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9章:千里走单骑(五) - 最强妖孽

第689章:千里走单骑(五)

“滴答……”女子鬓角,一滴冷汗滴落。 广州护山大阵破了…… 从未开启过的护山大阵,竟然被闯阵老祖生生打破。 下方的人,她都感觉到了一种畏惧的心态。是啊……没人会不畏惧,刚才那种接二连三,和尚撞钟一般的攻击。力度……却根本不是撞钟,而是排山倒海!山崩海啸! 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 无声之中,龙影消散,只余被剥去鸡蛋壳中,握着武器的手都在发抖,却死死咬着牙,面对数百米外那条身影的守卫军。 挺拔的身影,在夜空中如此渺小,此刻却如此伟岸。 旗袍女子狠狠咬了咬牙,随后,金光组成的巨人一阵呼啸,已经从地面站起数百米,毫不相让地拦在徐阳逸面前。 “看看你们的样子!”女子心脏同样在狂跳,却怒吼道:“你们是华夏的修士!如今,面对的无论是不是金丹老祖!都是华夏的通缉犯!畏惧何来?!” 她的声音仿佛洪钟,让全场的战士眼底再次升腾起一抹战意。 “徐老祖,失敬了。”女子朝着徐阳逸深深鞠躬:“就算大阵已破,这里还有数万人!并且还有十万军队增援,您……” “为何不退?”徐阳逸打断了她,淡淡道。 女子苦笑一声:“无路可退。” 徐阳逸心中感慨。 他喜欢这样的修士,因为……两百年后,真武再临,这一次对方的全军出击,根本不是一个高阶修士就能决定战局的。 他们,是顶梁柱,基石,却是下方密密麻麻的凡人,以及地球悍不畏死的修士。 只有这种精气神,才能在地球评级远弱于真武界的情况下,守卫自己的家园。 不过,现在这种精气神对准的是他,就有些让人不开心了。 “让路,饶你不死。”没时间耽搁了,穿过广东的湖南,长沙,益阳,怀化的三关联防也是有些麻烦的骨头。而现在成都,重庆,必定已经重兵云集。整个西部战区,修士联盟,应该全部调动了起来。 女子深吸了一口气,夜色之中,金色巨人四肢金光大盛,符箓通体闪现,五位筑基舵主同时怒喝:“杀!!!” “杀!!”一声怒喝,应者如云,下方无穷光芒闪耀,一只只破魔弩化为蓝色星河再次射上,而随着“轰隆隆”数声声响,一只只巨大的傀儡拔地而起,飞到半空之中,周围,无数炼气修士身上贴着一种徐阳逸没有见过的符箓,围绕杀来。 “吼!”金色巨人一掌拍来,威力之大,云层都在消散,五指拉出五行灵气的光芒。与此同时,天空中数十架飞机,齐齐射出一种带锁链的勾矛。 “嗖嗖嗖!”天空中,灵气如潮,地面上,百星齐耀,天与地之间,瞬间化为炙热的炼狱。而徐阳逸看都没看,反手拍出一掌。 一声巨响,手掌出处,青色灵气随之化为一只数百米的灵气巨掌,直拍金色巨人天灵盖,但是,随着一声咆哮,金色巨人竟然接住了这一掌! “刷啦啦啦!”金光闪耀中,巨人浑身狂颤,刹那间凌空倒飞数百米,然而,它始终没有崩溃。尽管全身已经波动不堪。且,就在它倒飞的一刹那,十几尊战斗傀儡,每一尊都有两百米大小,全都是古代将士模型,携上万修士,数不尽的光芒瞬间打出。 灵气并作长春国,日月潜移不夜天。 周围的天空,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大灵气刹那间点沸!黑云层层波动,崩溃,一圈圈实质性的波纹荡出足足五六百米!再化为冲击波的狂风,将下方的树木砂石片片撕碎! “杀!!!!”数万人的一声咆哮,甚至超越了徐阳逸之前的大喝,空气都在为之嗡鸣。 将如墨,法如雨。就在同时,所有傀儡将士头部赫然亮起一圈符箓,上万道神通,居然江河入海一般凝聚到一起,在苍白的月夜之下,扯出一个方圆千米的巨大灵光池! “身,法,器!三宝合一!!”倒飞的金色巨人不知何时已经停住了倒飞,双手猛然合拢,竟然发出了一声黄钟大吕一般的“嗡嗡”声,一片白色波纹从双掌间扩散,所过之处,肉眼可见的模糊足足持续十秒。而一尊巨大的虚影,赫然从巨人身后出现。 白马银枪。 “这是……”徐阳逸目光终于眯了眯,这道虚影,让他都感觉略微慎重。 但,没有看它的时间了,就在双掌合十之际,他头顶千米的巨大灵光池中,一股极为强悍的灵力轰鸣不已,下一秒,一道方圆五百米的银色长枪轰然落下。 “卡啦啦啦!”