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4章:新时代 - 最强妖孽

第684章:新时代

仿佛在组织语言,轩辕剑主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,许久才说:“其实,你的身份并不重要。重要的,是你好像不了解现在的局势。” “几年以前,一座巨塔在撒哈拉沙漠横空出世,欧美叫它巴别之塔。它带来的震动太大,以至于联合国和各国政府,都无法再将修行界隐瞒下去。从美国开始,中国,印度,等所有国家,在一周内全都公布了本国的修行界现状和实力。” “之后,修行这个词,成为全球主流。凡人们想要长寿,有的想要更强……至于如何主流,我不想累述,如果你能闯过三省五十一市,最后进入南州结成金丹。你马上就会感到。若做不到……” “沙……”滚烫的沸水顺着青色的竹管流入茶盅,嫩黄翻腾。 “死人,什么都不用知道。” “刷……”收回竹管,轩辕剑主轻轻将茶杯推过去:“修行界最缺的是人。以前,各大家族,要开采矿脉,要采集灵药,要确定某些地方有没有秘宝或者洞穴。除非那些一流家族,否则根本无法聘请到凡人专家。招收新弟子,全都是秘而不宣。而现在,只要在‘修行贸易会’投上自己的简历和任务诉求,就算再小的单子,都供不应求。至于新弟子……只要招生广告发出去,不愁没有人来。” “几年时间,修行界走完了过去几千年的路。如今,结合之紧密,你恐怕难以想象……你看,你的脸上写着惊讶。也是,若是五年前有人对本真人这么说,本真人同样会惊讶。” 徐阳逸确实惊讶了。 自己找出巴别塔以后,确实闭关了一段时间才前往巴别之塔,世界……已经在短短时间中发生了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? “结合越来越紧密,相应的,就需要一个严谨的法规来规定这一切。这是世间自然的法则.一年前,由天载真人和古松真人牵头,亚洲修士在北京签署了一份名为‘76公约’的文件,将修行界大多数秘密披露。包括曾经是秘密级别的d档案,以及……” 他深深看着徐阳逸:“通缉榜单。” “其中有一条补充协议,对你极为不利,甚至是致命的:除非金丹,否则……一切罪行不可抹消。即便……金丹战力也不可能。一旦发现,将会受到全面围剿。” “换句话说,你踏入护国大阵的一刹那,你的所有影像,坐标,会立刻传遍全国。十二亿人口都会知道从香港杀入了一位a级通缉犯。”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。 世界正在以一种他根本没想过的速度变迁。修行界变了,凡人界变了,变得超乎于他想象之外,难怪,非洲之星号上有这么多修士。 一旦有通缉犯自海外归来,将会陷入四面楚歌的汪洋大海。如果他还是筑基修士,带着通缉犯的案底回到华夏,绝对没有生存空间。别说金丹真人,每个市三四名各个分舵的舵主,副舵主,就足以让他横尸国门。 不过现在么…… “你的意思是,我要从广州到南州……” 轩辕剑主深深看着徐阳逸的眼睛,打断了他:“南部战区,西部战区,他们的司令会不遗余力下达全歼你的命令。并且,三省五十一市,羽林卫,天道,政府监控者……一共一百五十三位筑基舵主,将会无条件配合两大战区的绞杀。” “另外,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。凡人军队和你想象中的绝对不同,他们……现在真的有威胁金丹的实力。若你是走,他们恐怕拦不住你,但……你一路要经过南部战区的首府广州。西部战区的首府成都。他们会成为你南州之路强大的绊脚石。” 徐阳逸微笑道:“加入了大量修行法宝?” “具体本真人并不清楚,但是,墨家,公输家的两位门主,现在就在华夏军队总后期部担任第三,第四副部长。我还听说,华夏每一个战区都有一只练习了修行战阵,人数在三万人左右的杀手锏。特种兵中的特种兵,真正的死士。你要从羊城到蓉城杀出一条血路,再进入你的领地兰州。呵呵……你知道这叫什么么?” 轩辕剑主感受着手中变凉的杯子,轻轻泼掉茶水,沉声道:“千里走单骑。” “等待你的,不仅仅是上百位舵主,还有十几万政府专门针对修士的精锐军团,另外,还有你的师尊古松真人。他,封地在重庆。狼毒道友……你这是什么表情?你不信本真人?” 