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0章:战雷腾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80章:战雷腾(二)

“有客人来了。”船头,徐阳逸转过头,看向露出一抹冷笑:“运气真的不好……在本座想发泄的时候,自己撞上枪口来。” 水面,一片白光,利箭一般射来。 它几乎贴近于水面,所过之处,一排排十几米高的巨浪翻飞,仿佛摩西的分水杖。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。 月夜踏海,身后映衬着一片陆地的繁华,冲天霓虹闪烁----那是香港不夜城的夜色。他脚踏海面,凌波微波,披着白色的大衣,好似出来散步一般。然而,速度却极快,身后留涟漪未散,他已经出现在数十米外。 闲庭信步,午夜落花,若不是左手提着一把半人高的斩、马刀,几乎都以为他是出来散步的。 围绕着这把刀,无穷的雪花纷飞,甚至在他所过之处,留下一道冰霜的痕迹。 “香港分舵舵主,兼执行总督,雪里刀雷腾来访。” 人未到,声先到,黄钟大吕一样回荡在这片天空,传入所有人耳中,无论是凡人,还是修士,此刻都大气不敢出地躲在自己的房间。 “无关人等,一旦出现,恕本座无法手下留情。” 一片死寂。除了海风吹过夜空的声音,非洲之星号上再无一点信息。 “执行总督……”房间中,每一位炼气修士,脸色都有些发白。 筑基修士就是他们的天,而舵主,那是筑基修士中的佼佼者!一方皇帝,非筑基中的强者不可胜任! “一位舵主,怎么会来到这里?”“华夏就近七百个舵主,我竟然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一位货真价实的舵主?”“这位前辈来这里干嘛?”“一天之内能看到两位筑基前辈,真是我辈之幸哪……” 不过,谁都有些疑惑。一位舵主来到非洲之星号是要做什么? 从非洲出发,已经过了七天,明天中午将抵达香港港这个最终目的地,舵主深夜来访……莫非是和船上前辈是好友? 雷腾极快来到了船头,平静地和徐阳逸对视。 他是一个中年男子,两鬓有些花白,国字脸,寸头。 “你就是当年的魁首?”白色风衣被风吹的猎猎翻飞:“上了通缉榜,竟然敢暴露灵气,并且易容都不用就来到香港。你是不是觉得……” 他轻轻抬起斩、马刀,手徐徐从雪白映月的刀身上抚摸过:“觉得本座这当朝的刀,斩不得你前朝的官?” “a级通缉犯,徐阳逸。” “束手就擒,本座饶你不死。” “否则,就地格杀!” 船舱中,所有炼气修士,脸色倏然煞白。 通缉犯…… 刚才那个前辈……竟然是通缉犯! 两位筑基修士一旦动手,势头必定铺天盖地,作为中心的非洲之星号……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 “只希望……舵主阁下能一招毙敌。”王老在自己船舱中,冷汗直冒:“两位筑基修士如果全面爆发,船肯定会翻!通缉犯绝对不会考虑我们的死活!不……一定是尽快结束战斗。通缉犯就算再强……来的可是一位舵主啊!” “香港在华夏版图上非常重要,能担任香港舵主的,必定是惊才绝艳的前辈!”另一个船舱,三位炼气修士刚才还满脸倾慕,当听到“a级通缉犯”几个字之后,刹那间倒抽一口凉气,脸色雪白。 “应该没问题……但是,但是a级通缉犯,我从没见过啊。修士通缉犯我看过最高的才b级,那已经是筑基级别的前辈了。不过……遇到一位舵主,他既然这么自信满满地前来,想必是没有问题的。”另一位瘦长脸的男子沉声道。 “是一定没有问题。”最后一位,满头白发的老者。脸上带着一种自信的笑容,低声道:“徐阳逸?你们听到这个名字,有没有特别耳熟?” 其他两人都摇头。 “那南州圈地事件呢?”老者微笑着拈着胡须:“一个省会,现在成为一片鬼域,布满剧毒……” 他还没说完,瘦长脸惊呼一声:“我,我想起来了!” “没错!就是他,他成为a级通缉,不是因为太过危险,境界太高,而是因为性质太过恶劣!几十年,他已经进阶筑基,但是遇上了一位百里挑一的舵主,呵呵……” “原来是这样!你一说我才想起来,古松真人将他的危险等级下调了一级。”“这件事当年也是轰动一时啊,一位魁首叛变。也难怪古松真人下调,一位筑基占据s级通缉榜确实不妥当。” “你一点都不担心?”