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2章:传说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72章:传说(一)

极远处,赵子七无声长叹,捂着自己的脸蹲了下来。 他被一触手扫到了数万米的地方,看到刚才那惊天动地的一幕,心中同样无限遗憾。 曾经,就站在一扇秘密的大门前,却与之擦肩而过。 “哎……”许久,他才长叹了一声:“巴别之塔……所有的秘密,都在那个怪物手中……随着它的飞升,到底有没有第一修行纪元?到底……曾经的地球,是否有仙?真武界……墟昆仑和地球的关系到底怎样……再也无人解答……” “我……好后悔啊!!!” 没有任何人知道,此刻的徐阳逸,已经五感都快丧失了。。 不过,他能感觉到两件事。 第一,自己的意识,正在一点一点地朝着黑暗的深渊陷落。 第二……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了起来,来到了一个巨大的东西面前。 孤寂而黑暗的深渊,拉着他一点一点往下沉,这片黑暗广袤无边,仿佛宇宙。 很奇怪,他现在指头都动不了,却能清楚地“看”到周围的一切。 “这……到底是哪里?”同时,他的思维仿佛也缓慢了许多,很多常人正常的意识,都被剥夺,远去,只剩下心中最基础的聆听与平和。 就在此刻,忽然之间,他身后,两盏足足有数百米的光亮闪起。 他转过头去。 就在他身后,一个无比巨大的生物,矗立在黑暗之中,那两盏数百米的灯,是对方的眼睛,依稀能看到眼睛周围黑色的鳞片,其他什么都看不清。 极致的庞大,自己站立在这样一个足以环绕地球的怪物面前,居然感觉不到应有的紧张。 “沙……”两道竖瞳在金色的眼睛中亮起,随后,转移到他身上。 “羽……蛇神?”他试探问道。 没有回答。 只有仿佛矗立于星球面前的极致渺小,他有一种感觉,对方没有使用灵气,却能将他从里看到外,自己在对方面前毫无秘密可言。 无声的对视。 三十秒后,一个苍老却丝毫不浑浊的声音缓缓响起,一种无比悠久的气息随之蔓延,仿佛……自己正站在几万年,十几万年前的地球上,面对着远古生物一般。 “我看过无数的守灯人,只有你,点亮了灯,自己却活了下来。” 那个声音很缓慢,给人一种安宁的感觉,不徐不疾,让人好似要在这个声音中永远沉睡下去。 “年轻的修士,我看得出来,你有很多疑问。这里是我留下的一抹意识,我可以告诉你一些问题。然而,你又会产生更多的问题。你看到了观星者留下的讯息,你也看到了太初的产生,你还看到了当年无数前辈留下的‘永恒回廊,’知足而得常乐,作为你来到这里----这个地球上最古老遗址的嘉奖,你可以选择听与不听。” “听,未必会对你产生帮助。不听,也未必不会有所遗憾。人的一生真实而短暂,知道太多,你会抱憾于生命的时间,感叹造物的不公。即便再死去时,你也无法获得安宁。” 徐阳逸鞠了一躬,忽然想起了一句话,而且现在很想说出来。 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 “活着的时候如果不璀璨,寄希望与死亡一瞬的静美,我认为,这是一种懦弱。” 没有回答。 许久,才有一个淡然的声音:“善。” “造物主创造生物,却无法决定它们活下去的方式。你选择了你的路,或许,会真正达到我这个地步,也未可知。” “刷啦啦啦……”随着它话音落下,徐阳逸面前,爆发出一片白光,紧接着,形成一片迷蒙的光幕,羽蛇神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地球,所有的秘密,都在这里。虚妄号核心记录,乃是我化身毁去,永恒回廊亦然,孩子,不要后悔自己选择的路。虽然我并不知晓你的路对与错,难与易,曲与直。然,既然选择,就要勇敢地走下去。” “百死不悔。” “哗啦!!”光幕上爆发出一片光芒,羽蛇神朦胧的身影骤然消失,而光幕上,已经出现了一幅画面。同时,徐阳逸能感觉,自己喜怒哀乐的情绪,全部恢复到身体中,而不是剩下刚才那种类似于“无”的感觉。 抬了抬眉,他紧珉嘴唇,看向光幕。他有预感,这,就是巴别之塔看到的一切疑惑的根源。 光幕中,出现了一团混沌。深不见底。没有任何邪恶的感觉,就是单纯的“无。” 虚无,缥缈,深邃,不带任何感情色彩。 “这一幕,就是几万年前‘流星火’号位面方舟抵达本源之地的场景。” 观星者的声音,在光幕中响起。徐阳逸立刻明白,这,就是那最关键的三十分钟,被彻底抹消的三十分钟。 “如你所见,这里,是一片深不见底的虚无。如果以其他上界的说法,这里就是一团星云。然而,七界的大修士们,却发现本源之地中藏着无比庞大的生命力。” 