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1章:轩辕剑主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81章:轩辕剑主(一)

船舱中,所有修士,都愣住了。 王老仿佛忽然变成了石雕一般,不知道过了多久,全身筛糠一样颤抖起来。 就在刚才……一道魔神一般的灵气萦绕周围,那是一种瞬间可以让几千,几万个他灰飞烟灭的灵气,而紧接着,雷腾的灵气就消失了。 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 所有船舱,每个人都面面相觑。 刚才还讨论着可能很快的三位修士,此刻难以置信地看着彼此----他们都以为自己感觉错了。 是,很快,非常快。不到三十秒。但是……为什么结局和他们想的不一样? 根本是南辕北撤! “徐阳逸……几十年前圈地南州,性质恶劣至极……他……这,这才六十年左右……他,他,他怎么可能击败舵主级别的前辈……”十几秒后,瘦长脸的男子颤声道:“是不是……是不是我感觉错了?” 老者和另一个人都没开口,只是看向彼此的目光中,一片骇然。 怎么会这样……自己不过是陪着公子出来坐船回华夏而已……接下来,要和一个a级通缉犯……还要过大半天? 天啊……这一路自己到底是怎么活着到达这里的! 徐阳逸根本不管这些,他知道自己没到金丹,但是金丹战力,已经有了傲视群雄的资格。 他回到了房间,这几天本来就打算彻底放松一下,当他踏上华夏土地的时候,就再也不可能这么轻松了。 第二天早上,他睡到十点才起床,刚走出门口,却看到了满地跪下的身影。 所有炼气供奉,全部都跪在走廊上,头都不敢抬。听见门打开的声音,顿时一片“咚咚”之声不绝于耳,如果说昨晚还抱有侥幸,现在看到出来的是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的徐阳逸,他们怎么还不明白? 这个人……比舵主还强!强得多! 王老在人群中,满背冷汗,周围没有一个人,谁都谨慎地离开他一米开外。他现在只感觉天旋地转,昨天……自己竟然问一个强到这种地步的修士“是不是看不起他?” 凭什么要看的起他? “晚辈有眼不识泰山!!”“昨日唐突,冒犯天威,还请前辈恕罪!”“恭迎前辈!还望前辈不要计较晚辈昨日无礼!” 所有人,手中都托着一个盒子,散发着微薄的灵力,徐阳逸扫了扫:“起来吧。” 无人敢起。 “东西带回去,我不需要。” 这些可能是他们看家宝物,不过对于他,说杯水车薪都是抬举了。 长腿直接跨过一群人,路过王老身边的时候,王老浑身抖如筛糠,然而,对方根本没有看他,径直走到甲板上,准备晒太阳。 不过,他并没有走到。 因为还有一个人,等在了门口。 “啪啪!”还不等他走到,罗少就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,根本没有留力,半边脸都肿了起来,随后,无比恭敬地垂着眼帘,双手捏着一张纸条,送到徐阳逸面前:“阁下,昨天的事……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。” 也不知道王老对他说了什么。 “这是?” “一点小小的意思,五百万,不成敬意。”罗少忐忑地垂着头,根本不敢看对方,昨天的自己……真的是傻得可爱,居然对这样一位可以生杀予夺的修士说出那种蠢话。王老凌晨五点过叫醒他,说完之后吓得他魂飞天外。立刻拨通了和父亲的电话,被一顿痛骂之后,父亲毫不犹豫地拨出了五百万巨款。 无它,只为揭过这个梁子。无论在徐阳逸心中,这是不是梁子,这五百万,他必须收下去,罗家才安心。 徐阳逸微微一笑,毫不客气地收过支票。他现在分文莫名,这还真的算是雪中送炭了。至于过节? 凡人的过节,他还真看不上。 “没事了。”他挥了挥手,惬意地走到甲板上,享受着最后半天的日光浴。 半天之后,非洲之星将进入香港港,他漫长的修行生涯中短暂的休息,也到头了。 时间过的非常快,当船再一次调头之后,他轻轻睁开了眼睛。 入目之处,一片繁华。 从这里,已经依稀可以清晰看到香港的地标建筑汇丰银行,花旗银行,金融一期,现在距离他刚出道的2016年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,这几栋大楼已经不是最高,周围一群摩天大厦接踵摩肩,然而,他最熟悉的还是这几栋。 “子七。”他灵识很快找到了在女人肚皮上呼呼大睡的赵子七,正要开口,忽然想起一个严峻的问题。 这小子……精灵身体不是没有小jj吗…… 这种精疲力尽的模样是怎么办到的…… 他看了好几次,确认这是一个女人,而不是伪娘。 嘴角有点抽筋,槽点太多,居然不知道从何说起。数秒后,才用灵识撞了一下对方,赵子七立刻模糊地醒了过来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:“啊?