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1章:主宰意志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671章:主宰意志(三)

枪尖落下,所过之处,一切都化为虚无的空气,带着无可阻拦的气势,朝着两人直冲而来。 就在长枪要刺到两人面前的一瞬间。时间,停止了。 是真正的停止。 那道神通,凝聚在半空,鱼肠,米斯特汀,还维持着上一秒灵气爆发的模样。 外界,观星者站立而起,星辰闪耀,而仔细看去,他全身的蓝色光芒,仿佛钢针一样矗立,巍然不动。 不仅仅是他们,此刻,所有巴别之塔,云雾都停止了涌动。万界悬灯的世界,烛火都不再跳动。 外界,整个地球,失去了这一秒。 世界各地,天上的飞机,静止了。它身边甚至还能看到不远处的飞鸟,展开翅膀,纹丝不动。 各个城市,行走的人,买卖的人,上班的人,维持着这一个动作,没有任何声音。 车,动物,人类,地球上所有的一切……忘记了这一刹那。 绝对的时间静止! 然,有的东西,却不会停止。 就在观星者身后茫茫云雾中,那一个巨大的蛇形身体,微微晃了晃,一条条丝线牵引蛇身,晃动之时,整个空间都响起悦耳的铃声。 “叮咚……叮咚……” 紧接着,整片云海,咆哮升腾数万米!仿佛海底下的原子/弹爆炸!一个接近五万米的巨大身形,轰然从观星者身后飞升而出! 看不见形体,云雾将它全身遮盖,一条龙一样的蛇影发出一声黄钟大吕一般的嘶鸣,在整个空间回荡不已。周围数万米白云齐齐飘然,它隐没在云海深处,只能看到一道巨大的黑影。 “沙沙沙……”层层白云朝着外界崩溃,那不是灵气的放射,只是单纯的声波。是一个千年以来的懒腰,只不过,从几十万米长,几万米粗的巨大身形中发出。 仅此而已。 “刷!!”这一只庞大到无法形容的生物,从云海中轻盈跃起,仿佛龙兴云布雨,带火移星陆,升云出鼎湖。与此同时……一片让万物都膜拜,生灵足以把它称作神的灵气,横扫整个地球! 羽蛇神,苏醒! 咔。 秒针再转。 没有任何不同。 没有人知道,世界刚才被抹消去了几秒。 丹霞宫下,小青愕然看着自己的手,她雪白如玉的手,此刻正在轻轻颤抖。 紧接着,她二话不说,半跪于地,朝着撒哈拉之眼的方向无比恭敬地鞠了一躬。 地球上,数道古老无比的身影,在这一刻都做了同样的动作。 在他们眼中,撒哈拉之眼的方位,一条纯白的巨蛇,完全由灵气构成,带着古朴,沧桑,和无边无际的威严,从撒哈拉之眼直冲天际! 巴别之塔中,一根根丝线断裂的声音,夹杂着铃声飘入云海清脆的叮当声,响彻四野。观星者转过头来,看着身后一望无际的云海,对着那一条巨龙一般的黑影,双膝跪地,虔诚地跪了下来。 “恭迎器灵尊者苏醒!!!!” 他的声音,顷刻间就被云海中因为巨蛇活动带起的狂风吹远,呼啦啦风压铺面如刀。浑身星辰都明灭不定。 下方,米斯特汀和鱼肠猛地抖了抖,从时间静止中恢复过来,刚要看向头顶黑色长枪,却身体一软,身不由己地半跪于地。 这不是他们想。 而是……这种君临一切,仿佛神灵再世的浩瀚天威,一瞬间就折服了他们。 无可逾越的强大。 主宰黑云之脸愣愣地看向高处的天空,虚无的目光穿过无边的黑暗,上方,天高云淡,一声声龙吟如同惊雷滚过。无穷的白云形成云雾的海潮,被恐怖的风压吹到四面八方。它深吸了一口气,一句话没说,虚婴境界的灵力,疯狂地退缩。 他害怕了。 不需要评定,这根本就不是两极的对比,在数十万米之外,就足以让人心惊胆颤。 然而,就在此刻,“咔……”一声轻响,剧烈的震动中,整个黑暗空间,一道纯白色的裂痕轻声出现。 紧接着……从裂痕开始之处,卡卡卡之声连绵不绝,一道道蛛网纹在整个空间疯狂蔓延,一丝一缕的纯白色光芒,打破黑暗的界限,将道道光明送入这片深不见底的空间。 无穷光芒四射,主宰浑身化为一片虚无,黑暗急速扭曲,力求缩小自己的存在感,然而,却在这些光芒下无所遁形。 但是,这些光芒根本没有看它,而是直接照射到了徐阳逸身上。 他重伤昏迷的躯体,被光芒缓缓牵引而起,随着那一道白光,被接引到茫茫云雾之中。消失在云雾的尽头。 观星者,米斯特汀,鱼肠,甚至太初,都没有一人敢抬头。头顶上那仿佛就是天,就是宇宙一般浩瀚无边的威压,地面上映照出那巨大无朋的身影,足以让人心生无穷敬畏。 现场,针落可闻。 忽然之间,云海之中,一道比之前更加狂猛的风压传来!如果说,之前是十级台风,现在,就是十二级!堪比海面上最暴躁的龙卷风!一圈白雾,全部都被扫荡四周。而众人目光穷极之处,漫天白光之下,竟然……凭空长出无数金莲! 每一朵金莲上,端坐一位佛陀,或者一位道士。