一颗淡蓝色的星球出现在光幕上,并不是地球,而是和地球极其相像的一颗星球。观星者奥尔加隆的声音,也带上了一丝颤抖:“大修士们,本来打算彻底摧毁这个本源之地。然而,他们根本做不到……因为……” 画面中,方舟上忽然射出一道晶莹的光束,穿破层层迷雾,直达最中央的淡蓝色星球。带着浓郁的毁灭气息,简直堪比科幻电影上的歼星炮。 但就在此刻,星球之上,一尊金色的佛陀出现! “这是……如来!?”徐阳逸以为自己看错了,就算他再镇定,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。 不是如来。 而是如来虚影。 他抬起手掌,刹那间,方圆千万里亿万里尽皆金色!轻轻一弹,满空生莲,那道看似无坚不摧的晶莹光束瞬间崩溃! 徐阳逸只感觉自己心脏狂跳。 墟昆仑的修士有多强? 他大约能猜出一些端倪,最顶尖的老怪物,全部集中来到本源之地,动用的绝对是毁天灭地的镇界宝物! 但是,竟然被一尊佛陀虚影弹了出去?! 这种满空生莲的神通……不,这不是神通,只是一指!却覆盖地球的天幕! “因为……这个被称为‘本源之地’的位面上,已经有了自身的生命体……” 徐阳逸愣了愣,随后目光瞬间炽热地看向那个完全不认识,比地球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巨大位面。 “佛陀?”他的手伸出,轻轻抚摸着光幕:“难道……” “轰隆隆……”光幕变化,那一片深邃的星云渐渐散开,一片银光洒在徐阳逸面上。 “并且……他们远比七界更加强大。更加可怕。甚至比主宰还要更强!” 徐阳逸脸上此刻只剩下震撼的表情。 因为……光幕上,出现的……是漫天华夏风格的飞舟! 熟悉的兽头舟,龙船,楼船,甚至庞大无比,堪比一个星球的巨大机关傀儡,仿佛天罗地网一样,瞄准了这艘不速之客。 但是,这还不是让他震撼的。 让他震撼的……是船头上的旗帜! 黑色,金边,然而,上面是一个“夏”字! 徐阳逸紧紧抿着嘴唇,他心中,已经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。 “七界的大修士们,发现本源之地的等阶比七界分裂之前还高得多。他们只能和对方协商办法,然而,谁都没有想到,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可以这片位面世界格局之事。” “就在大修士们在这个被称为‘大夏神界’的位面一千年以后。他们差不多都理解了大夏位面的规则,令人惊讶的是,这里竟然有一种比七界更高级的修士。七界,是无望飞仙的,但是在这里,却真的有仙!” 观星者奥尔加隆的声音炙热了起来:“那是一种无比高级的生命体,这些仙人,大夏神界的人叫他们神灵。有男有女。他们,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统领着。但是,某一天,所有的仙全都消失了。” “轰隆隆……”画面再变,一幅幅惨烈的战斗场景出现,而这一次,显然看得出双方都势均力敌,并且,其中一方隐隐占有优势。 占优的一方,旗帜上上书两个大字。 真武! “他们上了战场,一个同样强大的位面发现了这个高等位面,对方……同样有仙。两方的修士,将周围的银河都打裂了。不归界非常强大,漫天神佛,然而……对方更胜一筹,实力竟然在我等认为已经不可战胜的不归界之上。决战的前一百年,地球一共二十位佛陀,十八位道君,四十七位老祖陨落。每一位……放在当时的南瞻部洲,都是无可替代的顶尖修士。” “我们看到了歼星母舰,看到了虚空傀儡,看到了可以打灭一个大洲的神兽。还看到了……强大到无以复加的界灵,两界的血战一直持续六百八十二年,最终,大夏神界获胜。将对方的位面彻底击沉,击毁。然而,大夏神界只剩下了最后一个神灵。” “这个神灵,也是最强的神灵,最强的仙人。它经过几百年,寻找还可能活着的同伴,却发现……” 观星者的声音叹了口气:“没有了……所有的仙人,神灵全部战死。六百多年的史诗级战役,只剩下满目疮痍的星球,并且,大夏神界的力量和那个世界不相上下,对方界灵临死一击,打裂了大夏神界的外壳。” “不可一世,几乎无敌的大夏神界,最终迎来了崩塌的那天。大夏神界太庞大了,剩下的唯一神灵根本无法修复,于是,在七界抵达大夏神界三千年后,大夏神界开始土崩瓦解。” 光幕变幻,不过这次夹杂着无数杂色光芒,这一次,出现的是位面仿佛过期的墙壁那样,一块块裂开,一块块掉入虚空中,成为位面的行星带。大夏神界不断缩小,一场场恐怖的海啸,一次次火山爆发,几乎将整个位面毁于一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