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5章:妖体合一 - 最强妖孽

第695章:妖体合一

“是!”门口立刻有人回答:“请问是准备什么级别……” “金丹大礼。有备无患。”浮云真人闭上眼,眼皮下的眼睛抖得厉害,当年自己那样对他,现在对方一日金丹,自己要怎么办! “金丹大礼?!”门口的人仿佛吃了一惊,随后颤声道:“有,有老祖要,要,要结丹了?!” “若这小子真的闯过十万人……一周之内,天地异象必现。全国都会震动。”浮云真人心如死灰地挥了挥手:“若闯不过,就把这份大礼留着……去吧,莫要烦本真人。” 陕西省,南宫家,一片死寂。 所有长老,和中央一位穿着唐装的尊贵老者,震撼地看着光幕,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“废物……废物!!都是废物!!”许久,老者猛然怒喝,一拍桌子,竟然从桌子开始,无数蛛网纹布满大殿。 “两千多公里啊……几十万人啊!几千修士啊!还有一个后期的古松!竟然拦不住一个区区金丹战力!!千里走单骑……这是要捧出一个修行文明的关二爷么!!” “一个伪金丹,竟然让他走到了隆肃省边缘!!” “全都是废物!!金丹会议时一个个吃拿索要,临阵对敌就是酒囊饭袋!要他们何用!!” 他的咆哮回荡在整个大厅,许久,才有一位长老颤声道:“老祖……那,那我们囚禁的人……” “留着!”老者冷哼道:“他不敢对我怎么样……这是修行法院严令禁制的!我倒要看看,他怎么给我交代当年丹霞宫的事情!!” “有修行法院在此,一个黄口小儿焉敢造次?!” 数位老祖不置可否,却不无担心地看了看光幕。 对方……真的不敢么? 两千多公里,杀了不知道多少人,攻破三省五十一市,这已经是胆大包天,这样的法外狂徒……真的不会对南宫家做什么么? 金丹的目光,徐阳逸不知道,他的目光,冷冷看着下方十万人的钢铁长城。 没有回答,下方无数的兵器,傀儡,齐齐对准了空中的徐阳逸。 同样没有再问,徐阳逸闭上眼睛,手轻轻抬起之时,天空中,乌云轰然密布。 黑云急速旋转,然而,云层之中,一道道可怖的血月之光洒落下来。 心烦至极,他从来不是循规蹈矩之辈,既然你们要愚忠到死,那本座就送你们一路归西。 天启全蚀! “哗啦啦啦……”天空轻轻震动起来,不详的血月照耀地地面一片血红,万道血光之中的徐阳逸如同月夜死神。随着黑云不停旋转,竟然在他身后形成一个巨大的云洞! 云洞之中,一轮让人心颤的血月若隐若现。随着它的出现,所有地面上,两千米内的石子,树叶,甚至坦克,都在翁鸣作响。 “让路。”就在此刻,古松平静的声音响起。 所有人都呆住了。 “真人!不可啊!!”一位筑基修士顷刻间就跪了下来,满面焦灼:“这之后,就是隆肃省边界。再无一切可阻拦徐真人的力量!现在我们十万人,一定能够拦住徐真人的前进步伐!” “是啊!老祖!万万不可!修行法院点名的a级通缉犯,绝不能放过!”“老祖三思!!”“老祖!您曾经说过,规矩就是规矩!如今为何破例?” 话音未落,古松真人的身影朦胧出现在所有人上空,手中轻轻一甩,一份玉简化作金色光幕在天空中散开。 “经政府和修行法院临时决定,a级通缉犯徐阳逸,实力高绝,远超同阶,为华夏带来之利益远超损害,特事特办,授予徐先生进入隆肃省的权利。若成功结丹,乃我华夏普天同庆之事。现令川渝两大驻军军区,即刻放开通行。” “也请徐先生务必克制,一旦结丹,踏入世界巅峰,还请遵守金丹真人约定法则,切忌随性而行。” 所有字迹,形成一片波动的金潮,在黑色的夜空中起起伏伏。尤其是最后“华夏国务院”“华夏修行法院”的大红印章,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。 放行了? 一个a级通缉犯……就这么放行了? 不是……这份文件不像文件,通知不像通知的东西……是华夏觉得让这位徐老祖这么闯下去,带来的危害远超南州?还是觉得……对方一旦结丹,带来的利益远超南州? “此乃一分钟前天载道友传与老夫的特急命令。”古松真人沉声道:“本真人再说一次,放行。” 无声。 数分钟后,一道道敬畏的目光中,所有人武器放下,每一尊傀儡眼中红光熄灭,十万黑沉沉的洪流,无声地分开两边。 天涯海角,所有看到这一幕的金丹真人,都喟然长叹。 瞎子都看得出徐阳逸这一次千里走单骑的潜力有多大。 而政府,修行界,终于屈服了,为了一个天才低头。