中。就连徐阳逸本人都无法肯定。这一击,普通人的一击,是真正把命交给了老天。 但是,这一刻,老天睁开了眼睛,投来了幸运的眼神。 怎么会这样……对方的性命唾手可及,怎么可能……出现这样的变数? 刚才还是剧情的高潮,瞬间落幕?自己……竟然只是一个过客? “刷刷刷……”针落可闻的黑色空间中,一道道血红的光芒,从它身体中突兀爆发。 红光之中,它的身体一点点破碎,仿佛液体一样,无数太初从它身上流下,它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,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 “轰!!!”终于,全身喷出的红光汇聚成一道血红色的光柱,它颤抖地看向天空,眼睛中带着疯狂和不甘:“不……这不是真的……” 他无法相信,更无法接受! 在外界,对方明显不是自己的对手。在自己的主场,自己体内,他居然被对方斩杀! “不!不!不!!!!”它嘶哑着声音尖叫道:“怎么会这样?!怎会是这种结果!?我比他强!强的多!在外界我能轻易虐他!为什么最后我竟然死在他前面!?” “我不甘心……我不服!!我是完美的!是不可战胜的!怎么可能!!” 米斯特汀和鱼肠闭上眼睛,长长舒了一口气。 结束了…… 一切都结束了…… 巴别之塔中真正的恶魔,即将烟消云散。 “嗡嗡……”两只器灵齐齐爆发出自己的灵力,将昏迷不醒的徐阳逸包裹其中。主宰的肉身崩溃,太初将变成一片又一片的独立个体,如果不保护他,他将淹没在无穷太初之中。 然而,主宰分身崩溃前,猛然低下头,死死看着徐阳逸:“小东西……别以为就这么结束……” “我说过……就算死!也要拉你垫背!!” “请……本尊降临!!” 这句话,仿佛穿透无数虚空。甚至回荡在这片空间。 随着这句话的说出, 崩溃,突然停止。 三秒后,所有崩溃的肉体,全数倒飞上去,这一瞬间,仿佛主宰又有了意志,作为“大脑”的他,重新开始统御整个身体。 “轰隆隆……”无声的震颤,周围空间齐齐震荡起来。 “这是……”米斯特汀的骑士器灵缓缓站起,无比凝重地看着周围:“有什么东西过来了……” “好强大的恶念……”鱼肠也站了起来,两只器灵,两把剑,牢牢护住徐阳逸全身:“这……虚婴?虚婴境界?!” “轰!!”一声巨响,空间中所有黑暗,全部嘶鸣着汇聚到半空,形成一个若有若无的巨大人脸,下一秒,一股庞大的意志海潮一样降临。 无法形容。 那是一种……扭曲,不祥,堕落,贪婪……种种邪念的集合,庞大地甚至能凝聚成实质。 “沙沙沙……”黑色灵气扭曲着,旋转着,尖啸着,交织成一片深邃的黑潮。 虚无的人脸越来越逼真,黑色灵气交缠出逼真的眉眼,胡须,数秒后,人脸双目徐徐睁开。 仿佛开启了一扇黑暗的门扉,虚婴境界的灵压,丝毫不假掩饰,魔鬼一样盘亘全场,扫射到米斯特汀和鱼肠身上的时候,微微顿了顿。落在徐阳逸身上的时候,却完全没有停顿。 “要么滚。”灵识扫过,一个空虚的声音淡淡响起:“要么死。” 没有回答。 鱼肠沉默着,不退反进,徐徐踏前一步,挡在昏迷的徐阳逸前方。米斯特汀同样没有后退,反手握住自己的本体,凝重地看向天空中的怪物。 主宰毫无感情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。许久才开口,声音冷漠到残酷:“我很好奇。” “为什么?” 为什么? 鱼肠不想说。 他只知道,这一刻,他不应该离开。 器灵,也有器灵的尊严。 “轰!轰!”两道灵气,针锋相对地应声而起。面对浩瀚如烟的主宰本尊意志,一步不退。 这就是器灵的回答。 没有任何废话,他们的行动就是最好的答案,一声轻蔑至极的冷笑响起,下一秒,一点原始之暗,在虚空中飞快凝结,形成一个拳头大的漩涡,虚婴境界的恐怖灵气排山倒海,让周围的一切都化为虚无。 “为何不退?”鱼肠淡淡道。黑色的灵气扫过全身,让他身体都有些飘渺起来:“我等的境界随着宿主而增强,而他……太年轻了。我等境界被压制到金丹,面对虚婴一击,神形俱灭。” “你呢?”米斯特汀的骑士也平静回答。 两人微微一笑,再不说什么,下一秒,两道圣剑的灵气冲天而起! “我们认谁,还轮不到你来指教!” 就在他们话音落下的同时! “轰!!”黑暗的极点,全面爆发,一股凝聚到极致的灵气,破空追风地射了下来,一阵阵的哀嚎,嘶吼,哭叫的不祥之声萦绕其上,一只只地狱的怨灵,将它包裹成一根百米长的长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