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2章:轩辕剑主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82章:轩辕剑主(二)

他的声音很平静,仿佛没什么起伏,却带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剑气。 徐阳逸身体缓缓浮空,淡淡道:“当年之事,对错难辨,你这顶大帽子,我可受不起。” “对便是对,错便是错。无可辩驳。”轩辕剑主剑尖斜指徐阳逸:“亮剑。” 徐阳逸也不想废话,a级通缉犯是么? 那老子就做个a级通缉犯的样子给你看! 此去南州,还要穿越三省,其中……重庆市,就是古松真人封地所在,金丹行宫擎天宫也可能在那里! 这一路,不知多少舵主阻拦,西北王,流光囚影,古松真人,自己曾经的师尊也在那里。说不定还有其他金丹……海上的几天休息,不仅仅是放松,更是为了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巅峰。 这是一条染血的道路。 没有真正成就金丹之前,他的境界在金丹修士眼中清晰可辨,华夏也不会为了一位非金丹修士首开先例。尤其……南州至今都是不毛之地。 只有金丹,才能称得上至尊。而他,距离这个位置,已经近在咫尺。 他深吸一口气,右手上鱼肠形成的符箓闪耀,随后,黑光一闪,一柄漆黑的带鞘长剑,出现在手中。 就在长剑出现的那一刻,轩辕剑主周围四柄长剑,疯狂翁鸣起来! 就连轩辕剑主本人,都愣住了。 “这是……” “嗡……嗡……”就在同时,香港一栋二十层的玻璃钢大楼上,最顶端,无数嗡鸣声响起,数盏红灯倏然闪烁。所有穿着白大褂的男子,全都愕然抬起头,愣住了。 下一秒,他们全部尖叫一声,飞速摆弄着各种仪器,惊呼声此起彼伏。 “两道金丹级别的灵气!!”“距离香港港不到十公里!”“这是要做什么?!两位老祖要斗法?他们不怕掀起小型海啸吗?” “刷!”两秒后,一道光幕出现在房间中,所有人一看,全都呆住了。 金丹,不想让别人看清,别人绝对看不清身形。他们只能看到……一片汪洋一般的青色,和一片海啸一样的金色,就在香港港外针尖对麦芒。 “立刻通知政府!发动海边遣散公告!”“我的天……两位老祖……他们是要做什么?”“真的是斗法……老天……金丹老祖的斗法百年都不一定会有一次,这,这次居然在香港……”“马上通知华夏修士联盟!香港出大事了!” 而香港市区,不知道多少在海边看风景的市民,无论外国人还是华夏人,都彻底呆了。 刚才突如其来的海面爆裂,紧接着漫天青金色光芒。海边的所有人,都看着十几海里外的天空,呆若木鸡。 一分钟后,广播响起:“请各位海边的市民立刻疏散,重复,请各位海边的市民立刻疏散。两位金丹真人斗法,威力恐怕波及香港海岸,还请……” 不需要他说了,当听到“金丹真人”几个字,海面零零散散的人群,发出一阵阵尖叫,全部朝着内陆奔去。 与此同时,香港海外。 “刷……”左手剑鞘,右手剑柄,黑色鱼肠一寸寸拔出,一声龙吟之声响彻全场,万道黑光从拔出之处丝丝绽放。 “锵!!”锷上芙蓉动,匣中霜雪明。随着一声斩金切玉的声响,一尺鱼肠,被他握在手中。 一道黑光涌出,器灵出现,轩辕剑主愕然地看着老者,数秒后,两人竟然隔空鞠了一躬。 “好久不见,前辈。”轩辕剑主轻声道:“别来无恙否?您在剑谱上失却千年,如今终于选定候选者了么?” “好久不见。”鱼肠声音也充满感慨:“我安好。” 鞠躬完毕,轩辕剑主直起身来,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,正要拔出的剑,摁了回去,而是一拍天灵盖,眉心光华大放,万道光芒从中闪现,一把映雪利剑,一寸寸地从眉心生长出来,剑身赤红,仿佛龙血铸就。随着一声凤鸣,游龙一般冲入天空,随着它每一次腾跃,天空中金光四射,将云层都染做金霞。无穷金色灵气,从剑身上飘然而出。 数秒后,金光凝聚成一个青年剑客的身影,和老者隔空而望。 青年剑客身上,没有一丝杀气,也没有一丝剑气,但……偏偏让人感觉,他出现伊始,整片空间都充盈着无边剑气。 因为太多,太浓,太强烈,反而不知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 “刷刷刷……”一道道可怖的剑气,纵横方圆上千米,将徐阳逸身上的衣服,皮肤,都吹的刷刷波动,仿佛……他身外,全都是无形之剑,近在咫尺地刮着他的身体。 “圣剑。”他目光警惕地眯了起来。 “赤霄。”轩辕剑主轻轻招手,青年剑客人剑合一,金色游龙游走他的手臂:“本真人手中有四把圣剑,一般来说,和人对敌只用赝品。万万没想到……现在的华夏,竟然还有人能让勇绝之剑鱼肠选为候选人。