他们认定徐阳逸发展下去,必定有望那个现在已经只能耳闻的境界----元婴。 两千里路,十几万人,数千筑基,一位金丹后期,竟然也无法阻拦对方的脚步。对比起徐阳逸的武力威慑,一个南州……已经可以“容后再说”了。 “我明白了……恐怕……在抵挡重庆之前,这道命令就已经写好了。不过,政府应该是想在重庆外围震慑一下这位徐真人。这里的十万部队,只是一个下马威。没想到,连古松道友都败在了徐道友手中。这道命令才立刻被颁发了出来。” 香港,轩辕剑主沉吟数秒,淡淡道:“准备吧,挑选一些上品的好东西,很快……咱们华夏就会多一位金丹真人了。” 徐阳逸仿佛摩西的分水杖,不徐不疾地飞向隆肃。下方,所有凡人,修士半跪于地,恭送着天空中绿潮涌动,再次冲向南州。 无声的妥协。 半小时以后,徐阳逸的身影已经冲入隆肃省。风驰电掣地朝着南州飞去。 越往南州走,人烟越是荒芜,直到看到了天的尽头,那一株遮天蔽日的巨大身形,他的心,终于火热起来。 终于到了……自己的目的地。 修行几十年,就盼望着今天这一朝,昔日的一切一切都缓缓从眼前划过,自己从天道出来,到南州,到开云界,到欧美,绕了一大圈之后,自己终于衣锦还乡,回到了华夏。 “各位……”他深吸了一口气,灵气全面爆发:“我来了!!” “轰!”他的身形化为一道璀璨的绿色流星,对直冲了过去。 越往南州走,心跳动得越是厉害,血脉中,一种封印被打开的感觉,缓缓萦绕,而且越来越浓。 地面,已经成为一片黑色,寸草不生。天空中,属于凡人政府的飞机,将整株狼毒围绕得水泄不通,仿佛……在等待他这个正牌的主人合二为一。 随着他每靠近一分,缩成一团的狼毒就微微舒展一分。他的速度越来越快,狼毒的整个身体,仿佛花朵一样,片片展开。 “刷拉拉……”一朵漆黑色的花,盛开于南州上空,而周围所有飞机,已经探出了半个身体,不知道多少人在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一幕。 现在,是早上五点四十。 一抹金霞,已经跃出云海,拉出一片璀璨的金色,仿佛在宣告一个新时代的来临,将南州所有一切,都笼罩其中。 “难以置信!难以置信!”一架科研飞机之上,数位白大褂拼命敲击着电脑,一边敲击一边惊叹:“简直不可思议!这株巨型植物,在过去五六十年中都处于一种假死状态!没有吸取任何营养!现在……现在各项指数,灵力,正在飞快朝巅峰时期上升!” “不,不止如此。”他身边,一位老者更加沉着一点,但声音也在发颤:“灵气纽带……你们看到没有!是灵气纽带!” 就在他们面前的屏幕上,一个绿色,一个红色的物体,在飞快靠拢,他们中央----就在徐阳逸进入南州的一刹那,无数蓝色的丝线出现其中。 “这是……”徐阳逸也看到了,随着越往狼毒靠近,那种血脉的羁绊越浓,而且……现在他全身,都飘出了无数绿色灵线,如烟如雾,如雾如霭,在他和狼毒之间的几千米,拉出一片青色的长河。 彼此,都在呼唤彼此。 那种间隔几十年的呼应,让他的心都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。 冲过去……合二为一。 闯过金丹那道关,他,就是当世真正的至尊之一!无人可让他弯腰! 帝都,中南海,虽然现在还不到六点,一间外面站满保镖的绝密房间中,一位老者在四位秘书的陪同下,威严地走到了门口。 “还有多久。”老者取下眼镜。 “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,最多五分钟之后,南州将发生惊天巨变。”身后一位秘书沉声回答。老者将瞳孔对着仪器扫了扫,门轻轻打开。他立刻走了进去。 房间里,有一个巨大的屏幕,华夏所有在电视上真正看到的常委,各大部长,甚至正副主席,都默不作声地看着屏幕。老者进来,大家只是点了点头,随后再次炙热地转了过去。 整个华夏的权力中枢,都在关注这一幕。 一旦……一位新的金丹真人出现,整个华夏的权力划分,国防划分,都会引起巨变。徐阳逸可能见过了那些真正的老怪物,但是其他人没有!在世界上99%的人心中,金丹,那就是巅峰中的巅峰,至尊中的至尊。这样的至尊,甚至足以改变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! 没有人敢对一位即将出现的金丹不敬,就算华夏政府最顶尖的那批人也不例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