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:追杀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9章:追杀(二)

“两人追踪,一人留守?继续监视我的住处?”徐阳逸冷笑,从对方靠近侦测气味,确定目标开始,猎人和猎物的位置,早就不像他们想的那样。 “确实是精锐。”徐阳逸眉头微皱,这样的人,实力很不错,更重要的是,对方跑的非常快! 就像热带森林里的土著,对着你吹一根毒箭,你远目望去,根本不知道在哪。因为对方此刻已经躲到了另外的保护色中。 他沉吟了一下,毫不犹豫地朝着对方藏匿的商业楼走去。 楼层上,手仿佛有吸盘,趴在一半的两个男子,倏然停住了。 两人对望了一眼,纷纷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。 竟然走过来了? 就这么……一步一步,慢悠悠地走过来了? 被发现了?还是对方在散步?或者纯粹是巧合? “有可能被发现了。”瘦削男子低吼了一声:“天听!” 他的耳朵,刹那之间开始迅速扩大,最后,竟然变成了如同蝙蝠一样的三角形耳朵。 “心跳没有变化,血液没有变化,体温没有变化,体表无汗,脉搏也没有变化……该死……”瘦削男子暗自骂了一声,眉头第一次皱了起来。 楼顶上,石雕一样的女子,瞳孔骤然睁大,身上的一只鸟叫着飞走,她同样难以置信地看着下方。 “走过来了?” “被发现了?” “不,不可能。现在不是古代,任何修士要修行不可能瞒过政府。就连普通人世界的无国籍人士都有详细的底案,这个人从未见过,不可能是妖孽,更不可能发现我们!” 徐阳逸点上了一根烟,寥寥烟雾随着夜风升起,他就这么不紧不慢,悠悠闲闲地走了过去。 他知道,对方此刻肯定惊讶无比。他需要对方做出判断的时间。 一旦……进入他的射程,这些人,没一个走得出去! 比练气修士强大得多的灵识,触手一般延伸了过去,一点一滴地判断着距离。 黑夜中,无风,无声,无光。只有一片汹涌的战意,在暗暗升起。 一场看不见的斗智斗勇,胆与脑的角力,已经在夜幕中拉开。 这是猎人和猎物的较量。 “八百米……”瘦削男子目光如电,磨着牙道:“他去旁边小卖部买了瓶饮料。然后去旁边垃圾桶扔了烟头……该死的……” 徐阳逸慢悠悠地走了两百米,他仍然无法判断出对方的意图。 直接冲着自己来的?还是偶然? “虎王-03,你有没有通知舵主前辈?” “正在拨号。”女子的声音从对讲器中传来:“但是很奇怪……一直拨打不出去!” “我怀疑,有人在这里干扰信号。” 七百米了! “撤!”毫不犹豫,瘦削男子当机立断地低吼。 不对劲! 太不对劲了! 这个人……有问题! 长期在生死线上生活过来的神经,已经向他发出了警告,他感觉到了一股冥冥的危机感:再在这里呆下去,死路一条! 没有人回答,这一瞬间,三个人,光明正大地朝着三个方向疾射而去。 他们都是真正的精锐,就算在走的时候,也留下了一个试探。 如果,对方是无意的,对于忽然看到修士散开,没人会追上来。 但是,如果对方真正发现了他们,接下来,就是图穷匕见的时候!也是逼得徐阳逸必须摊牌!至少能扭转一丝已经开始倾斜的局势,不至于现在钝刀割肉一般。 那时候,他们至少能有一个人跑出去。 徐阳逸的目光,清晰地看到了几百米外,从高空分成三股逃跑的人。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,下一秒,他猛然跃起,足足十几米高,立刻落到了旁边低矮的房子上。 随后……浑身的灵力爆发,标准的跑步姿势,用自己最快的速度,朝着他认为最慢的一方追了过去! 全力追击! 猎人和猎物,这个月夜下,谁才是猎人?谁才是猎物? “咚咚咚!”沉重的脚步声,在楼面上响起,每一脚踏下,都引起一片细微的蛛网纹。 从不全部脚掌着地,总是前脚掌着地,两只手均匀地前后摆动,如同为船扬起的风帆。战斗的一丝一毫,时隔三年,在他心中发出欢愉的呼声。 他整个人,如同建筑群中奔行的巨象,带着一往无前的杀气朝着三个人冲来! “被发现了!”三个人心中,此刻已经完全明白了。 对方,早就发现了他们,同样是精英斥候,脑袋里一回想,马上明白了对方之前为什么一动不动! 试探,和反试探,再加上消耗他们的体力! “这他妈是个真正的战士!”虎王-03咬了咬牙,她明显可以看到,对方是冲着自己而来! “不止如此,对方的真正战力……远超表面!”瘦削男子亡魂大冒,对方全力冲刺的速度,他们怎么可能看不出来! 迷彩男子咬了咬牙,什么都不说,全力朝着不同的方向冲去! “舍身……飞星……星火……”徐阳逸目光爆闪,连续用了三招,但是星火仍然出不来。 不过,就算如此,他的速度,已经快到匪夷所思! 从一栋楼跳到另一栋楼的半空中,空中只能看到一抹黑色残影! “艹!”虎王-03再也忍不住了,就这几秒,对方和他们的距离……不过四百米! 真正危险的距离! 