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5章:千里走单骑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85章:千里走单骑(一)

“规则就是规则。”古松真人的声音坚定道:“无规矩,不成方圆。既然大家共同制定,由我和天载道友牵头,就不应破坏。即便是本真人,亦不可逾越。” “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。没有中间值。” “呵呵……”轩辕剑主放下茶杯,靠在舒适的椅背上,忽然开口:“本真人还听说一件趣事。” “岳真人,你应该有过一面之缘。正在欧美冲击元婴境界。而他的独女,据说对你的徒弟青眼相加。” 言下之意,你这么做了,恐怕会遭到一位元婴修士的报复。 而你,身后并没有元婴老祖。 “那又如何?”古松真人声音都不变:“商鞅立木而有大秦,而后车裂。老夫不才,愿做太平盛世之商鞅。” “你要亲自主持拦截?” “然。” “用金丹权限调动两大战区的集团军?调动三省共计五十一部天道分脑?” “然!” 不再开口,轩辕剑主淡淡道:“知晓了。” “你走吧,以后……我等尽量少见面为妙。” 古松真人声音也很平淡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 海面上,徐阳逸走到赵子七身边,看着对方,忽然摸了摸他的头。 “干毛啊!gay里gay气的!”赵子七正在打盹,一下跳了起来:“本少爷都多大了,还摸头!大嫂都不摸我了!” 徐阳逸失笑,笑了好几秒,手上灵光四射,鱼肠和米斯特汀纷纷出现,他竟然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方丝巾,轻轻擦拭起来。 一动不动,不干别的,就擦拭两把圣剑。 日光之下,太阳照射到上面映照出耀眼的银花。两把剑仿佛心有所感,齐齐翁鸣起来。 那是对血的期待。 “大哥?”赵子七都发现他有些不寻常,轻声问道。徐阳逸笑着摇头。 足足一个小时,他才将两把剑擦得晶莹剔透,虽然一个小时前仿佛就是这样。 这不是试剑。 而是让自己平静下来。心中那股悸动,对于金丹的期待,对于前途的满腔战意,以及对刚从巴别之塔中出来的自己强烈自信,完全地,彻彻底底地平静下来。 然后,他打开自己的储物戒,开始一件一件地挑选法宝,巴别之塔中,作为一名合格的强盗,他大有斩获。 又是一个小时。 最后,他拿出了所有丹药,一点一点地检查,看看自己到底还有多少存货。 这一去,百年功名仙与凡,两千里路云和月。 陨落? 可笑。 这么多年的厚积薄发,有了金丹战力,他绝不相信自己会陨落在这里。 “必须成功。”他吹了一声圣剑,发出一声龙吟。随后,将两把剑放在剑鞘里,插在自己背上。 西服脱了,穿着白衬衣,胀鼓鼓的肌肉将衬衣都撑起老高,背后背着两把圣剑,画风怎么看怎么不对,但是赵子七却感到了一种冲天豪情。 “我走了。去香港等我。”他笑着对赵子七说:“一年后,我来接你。” “你呢?”赵子七连忙问道。 徐阳逸没有回答他,而是看向了天边如血残阳,淡淡道:“金丹战力之后,第一个面对的就是太初这样的怪物……我甚至都不知道面对同阶对手,大规模集团军,我能做到什么地步。三省五十一市的封锁战线,倒是块不错的磨刀石。” “轩辕剑主说,要么成仙,要么沉沦。我不这么认为。” “在我这里,没有沉沦的选项。”他深吸一口气,信心十足地握了握拳:“金丹,是质变,我能感觉,现在的我,比以前强太多。” 话音未落,他身影一闪,猛然冲向前方不远处接天蔽日的紫色光幕。 无须多言。 若前途多噩,那就一路杀过去就是。 “刷!”人影闪了闪,顷刻被紫色光幕吞噬。 “这是?!”就在他冲入护国大阵的一刹那,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身体。周围,一片片紫色灵光竟然没入他的体内。 与此同时,轩辕剑主抬起头来,有些感慨地看向天边,喃喃道:“此子,倒是性情中人。” “你和你师尊性格完全不合,当日的因缘,注定就是一场悲剧。” 最后一个字说完,他手一抬,一块碧玉令牌猛然飞出,速度竟然比徐阳逸更快,先一步出现在整个香港上空。 “刷……”一道道青光射出,弥漫天际,潮水一般的青光中,两个金色的“轩辕”华夏字若隐若现。 “老祖的禁武令?”“此物一出,本市令牌消失之前不得动武,为什么?”“发生了什么事?要让老祖动用禁武令?” 