那么……赝品,就没有上台的资格。” “鱼肠。”对面青年剑客的器灵,冷冷道:“当初九把圣剑共同盟誓,你现在竟然认别人为主?” 没有回答,数秒后,鱼肠爆发出通天黑光,带动徐阳逸的胳膊,直指曾经自己的主人,这一代的轩辕剑主。 青年剑客深吸了一口气,轩辕剑主手中,赤霄同样抬起,一片金色光芒铺天盖地,毫不避讳地迎向鱼肠。 古剑寒黯黯,铸来几千秋。白光纳日月,紫气排斗牛。 “以剑论道,无人可胜本真人。” 话音未落,天空中,一片赤红色的剑气,斩破万朵白云,身侧的云雾顷刻间烟消云散,一道恐怖的红色伤痕咔咔出现在天际。而对面,无穷黑雾涌现,数不尽的老者身影浮现黑雾之中,硬生生迎上这一道破空剑气。 “轰隆隆!!!”天穹都在颤抖,海面掀起汹涌海潮,所有看着这里的人,都惊呆了。 “你实力极强。但,你终究不是真正的金丹。”一剑收回,轩辕剑主脸色不变:“且……你并非剑修,鱼肠选了你,还真是明珠暗投呢。” 最后一个字刚落下,他的身影,已经化作一道红芒,天空都微微波动了一下,下一秒,漫天剑影出现在徐阳逸面前。 但,迎接他的,同样是漫天剑影,丝毫不弱。 “当当当!”金色和青色的颜色,激射的剑芒将周围五六百米化作绝对死域。然而,几招下来,徐阳逸竟然感觉到了差距。 不是说境界的差距,他两实力极为接近,但是……存在着器灵的差距! 他和鱼肠,真正的磨合期还不到一个月,而轩辕剑主,则是世世代代把握圣剑,心灵相通之下,他真的感觉到了器灵的可怕。 “刷!”一剑刺过,陡然分为五朵剑花,然而,就在同时,另一剑反刺他的肋下。 他根本不需要去分辨真假,因为……两剑都是真实的,一剑来自于轩辕剑主,另一剑,来自于器灵。攻敌之必所救,左右夹击,配合毫无瑕疵,他每一剑,都必须防御来自不同角度,全部针对要害的攻击。 这是完全的信任。 “当!”一声脆响,鱼肠器灵毫不犹豫地隔开赤霄的一击,徐阳逸手中剑一剑荡开刺向头颅的一击,而脸颊已经被带出一片血痕。 “仅此而已?”轩辕剑主的声音依旧冰冷:“十大圣剑,如今就落于你手中?你不配握有鱼肠。” “心无剑道,鱼肠怎会选择你?” 下一击,已经看不到他的手速,右手化作漫天剑雨,雨夜寒星,晴空亮银,寒芒点点几乎化为星辰,笼罩千米朝徐阳逸刺来。而左手器灵,全部攻向他必须防御之处。一旦他用手中剑防御,这些都是肯定会出现的破绽! 这就是器灵的恐怖之处,真正厉害的器灵,比如赤霄,鱼肠这种,眼光毒辣,经验丰富,你防御宿主,它就杀你因为防御而露出的其他破绽。你防御器灵,宿主丝毫不弱半分! 这是两把剑……并且是两把心意相合,毫无一丝破绽的剑。分为并蒂花,合为阴阳眼。 更可怕的是……对方没有神通,如果非要说,就是对方对于剑的理解,已经超出了神通!所谓独孤九剑,他已经忘记了所有的剑招,信手拈来,便是一道无上的剑道神通。 “轰隆隆!”恐怖的剑招让所有白云都围绕在轩辕剑主身后,形成一个震撼的巨大云洞。被千米剑芒笼罩的海面,轰然爆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,上百米的海潮被剑气激荡得层层迭起,如同彼岸花开。 “我的老天……”非洲之星号,香港海岸边的人,看到这一幕,心都在颤抖。他们今天才明白,什么是金丹。 避无可避!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全身灵气轰然爆发,就在寒星之潮来临的瞬间,一片纯白的爪影,顷刻间撕裂空间,“当当当!”雨打琵琶,他一声轻喝,剑光交错中终于跃出战团。 “小子……你必须完全相信老夫!我们才有可能战胜他!”鱼肠器灵急道:“将性命交予老夫!你防御好轩辕剑主的攻击!我来面对赤霄!” 话音未落,徐阳逸手上,腿上,甚至小腹上,扑哧裂开数十道血痕,一丝丝往外淌血。 太快了…… 没有神通,就是极致的快,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!而且,他怎么可能做到第一次作战就将性命交给鱼肠?轩辕剑主可以做到专心致志只攻击一方,那是对方几百年与剑共生,已经成为本能,他呢? “开头很不美妙啊……”灵气运走全身,伤口立刻合拢。对面的赤霄剑灵冷笑一声:“鱼肠,我看你是昏了头了。这小子完全没看到有什么过人之处。这样的人,就值得你托付?” “来,回来。回到剑冢之中,那里,才是我们的归宿。” “跟着这样一个废物,你能有什么出路?趁着没有认主,赶紧回来!” 轩辕剑主淡淡看了徐阳逸一眼:“不得不说,你让我有些失望。” 他轻轻弹了弹赤霄:“以剑论道,无人可胜本真人。而你……虚有其表,鱼肠遇人不淑,所托非人。今日,留下鱼肠,滚出华夏海域,发誓永不踏入华夏领域一步。歃血为盟,本真人可看在古松真人面上饶你不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