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1章:师徒对决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691章:师徒对决(一)

风萧萧,易水寒。 青色浪潮铺天盖地,毫不掩饰自己的行踪,从张家界直插重庆。几十分钟之内,就逼近了两省交界。 根本不顾及多少人在看着自己,绿色潮水嚣张至极地从所有城市头顶掠过,让下方不知详情的凡人瞠目结舌。而绿潮如海,直扑重庆。 凌晨三点,重庆秀山防线告破,不曾停留! 三点二十分,酋阳防线告破,不曾停留! 三点四十,重庆彭水,武隆防线告破,还是不曾停留! “嗡嗡嗡……”尖锐的警报盘旋重庆郊外:“重复,再次重复,a级通缉犯徐阳逸,一个小时内连破秀山,酋阳,彭水,武隆四道防线,现已接近涪陵,南川两大最后的防线,之后,就是重庆主城区……” “嗒……”一只苍老的手,轻轻点了光幕一下。光幕戛然而止。 指尖黑影缭绕,古松真人冯虚御风,脚踏虚空,高空的狂风吹得他衣袂翻飞。 视觉拉远,他下方……已经是茫茫人海,这里是最后的关卡,因为广东省拖延的时间,这里的防御已经达到了绝对的巅峰。星斗倒悬,冰冷的星光将下方五十多尊战斗傀儡,十万凡人军队镀上了一层杀戮的光芒。 车辚辚,马萧萧,行人弓箭各在腰。人一旦成千上万,带来的冲击力绝非言语可能表述。而此刻……十万洪流共聚重庆城外,那简直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林。极度的视觉冲击! 破魔弩在月光下发出令人心颤的光芒,在他们身后,是五千余名修士,每一个人身上都穿着古朴的盔甲,几十尊战斗傀儡,全都是古将外表,有的持剑,有的持枪,全身笼罩在夜的深邃中。无声,却比有声更甚的肃杀之气弥漫全场。 没有护山大阵,古松真人屹立所有阵线最前方,金丹后期的灵力海潮一样呼啸不停。在他身下,地面上,黑色的阴影仿佛张开了一个地狱的裂口,无穷阴影变幻不定,伸缩诺伊,仿佛黑暗的触手。 十万人,鸦雀无声,军容整齐,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 仿佛黑夜中擦亮的尖刀,静待猎物上门。周围,只有树海被夜风吹动,发出让人心悸的沙沙声。 五分钟,十分钟,十五分钟过去,一个尖锐的响声,再次弥漫全场。 “涪陵,南川防线崩溃,耗时一分三十二秒,徐真人的灵气,正在朝着主城区挺近。重复,涪陵,南川防线崩溃……” 几乎就在同时,天边,一抹璀璨的绿色亮起。 开始是一点,紧接着,是一片连绵不绝的潮水,汹涌澎湃,直卷重庆市。 毫无顾忌,也无所顾忌。 “刷……”无声之静谧,十万人,六万破魔弩斜指天空,寒光闪闪。 古松真人深吸了一口气,抬起苍老的左手:“全军戒备。” “嗡……”随着他话音刚落,下方没有把持破魔弩的四万迷彩特战队,竟然从额头闪现出一道金色符箓,随后蔓延出无穷金线,顺着经脉奔走全身。下一秒,四万道炼气中期的灵气,轰然爆发! 还是那句话,人,一旦成千上万,那已经不是感觉上的不同,而是心灵上的震撼。此刻,四万凡人刹那间变成修士,形成的澎湃灵气,在原地轰然刮起一圈恐怖的冲击波! “轰隆隆……”方圆五百米的树木,竟然被吹得连根飞起。但是,这还没有完。就在四万凡人完成一生只有三次的修士蜕变后,所有两百米之巨的傀儡,眼中悄然闪烁起两团赤红色的嗜血光芒。 刚才还寂静无声的杀阵,刹那之间,灵气沸腾,数千筑基修士升空,严阵以待地看着天边那片绿色海潮。 “轰隆隆……”风驰电掣,十分钟后,徐阳逸凌波微步,冷漠地看着前方璀璨如太阳,连绵如长城的防御战线。 十万,对一人。 川渝所有修士,凡人军团几乎都凝聚于此,就为了将他就地正法! “真是讽刺。”他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炙热地看向最前方的人影。 两位金丹真人,全都一马当先。 “来者留步。”古松真人的声音缓缓响起:“罪人徐阳逸,于六十多年前吞并南州,南州至今一片鬼域,田不可耕,地不能住,数千万人流离失所,并入别的省份。你,可知罪。” 沉默。 