就在徐阳逸进入护国大阵之后三十秒,广东省,四川省,隆肃省,重庆市,这四个华夏的重量级省会,城市中,所有分部的天道分脑,全部都疯狂地鸣叫起来! “嗡……嗡……”仿佛空袭警报,刺耳声音和红光一浪更比一浪强。 一个酒宴之中,一位老者正群星拱月地站在原地,和周围的凡人微笑聊天,享受着各人敬上的香槟。他穿着一身唐装,和西装革履的酒会格格不入。但,没人会说一句。 就在酒兴正酣之际,他猛然抬起眉头,然后惊讶地看着左手,那里,一个红色的符箓正若隐若现。 下一秒,他身形陡然消失,在现场拉起一阵狂风,其他人全都面面相觑。 “立刻汇报!”老者身影已经到了半空,老鹰一样俯瞰全市,用冰冷的声音说道:“特别紧急防备系统启动?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 “a级通缉犯?要从本座这里穿过,直达南州?他放肆!!!” “启动‘谪仙’一号,这梅州,是本座的梅州!说来就来说走就走!别说他一个a级通缉犯!就是苍蝇也不准给本座放过去!!” “另外,立刻通知总部!请求下达‘灭却指令!’” 四川,德阳,一位女子正在spa,忽然不管不顾地站起,疑惑地看向手腕。紧接着,同样消失座椅上。 肇庆,汕尾,广州,成都,内江,天水,平凉,武威……一个个市区,全部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指令,让所有修士分盟都动了起来。 “警报,警报,s级威胁等级。a级通缉犯徐阳逸,消失六十多年后现身香港,欲闯三省五十一市。西部修士联盟,南部修士联盟请立刻就位。重复:s级威胁等级。a级通缉犯徐阳逸……” “灵力检测等级为金丹初期,再次重复,s级威胁,a级通缉犯入侵,金丹级别……” 金丹初期!! 三省五十一市,所有修士全都震撼了。 建国以来,从未发生过,金丹真人闯阵! 三省五十一市的巨大阵线,再加上西部南部两大战区! “嘀嘀嘀……”就在此刻,一个巍峨无方的人形幻影,刹那间布满所有分舵。 “参见真人!!”上百位舵主全部跪下。 “本真人,古松。从即刻起,接手所有防务事宜。” “徇私枉法者,斩。临阵脱逃者,斩。畏惧不前者,斩。” “即刻开始,三省五十一市,飞过一只苍蝇,本真人拿你们是问!!” “是!!” 不同时间,不同地点,五十一位舵主立刻表态。 光幕同时闪烁消失。广州,一栋玻璃钢的办公楼中,一位女子,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。不过谁都知道,她在广州已经当了五十年的舵主,容貌从未改变。 她转过身,门口沿路站着四个人。 “准备通知南部战区司令,本宫可能需要他的协助。”女子穿着一身旗袍,披着一件白虎皮披肩:“让广州防御系统‘谪仙七号’进入应急准备状态,六小时后,听本宫号令开启与否。还有,请司令探讨一下南部战区特战队出动的事宜。” “舵主阁下。”左首一位男子笑道:“我觉得您多虑了,三省五十一市,连绵两千多公里的战线。一百五十多位筑基,十几万凡人军队。其中六万专门针对修士的尖刀部队。广州,成都,华夏十大城市之二。从古至今,防御何等坚固。晚辈认为,没人敢硬闯这条战线。他之前只是做出这个样子,等察觉到事不可为,必定遁走。” 女子神色轻松,微微一笑说道:“也要有备无患不是?” 是的,这是华夏腹地,不说上面明面上的战力,还有两位金丹真人坐镇。 谁敢硬闯? 就在此刻,最末尾的一位男子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他接过刚听了几句,脸色大变,立刻高声道:“舵主阁下!不好了!一道金丹级别的灵气已经突破香港元朗,进入了深圳市地带!深圳修行联盟还在等待南部分盟的命令,被瞬间突破!已经确认为a级通缉犯徐阳逸!” “什么?!”女子一愣,随后“轰”的一声,一股筑基中期的灵气猛然爆射,整个房间中,所有东西都在簌簌震颤。 香港没有抵抗! 那位真人老祖……放人进来了? 不,这不是最重要的! 最重要的是……对方竟然真的敢闯! 这才多久?!十分钟都没有,竟然就突破了香港!现在已经进入了深圳位置!不……深圳也被突破了,那么……接下来的就是东莞,下面就是自己镇守的广州!南部中心! “他真的要正面硬闯三省五十一市?”到现在,她都有点不相信,倒抽了一口凉气,喝到:“开启卫星监控系统!立刻!” “刷……”数秒后,一片光幕出现在房中。 就在深圳市边缘,天空碧绿如同极光,蔓延方圆一千多米!青浪排空,让夜色都成为一片青霞。带着滔天战意,冲出深圳,直扑东莞!

上一篇   第684章:新时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