大哥啊?有事?” “你下船,在原地不要动。”徐阳逸淡淡道。 “为什么?” “没什么……”甲板上,徐阳逸眯了眯眼睛,谁都看不到,当初他炼气也看不到。现在……就在他面前,一片恢宏无比的紫色大幕,布满整个天空! 它是由纯粹的符文组成,每一个都玄奥无比,一道道浓郁至极的灵气升腾半空,凝聚成一个个虚幻的人影,在符箓大阵中若隐若现。从他这里看过去,所有的人影,都汇聚成一条紫色巨龙,没有开始,没有结束。笼罩华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! 巍峨,雄奇,一种难以名状的天威,让所有修士到了这里,都感觉灵力几乎溃散。 紫气东来三万里,函关初度五千年。 “华夏的护国大阵……”他带着一抹炙热舔了舔嘴唇,当年的自己,看天还是天,而现在的自己,看云不是云。只有金丹,才能看到这些凡人所不能看的东西。 “本座,距离金丹,还有三个省的距离。”他微微笑了笑,随后收起笑容,凝重地看向盘坐在香港之前,紫色护国大阵中,一抹雪白的身影。 金丹修士! 而且是从未见过的金丹修士! 实力……极强! 很少有人能让他感觉皮肤如同针刺了。而对方,相聚如此之远,却做到了。 船,飞快前进,两个小时后,香港全貌已经清晰可见。就在此刻,那位修士睁开了眼睛。 看似年轻,眼中却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悠久。身穿一袭白色古装长袍,头发披散。如果说长相,是有些阴柔的,丹凤眼,柳叶眉。然而,这种阴柔之中,一股浩然剑气,根本无法忽视,遮掩他身上一切柔弱。 不,没有柔弱。 这个人,就仿佛一把剑,矗立虚空。 他身旁,有四把剑围绕。不过全部都在剑鞘之中,剑鞘应该是特殊的天材地宝打造,根本感觉不到是不是法宝。 徐阳逸的目光,和对方静静对在一起。 平静地对视,刹那,两人都差不多猜出了对方的实力。 很强…… “有趣。”片刻后,两人不约而同地收回目光,徐阳逸根本没有感觉气馁,刚进国门就看到如此强大的修士。反而欣慰地点了点头:“这才是修行大国的泱泱气势。” 咱们,就敢让金丹守国门。 欧美,谁能做到这一点? 他倒上一杯咖啡,不徐不疾地抿了起来,又是半个小时,船已经到了护国大阵前方。 就在同时,徐阳逸轻轻放下杯子,而半空中的修士,无声站起。 “本真人……本代轩辕剑主,万里残雪。”他带着一丝冷漠,看向下方的船只:“来者何人,报上名来。” 船上所有修士,齐齐吃了一惊。 真人? “金……金丹真人?”各个船舱中,惊呼声,倒抽凉气的声音响作一团“香港有金丹老祖?!”“不是吧!我从没听说过!” 窗户中,挤满了一张张带着渴望,羡慕的面孔,睁着发红的眼睛看向半空。一道白色的身影,从虚空中缓缓走出,突兀,却平静。身边四把剑环绕。下一秒,一股恐怖之极的灵压,轰然压下! “扑通!扑通!”这一次,惊呼都未发出,船上无论凡人,还是修士,都齐齐跪了一船。整艘船,都猛然朝下一沉。 没有声音,只剩下心脏在狂跳。 下一秒,另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:“狼毒。自海外归来。” 再次沉默,数秒后,轩辕剑主看向他身后的虚灵仙体漩涡,缓缓开口:“身负金丹异象,金丹之下不可视。原来是狼毒道友。” “道,道,道,道友?!” 所有船舱中,都炸开了锅! 老者,瘦长脸男子,王老,还有任何任何的修士,此刻全部同一个表情,嘴唇猛然张开,简直可以塞进鸡蛋,眼睛瞪得溜圆。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 “他……不……徐,徐,徐老祖……他,他老人家是,是,是金丹真人?”老者声音抖得厉害,他忽然明白了,为什么雷腾如此不堪一击。 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。 而他们……已经尽量高估了对手,却根本没想到,对方是金丹真人! 不过,根本没有想的时间了。紧接着,一股不弱于轩辕剑主的灵压,冲天而起!万千绿芒铺天盖地,将这一片海域都染做一片翠绿。 不分伯仲! “沙……”轩辕剑主脸上是万年不化的冰霜,左手反手抓住一把剑的剑柄,缓缓抽出。随着他的抽出,一片比太阳还璀璨的灵气的赤红色灵气,轰然化作一道凤凰,火焰掠过整个海域,与绿色灵气隔海相对。 “丝丝……锵!!”剑鸣不绝于耳,轩辕剑主手指徐徐擦过:“元婴死社稷,金丹守国门……本代轩辕剑主,候教。” “罪人徐阳逸,罪名有二,一:欺师灭祖,叛出师门。” “二,侵吞南州,造成千万国民流离失所,南州成为不毛之地。” “二罪并罚,赐死。” $$$$$$$$$$$$$$$$$$$$$$ 明天开始,恢复2更了,谢谢各位上月,本月的支持! 3更太累了……人都要死的节奏……这周的六天3更,一天4更,简直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