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9章:战雷腾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79章:战雷腾(一)

“刷……”下面一片蓝色光幕闪耀,所有资料,一一列出。 “徐阳逸?”中年男子优雅地拿起一把银剪,拈起一根棕色的上等古巴雪茄,悠闲地剪了起来:“a级通缉犯……不是六十多年前的南州通缉犯么?古松真人点名下的通缉令。不过雷声大雨点小而已。啧啧……还是魁首?这么年轻闯下泼天大祸,现在还敢回来?” “六十七年,现在应该是筑基中期?有些棘手哪……” 下一秒,他的身形消失在房中。紧接着,已经出现在门外,一件纯白色的大衣从天而降,轻轻披在他的身上。而身边,两个影子一样的人影立刻跟了上来,半跪于地:“前辈,您要外出?” “嗯。”男子随意地点了点头,正了正手上的手表:“八天之内回来。另外,将本座房内定位上报于擎天宫,请古松真人圣裁。” 夜,凌晨四点。 青海,昆仑山主峰。厚密的天空,无数云层之上,一只巨龟模样,足足数百米的机关傀儡,悬浮于云层之中。而龟背上,一片巍峨的殿宇,在月光下显得神圣庄严。 其中最高的一座殿宇上,灯火通明。 这里是一片古风的房间,矗立于傀儡最高之处,从这里看下去,周围一片云海茫茫,好似人间仙境。青海所有修士,居民都知道,这里,就是华夏屈指可数,电视上都看不到,只存在于传闻中的金丹真人行宫。 擎天宫。古松真人麾下。 仙鹤衔灯,古朴的烛台满房间都是,而在无数蜡烛之中,一位老者,盘坐正中。他其貌不扬,如果不是七窍中浓郁的黑色灵气,和其他老人几乎没有区别。 他,正是古松真人本尊。 他的目光,有些出神地看向半空,那里有一道留言,是一个驻外修士所留,a级通缉犯徐阳逸,正在前往香港的航路上。 没有任何掩饰。 他回来了…… 古松真人闭上双眼,依稀记得几十年前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。 他错了么? 他不觉得,这是他的大义,他不认为有错。 但是,每当午夜梦回,总看到两张鲜活的脸,不知道为什么,让他揪心地痛。 “他回来了……”他无声地重复了一边,有些失神地看向外面漆黑的天空,皎洁的好似近在身边的明月:“他还是回来了……” 沉默。 数秒后,他眉头皱起。仿佛想起了什么东西。 又过了数秒,他猛然站了起来,须发皆扬,衣袂哗哗响动,一片金丹后期的灵气潮水一样冲入半空! “咚咚咚……”顿时,门外响起一片忙不迭的下跪之声。 古松真人根本没管。因为,他想起了一件事。 “当初……他说过……他不到金丹不回华夏?”他的声音都有些发飘,带着一种难以置信:“他现在回来……也就是说……” “他晋级金丹了?!” “这才六十多年!怎么可能?” 他不敢相信地在屋里踱着步,七窍中的黑气蒸腾不已,无论如何,他都不敢相信这个恐怖的答案。 修炼速度太快了……足足是别人的三倍以上!就连灭日真人都达不到他的程度! 但,他心中总有一个声音,这是真的,这就是事实,否则为什么对方掩饰都没有一点,就敢直接坐在游轮上归来? 一旦进阶金丹,再不需要掩饰。 “嚓……”他停住了脚步,沉声道:“玉阳子。” “徒儿在。”门外一个声音说道。 “你……立刻通知香港的镇守修士,告诉他,绝对不可和对方硬碰硬!不要管,华夏内部还有一道守卫,那个人不答应,他进不来!” “是……”玉阳子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:“不过……香港的舵主‘雪里刀’雷腾道友,已经在发出信息的同时,前往中国海。现在……恐怕已经到了。” “胡闹!!”屋内,传来一声怒喝:“他是找死不是?十七徒儿当年何等惊才绝艳,现在境界何等之高!凭他一个雪里刀?就算三个他都不行!” “那……” 沉默,数秒后,擎天宫中射出一道黑芒,在半空中画出一条黑色的长虹,直奔香港而去。 “希望……不会给一位舵主收尸。” 与此同时,非洲之星号,无人入眠。纷纷按照熟悉程度,分为三五拨,继续谈论着刚才的事。 当然,这是凡人,船上的修士仿佛忽然之间死绝了那样,无论雇主如何请求,都再不出船舱一步。 徐阳逸旁若无人地站在船头,双手撑着栏杆,仍凭海风吹动他的碎发。他周围十几米都没有一个人,再之后,才有一些好奇心极强的凡人,对着他的背影轻轻讨论着。 “龙渊剑灵,米斯特汀,无相观音,自己气海中的镜中花。”他轻轻细数着巴别之塔的收获,心情非常好:“最重要的,还有巴别之塔功勋榜开启的特权!