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8章:改变的世界 - 最强妖孽

第678章:改变的世界

“不好意……”男子举了举杯表达歉意,太久没有享受过凡人的生活了,随便找了条船,让自己放松一下,根本没太注意其他人,这胖子眼睛又完全不看前面,说实话,这还真不能完全怪他。 但是,话还没有说完,罗少已经阴森地看着他:“我不需要你的不好意思,你现在只需要回答一个问题。” “你是哪家的公子?怎么这么眼生?你的供奉是什么境界?” 男子皱了皱眉:“供奉?” “你难道不知道,酒宴厅只允许受到邀请的人进入?”罗少走前一步,他敏感地注意到,梅姑看了过来。心中一阵火热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啊……那么对不起,成为踏脚石,也自然就是你的荣幸。要怪,就怪你爹没把你生好。 男子根本没理他,而是看向了他身后的人,表情似笑非笑:“练气中期?” 声音里带着一抹玩味,老者目光微闪,一步踏前:“凡人,你好像很看不起修士?” 男子目光随意地扫了扫,大厅里,大约几十人,他们身后居然都跟着一名练气初期或者中期的修士。 “没这个意思。我尊敬任何一位修士。”男子微笑道:“只是没想到修士会兼职保镖。” “失陪。” “站住。”就在他准备转身的时候,罗少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 “你到底是谁?怎么进来的这里?难道非洲之星号的安保措施就这么差?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随便进?”刚才那一句供奉的反问句一出,他更加确信对方是混进来的,现在,一市龙头哪个不需要修士保护?如果请到一位旁门的修士,几枚丹药堪比仙丹! 这都不知道,对方顶多是那种三线企业的少爷,区区一个穷酸,他要捏,恐怕还轮不到对方说个不字。 男子根本没理他,大步往前走去。 “哼!”刚迈出两部,罗少身后的老者带起一阵稀薄的白光,已经站到了男子面前。 “小子,你的话很刺耳。”老者声音平淡:“我没让你走,你也敢走?你知不知道,我只要抬抬手就能让你灰飞烟灭。” 男子带着微笑,朝着面前的老者直接走过去,全场的人,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,都有些傻眼了。 不知死活吧? 五年前,巴别之塔横空出世,全球都公布了修行界的事情,现在,正是修行界最炙手可热的时候!一些药方,远超什么“杏林大药房”“同仁堂大药房,”更重要的是,修士那恐怖的战斗力,现在哪一个大一点的公司,不请五六个炼气保护重要人物? 任何修士,都是掌管风火雷电的超人,想要一个凡人死,有太多的,看不出来的方法。现在……这个人高马大的蠢货,竟然不给一个堂堂炼气修士面子? 刹那之间,老者的脸冷了下来,与此同时,数道身影,几乎没看到怎么动,全部拦在了男子面前。 “报上名来。”一位中年男子冷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,是哪家的公子,这么有恃无恐。” “看不起修士啊?啧啧,真是好久没有遇到这么不知死活的人了。”“有趣……真想不到,这年代还有这样的原始人。” 没有任何人看到,此刻,梅姑身边的女子,皱眉看了一眼现场,她不喜欢吵闹。 就在她收回目光的时候,忽然顿了顿,随后,难以置信地转过头来。 就在这时,男子也有所感觉,眉头终于抬了抬,随意地看了过去。 “你……”女子看了一眼,霍然站起,浑身都在发颤。梅姑愣了愣,轻轻拉了拉她的手:“小八,你怎么了?” 女子宛若未闻,心差点跳出胸腔一般,梅姑屈指轻弹,一道镇定心神的灵气从指尖发出,准备帮助女子冷静下来。 然而……就在发出的一瞬间,灵气骤然消失。 她呆了呆,随后针刺一样跳了起来,一滴滴冷汗,从她额头滴下。再也没有刚才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,而是受惊的兔子一样看着周围。 被吞了…… 刚才她的灵气,竟然被吞了! “你认识我?”就在此刻,一个平淡的男子声音在梅姑和女子脑海中想起:“有趣……几十年过去,想不到还有人认识我。” “拜见前辈!!”没有任何犹豫,梅姑心头狂震,根本不管这里是宴会厅,立刻半跪于地。 周围,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向梅姑,这是怎么回事? 一位炼气大圆满,莫名其妙对着一个凡人下跪? “晚辈有眼不识泰山!