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7章:非洲之星号 - 最强妖孽

第677章:非洲之星号

“轰隆隆……”外界,撒哈拉之眼周围,所有驻扎的修士,全都愕然看着那座巨塔。 不止他们,世界上所有监视器的目光,全都看向巴别之塔。 一道道巨大的裂痕从塔身上出现,一片片迷蒙的白光从塔中透体而出,十几分钟的时间,刚才还完好无损,巍峨无比的巨塔,已经布满裂痕。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“立刻检测灵气波动!”“数据呢?之前有没有突变的数据?为什么会突然崩溃?”“里面的人呢?发生了什么事?” 沙漠周围,如今已经驻扎了上千欧美各大家族的修士,全都用惊恐的目光注视着巴别之塔。各大家族的核心团队,穿着白色大褂的研究修士,已经开始不停拨弄电脑,运指如飞,收集巴别之塔所有的数据。 谁都不明白,为什么前一秒还好好的,这一秒,突然就崩溃了。 “哗啦啦”一块块巨大的塔身,开始从巴别之塔上落下,就在这一瞬间,忽然无数白色光点从塔中被吐出,围绕在巨塔身侧。 那是留在虚妄号上的侯爵修士,此刻,他们同样震撼地看着崩溃的巨塔,每个人眼中都充满惊恐。 “周围还有没有普通人?”“立刻调查这次崩溃可能引起的地表震颤。”“我们的人呢?和毛里塔尼亚方面有没有沟通好?我希望我们第一个作为凡人科研部队入境!我不想说第二次!” 各个国家,科研单位,各大高层,全都紧张了起来。如此大的巨塔/崩塌,会不会引起地震?它的残骸会不会让撒哈拉沙漠消失?它本身的价值? 当在卫星上看到这一切之后,整个世界,都陷入一种些微的混乱。 这,是第一次修行界全面显圣。 这,是引起地球人类文明变化的第一个证据。 无法不重视。 徐阳逸站在最顶端,赵子七在身侧,俯瞰下方一块一块的色彩拼图。感受着巴别之塔的震撼,身边,观星者淡然道:“准备好了么?” 徐阳逸正要点头,忽然想起了什么,回身在顶层的废墟中寻找了一圈。数秒后,停在了一片巨大的骨骸周围。 这是朱红雪的骨骸。 其实,他也不知道是不是。朱红雪在猩红大公杀死劳伦斯的时候,顺手一招,早已身死魂消,然而,它的骨骸被太初吞噬,和刻耳柏洛斯,斯科里斯的骨骸一起,拼成一具巨大的,完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骨骸。 只有头部的狐狸头骨,还能分辨出以前的模样。 徐阳逸静静地站在朱红雪面前,许久,才感慨地说了一句:“当年,你仿佛魔神一般,屠戮几千修士,现在,不过冢中枯骨。” 修行之路,不进则退。 有时候,刀剑加身,并非做错了什么,而是本身不够强而已。 “若你还在外界,你仍然是数人之下万人之上,却非要冲入巴别之塔,也没有必须来的目的。踏上了这条路,就没什么好回头的了。” “刷!”剑光一闪,朱红雪两米多大的头颅陡然飞起,被徐阳逸牢牢抓在手中。 他无声舒了口气,这,是对当年那些人的承诺,也是对自己的承诺。 “轰隆隆……”刚刚做完这一切,巴别之塔发出通天白光,将撒哈拉之眼周围五十多公里,全部包括在这片白光之中,一阵阵轰鸣巨响,这座十几万年前就存在的巨塔,终于发出了临终的悲鸣。 “卡拉拉”一层接着一层,从天空到地面,无数巨石落下,但诡异的,这些巨石并未落到地面,而是凌空悬停,在半空中搭建起一条往东的道路。 “后会有期。”观星者拱了拱手,徐阳逸象征性地回复了一下,立刻和赵子七一起冲上了那条悬空巨石之路。 下方的修士,各地的首脑,全都看呆了。 半空中,一道青色灵气奔走,脚下是浮空之路,全部都由巴别之塔的碎片组成,一直蔓延向东。这一幅画面,足以震撼他们的眼球。 “检测灵气强度!”不知道多少国家的修行研究院,全部发出了这个指令。 然而,下一秒,所有人都呆住了。 大公级别! 但是,进入这么多大公,怎么只有一位大公出来了? “立刻让卫星锁定!这到底是谁?为什么出来了也不回驻地?” 徐阳逸根本没有管这些,一想到要回到华夏,一想到华夏还有那么多人等他,一想到自己的本体还在那里,他就忍不住运起全部速度,朝着路的尽头冲去。 “大哥,咱们……要回去了吗?”赵子七眼中带着一抹兴奋,虽然他常年沉睡,对自己家族感情并不深,不过,他也想看看,自己家族究竟怎么样了。 “嗯。” “那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 “很快。”