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7章:结丹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697章:结丹(二)

“稍等……”主席完全慎重了起来:“加封,以后再说,如果他在晋级金丹的过程中受到什么损伤?会导致接下来的一切都有大变,所以,我建议等他完全晋级金丹之后再说。” “而且,灵气数值波动地这么厉害。我们不敢肯定地说,以后会不会跌下去。众所周知,现在是他吸纳天地灵气的时候,自然会强大太多。而他真正的灵力数值,则是要等他真正结成金丹再说。” “最后,我听说,接金丹的过程中,这个所谓的‘损伤,’因人而异,一旦没有成功,下一次起码三十年以后。并且……也不是没有记录过灵气尽失,经脉尽断的情况。我考虑了一下,到底给他什么待遇,抹不抹消罪责,这还是等尘埃落定再说。” 沉默。 数秒后,总理点头:“不错,现在,我们要做的是为他保驾护航。我建议,重庆外围十万人不要走,同时调动隆肃省军区,对南州周围进行全面封锁!” “可以,赵总参谋长,这件事情你立刻去做。” “是!” 这里发生的一切,属于华夏最高绝密。就连每一句看似不经意的对话都是,无数决定华夏命运走向的命令就是从这里发出。这里的一切,没人知道,修士们更不知道。现在,六省筑基,炼气,只知道……在他们不远的地方,一场宏大的结丹盛宴正在进行时。 “刷刷刷!”夜空中,数千道灵光在两个小时之内全部赶到。就在隆肃省边缘,他们看到了一圈一圈的飞机,全部都对隆肃省全面戒严! 这是对一位未来金丹真人的保护! 一位超级战力的诞生,对华夏是至关重要的大事,这种情况下,无一人可以进入。 所有筑基修士都停下了脚步,不是他们冲不过去,而是眼前的南州……已经完全不同了! 地面,那些黑沉沉的物质缓缓收拢,露出下方居然没有丝毫被污染的土地。而南州……一朵方圆百万米的超大彼岸花,在清晨的阳光中,顶天立地! 在它周围的天空,无数的符箓环绕着,消磨,诞生,天空中,一片片白色的灵气没入其中,一片片花瓣以一种肉眼都无法观测到的缓慢速度悄然打开,当彼岸花完全打开的瞬间,就是金丹凝聚之时。 这是属于徐阳逸的彼岸花,是狼毒的彼岸花。 璀璨的金色晨曦,给他增添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威严。神圣不可方物。 “我的天……”对比起彼岸花,数千修士渺小如同蚂蚁,一位穿着时髦的女子愣愣的看着眼前遮天蔽日的巨大阴影----它完全由灵光组成,根本无法想象一天之前,这里还有一株无论如何也无法销毁的植物。 她震撼地开口道:“我,我看过其他真人的结丹视频……从,从来,从来没见到过如此之大的彼岸花……” 是的……徐阳逸这朵彼岸花,比狼毒本体还大!将周围所有灵气一抽而空! 南州当年因为幻境崩溃而留下的,那些演化为洞天福地的灵气,本来被狼毒本体封锁,无法走出南州。但是,在这一刻形成了一个精粹无比的灵穴。终于在六十多年后,反馈给这一切的始作俑者。 一啄一饮,皆有定数,一花一果,皆为因果。 一位位修士前来,但是,全都凌空盘坐在外围。金丹真人结丹的异象,太难看到了。百年一遇都不为过。在这里参悟,打坐,对他们有许多的好处。他们无法放过这种机遇,甚至希望徐阳逸结丹的时间越长越好。 没人敢进去,狼毒周围那种时有时无的符箓,仿佛一枚枚定时、炸弹。就算他们没有这种经历。结丹,这个所有修士共同奢望的梦想,也被传述了无数次。谁都知道,一旦结丹,马上进入天地法则保护,任何敢于侵入的修士,都会被当作违抗天地处死。 能在远处观看一位老祖的结丹现场,已经是他们几辈子的福缘。 外界的一切,徐阳逸都不知道。 现在的他,仿佛处于一种玄奥深邃之中,思想,五感都脱离了身体。他的意识混混沌沌,只能看到自己全身经脉形成的丹鼎,所有灵气都飘飞了出来,飞快朝着中央那布满裂痕的金丹填补过去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终于有了一点点反应。仿佛从沉睡中醒过来。赫然发现,自己所有灵气,居然被全部集中到了金丹之上,和裂痕满满的金丹搅合在一起,包裹着,修补着。然而不知道为何,却进展非常缓慢。 “这就是进阶金丹的过程么?”他皱了皱眉,没感觉任何不对。但是太过平静,本身就是一种不对。 