只要有足够的功勋,全地球,只有我才能兑换这个神灵的宝库!” 观星者给他的小册子还没看,他打算好好给自己放几天假。至于赵子七,上船之后就不知道跑哪里花天酒地去了。 其他任何东西,他都没有研究,就算是修士,也需要休息的。 “还有这个……”他眉头皱了皱,看向自己胸口。 那里,有一个古怪的符文,还有一个十字形的伤口。 每当看到这里,就感觉心中一阵钝痛。他收获很大,却遗失了珍贵的东西。 “罢了,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立刻赶到南州,和本体融合。至于这到底是什么……等金丹以后再说。”他目光闪烁,心中一股炙热的期待火焰般蔓延。 金丹……真正的金丹。 我来了…… 近百年的修行,我,终于从一个小小炼气走到了你的面前。 “不用偷偷摸摸地看。”他忽然淡淡道:“出来吧。” 一个黑暗的角落,一个怯生生的身影走了出来。 是刚才梅姑身边的女子。 “见过前辈。”女子立刻恭敬地半跪下去,尽量让声音不颤抖,但是身体却抖个不停。 “你认识本座。”徐阳逸惬意地吹着海风,平静说道。 “是……”女子声音甚至带上了一抹哀求:“前辈……您可能记不得晚辈,但是……晚辈见过您。” “哦?” “晚辈……晚辈……”女子犹豫了数秒,声音染上一抹悲戚:“晚辈,是斩红尘的人。” 斩红尘? 徐阳逸抬了抬眉,这名字很熟悉啊,哪里听过呢…… 对了! 斩十二,自己的团员,就是这个杀手组织的人! 熟悉的名字,从尘封中涌上心头,他顿时想起了很多。 杨雪晴,高无过,君蛮,赵五爷……一张张难以忘记的面容在回忆中走马灯一样出现。他无声叹了口气:“起来吧。” “晚辈不敢。”女子仍然跪着,垂着头:“晚辈名叫残红,这时斩红尘中的名字,晚辈……晚辈只求……若……若前辈可以,能否……能否和古松真人说情,让……让南宫老祖……” 她的声音,已经啜泣了起来,泪如雨下,却根本不敢去擦。颤声道:“让南宫老祖……放,放了十二师叔……” 徐阳逸的神色,瞬间冰冷。 融合狼毒本体,铸就金丹,是他第一大事。 第二件事……南宫家……南宫无咎,你,可以去死了。 “南宫家……说您杀了他们的六少主,要您偿命。把所有跟过您的人……除了楚团长,全都抓了起来。开始的三十年,是不给他们一点灵气,让他们全部衰老,现在,现在……”她泪如雨下,说不下去了。 “说。”徐阳逸压抑着心中疯狂的杀意,沉声道。 “三十年前开始……每个五年,南宫六少主的祭日,他们……他们就,就……”残红死死咬着嘴唇,泣不成声。 这份痛楚,压抑在心中太久了,足足哭了几十秒,她才咬牙道:“每五年……杀一人……南宫家将所有人都猪圈一样囚禁在地下,从不见光,也没有灵气,我师叔……都快被他们折磨成不见日光的恶鬼了……然而,他们还是不杀他们……不允许任何人自杀,说……一直要杀到最后一个人死光为止……呜呜呜……” “轰!!!”话音刚落,他们方圆千米之内,海面轰然暴起数百米高的巨浪! “怎么了?”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 所有凡人都惊诧不已,他们不知道,那是刚才一个金丹战力的灵气压抑不住疯狂的杀意,终于冲入大海。 徐阳逸闭上眼,深呼吸着,胸口的杀意沸腾到了极点。 很好……非常好! 南宫家,仗着南宫无咎晋级金丹,安敢如此!竟敢动无辜之人! “你们……真的惹怒我了。”他的声音很轻,温度却可以让空气都结冰。 “放心。”数秒后,他转过头来:“我会亲自解决这件事。” 残红抿了抿嘴,仿佛想说什么,却什么都不敢说。 亲自解决? 怎么亲自解决? 南宫无咎……那可是真正的金丹真人!挥手抬足,都足以引起小型灾害!她想让徐阳逸拜托古松真人,只有真人才能解决真人的事情。这是她最后的希望,但是,这个希望刚刚闪现,就立刻破灭。 “前辈……”她咬了咬牙,壮着胆子颤声道:“真人之事……我等……” 还是祈求真人怜悯的好…… 不过,她没说完,就在此刻,徐阳逸缓缓抬起了手:“稍等。” 船上所有修士,这一瞬间全部抬起了头。愕然看向半空。 “这是?”赵子七正在和一位美女谈心,忽然抬起头来,微微皱了皱眉:“筑基?哦……原来就是个筑基啊……是大哥的通缉令?我感到刚才大哥用了灵力……算了,不管他……” 而其他修士,则是倒抽了一口凉气,战战兢兢,汗不敢出。 “筑基!又是一位筑基前辈!”“到底怎么了?今天怎么遇到两位筑基前辈?”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