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4章:曾经沧海 - 最强妖孽

第674章:曾经沧海

“轰隆隆”说完这句话,这只手悄无声息地渐渐虚化,缓缓消散在黑暗之中,仿佛从未出现过那样。 徐阳逸没有动,他非常平静,仿佛孕育在母体中的婴儿。 外界,他的胸口上,忽然出现了一枚一尺长的种子,狠狠插入他的胸膛,血花四溅,并且,种子上“卡拉拉”爆发出无数经脉,顺着伤口缓缓蔓延了过去。同时,无穷青光爆射,将徐阳逸完全笼罩起来。 “结束了么……”米斯特汀嘴唇轻颤,看着漫天浮云喃喃道。 “或许……”鱼肠同样的表情,也许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。 数秒后,两人齐齐回神,二话不说,朝着云雾中正要冲去。忽然,身后一个声音响起:“等一下。” 安琪儿嘴里满是鲜血,就在黑色空间没有崩溃之前她被主宰分身触须扫中,现在能坚持站到这里,已经是她透支了。 毕竟,她只是侯爵初期。 “带我上去。”她已经变为了纯血吸血鬼的形态,喘着气说道。 鱼肠沉吟了一下:“没必要,我们会把他带下来。而且……我相信羽……那位阁下带他过去一定有目的……” 安琪儿倔强地摇了摇头,打断了他的话:“不……他伤的很重吧?我现在连他的灵气都感觉不到……如果,咳咳……他支撑不到你们带他下来,那么,只有我能救他。” 两位器灵对视了一眼,再没开口,他们心中的焦急其实并不逊于安琪儿,二话不说,带着安琪儿就飞了上去。 “刷!”三人飞快冲过观星者身边,观星者没有任何阻拦,全身星辰闪耀地抬起疑似头的位置,看向自己头顶千米之处。 那里,一个晶莹剔透的圆球,正散发出无穷金光。每一秒钟,金光都变红一分。甚至钻石一样的圆球,有一丝丝的融化痕迹。 再过一百多两百年……它就会真正燃烧……形成一盏地球上的明灯,而这时,万界大战就会全面展开。 他转过头,看向三人的背影,仿佛也想上去,最终,盘坐在了通界灯之下。 云雾深沉如海,三人飞行了足足半个小时,终于,前方出现了一抹青光。 安琪儿长长舒了口气,有灵光,代表着灵气在回复,总算看到了个好兆头。 但,就在此刻,鱼肠和米斯特汀的速度却突然加快,并且脸色也凝重起来。她情不自禁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 “那不是他的灵气。”鱼肠沉声道:“看似相似,实则不同……并且……我感觉到这股灵气正在吞噬他。” 话音刚落,青色灵气所在之地,忽然间爆发出万道青光! “刷啦啦……”周围都染做一片青霞,并且,从青光中心,那个模糊的人影上,一根根枝叶舒展,飞快蔓延几十米,数百米!不到十分钟,周围已经形成了一片植物的海洋。 这十分钟,他们已经冲到了人影面前百米处。第一眼看去,安琪儿就惊呼了一声,正要冲上去,却立刻被鱼肠拉住了。 “你干什么!”安琪儿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一把甩开鱼肠,绿翡翠一样的眼睛中带着毫不犹豫的关切。 “那东西,有问题。”米斯特汀双眉紧皱解释道:“我……还从未见过生命力这么旺盛的东西……这到底是什么?而且……正在吞噬他的生命?” 就在他们面前,徐阳逸四肢都长出无数的蔓藤,仿佛被虚空中的蔓藤吊在这里一样。身上的恶魔纹从未如此兴奋过,齐齐浓缩到他的胸口,汇聚成一个异常繁复的符箓。 而符箓中心,一枚拳头大的种子一样的东西,正插在他心口之上。棱形,深绿色,仿佛绿色的匕首。然而……这并不是给予他生命里,而是……在不停吞噬他残存的生命力! 吞噬和被吞噬。如果徐阳逸清醒的时候还能抵抗,现在,是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。谁都能感觉到,他现在的生命如同风中残烛,一吹都会熄灭。 他脸上已经一片死人的青白之色,呼吸弱不可闻甚至没有,胸口久久没有跳动,直到半分钟,才会极其微弱地动一动,并且……时间越来越长。 而随着他的生命力消失,他胸口的种子,却爆发出越来越蓬勃的生命力,一团晶莹绿芒跳动其中,仿佛许久之后就会破体而出那样。 “如果再让它这么吸下去……这小子活不过半小时!”鱼肠咬了咬牙:“羽蛇神……让他进来,就是为了让他做祭品?” “不,不像,我觉得,是想让他和这个东西互相吞噬,看看谁能获胜。”米斯特汀也无比焦灼,这种情况,根本无法可解。 现场,一片沉默。 安琪儿掩饰不住脸上的焦急,好几次迈了出去,又缩了回来,死死咬着红唇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 时间,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,十五分钟后,他们已经试验了无数的方法,但是,根本不敢动那枚古怪的种子,并且……他们谁都可以看到,种子周围,蔓延出一道道根须,直接插入徐阳逸心脏部位的肌肤,可想而知,现在一定是朝着心脏蔓延。 