全部都是金光构成,神圣巍峨,一花开,两花开,千万朵金莲开遍天空,满天神佛宝相庄严。天空之中,竟然裂开了一条金色裂缝,从其中,一股难以名状,感觉和世界完全不同,高贵至极,神圣之极的灵气,悄然弥漫。 “刷!!!!”无穷金光蔓延全场,无人可睁眼,羽蛇神巨大的身体,根本没有搭理在场任何一人,或者说……现场任何一人都不值得它搭理。缓缓地将自己巨大的身形没入空中无边无际的金色裂缝。 金光照耀,在地面上拖出摇曳的身影。观星者满头冷汗,双拳紧握,牙齿都在发抖。 他……太清楚这是什么了。 飞仙! 传说中的飞仙! 上界……五万年前就断绝的仙路!如今,下界地球的一位神灵,说开就开,说走就走! 心中无比渴望,甚至已经无数次尖叫要抬头,看一眼,只看一眼!任何修士,都无法压制住对这种修行的终极目标的炽热渴望! 然而,他不敢。 他……只能看到龙跃深渊,巨大的身体足足半个小时,才完全没入天空,而天穹中,那一片金色,正缓缓消失。 但,就在此刻,一个无比悠久的声音,在金光即将消失的瞬间,洒落大地。 “于今百草承元化。” “自古名门待圣人。” 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下,天穹中的金光瞬间消失。而同一时间,米斯特汀和鱼肠瞳孔猛然一缩,正要抬起头去看不远处的主宰,却生生忍住。 不敢动…… 而就在另一边,主宰全身的黑色灵气,正缓缓飘散,甚至那张黑色灵气的脸,都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渐渐消失的身体。 没有任何灵气波动。 也没有借力使用灵气,甚至没有一道目光。 主宰本尊意志,陨灭。 “不愧是羽蛇神……”最后消散的时候,主宰嘶哑的声音淡然响起:“我……记住了……” 外界,距离这里数千万里之外,一座巨大的山脉地下,猛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,四面八方,好似地震一般,片片碎裂。 “滋滋滋……”山脉下方,无尽黑暗之中,一只巨大的金色竖瞳突兀张开,发出疼痛难忍的尖叫声。 “隔着如此之远,竟然还能追踪意志,生生斩落我一个小境界……现在……我只有金丹大圆满!” “这一击,日后若有机会……必定让你千倍偿还!” 巴别之塔中,白云依旧,长风做歌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 但现场,无一人敢起身。 许久,鱼肠和米斯特汀才缓缓站了起来,刚才不过半个小时,却让他们感觉恍若隔世。 振作了一下精神,刚舒了一口气,两位器灵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呼出声:“糟了!!” 巴别之塔最大的秘密……羽蛇神,凌空飞渡。 “没有人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了……一切的一切,都随着羽蛇神的离开,掩埋在历史之中。”鱼肠狠狠地握着拳头,灵气构成的身体,拳头上都凸起青筋:“地球之前到底有什么……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,到底掩盖了怎样的秘密?” 虚妄号上,被抹去的三十分钟,至关重要的三十分钟记录了什么? 最后一千多米……被毁坏的走廊,到底刻画了什么? 太初……从何而来?这个杀光了巴别之塔中所有生命的怪物,又是什么东西的另一半分化? 这里,没有一个人能解答。 唯一能解答的人,离开了。 “轰!!!”米斯特汀恼怒之下,一击轰出,身体右边的云层顿时层层碎裂。 这是寻根,追源,是修行的界限!是通往更高,更强,甚至无敌,不朽的钥匙! “这些东西……足以让地球修行文明更上一层楼。现在……”鱼肠咬牙看向头顶上钻石一样的通界灯,亲历过那一战,才知道两界大战之惨烈,地球的陨石带都会被血染红! 界灵,护界大阵,圣地,宗门,王朝,歼星母舰,修士航母……这些东西,当年差一点点就征服地球,两百年后,当年的噩梦又将莅临地球上空。这一次……又靠谁去挡? 凭遍寻不获的元婴?还是屈指可数的金丹? 当年……数不尽比金丹高数个境界的修士战死,如今……谁可为将? 谁能再现当年张天师青城山一击荡平数十万敌寇,转身飞身的绝伦身影? “呵……”他沉重地叹了一口气,无声地闭上眼睛。 无能为力的失之交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