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3章:师徒对决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693章:师徒对决(三)

月华都因为这只巨大影手的落下而震颤。快若闪电,疾如奔雷!然而,就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刹那。神王纹爆发出通天金光,他的身形已经鬼魅地消失在半空。 “刷啦啦啦!”一道璀璨的剑光午夜游龙,毫不避讳地面对天空中的巨手直冲而上! “天启……第二,第三蚀!!” 卡卡卡! 空气,刹那间停止了流动。 方圆千米,温度急速降低,不到一秒,空气都朦胧起来。 下方,无人开口,从他们的角度,清晰可以看到,一朵朵燃烧着冥火的冰花,突兀地绽放在半空,成百上千,成千上万!全部都拼命涌向徐阳逸的身边。 “刷!”一把巨大的寒冰之剑,凭空起波澜,和黑影巨手狂猛地碰撞到一起!黑影的潮水,晶莹的冰花,随着一声巨响,交杂在一起仿佛夜空中盛开的黑白莲花。 同时寸寸崩溃! 然而,在崩溃的瞬间,天空中,古松真人手持黄龙,携漫天黑气刺下,仿佛影之主,刺出武之真。下方,徐阳逸神王纹闪烁,从万道寒气中破空而上,米斯特汀如同黑夜太阳,冲出之时,竟然带起漫天人影! 诸神黄昏! 神光如潮,遍地生花,一位位北欧神话中的神祗们随着徐阳逸化为无数流光涌上,仿佛地面上逆向的流星落,倒冲空中,一道道颜色不同的光柱平地而起,如圣子逆降。从远处看去,好似千百导弹升腾,在最顶端化作最炙热的流火。 “φ!”一道道光柱顶端,一位神祗吐出模糊不清的字符。下一秒,猛然冲向米斯特汀,一个精致无比的符文闪耀,米斯特汀整体虚化一截,只余顶端的符文。 “轰!!!”巨大的火环从徐阳逸身侧爆发,让他仿佛浴火凤凰。然而,还没有完! “υ!”“x!”“ψ!”“ω!”刹那之间,漫天倒冲的流星化为一片片璀璨的颜色,无数符文铭刻米斯特汀,将它彻底变为一把符文之剑!徐阳逸身侧万千流光波动,成为一颗真正的陨星,即将撕裂天际! 红色的火焰,绿色的生命,蓝色的流水,白色的空气,褐色的土地,一圈圈神王光环如神祗再临,对着黑影弥漫的空中,刺出自己辉煌的一剑。 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徐阳逸忽然用出这种强力一击的时候。天,开了。 黑影之云层层散开,然而……出现的并不是天。 数不尽的黑影,弥漫成一个巨大的云洞,云洞之中,一剑西来,天外飞仙。 古松真人好似魔神降世,从天而下,一道道黑影围绕身侧。在他身后,是一片方圆两千米的影之海洋。 海洋之中……成千上万的黑影在凝固,漫无边际,汹涌如潮,好似这一片的天宇都为之崩塌。 古松真人成名绝技……万影天诛。 “这是……万影天诛!?”不只是他看出来了,下方的修士瞬间沸腾,不知道多少人脸色发红地嘶吼道:“是万影天诛!古松老祖的成名绝技!” “这下……徐真人无路可逃!”“只能硬接!这一招打击范围是无差别的!古松真人曾用它一击击毁一片山脉!”“本座竟然能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这一招……死而无憾啊!” 尖叫声此起彼伏,是的,他们是战士,但是,他们也是修士。这,和电视上看到的完全不同,那种震撼人心,铺满天际的黑暗,那遮蔽月亮的黑影,那隆隆震动,不堪重负,裂出无数裂痕的地面,无一不在表达这一招的强大。 针尖对麦芒,夜风将一老一少的须发,衣服吹的猎猎作响,天地交接的一击,无人相让,秉承自己的意念。一剑,就是这一剑! “万影天诛!!!”“诸神黄昏!!!” 天空中,影落如雨。地面上,流星遮天。 天与地,拉出一片璀璨的霞光,凝聚为心颤的狂潮。 “轰!!!!!” 一片璀璨的黑,极致的五彩,陡然在这片天际爆发。 这一刻,没有声音,也没有时间,甚至呼吸都为之停止。 下一秒,一股比之前狂猛无数倍的冲击波轰然从剑尖交接之处爆发!在天空中拉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,“咚咚咚……”如同一位巨人行走虚空,那种绵密不绝,震耳欲聋的音爆,让现场所有人脸上变色。 “你,你们看!!”就在这时,一位筑基修士尖叫道:“看!看 他们周围!!” 谁都看到了。 