轩辕剑主脸色冰寒了下来,徐阳逸不仅没有重视,反而微微带着一抹笑容,像在听笑话那样。 “2277公里。”他也放下茶杯,抬了抬眉:“马奔赤兔翻红雾,刀偃青龙起白云。” “我没认为你在说笑,这份人情我记住了。不过,我有我的想法。” 不知不觉间,修行界已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。 但是,因为新时代,就裹足不前? 不,那不是他。 只有三个省份的距离,他就是世界至尊之一。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,安琪儿在巴别之塔等着他,他现在和塔古勒家族这种庞然大物交易,恐怕力有不逮。南宫无咎……将他所有兄弟朋友囚禁在秦岭,五年杀一人,作为对南宫六少的祭祀……还有当年的刑天军团,自己带了那么多人进来,却在对方为自己抛头颅洒热血之后一走了之…… 这些责任,担当,他放不下。 既然这样…… 千里走单骑,那又何妨? 他绝不相信三省五十一市能拦得住自己!身负两把圣剑,活帝器,九曜星落。丹霞宫,巴别之塔这种神魔之地哪一个不比五十一市更可怕? “区区三省五十一市,我倒还真想看看,你口中‘新时代。’” 轩辕剑主看着天空北飞的候鸟:“本真人在劝你放弃。” “不必劝我。”徐阳逸站了起来,拱了拱手:“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” “告辞。” 他的身形毫不犹豫地离开,刚从巴别之塔出来,他有资格说这么硬气的话。 轩辕剑主看着他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:“本真人实在想不通,到底是什么样的底气让你说出三省五十一市,十几万凡人军队,上百筑基是‘区区’?还是道友认为,晋级金丹之后就天下无敌?” “一旦你踏入护国大阵,这场追逐的杀戮,就已经开始。要么成仙,要么沉沦,你竟然如此不放在心上,实在让本真人失望至极。” 徐阳逸自然没有听到他的喃喃自语。 茶杯盖轻轻拂去茶叶,他的声音平静而柔和:“也好,你死了,本真人自当前来收回鱼肠。” 屋外,青光闪动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轩辕剑主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凉茶:“既然来了,何必避而不见?” “古松道友?” 房间里,响起一阵唏嘘之声,一个老迈的声音长叹道:“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。” “李商隐的诗,你一个老头子盗版也不嫌牙酸?”轩辕剑主笑了笑: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两个资质绝顶的徒弟,被你亲手杀一个。另一个逼走海外,你还真是冷宫中的嫦娥,看着明月夜夜心悔啊。” “可曾后悔?” 沉默,许久,古松真人的声音平静开口:“何悔之有?” “刚才不过是片刻感慨而已。再来一次,本真人也会如此做。国家国家,国在前家在后,一位金丹级别的妖怪藏在帝都,此事我不做,谁来做?” 轩辕剑主竟然露出了一个笑容:“道友……你知不知道……” “从做人的角度,本真人在所有真人中,最敬佩的是你。” “其他人,各有各的算盘,也就是你,当年被妖族屠戮满门,是华夏政府把你从垃圾堆里捡出来,给你新生。让你走到了今天这一步,你这么做,情有可原。” “但你可知,本真人从不愿和你多交往。因为啊……你这个人,一旦和你的理念有冲突,你不会选择妥协,考虑。你一定会放弃本真人,选择站到国家一边。” “有的事,你明知如此会失去挚友,你也要这么做。甚至已经成为一种本能。” “你没有朋友,你只能收获敬畏。听说天载道友推荐你为下一届修行法院院长?还真是合适哪……” 长久的沉默。 古松真人没有开口,片刻后,轩辕剑主才淡然道:“你要阻止他?” “他可是你徒弟中唯一一个达到金丹的,修行不到百年,达到金丹,资质堪称妖孽。依本真人看,他现在就能和本座差不多平手,融合妖体,达到真正的金丹之后,很可能一飞冲天,直接冲击金丹中期。” “百年不到的金丹中期,你确定要阻止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