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四周一切被视若无物,远处,天边十几架直升飞机,却根本不敢过来。 脚步如飞,一天的时间,很快过去。 已经远离了事件的中心,脚下的道路终于看到了尽头,就在衍生出非洲之外,戛然而止。 那里,有一层玄奥的光壁,这片光壁笼罩整个非洲,在中心有一把破旧的匕首,乃是非洲的超级法阵。 一步踏出,一种海阔凭鱼跃的感觉油然而生。 “印度洋。”徐阳逸目光微微眯了眯,飞行在变得晦涩,也就是说……各大海洋上有禁空法阵么?越靠近海洋的中心,禁空法阵应该越来越强,最后……自己很可能无法飞行才对。 “看样子,得找个办法回家了。”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非洲之星号游轮。 这艘游轮不算最顶级的奢华,但也是名声不小,属于那种次一级的富豪会选择的游轮。真正奢华的顶尖游轮,全都是会员制。光有钱?对不起,不行。 简单来说,这是一艘土豪游轮,不过,或许他们还没有豪到顶尖的份上。 此刻,船中心的宴会厅上,欧美风格的雕塑,装饰,以及头顶精雕细琢的水晶灯,照耀出醉生梦死的耀斑,洒落在地面猩红的地毯上。脚踩下去,如同行走在云端。 整个宴会厅并不吵闹,所有人员都非常克制地,带着虚伪或真诚的微笑低声交谈。“夜的交响曲”响起在中心陶醉的乐队之中,俊男美女,青年才俊们,惬意地交错自己的人脉枝条。一张张洒金的名片,成为彼此的敲门砖。 一个二十岁左右,大约两百斤的大胖子,穿着一身居然无比得体的西服,身后跟着一位沉默寡言的男子,满头白发,大约六十多岁,穿着一身唐装,双手拢在袖子中,亦步亦趋。 胖子显然非常适应这种场合,谈吐得体,幽默得当,和周围一干青年俊彦谈笑风生。虽然穿着不同,但是都有一点相同。那就是,几乎每个人身侧都有一位显然不是他们这个圈子的人,或老或少。而他们对这些人,非但没有当仆人看待,反而恭敬有加。 “失陪了。”胖子翘起小指,微笑着和面前不高的青年碰了碰:“那就说定了,刘少,年底我就去武汉,到时候可要刘少破费了。” “小事。”被称为刘少的轻声道:“罗少,你是打算去梅映红梅姑那里?” 胖子炙热的眼睛扫过香槟塔旁边,一位身材大约一米七左右的女子,大约三十多岁,脸上显出一抹丝毫不加掩饰的不耐烦情绪。和身边一位二十出头,面容姣好,身材大约一米七以上的女子旁若无人地自斟自饮。 容貌非常普通,周围甚至有两三米的真空地带,谁都无意识地离开了一些,但是几秒钟,就立刻有人带着微笑走上去寒暄。 “当然。”胖子兴奋地舔了舔嘴唇,压着声音回答:“这可是长三角富豪子侄辈里,唯一一个炼气大圆满的修士,就算突破不了筑基,也足足能活一百岁。平时她老人家深居简出,见都见不到,好不容易见到了,怎么能放过?” “good luck。”刘少微笑着举了举杯,胖子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了一下心情。肥胖的身影却好似身轻如燕,路过侍者的时候,自然而然地拈过一杯香槟,眼看就要不动声色地走到对方面前,忽然“咚”的一声。 身前,正好有人站了起来,撞到了目光全都在女子身上的胖子,香槟顿时倒洒过来,就在此刻,他身后的老者目光一抬,轻轻吹了一口气,所有香槟竟然安安稳稳地落入杯中。 “练气中期?”身边一位青年愣了愣,随后举杯笑道:“朋友,真是舍得啊,一位练气中期的供奉,可不是那么好请的。” 听到炼气中期这几个字,梅映红的眉头微微抬起,仍然是那种冷淡的神色,不过多看了老者一样。老者立刻脸色微微发红,带着一抹兴奋鞠了一躬。 胖子朝四周笑了笑,掩盖住脸上的得意之色,随后,目光带着些许阴沉看向面前的男子。 很高。 大约一米八六,八七左右,长的……虽然他很不想承认,但是让他都感觉很嫉妒。尤其对方身上那种掩盖不住的野性,是披在身上的一身西服都藏不住的。 这不是和自己,甚至船上所有人一个圈子的人。 气质完全不同。 不过,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差点让自己在一位炼气大圆满的顶尖高手面前出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