他伸手想抚摸向自己的金丹,就在长臂舒展的一刹那,他愣了愣。 体障……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他再次感觉到了体障,而且……这一次的体障,非常不一般。 这一次,所有体障,都是由无数符箓组成,这些符箓隐隐看去,竟然构筑成他搭建炼气,筑基修为的……一种仿佛“秩序”一般的锁链,紧紧包裹着他。 就在体障之外,他仿佛看到了天空。不,那是无穷的天地灵气,纯青色,如雾如霭将他包围,却被体障一分为二。 “所以,金丹修复缓慢,是因为灵气不足?这是金丹体障?” 深吸了一口气,本来汇聚到金丹上的灵气,再次返回他的身体,背后虚灵仙体漩涡转动,双臂白虎虚影陡现,他毫不犹豫地对体障发起了冲锋。 “刷刷刷!”白虎虚影在半空中拉出漫天白芒,刚一接触,他就感觉这一次的体障坚固万分。从来都是一击破障的他,这次的体障居然纹丝不动! 所有裂空都在体障中消弭,体障完好无损。 “咚咚咚……”与此同时,外界忽然爆发出连绵不绝的声音,整个南州的空间都晃动不已。所有看着这一切的修士,都明白了这是什么。 “破障!”“这位老祖破障开始了!”“金丹级的体障,一旦打破,就是踏出金丹的第一步!” 然而,数声震撼过去,没有任何异象,空间再次化为平静。 没成功? 中南海那间房间中,所有人眉头都挑了挑。 “这就是我担心的事情。”主席沉吟道:“我看过一些绝密报道,越是实力高强的修士,他们突破某一个境界的困难越大。这位徐先生……还没有成为金丹,就达到了金丹中期,甚至逼近后期的战力,他的突破之旅,注定艰苦非常。” 确实非常辛苦。 徐阳逸都没有想到,自己的体障居然坚固到了这个地步。 神通全面解封,他的实力早就今非昔比,可以说,现在的他,面对当初的主宰,根本不用打的那么艰难。然而,这都无法对体障产生一丝一毫的冲击。 体障之外,就是漫天的天地灵气,迫不及待地等着滋养自身。 体障之内,灵气渐渐消耗。如果坚持不到金丹合拢,灵气聚集完毕,又得不到外面天地灵气的帮助,这一次结丹,就宣告失败。 徐阳逸的脸色,完全郑重了起来。 “你刚才苏醒,就是一个提醒。”鱼肠和米斯特汀的器灵不知何时浮现出来,沉声道:“灵气不足,本来,普通金丹,体障会被外界灵气压迫破裂。这可能是所有修士最轻易度过的一道体障。但是,你不同。” “你其他的体障都轻易度过。导致这一次外界的灵气根本无法压破你的体障,这,反而成为了你的天堑。” “而且,这只是第一道障壁。”米斯特汀也说道:“第二道障壁,名为‘业障。’你可能已经听说过了,金丹级别,是追寻因果的源头。修行大门在这里终于完全打开,它和筑基是两个根本不同的境界。业障……如果不是你明悟,你的因果是什么,那么……业障几乎无法通过。” 徐阳逸沉吟道:“我现在怎么做?” “一击。”两位器灵几乎异口同声地说:“将所有灵气调动到巅峰,用出全力一击。” “只要击破体障,南州灵气不枯竭,你的结丹之路就可以永远进行下去。业障靠的是心力,并非单纯的灵气。可以这么说,体障,检验的是你能否进入金丹,有没有这个资格。业障,就是考验你的心智神,看你有没有成为金丹修士所必备的心态,道心。”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刹那之间,他已经决定了要用的招式。 最强的招式么…… 天启六蚀不行,它的范围杀伤力绝强,用在要以点破面的体障上就行不通。那么…… 掏出丹药吞下。他静静地调息起来。 四个小时……六个小时……八个小时过去。他丹田中的金丹,忽然轻轻闪了闪。 这是灵气不足的征兆! 多少天才,就是倒在这一关。实力太强,体障更强,外界灵气无法压破体障,平时引以为傲的实力,在此刻成为自己最大的拦路虎。 同时,徐阳逸站了起来。 无视金丹的闪动。他轻轻握了握拳头。 “卡卡卡……”扎实的肌肉爆发出强大的力量,身体中,虚灵仙体膨胀到巅峰,所有的灵气,全部朝着他的右手涌入。 “沙……”无声抬手,仿佛太极。所过之处,一片残影,似慢实快,两手抱圆。右掌上,一片璀璨的金光,将这片青色的世界彻底照亮。 仙法.无相观音! 他刚才立刻决定的,自己能用的真正杀招! 刺,不是,诸神黄昏,亦不是。天启六蚀,还不是。 这一招,刻印他的血脉,源自他的本身,不借助任何法宝,乃是他肉体可以发出的最强神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