还请前辈恕罪!!”梅姑声音带着极度的恐惧,筑基修士……面前这个人是筑基修士!难怪自己丝毫感觉不到他有灵力! 与此同时,现场所有修士,都感觉自己的灵气被切断。却根本感觉不到源头。紧接着……一股难以言喻,对他们来说强悍至极的灵压,轰然升起,桌面上所有酒杯,齐齐颤抖了一下。 惊恐的尖叫声,几乎已经堵到了嗓子眼,就在他们要尖叫出来的瞬间,那股恐怖的灵潮倏然消失,仿佛从未出现过那样。 沉寂。 死一般的沉寂。 三秒后,一片“咚咚咚”的跪地之声,现场二十位修士,全部发出了诚惶诚恐的声音:“拜,拜见前辈!!请前辈恕罪!!” 全场都呆住了。 这是什么展开? 作为无声焦点的梅姑,此刻竟然也头都不敢抬。噤若寒蝉地半跪于地,这可是梅姑啊……长三角富豪家族中子侄辈第一人!现场刚才多少人去找她攀谈?罗少 一位位青年俊彦,愕然看着平日在家中奉为上宾的各位修士,此刻哪里还有一丝丝仙风道骨,仿佛像遇到猛虎的山羊,甚至趴在地上瑟瑟发抖。 “前辈?”刘少目光闪了闪,随后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筑,筑基修士?!”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场中男子:“他,他是筑基修士?!传说中飞天遁地的仙人?” 罗少的嘴,渐渐张大,最后根本无法合拢。捂着自己的嘴,毫无意识地倒退好几步。 筑基…… 筑基修士? 自己刚才竟然在挑衅一位筑基老怪? 这不可能……电视上飞天遁地的神仙,怎么可能出现在自己面前?还如此年轻? “梅……梅姑?”他试探着喊了一声,他不敢相信,他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。但是,声音还没有说完,梅姑立刻沉声道:“罗先生冲撞前辈,还请前辈责罚,晚辈……不认识他。” 轰! 晴天霹雳。 罗少倒退了数步,嘴唇发颤,那个自己想攀谈一下的梅姑,居然撇清了和自己的关系?当众给了自己一巴掌?告诉所有人,他所作所为和自己完全无关?但是,但是自己只是想和她交谈一下啊!怎么能随便撞到个人,就是筑基老怪? 没人保自己了……梅姑第一件事是撇清关系……那个一代天骄的梅姑?他双腿一软,声音带着哀求,就要跪下来。 然而,一道声音从他面前不徐不疾地离开。 甚至眼角都没看他一眼。 罗少死死咬着嘴唇,脸上火辣辣地痛。还真是自作多情啊……对方从头到尾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就自己小丑一样上蹿下跳如此卖力,原来,在对方眼中看一眼都不配。 “咚”关门的声音传来,轻轻的一声。在寂静的房间中如此清晰。 “恭,恭送前辈!!”所有头都不敢抬,额头触地,尤其是老者,和拦在男子身前的几个人,几乎是用一种虔诚的赎罪感,声音发飘地磕头。 而所有凡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表情差不多一模一样,全都呆滞了。 “呵……呵呵呵……”罗少跳如鼓,全身的肥肉起起伏伏,掏出一方手巾,心有余悸地擦着头上的冷汗:“王老,起来吧……这位阁下大人有大量……” 王老没有起身。 不敢。 绝对不敢起! 罗少凡人可能不懂,他们却太清楚了,这些凡人真的以为修行界不能杀人?华夏一共几千筑基前辈,哪一个不是叱咤风云的人物?自己……自己竟然蠢到这种地步,当面怼一个筑基前辈。 现在如果起身,他不保证自己能活着下船。 人群一点一点稀疏,这一出,让所有人再无心情呆下去,红男绿女默不作声地退场,只剩下地面跪了一片的炼气修士。 有的人不想跪,但是,老者那几个人带头跪了,他们不跪,难道是看不起筑基前辈? 鸦雀无声。 足足一个小时后,一个声音才淡淡道:“起来吧。” “修士的含义是有所担当,不是作威作福,亦不是为虎作伥。你们该祈祷,这次遇到的是我。” “谨遵教诲!!!”一阵无比恭敬地回答,整齐划一,老者无声地舒了一口大气,虚脱一样,被人扶着从地上站了起来。 “嘀嘀嘀……”就在同时,沿海的某个地方,天道分部,一位中年男子猛地抬起头,皱眉看向半空中闪烁的光幕。 “检测到a级通缉犯灵气。重复:检测到a级通缉犯灵气。正在朝香港港靠近。”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希望大家踊跃投票,这个月希望月票最后开头是2!谢谢各位!! 另外,app的所有评论,在pc端都不显示的,我是没法看到的,所以……如果有留言,请在pc端~谢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