一条条巨大的裂痕,仿佛一个玻璃空间围绕着他们那样,无声出现,随后……一阵阵令人牙酸的“卡啦卡拉”声出现,裂痕迅速奔走,弥漫他们周围百米!随后,在一声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中,全数坍塌! 两大金丹一战,竟然打碎了方圆百米所有虚空! 和拉出虚空的痕迹不同,仅仅是痕迹,天空很快就会弥补,但是这种直接打碎了虚空,却在天空中留下一个百米左右的黑色虚无空间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复原! “卡啦啦啦啦!”虚空坍塌的一瞬间,两人的剑陡然分开,不约而同地喷出一口鲜血,倒退数百米,胸口起伏地站在空中。死死盯着对方。 古松真人心中震撼无比! 他前几年刚刚晋级金丹后期,境界还不稳,按照道理,此刻应该闭关才对。现在出来,实力其实比中期强不了太多。 但……强一点,那也是货真价实的金丹后期! 而此刻……此刻……他颤抖地看着自己握着黄龙的手,虎口处,已经被完全震裂,血流如注。 这……真的还只是金丹战力? 他的实力,远超太多金丹中期! 杀招迭出,居然奈何不了对方。他完全不敢相信! 对面的徐阳逸,脸色有些苍白,对比古松真人,他的情况并不好,嘴角一抹血液留下,虎口血肉模糊。雪白的衬衣上梅花点点。但是,脸上只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。 自己的实力,自己的机遇,在这一刻,回到华夏之后完全爆发出来。 欧美,还在被大洲的意志所压制。这一刻的爆发,他才彻底明白自己实力到了怎样的境界。 不是刹那芳华,而是登临绝顶。 虽然他看起来伤的更重,然而,那种斗志却是此消彼涨!一方是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另一方则是狂笑惊散四方客, 大怒偏向虎山行。 一老一少,一枯一荣。一衰一怒,一盛一暗。 “沙……”徐阳逸擦了擦嘴边的血,米斯特汀交到左手,直指古松,仿佛毫无痛觉那样,仰天大笑:“来,继续!” 不需要废话,今日,必定只有一人能站起。 理念上,谁都说服不了谁,那么,就用实力来证明,孰是孰非。 古松真人没有开口,而是深深看着自己的手。刚才一击,他的灵力十去五六,对方绝对好不了多少,甚至只会更糟糕。然而,对方的精气神,却远超他自己。 “真的想不到……”他复杂地看着手,喃喃道:“几十年……这才六十多年……你居然能走到这个地步……” “若不是你偏执入魔,本真人,还真舍不得用这一招……” 收回目光,抬起头,他深深看着徐阳逸:“你要了断,本真人就给你个了断。” “当”他轻轻一弹,黄龙化为一道龙形灵气没入他天灵盖。法宝不在,他的衣袍却无风自舞,一种难以表述的气息,围绕着他。 “这是?!”光幕之前,所有真人都愣了愣,随后,全部从座位上跳了起来! “弄影诀最后一重……他,他什么时候突破的?!”“他居然悟透了这一招?我有看过古籍,他们这一门,此招可谓元婴之下第一杀招!”“这下徐小子可危险了!” 帝都,修行法院。 一扇刻着“天”字的巨大门扉之后,忽然响起一声悠然叹息,随后,整个修行法院微微一震,一道虚无的身影闪电一般冲出法院。 重庆外围。古松真人盘坐虚空,一道道纯白色的灵气,在他身后形成一个数百米大的光轮,拦住徐阳逸所有退路。 而端坐其中的古松,好似道子降临,无悲无喜。 “沙……”他轻轻抬起一只手,完全展开,从膝盖上环绕到面门之中。所过之处,留下数百残影,仿佛千手观音一般。 “万法总归三尺剑。” 随着这一句话说出,他头上的发髻“啪”一声散落,满头白发,全身衣袍猎猎作响,一道道金光从七窍中射出,随后,徐徐扭曲,一把巴掌大的金色小剑,在金光之中若隐若现。 徐阳逸神色凝重,他感觉到了,这一招……威力竟然还在万影天诛之上! 不为别的,这把剑刚一出现,周围的灵气都瞬间凝固。 “一灵摇动七星旗。” “刷刷刷!”金剑之上,七星闪耀,所有金光随之消弭。方圆百米一切都在模糊,就连古松的身影都是这样。只剩一把小剑,无比清晰。 “这一剑,承载了本真人所有理念。”模糊之中,古松真人双眼透过虚无,看向徐阳逸:“徐道友,本真人告诉你一个道理。” “万法再妙,也要归国法所管。众生再灵,国之不存,何以为生?” “你,若能以你一灵撼动本真人的七星旗。本真人认错。若你做不到,你就安安稳稳臣服在国法之下。认罪伏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