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:追杀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8章:追杀(一)

凝露草,市面上50%丹液中,都是主材之一!甚至一种练气期修士常用的固元液,它还是主材! 这只蛤蟆,和伟业集团合作了近十年,他哪里来的这么多凝露草? 只有一个答案,它有可以种这种低级天才地宝的地方。否则根本不可能长期供应! 明刀明枪让对方交出来,对方绝不会甘心,这是他活下去的资本。但是换一种看起来粗暴一些的方法,他有的是办法让对方“自愿”交出来。 “成交。”徐阳逸站了起来,直视着蛤蟆,对方抖抖索索地站了起来。咬了咬牙,认命一般闭上眼,嘴巴颤抖地张开,无数白色气体从对方七窍中缓缓散了出来。 凝而不散,如雾如霭,在他面前凝聚成一只寸许大的蛤蟆形状。 徐阳逸咬破自己的手指,一滴鲜血飞到蛤蟆身上,顿时,一声清亮的“瓜”声响彻这片空间,少年浑身一颤,如同失去了所有血液一般,脸色苍白地倒在了地上。 心中,无比的后悔。 早知如此……自己为什么要去招惹这头凶神? 不仅杀了癫狂症……还能从朱红雪手中逃脱! 一步错,步步错,这就是修行……一个小小的错误,足以让不够谨慎的他断送自己一身。 他无力地躺在地上,没有一丝起来的想法。 徐阳逸挥了挥手,周婷婷震撼地站在外面。 刚才,徐阳逸隔绝了他周围一米内所有声音。她只能看到对方张口说话。却根本不知道说什么。 “刚,刚才,它吐出来的是自己的本命精元?”她看着徐阳逸,恭敬地低头道:“我,我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……是不是和网上说的一样,滴血之后就能掌控妖的生死?” “它平时存在于妖修的气海之中。妖修和我们不一样,它修行是凝聚出自己模样的气,然后一步步炼化其中的杂质,最终成为妖丹。”徐阳逸笑着说道:“越是强大的妖修,本命精元越能凝而不散。就算死后一两百年都这样。所以,记住了,如果以后看到有那些史前大妖的骸骨,千万不要自己上去考察。就算它只留下一缕精元,也足以杀你一万次。” “一旦签订生死契约,能和契约对象进行无障碍交流。比如不用开口,你只要在脑海中想什么,就可以通过灵识让契约对象知道。不过距离不得超过一百米。” 周婷婷立刻猛点头,随后有些畏惧地看了徐阳逸一眼,轻声道:“您怎么知道这么多?” “因为我够专业。”徐阳逸踢了踢躺在地上的对方:“名字?” “李宗元……”对方虚弱地回答,却不得不强打精神站起来,带着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主人,您需要凝露草?” 再大的杀意,都不能表现出来。现在,对方只要心念动一动,就能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 必须等……等待一个时机,等待一个机缘,抹去自己精元中对方的印记,到时候…… 自己一定跑到外国去! “先把你的存款取出来。”徐阳逸点了一根烟,却没有抽,看着天花板说道:“挑个好点的地方,买栋房子。需要完全的私人,并且隔音。你可以选择带地下车库的那种,改造一下,一周之内,我就要。” 在自己最缺少启动资金的时候,却忽然遇到了当年曾经逃出三水市的李宗元。天道好轮回,疏而不漏。 有了这笔钱……再加上一个绝对隔音的静所…… 接下来,就是自己修炼万古丹经王第一部分的时候! 末法时代,资源是限制修士进步的最大问题。然而,从古至今,任何人要获得更多的资源,只有一条路径。 那就是他本身的资格! 他记得一件事,那就是在飞机上。芙蓉,秃鹫,丁香,他们都说过,对于第一名,他们开出的是这样的条件。但是,对于有炼丹,炼器,符箓天赋的,最高可以高达三十倍的条件! 如果……这个炼丹,是真正的炼丹呢? 对方会愿意开出什么样的条件? 不善于运用自身优势的修士,想走到巅峰? 做梦? 站在那十个位置上的,哪一个不是当代人杰?旷世大妖? 心中火热一闪而逝,但下一秒,一股危机感,让他的眼睛迅速眯了起来。 有人…… 有人在这附近。 三个练气修士,两男一女……是真正的杀手,优秀的侦察兵,身上血腥味掩饰得非常好,但是煞气,却如同风中的异味,在徐阳逸灵识暴涨之后,无比清晰。 这是赤裸裸地面对自己挑衅! 很好…… 他捏了捏拳头,既然挑衅了,就得预估自己受到的回击。 