尤其,对方冲过来的气势,全身的那种灵压,竟然让她感觉浑身都在颤抖! 毫不犹豫拿出一张符,咬了咬牙,贴到了自己腿上,刹那之间,她的速度再次飙升! 但是,下一秒,她就立刻发现…… 快不过对方! 双方,速度接近了许多,然而,仍然有差距! 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!或许,用不了五分钟! “逃!”她心中一沉,全力嘶吼,要让另外两位伙伴听见。 没有回答,另外两人,更明白什么时候必须舍弃。用尽全力朝着不同方向飞奔。 楼层上,两道残影在楼顶上跳跃,距离越来越近! 身体中,骨骼不堪重负的声音传来。没有神秘盒子的加持,徐阳逸仍然无法用出星火。但是,对于这些声音,他恍若未闻。 虎王-03根本不敢看后方,手往衣袋里一抓,下一秒,一只竹子做的小鸟,飘飘悠悠地飞了出来。 “刷!”小鸟刚一飞出,立刻带着一抹赤红的光芒,浑身的竹节竟然重新组合,不到半秒,就变为了一只青幽幽的竹剑,闪耀着数枚符箓,瞬间加速!朝着徐阳逸猛刺而来! “龟负。”徐阳逸根本没有躲,即便他认出来了,这是一柄下品法器,但是,如果现在被对方阻拦,他根本不会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监视他! 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从天下独步出来之后,他就再不希望有这种感觉。 尤其……是在自己能把控的情况下。 “这是……”就在此刻,虎王-03回了第一次头,这柄法器,是她的保命底牌。她极为舍不得。但,正好看到了这一幕! “天道!他是天道的人!”厉喝声划破长空,其他两位同伴只是耳朵震动了一下,继续逃跑不停。 徐阳逸眼中闪过一抹杀意,舔了舔嘴唇:“所以……我很厌恶所谓精锐。” “就算再不利,也要把消息传递出去。” “那么,你也别想走了!” “噗嗤!”竹剑入肉的声音,瞬间传来,他脸部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,下一秒,立刻夹紧肌肉,不让对方再飞出去! 一只手,已经死死握住了插在自己肩膀的竹剑剑柄。脚下根本不停。 “该死!”虎王-03心中大急,这柄竹剑,可不是只攻击一次,只要她灵力不绝,这柄竹剑就能如同穿花蝴蝶一般,攻击根本不停止!直到把对方插成一个筛子! 然而……此刻,仿佛被巨灵神握在手中,无论她怎样调动,不动分毫! 对方的灵力,灵识,全部在自己数倍以上! “这他妈哪里出来的怪物!”她的脸色已经发白,对方,距离她,不过三十米距离! “刷!”一分钟后,虎王-03脸色苍白地看着停在自己前方的男子,不发一语。只是静静地摆出了一个迎战的造型。 那只竹剑,被对方握在手中,竟然只能微微颤抖,以她的修为和灵识,这么近的距离,都挣脱不出来! “我们是……” 没有任何办法,她必须开口说明为什么。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! 她的话并没有说完,因为,就在下一刻,徐阳逸那只穿着拖鞋的腿,已经扫成了一条腿鞭,朝着自己踢来! 空气中,竟然响起了丝丝破空声! 虎王-03的瞳孔中,那条腿越来越大,“咚!”一声闷响,下一秒,整个人,毫无悬念地,如同流星锤一样飞出!猛然坠落在地!地面都颤了两颤! “哇!”一口鲜血,根本抑制不住,从她嘴里喷了出来!同时,整个人的神色,已经无比惊恐! 一脚! 竟然只要一脚! 这绝对不是普通修士的力量!哪怕天道毕业的普通精英,都不可能将自己一脚踢飞! 心中,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冒出来。立刻被她肯定! 这,是魁首的力量! 也只有魁首能将她一脚踢废! 想到这一点,她心中已经悔恨无边。之前还想试探一下,谁知道,试探的机会都没有! “轰隆隆!”伴随着一脚巨力,她直接被踢飞十几米远! “你没有解释的权利。”徐阳逸掰了掰指节,发出咔咔的响声,微笑着走了过去:“在监视我的时候,就得做好这些准备。” “轰!”一拳打向满眼惊恐的虎王-03,她发出一声惨叫,只能用双手护住满头大汗的头颅! “扑!”肚子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,她的白沫喷起半米高,彻底失去了战斗力。 不经打啊……徐阳逸有些遗憾地收回了拳头,这只是他三层力,当初踢罗三丰,他可是用了八成。 虎王-03,在地上颤抖不已,那不是畏惧,而是疼痛。 一脚,一拳,简直如同巨象撞击,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才咳着血惨笑了起来:“妈的……这,这是魁首……这一定,是……魁……首的力量……妈的……妈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