谁都没想到,六十年后的师徒再碰面,会是这样的开场白。 许久,徐阳逸朝着古松抱拳鞠了一躬:“古松道友。” 道友二字,两人心中无限唏嘘,脸上却古井不波。 生死离合,世事无常,修行近百年,谁都了解的深刻无比。 “我本无罪,又何来知罪一说?”徐阳逸直起身子,这是他最后对古松真人鞠躬,师徒情谊,今日一刀两断:“如果要说罪责,当年古松道友为了斩灭一只妖修,不惜让刑天军团藏龙军团赵家一起陪葬,南州之事,论罪你当属第一。” “你让我给南州赔罪,谁又来给当年的我们赔罪?” “放肆。”古松真人淡淡道:“斩妖卫道,为我辈修士本色,你身为金丹战力,竟然愚钝如斯,实在可叹。” “所谓斩妖卫道,就是罔顾人命?” “有所获,必然有所牺牲。” 藏在心中几十年的火气,这一刻终于熊熊燃烧起来,他想起了死不瞑目的师兄……想起了因为他的离开,被南宫家囚禁秦岭的当年兄弟。想起了被逼的远走海外的楚昭南,一切的一切,全都是由这件事引起。 一步踏前,体内灵气翻涌,空中荡起一圈数百米的灵气涟漪。天空中竟然发出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他目光如火,直视古松:“你的有所获,可曾问过我们在南州拼死拼活的兄弟一句?!” “本真人说过,既然被万人供奉,就得为万人奉献生命。这是大义!”古松同样一步踏前,眼中黑色灵气翻涌不停,毫不退避直视徐阳逸:“畏首畏尾,贪生怕死,谈什么修行!” “修行先修心,你心术不正,本真人今日定当除魔卫道!” “哈哈哈哈!”徐阳逸仰天大笑,笑完,死死盯着古松:“好一个大义,强加于我们头上的你的大义,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们。从未问过我们想不想活下来,根本没有事后补救的手段。完全放弃我等……你双手染满当日南州冤魂的鲜血,还敢和我谈入魔!!” “这几年,你可曾安稳睡过一日!” “这几年,你想起方师兄临死时看你的眼睛,可曾求得半点心安!!” 心安两字,声如惊雷,在半空中轰然排开,下方所有修士和凡人,呼吸都微微急促了一分。 谁都看的出来,徐真人是真的怒了。 “闭嘴!!!”就在徐阳逸说完,古松真人勃然大怒,声若洪钟,胸口起伏着踏前一步:“为了大义,本真人问心无愧!!” 徐阳逸深深看了他数秒,身后鱼肠,米斯特汀齐齐翁鸣。然而,他却没有抽出两把圣剑,反而轻轻一抹,储物戒中,一把关刀跃入手中。 偃月。 当年古松真人送他的第一把法器。 “问心无愧?好一个问心无愧。或者说理屈词穷。今天,我狼毒不才,就要为这里的所有冤魂讨个说法!” “真人!!”古松真人身后,十万大军,发出一声询问的大喝。 古松真人手中光芒闪烁,一柄桃木长剑,上面贴满符箓,出现在他手中。抬起一只手摇了摇。 “谁都不准出手。” 话音刚落,徐阳逸身形电闪,偃月斜斜拖拽,每一步踏出,半空中都发出一声闷响,好似空间被震碎。随着速度越来越快,居然响起一片连绵不绝的音爆!速度陡然加速到极致,空中都留下一排残影,与此同时,偃月之上,万道青光。 “刷!”一刀斩下,带着几十年的不解,困惑,决绝,偃月在半空中拉出数百米的赤红龙影,隔着数百米迎头斩下。 心如火,刀亦如火。 “来得好!”古松真人一声大喝,紧接着,丝毫不退,针尖对麦芒,同样隔着数百米划出一道漆黑辉煌剑气,身影流星一般冲上。 理念的冲击,容不得半点退避! “杀!!!!”两人同时爆发出一声惊天怒吼,先至的刀光,剑芒,同时湮灭。两道身影没有任何畏惧地冲撞在一起,刹那之间,青色,黑色,两片灵光,如同青黑色的太阳,瞬间炸开重庆市外围。 光芒之中,下方所有修士都忐忑不已。 古松真人……居然没让他们动手? 他们不知道,有的东西,非亲手了解,否则无可心安。 “刷刷刷!”一片片恐怖的灵气从战团之中爆发,其实,就算现在下方军队要插手,也毫无办法,两位金丹真人火力全开,完全不考虑留手,曾经的师徒,今日欲杀之而后快的对手,瞳孔中只有彼此的身影。金丹后期,和能媲美金丹中期巅峰的灵力龙蛇起陆,刹那间根本无法分出高下。 谁要冲入方圆两千米内,立刻会被恐怖的剑气绞成粉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