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2章:师徒对决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92章:师徒对决(二)

“孽徒看剑!!!”声震四野,古松真人手中剑化作千百剑花,一收一刺,行云流水,一点一抹,江海凝光。攻如烈焰焚山林,退如海潮落沙滩。每一剑刺出,剑尖一道黑芒划过,万千鬼影消弭在黑芒之中,如同拉出一道冥府的长河。 就在他对面,徐阳逸一把偃月翻雾涌浪,虽然只是一柄法器,却被徐阳逸灵力全部包裹,不似关刀,更似棍棒。力大招沉,每一次砍下,都拉出一条令人心颤的空间裂痕。 刀光剑影,水泼不进。两人都没有用任何神通。但是,地面一道道裂缝咔咔蔓延,四面八方黑云惊走。澎湃如潮的精纯灵力让数百米后的防守军队所有防御法阵全部亮起!甚至最前方的凡人竖起的盾墙,都发出一丝丝不堪重负的悲鸣。 所有人脸色都带着压抑的震惊。太可怕了……金丹真人全力出手,没有一点神通,单纯的招式拼斗,经验拼斗,居然压迫得地面裂开,如同小型地震。 “简直……简直不敢想……”一位新兵颤抖地握着盾牌,声音抖得不成样子,扬起的目光呆呆看着半空,带着炙热与敬畏:“不敢想他们全力出手会是什么模样……” “刷……”就在此刻,两道身影倏然分开。古松真人轻轻一弹长剑:“本真人真不知你的狂妄从何而来。” “胆敢以一柄炼气法器挑战本真人黄龙宝剑?” 话音刚落,徐阳逸手中偃月寸寸崩溃。 就算以自身灵力包裹,材质差距还是太大了。 徐阳逸没有回答,手却轻轻握了握化为碎片消散的偃月。 狂妄么? 这,可是你赐予我的第一件法器。 如今,你亲手毁了它。如同当日你亲手杀死师兄一样。 他还有一丝幻想,古松有难言之隐,或者会幡然醒悟。但,没有。 对方无比决绝地摧毁了偃月。断了最后一丝念想。 “眷恋已断。”他缓缓抬起双手,坚定地握住身后双剑:“就让你看看……被你放弃的弃徒,几十年修成的正果。” 黄龙斜指,古松真人面不改色:“古松,候教。” 仿佛感受到他心中澎湃的战意,身后鱼肠和米斯特汀嗡鸣不止,随后,被一双坚定的手握住。 “沙……”两把圣剑,缓缓出鞘,一寸寸拔出,金黑色的两道光芒,闪耀黑夜之下,如同加冕的王冠。 “锵!!”龙吟声响,无穷黑芒,金光,萦绕着战意蓬勃到颤抖的双剑,徐阳逸全身灵力从未运转到如此巅峰,随着一声仰天长啸,一道青色光柱轰然从地面连接天空! 秋水共长天一色,灵光与孤云齐飞! “轰隆隆……”青色光柱不断扩大,不断蔓延。两米……五米……十米……一百米……三百米!! 三秒之后,徐阳逸如同当初面对血腥之月一般,万丈灵气平地起,地面如同经历一场小型地震,随着他身后虚灵仙体的每一次旋转,都跳动不已。 动真格了…… 现场所有凡人士兵,手心中全是冷汗,太可怕了,简直如同谪仙降临!而数千修士,全部都面如土色,身体颤抖不已。 “这种灵气……这种灵气!”所有修士,凡人,修士体外出现一圈灵光壁,凡人全部躲在盾牌后面。一位修士瞳孔收缩地看向徐阳逸:“徐老祖……实力绝非普通金丹!” “还在增强……居然还在增强!”“这不可能……这……这超过初期灵气太多!”“他才是金丹战力啊!” 虚灵仙体飞快旋转,两倍……四倍……灵气光柱越来越大!当达到方圆五百米的时候,那已经不是光柱,而是天地之间的桥梁。 古松真人神色终于凝重了起来,身为金丹的他能清楚感觉到这里面蕴含的恐怖灵力,并且……还在继续膨胀! 越来越大,随着“轰!!”的一声巨响,天地之间尽皆青色,万点青色灵光仿佛夏夜萤火虫,然,崩溃之后,竟然被虚灵仙体吸入,疯狂旋转进入徐阳逸身后漩涡,让他全身都弥漫出一种淡青色。 神王纹出现,两片金色的羽翼“刷”一声展开,足足上百米,金青色的符箓满布上身,让他仿佛战神降临。 现场,一片寂静。 境界再低的人,都感觉到了这份恐怖的压力,筑基以上的修士,已经满头冷汗,浑身被这股无形地巨大灵压压得颤抖,通过连接全身的符箓分散到所有人身上,才稳住身形。 “太可怕了……”“这种灵压……甚至在我见过的浮云老祖之上!”“这……这真的仅仅是金丹战力?金丹……和筑基差距从未感觉有这么远过!还是,还是只有徐真人是这样?” 