快若闪电,疾如奔雷,一道道蓝色雷霆跳跃其上,威力……赫然达到了金丹初期! 徐阳逸眼角微微一跳,这就是“新时代”啊…… 数万人的灵力调和,居然硬生生凝聚出了金丹一击,这还是准备不足的情况下。 值得嘉奖。 不过,也仅此而已。 就在银枪落在他头顶的一刹那,所有人眼中都出现了一抹志在必得的炙热,然而,银枪倏然停止。 五百米的巨大长枪,两米不到的挺拔身影。 而这道面对银枪小而又小的身影,此刻左臂抬起,竟然捏住银枪枪尖,让它无法落下! 时间,仿佛在这一刻凝固。 “有战意是一回事。”徐阳逸缓缓扫视现场:“不知进退是另一回事。” “告诉你们一件事。” “金丹,永远无法人造。” “天启……第一蚀。” “卡……”他清晰地听到,身体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裂开了。紧接着,他头顶,所有被轰散的黑云,竟然飞快地凝聚! “轰隆隆……”两秒不到,他头顶……竟然出现了一个方圆近两千米的漩涡!一道道雷霆闪耀期间,一股极度不详的灵力疯狂凝聚!青白色闪耀之下,让两千米都成为一片璀璨的雷海。 “这……”旗袍女子脸色都苍白了,金丹一击,居然无法让对方下落半寸!一只手就接住了! 这位a级通缉犯徐真人……到底有多强?普通金丹的招式,竟然在他面前小孩子过家家一样? “不!”她猛然抬起头,无比凝重地看向头顶,这才是真正的威胁。 现场,谁都能感觉到,那里……有什么东西,有什么极端恐怖的东西要出现了。 “轰!!!”不到五秒,云层层层裂开,一只硕大无朋鬼车鸟,九头狂舞,带着冲天嘶鸣,轰然降临! “卡卡卡!”就在鬼车鸟降临的瞬间,整个护山大阵,发出一阵阵不堪重负的哀鸣,而地面,不知何时已经汇聚出一片幻象,一个同样巨大的占星台,将所有人包括其中。 一股股肃杀的气氛,吹过之后,凡人齐齐吐血。天空中的傀儡,居然全身符箓闪烁,全部往下落去,仿佛头顶是佛陀降临一般。 “丝丝!!!!”九头哀鸣,下一秒,周围空间出现一道道玻璃一样的裂痕!一道道可怖的黑色灵气喷涌而出。 “让路。”徐阳逸不带一丝感情地看向下方的巨人,十几尊傀儡,数万战士。 巨大的压力,所有人赫然发现,地面寸寸下降! “老天……”“这……这到底是什么!?”“这还是人力可以战胜的吗?!”“不是说护山大阵完美无缺吗?这不是南部战区最强的对修士防御吗!” 旗袍女子,不,不只是她,所有修士,脸色铁青。 “轰隆隆……”鬼车鸟每降一寸,地面裂开一寸,空中那种恐怖的,让人脊背发寒的有形裂痕,就多一寸。旗袍女子咬着牙,猛然抬头喊道:“你……过不去!!” “刷!”话音刚落,把持金色巨人的五位舵主,全部爆发出更强的灵气。 燃烧寿元。 然而,没用! 寿元再燃烧,鬼车鸟仍然缓缓下落。下方全部灵气被压缩成一团,仿佛五行山下的孙悟空。 “啪啦!!”就在此刻,一声脆响,整个广州的护山大阵,全部崩溃! “让路!!!!” 徐阳逸一声惊雷般的大喝,空间都微微颤抖。 但是,下方的人,无一人退,所有修士都开始燃烧寿元,凡人们举着盾牌,全力抵御着来自空中的磅礴压力。 “啪啪啪!”鬼车鸟再落,一片片虚空轰然炸裂! “扑!噗噗噗!”无数凡人突出鲜血,顿时昏迷不醒,狂风扫过,居然被吹出数米之外,本来整齐的防御阵线,顿时横七竖八,缺口无数。 “卡啦啦啦……”紧接着,持盾傀儡全部布满裂痕,随后,同时崩溃! 无法再承受压力了…… 这根弦,终于被崩断。 “让,还是死?” 最后通牒。 鬼车鸟距离广州市上空,不足百米! 所有修士,已经口吐鲜血,太可怕了……这种压力,远超他们想象之外。旗袍女子目呲欲裂,就在徐阳逸手要握紧之际,嘶声喊道:“手下留情!!” “广州市……一千五百修士……南部战区……认输……” 压力倏然消失。 巨大的鬼车鸟,开始缓缓消散,下方所有人,用一种劫后余生的心情,狠狠呼吸了好几口。 “聪明。”徐阳逸冷冷看了他们一眼,天空中,绿潮波动,化为一道利箭,直冲广州市而去。 死寂。 现场,一片死寂。 这场战斗,经历一个小时四十八分钟。南部战区突破,内陆关隘全开,广州失守。一个小时四十八分钟之前,整齐如铜墙铁壁的防线,现在,只剩下昏迷不醒的满地凡人,和脸色苍白拼命调息的一仟伍佰修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