正因为如此,根本不敢去硬拔出这个古怪的东西。 “怎么办?”不知道谁开口,这句话,这十五分钟已经说了不知道多少次。 “无法可想……”鱼肠的神色越来越焦急,怎么能死呢?自己……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可以和自己完全神合的人,竟然……竟然这样死去? 这也太可惜了!下一次,不知道几百年,几千年才能遇到合适的宿主! “扑!”就在此刻,徐阳逸忽然睁开了眼睛,嘴里剩余不多的鲜血吐出,谁都听到了,种子根须发出的“沙沙”声,已经变成了一种破入肉体的声音。 他瞳孔都有些涣散了,但是看到眼前的几个人,仿佛忽然有了生气,竟然还扯出了一个笑容,挥了挥手:“大家都在啊……” 身体中的力量,在急剧消散,他不知道最后羽蛇神这么做是为什么。但……虚弱无比的自己,仿佛并不是这个东西的对手呢…… 声音非常虚弱,安琪儿鼻子一酸,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,抽着鼻子,红着眼睛,涩声道:“难看死了。” 徐阳逸没有动,就这么微笑着看着她,她心中一阵突如其来的酸涩,咬着嘴唇强压着眼睛里滚动的眼泪。 这真的是那个大灵术师? 那个一身傲气,鼻子都翘到天上去的男人? 现在……怎么虚弱成了这个样子? 徐阳逸仿佛说一句话都用尽全力,看向所有人,许久才说:“大家……都找个好归宿吧……” 鱼肠和米斯特汀都没说话,许久,鱼肠才平静开口:“虽相交不久,但足以铭记于心。” “你们先走吧。”安琪儿忽然轻声道:“让我和他待一会儿。” 两位器灵垂下眼帘,长叹一声离开。 安琪儿抓过徐阳逸的手,两只雪白的手上下合住,叠汉堡一样,看着对方瞳孔已经开始发抖的眼睛:“有什么话对我说么?” 徐阳逸微笑着看着她,许久才抬起满是血的手,仿佛想拍拍她的肩膀,最终只无力地撩起一缕秀发。 “你很美。” “真的。” 五个字,说了一分钟,安琪儿本来忍住的泪水,情不自禁地又流了出来。不过,她从进来就没有哭,此刻,也只是含泪微笑道:“以前,我听说有缘无份。总以为是取笑,只要自己努力,哪有无份一说?” 徐阳逸保持微笑,听着她静静说着。声音很轻,很淡,他忽然觉得,就这样睡下去,也不错。 “现在,我才知道,有的时候,天定胜人。”她目光落在徐阳逸胸口上。闪烁着一种别样的光芒:“你喜欢华夏古诗词么?” 徐阳逸几乎用尽全力摇了摇头,虽然非常轻微。 他其实是想说,我喜欢,但记不住,不过,说不出口。 “我很喜欢,小时候,父亲总是逼着我读。有一句,我记忆特别深刻。”她抿着嘴唇,美丽的脸庞上,扬起一抹浅笑:“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你听过么?” 还是摇头。 他已经无力说话了。 胸口的吸力,越来越强,仿佛要把他的血肉,骨髓,全部吸干一般。并且……已经心脏都在刺痛,那是那枚古怪的种子,根须已经开始刺了进去。 “不学无术。”安琪儿脸上扬起两个惬意的酒窝,轻轻抚摸着他宽大的手,声音越来越柔和:“上一句,你一定听过的……” 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……” “有时候……是云是水,还得曾经沧海才是……” 话音未落,她一口咬上了徐阳逸的脖子。全身都开始吸血鬼化。而这一次,身体的灵力不要钱一样冲了进去。 纯血吸血鬼,她之前说过,有两个最可怕的血脉天赋。一个是复苏,另一个,她没说。 她认为用不到,面前这个强悍的男人,巴别之塔一行就像山一样保护着他们,虽然他从没说过,不过,她不是瞎子,危险的地方从来不要他们去,什么时候都是自己冲在前面。这样的男人,怎么会用到自己真正可怕的天赋。 但是,山也有累的一天。 纯血吸血鬼,最可怕的一点,是可以用自己的生命,换取对方的生命,只要对方还有一口气,就绝对能活过来!并且,修复身体上所有伤势。 不过,代价是自己失去一切。境界全部丢失,成为刚刚练气入体的初级修士,并且……释放的时候,周围绝对不能有光。 否则,失去抵御光的能力,她只能化作石头。 然而,现在根本无法再等。对方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去,冰冷的手握在手中,她终于下定了这个决定。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啊嘞?!做完起来一看,回到20多了……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来,看到月初就滑到了30多,非常失望,自认为回到地球开始,剧情应该没问题,爽感应该也没问题……这个成绩很不满意 为了感谢昨天的支持,今天多更一章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