没有回答。 半空中,天神一般的徐阳逸双剑斜指:“来。” “赎罪吧。” 下一秒,他的身形陡然在半空消失。消失的地方,黑云忽然散开,徒留一阵狂风。古松真人瞳孔倏然缩小,身形急速往后退,就在他退过的地方,空间仿佛被什么不可言说之物击中,竟然层层崩溃! “哗啦啦啦!”玻璃破碎的声音响彻整个夜空,一点寒芒破空,之后混沌的身影流星赶月,剑尖直指古松咽喉。刹那之间,古松倒飞数百米,脸上还带着一抹惊愕之色。 快! 好快的速度! 别说凡人,就连他都只是勉强捕捉到对方的运动轨迹。刚看到一眼,下一秒,刀剑临身。 飞速爆退之中,他的手毫不犹豫左手一抹剑锋,鲜血溢出。 “暗!影!裁!影鸦!” 就在这一瞬间,寒芒流星赶月,瞬间洞穿古松的咽喉。 下方,所有人呆滞了。 一秒。 一秒之间,古松被瞬杀? 然而,下一秒,刷啦啦啦!一片连绵不绝的振翅声响,他的身影刹那间化为无数影鸦,影鸦飞散的刹那,空气中这才出现徐阳逸手持双剑的身影。 超过音速的速度,已经让空间都无法留住他的运动轨迹。 “裂空!!!”没有丝毫停顿,一声长啸之下,徐阳逸身体外围轰然爆发出无穷爪影,狂猛之极的灵气瞬间撕裂虚空!苍白的爪影带着虎啸晴空周围数百米,好似数万把钢刀旋转身侧。无数影鸦瞬间被撕扯得七零八落,但是,眨眼之间,它们竟然再次合拢,呱呱叫着飞快倒退。 徐阳逸没有再追,而是双剑护住全身,这些影鸦速度极快,并且……它们不只是在退。 影鸦黑潮尖叫着,呼啸着,看似撤退,数千上万,几万只影鸦已经将将他周围包裹成一片巨大的黑色影球,足足一千米大小,仿佛笼罩在无穷黑云之中。不到一秒,一个恢宏的声音从中响起:“暗灭!!!” 所有影鸦身体急速膨胀,眼中全部爆发出一道道红光,随后……疯狂地朝着徐阳逸冲来。 黑云塌陷,斗转星移。“轰隆隆”一片震耳欲聋的巨响,整个天穹都被染做一片血红。 声音,仿佛在这一刻被抹消。 时间,好似这一秒停滞。 所有凡人,修士,慢镜头一般睁开嘴,震撼无比的目光中,看着疯狂坍缩的影鸦之云周围飞快扭曲,万道熔岩色的红光从云层中闪耀,下一秒,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在天空轰然炸开! 星辰,因为它而黯淡。夜风,因为它而逆向。恐怖的冲击波,将地面的砂石树木连根拔起,“轰轰轰!!!”一排排,一层层,排山倒海!朝着外围炸裂! 死亡的爆炸,强权的宣泄,染红西部半边天。 连绵不绝的闷响,这一次,不等任何人提示,所有修士凡人齐齐运转灵力法宝,十万人的巨盾同时闪亮,形成坚不可摧的永固长城。就在这片光华的长城刚刚亮起的同时,数百米的冲击波山崩海啸一般已经冲到了面前! “轰!!!” 震天巨响,整条防线都在金丹后期的天威之下剧烈颤抖。所有人死死咬着牙,拼尽全力顶住这股冲击的余波。就算带起的漫天砂石狂风暴雨一样落下,也根本不顾不上半点! 何等威能…… 这,就是金丹后期,古松真人的神通,这……简直就是一场小型自然灾难! “结束了吧……”一位筑基舵主心有余悸地微微发抖,撤销自己的灵气护罩。在他眼前,月夜之下,大爆炸涌起的云烟弥漫空中上百米。但,不等他看完,“嗖!!”的一声,一道人影直冲天际,带起漫天尘埃,金色翅膀张开,好似凤凰盘涅。 “天……”“不会吧……”“徐,徐老祖他才只是金丹战力啊……怎,怎么可能……” 你来我往只是刹那之间,金丹真人变招何其迅速,防守转化行云流水,然而,徐阳逸只是金丹战力,却在刚才那种让地面都在颤抖的大爆炸之下毫发无伤! 徐阳逸目光如火,这一战,秉承自己的信念,是道与道的战斗,他……绝不愿输。 “裁决!!!”凤飞于天,下一秒,古松真人的怒喝在半空中响起,刚才爆裂的所有黑烟,竟然飘散过程中化为道道黑影,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千米大小的黑色漩涡,随着这一声落下,一只黑影组成的手轰然从天空落下!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唔,过后天应该是4更,结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