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4章:师徒对决(四) - 最强妖孽

第694章:师徒对决(四)

“轰!!”话音刚落,天空之中,一道璀璨金芒蔓延上千米,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朝着徐阳逸刺下。 金芒两侧,一朵朵无根金莲挥洒,竟然在天空中拉出一条璀璨的金色长河。 金光所过,两侧虚空无声化作虚无,一枚枚白色符文闪烁期间,仿佛金色宇宙中的星河。 这一剑,无声,却斩却方圆千米,比之前的万影天诛威势更甚,帝威赫赫,仿佛宣告世人,一剑之下,绝无幸免。 徐阳逸瞳孔中全都是璀璨金色,剑光未到,狂猛的灵压掀起滔天狂风,已经吹得他须发,衣服都猎猎作响。好似站立于台风眼面前。 没有任何留手。 “准备好了么?”他沉声问道。鱼肠轻轻嗡鸣。 下一秒,他左手持剑,在万丈金光之下如孤高的剑客,紧接着,漫天黑雾从身后扬起。 这一刻,华夏所有顶尖人物,全都在看着这一幕。 没有躲,没有逃,没有避。 谁都想看看,这个年轻的金丹战力有怎样的后手,面对这至强的一招,竟然不闪不避。 谁都清楚,这是两人最后的交锋,真正的杀招,必定倾尽所有灵气。一招之后,还能站着的那个人,就是胜利者。 “轰!!!”黑雾之中,一名老者的身影若隐若现。他背对所有人,无人可看清他的真容。一柄古剑在腰侧轻轻颤抖,就在金光到来之际,以一种根本无法想象的速度,拔剑收剑。 “当!”“当!” 两声,差距不到0.1秒。 刺。 紧接着,一道同样璀璨的黑色光芒,撼天动地,刺破一切般划破天际。 和金光不同,金光是无穷的,浩瀚的。而这一道黑芒,却是凝聚的,极致的,纯粹的。 “刷”这一刻,重庆所有人,无论城外的钢铁洪流,目瞪口呆的修士,还是城里的普通人,全部都感觉一阵微风,飞快地从脸庞刮过。甚至摩天大楼之上,广告牌都在猎猎作响。 “滋滋……”整个重庆,忽然间暗了一瞬,当再次亮起的时候,天空中,所有云,那些无穷的,虚无缥缈的云层,竟然出现了整整齐齐的断裂! 一剑开天! “啪……卡卡卡卡!!!”随即,通天接地的金光,就在笼罩到徐阳逸身侧之时,猛然化为两道,竟然从中央被完全破开!并且,黑浪去势不绝,直斩古松真人! 乱流争迅湍,喷薄如雷风。 一道根本看不到,大约只有一臂宽的黑芒,顺势而上,无可阻挡,若不是带着道道血红色的隐约电芒,根本看不清它是如何发出。 “卡卡卡!”金色的世界瞬间崩溃,古松真人瞳孔缩小,看着眼前那一道恐怖的黑芒,身体反射性地动了动,却最终没有躲。 一道血箭直冲空中,黑芒所过,空中再次出现一个虚无的空间,艰难地愈合着。而黑芒尽头,古松真人脸色苍白,左臂已经不翼而飞。 “咚……”一条断臂,数秒后才轻轻落在地上,声音很轻,却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 输了? 古松真人输了? 堂堂金丹后期,输在一个金丹战力手中? 现场,一片死寂。 古松和徐阳逸,隔空对视。徐阳逸看了他很久,却放下了鱼肠。 “为什么不躲?” 他是用灵识传过去。 古松真人没有开口,许久才道:“欠你的。” 徐阳逸一挥手,周围全部被封禁起来,有的话,他不想让任何人听到。 “刚才那一招,徒有其表,只有真正接触才知道,里面灵力非常紊乱,你……并没有练会这一招。”他眼中仿佛火焰升腾,踏前一步,非但没有兴奋,反而咬着牙问道:“既然没练会,你为什么用出来!” “怜悯?” “赎罪?” 还是没有回答,徐阳逸死死握着拳,发出“咔咔”的指节声,胸口起伏地厉害:“事到如今,你用这种方法赎罪?” “死去的人就能活过来?” “既然要赎罪,还说什么你无错!!” 他握着鱼肠的手轻轻发抖,明明……现在一剑过去,对面的人就会为当年之事付出代价。然而,真正击败了对方,他下不了这个手。 不是堂堂正正地击败,而是对方……仿佛在求败。 若说杀心,他都不知道有没有。他要的是一个公道,一个说法,一个道歉,并不是要古松自断一臂的方法来表达歉意。 他要的不是行动,而是一句话,一个心安。 古松没有说,却以惨烈的行动来告诉他:此事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 他不想听,这不是他要的结果! “做作。”他踏前一步,剑尖再次抬起,只不过五味杂陈,抖得厉害:“你真当我不敢杀你?” “我不要你的断臂,我要你的道歉!!” “你可以不认错,你有你的理念,你有你的坚持。但是……南州当时还有你没有转移出去的这么多人,还有师兄……还有那一战战死的无数修士。就因为你们两位真人一句话……全部陪葬在南州!” “我要的是……你为这些冤魂道歉!” 古松真人满脸惨笑,捂着左臂,脸色苍白,仿佛想笑,但是数秒后,却化为一声仰天长叹。 “我无错。” 他看着天空,一字一句地说: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者谓我何求。” 徐阳逸冷冷看着他。 “但是,我愿意道歉。” 这一句话,太出徐阳逸所料,他脸上的冰冷刹那间融化。不等他反应过来,古松真人已经倒转身,朝着南州的方向跪了下去。 苍老的身体,迎风摇摆的白发,满是血迹的长袍。以金丹之尊祭奠六十年前死去的人。 一跪,一叩首。 跪得干脆利落,叩得心甘情愿。 足足三秒,他才站起身来。看着南州的方向淡淡道:“虽然无错,这些平白的牺牲,老夫愿意为他们承担。” “但……没有你今日归来,这个歉意,老夫也只能留到坟墓里。” 心有灵犀一点通。有的话,不用说太明。 古松这句话看似是说:没人来,老夫就不认错。实际上是说,除了你,没人有资格让一位金丹真人跪地认错。 当年南州唯一外逃的幸存者。 当年将南州变为一片鬼域的当事人。 当年……活下来的,金丹真人。 除了他,没人有资格能够让古松真人为当年之事叩首。 徐阳逸仰天长叹。数秒后,猛然一声长啸,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。眼中不由自主划过那改变自己的一战,太多人的影子划过脑海,竟然眼角微微有些潮湿。 年少不知流光浅,再回头已百年身。 无比唏嘘。 安静,这片封闭的空间,针落可闻。 许久,古松真人竟然率先开口:“其实……从今日见到你,我就肯定不会拦你。” “哦?”徐阳逸看着天空,心潮时而澎湃,时而低落。当年高不可攀的真人道歉了,而且是跪叩大礼,然而……那些死去的人,还能听到么? “那你在这里又是为什么?” 古松平静道:“但是,我现在身为修行法院的候选人,我不能让。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无规矩不成方圆。这是华夏修行界的信任,这份信任,老夫绝不能徇私。你要过去,只能击败本真人再过去。然,身为你曾经的师尊,我不想拦。” “所以,你才最后放水了?“ 古松真人同样看着天空,声音古井无波:“其实……本真人最后也没想到,为什么就选择了这一招。” 无话。 六十多年后再见面的两人,两位金丹的对话,也再不能和六十多年前相同。 徐阳逸收起鱼肠,轻轻一挥,封禁再次打开。古松真人毫不留恋地转过头,飘然而去。 他很清楚,那个十七徒儿已经不在了。 在自己面前的,是能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徐真人。 自己一败,面前能挡得住他的,渺渺无几。 欣慰?后悔? 无从可知。 “滚。”徐阳逸从天空中神灵一样俯瞰下方:“拦我者死。” 复杂的心绪,让他不想再受到半点阻拦,再敢拦他,别怪他真的大开杀戒。 这四个字,通过光幕,传达到观看现场的所有金丹真人眼中。 拦我者死! 何等霸气! 然而,对方有这个资格! 千里走单骑,三省五十一市,摧枯拉朽,最后两省联防,古松真人断臂溃败。这份战绩,不说后无来者,起码前无古人! “又一颗超新星崛起了……”上海,中心大厦,年轻的男子无比感慨地叹了口气,挥了挥手,光幕消散:“两千多公里,一路杀过来,居然无一合之将。最后古松道友出手都拦不住他,我简直不敢想象……他真正金丹之后,会达到怎样的高度。” “好强……强的可怕!”香港,轩辕剑主倒抽了一口凉气,深深看着光幕:“气势如虹,已经无人可挡。” “他这几十年到底经历了什么?难道长期在生死线上挣扎?怎么可能强到这种地步!” 端起茶,却没有珉,数秒后沉吟道:“此人,不可为敌。来人!” “在!” “立刻准备大礼!金丹大礼,一周之内,南州必出金丹异象震惊年全国!给本真人……备一份厚礼。” 话音未落,他忽然皱了皱眉:“算了,再等等。” “古松虽败,但是这十万人的阵线,古松都闯不过去,先看看。” 湖北,浮云真人脸色铁青,当日那个一伸手就可以碾死的小修士,现在……居然达到了一个他需要仰望的地步! “三省五十一市……一共几十万的凡人军队,上万修士……拦不住一个金丹战力!”他猛然仰起头,朝着空中一声怒吼:“啊!!!!” 整座山都抖了抖。 低下头,他狠狠咬牙道:“准备礼单!现在!立刻!去清点本真人的库藏!”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明天结丹,四更,一口气更完 没有为什么,读者们这个月月票很给力,以后周日都是三更 这本书在南州,小千世界写崩了整整60w字,回到地球我才摸到玄幻的脉,非常感谢能坚持看到400章的读者 些许加更,不成敬意

下一篇   第695章:妖体合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