最后一个船舱中,赵子七和一个小女修卿卿我我,然而,小女修却脸色雪白,咬着嘴唇:“两位筑基前辈,一旦动手,咱们这里……” “担心什么呢?”赵子七帮对方倒酒:“有人想找抽,也不能拦着不是?不过……那人也不是喜欢杀人的,恐怕会放对方一条生路吧?结束快的很。” “你……你真是!你难道就不知道筑基修士有多可怕?” 甲板上,徐阳逸平静看着雷腾雪亮的长刀。只扫了一眼,又看向了海面上令人迷醉的夜,月光洒在海面,拉出一道道细碎的蓝金色光线。数秒后,才淡淡道:“你运气不错。” “虽然我现在心情并不算太好,不过,还不太想杀人。” 雷腾愣了愣。 紧接着,发出一声哈哈大笑。 “哈哈哈哈哈!!!”他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四面海水都随着他的大笑在颤抖,许久,才低下头,居高临下地看着徐阳逸:“有趣,真是有趣。” 他轻轻擦着刀:“我很想知道,是什么给你自信,让你竟然如此目中无人?” “不过,不重要了,我相信你跪倒在本座‘饮雪’之下时,会非常乐意告诉我一切。” 话音刚落,一道雪亮的光芒从黑夜中亮起,仿佛黑夜之中一道闪亮,方圆八十米的海面,顿时“轰”的一声,居然被分为两半!雪亮的刀光直斩徐阳逸头颅。 “轰隆隆……”震荡越来越大,眨眼间,已经不是近百米,而是瞬间突破百米! “罪人!跪下!”雷腾仰天大笑,自己的境界显然又精进了,居然突破了百米界限,这一刀,可谓他修行生涯中最璀璨的一刀,他自认在这一刀之下,对面的男人逃无可逃。 刀光似电,然而,下一秒,倏然停止。 徐阳逸手指头轻轻搓着,根本没有看他一眼,饮雪就停在他体外三米,雷腾一声暴喝,用尽全力,全身都一阵白色灵气升腾,然而,一动不动。 “不……”他愣了愣,随后愕然看着周围的海面,下一秒,冷汗密布。 这一刀的范围还没停止,两百米……三百米……五百米。最后…… “轰!!!!”一千两百米范围之内,轰然一声震天巨响!所有海面齐齐崩溃,飞扬到天空之中,落下化为潮湿的雨。 雷腾呆滞地站在雨中,脸上除了难以置信就是难以置信,怔怔地看向眼前的男子,嘴唇都在发抖。 一千米范围…… 金丹大关! 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? 对方现在修行时间未过百年,怎么可能突破到金丹期! 他来之前就估算过了,对方的修行年纪,顶多筑基中期,而他……可是中期已经巅峰,随时可以冲击后期的大修士,对这一行,他可谓自信满满。然而现在,所有自信都随着千米海面的爆裂而粉碎。 “我看,你本朝的剑,还真斩不得前朝的官。”徐阳逸淡淡扫了他一眼,随后,屈起食指,正对雷腾。刹那之间,雷腾全身过电一样颤抖,如果说,刚才只是震撼,现在,震撼都消失了,只剩下骨子里的寒意。 他感觉到了……对方只是轻轻屈起手指,却仿佛让他面对整个世界,手中灵气涵盖天地,他全部灵气都被包裹在对方的界限中! “拜,拜见真……” 他立刻忙不迭地下跪,刚才的气度瞬间消失。不过,不等他说完,只感觉自己面前一阵惊天动地的雷响。随后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 海上,恢复一片寂静。 残红站在他旁边,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一切。在她眼中,刚才还被她认为是天的雷腾,此刻流星一样倒飞数百米,扑通一声落入水中。 还有……刚才那昙花一现的恐怖灵气…… 还有……刚才那突破千米的巨大范围…… “扑通……”她还没有考虑清楚,身体已经瘫软在地面上,拼命磕着头,声嘶力竭地说道:“拜,拜见,拜,拜见真人!!!” “晚辈,晚辈刚才多有冒犯!实,实在不知道您……” “起来吧。”徐阳逸抬了抬手,残红在一阵惊呼声中身不由己地站起,嘴唇都抖得厉害,身形如同老鼠一样全部蜷缩在一起,刚才还敢看徐阳逸,现在根本看都不敢看一眼。 金丹,那是世界的巅峰,修行界地位最高的修士,最强战力! 那是传说中见首不见尾的神龙,是只能出现于电视中的神灵,他们是传说,是神话,是谈笑中樯橹飞灰烟灭的圣人。她从未想过,能看到真正的金丹修士! 她现在没有一丝想法请对方去救十二师叔,心中只有敬畏,惧怕,以及敬畏惧怕。 “我说过,这件事,我会亲自解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