困虎三年,如今猛虎出笼,是否还能像三年前那般扬威天下。他,也很想知道。 果然,我还是渴望着战斗啊……他深呼吸了一口,对李宗元挥了挥手:“去吧。” “是。” 他没有动,而是在屋里坐到了晚上,天道别的教的不多。但是侦查,反侦查,杀戮的手段,教的是最多的。 这样,有四个用处,第一:看看对方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。现在,他基本可以肯定,这三个人,两男一女,就是冲着自己来的。 对方的灵识,几乎是锁死了自己,周围一个人都从未看过。 第二,试探对方的意图。是监视,或者是别的?这一点,他并不确定。 第三,那就是消耗对方的体力。如果是对自己不利的,练气初期,是无法辟谷的。虽然这样的侦察兵基本不会为饥饿困扰。但是,是基本。 真正动手之间,1%可能就是翻盘的利器。 第四,那就是掂掂对方的成色了。 这些东西,几乎成为了徐阳逸的本能。早就刻在他骨子里,遇到对应的情况,立刻就会爆发出来。 “精锐……”他眯了眯眼睛,手指轻轻敲着桌子,沉吟道:“什么人?用这种精锐来监视我?或者?还想做点别的?” “隐藏技术非常优秀,并且,停留在初期修士灵识所能扩展的极限。并且还谨慎地加长了10%的距离。这是受过专业斥候训练,和长期作战的表现……” “普通修士基本不会把灵识拉扯到最长,这就是思维的盲区。但是可惜……”他冷笑着站了起来:“你们遇到的,可是三年前真正的南通魁首。” 这句话,无比傲然,他对自己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。 魁首之下,想来监视他? 一个小时过去了,两个小时过去了……足足五个小时过去。 期间,徐阳逸只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。 “既然你们不动,那,就让我这个‘猎物’主动一点吧。” 他一步步悠闲地走了出去,甚至吹了声口哨,拿了一包烟,还很居家地穿了双拖鞋。 不是伪装,而是…… 真的不在意。 和鞋没任何关系,当年的罗三丰,就是被这穿着拖鞋的一脚踢飞的。 “他动了。”此刻,一千米以外,一栋商业建筑的楼顶上,四方楼顶,三个犄角,都顿着三个仿佛已经融入夜色的人。 就算有人在他们身边,都听不到他们的呼吸声,甚至感觉不到体温,脉搏,和心跳。就好像三尊人形造型放在这里一般。 距离地面,几十米高,三个人夜色中的脸色根本没有改变一丝。如履平地。 “可能被察觉到了。”一个极轻的声音,却刚好能被人听清楚,有些沙哑地说道:“最初,我们为了确定目标,靠近了初期修士灵识范围的百分之五十以内。” “不可能。除非他随时保持灵识扩张。否则,只有神经元改造过的旁门大师,对外界无比敏感。还要是神经元扩充到了a级以上,灵识外溢,才可能察觉到我们的存在。”脸上满是迷彩的男子,此刻,眼睛中瞳孔变成了三个,如同昆虫的复眼一般凝视着徐阳逸走出的方向。 “这种真正的妖孽,几大势力任何一个都不可能放过。旁门天才……可是比修行天才更热门的存在。” 话音刚落,他肩膀上,停留的一只叼着老鼠的猫头鹰被吓了一跳,嘎然飞起,嘶鸣着飞向远方。 “继续追踪,虎王-03,你留守,负责联系舵主。” “可以。”女子回答道。 话音刚落,两条人影如同壁虎一般从建筑上游下,都是精锐,合作起来简单省事。并且,他们没有一丝轻视。 对待任何情况都慎重以待,这是他们获得靠前编号的本钱。 但是,他们心中同样有自己的骄傲! 对方,也是练气初期。 不过是个练气初期! 他们同样是初期中的精锐,二对一,拿下的可能性相当大! “十五年内的天道的各省魁首,前五,有没有这个人的面孔?”下滑中,脸上满是迷彩的光头男子问道。 “没有。”瘦削男子沉声道:“前五,即便我们合三人之力也绝不是对手。更不用提魁首。这十五年的各省前五,都是各大势力争抢热门。他们的长相,我记得非常清楚。” “各大势力暗藏的天才?” “不可能。我们不怕这些天才,他们毕竟没有我们这样从生死线上过来。”瘦削男子干笑了一声:“只有从天道那种该死的地狱出来,才是我担心的。” 没有再对话。 从任何迹象推断,对方都不可能是他们对付不了的人。但是,他们仍然存着心底已经成为本能的谨慎,只打算试探,一击不中,立刻远遁。 一击,已经足够让这些精锐斥候推断出对方的水平。

上一篇   第67章:故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