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8章:结丹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698章:结丹(三)

“嘘……”他轻轻舒了口气,随后,一道磅礴的观音虚影,出现漫天雾海,朝着前方混沌不堪的深邃,拍出惊天动地的一掌! “轰!!!!” 外界,内界,齐齐震动!! 所有修士,瞬间呆滞,这一下,彼岸花笼罩的几十万米,仿佛从内部爆裂了一样!一声无声,却响彻所有人心中的巨响,猛然在每一个人心头响起。 那……仿佛内心世界的崩塌。 在彼岸花内部,他们看不到无相观音的那一招,却能感受到那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觉! 巨响,寂静。 数秒之后,南州上空,猛然想起一连串“哗啦啦啦啦”的脆响! 体障,破! 所有修士都呆住了,不知道多久,才有人抖了抖,满头大汗地跪拜下去。 两击破障…… 之前一击,只是惊雷,之后一击,就是灭世! “这不是一般的障壁……这可是金丹障壁啊!无法被外界灵气压破,说明这位老祖资质绝顶!居,居然被两击打破?!” 周围上千修士,齐刷刷跪了一地。 中南海,以及各位金丹的画面,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。 “滴……”就在此刻,中南海的房间中,天道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灵力快速提高,重复,灵力快速提高。检测到空间波动,徐先生有99%的可能已经突破体障,外界灵气涌入,进入结丹第二个阶段……” “十万五千灵……” “十一万三千灵。” “十二万,十三万灵……” “刷……”不知道哪一位政要,无声的站了起来,抿着嘴唇,目光炙热,呼吸都有些急促地看着屏幕,身体前倾,手死死握住扶手。 这个数字…… 在冲向金丹后期!! 刚结为金丹的真人,居然能拥有后期战斗力?!这简直天方夜谭! 不……不止如此!反过来一看,他这么强的战斗力,体障何等可怕!现在的“新时代”绝对不是对修士完全不懂的老修行文明,他们太清楚这是什么了。如此恐怖的体障被一击打破,这个a级通缉犯……实力恐怕还要超过他的预期! “十四万五千灵,十四万八千灵,十四万九千七百灵……” “滴!” 这一次,这一声滴,比之前还要清脆,并且,所有人头顶上方,那个绿色的指示灯,忽然变成了黄色。 “顶尖高手,十五万灵!” “徐先生实力堪比金丹后期。仅次于古松真人。” 一片沉寂。 又有其他政要站了起来。面对这样一个怪胎,他们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。 一个a级通缉犯,转头就是金丹后期的实力!这样的……嗯,刺头。以后要怎么用?用在哪里?开出什么条件? 一个刚回华夏就表演出千里走单骑的怪物,杀通三省五十一市的封锁线,最后刚直不阿的天载都觉得对方潜力无限,直接让对方过去的修士,你告诉我他会老老实实听政府安排? 天大的笑话! 结丹还在进行,所有人都头痛欲裂。 实力又强……又不听指挥什么的……这种人太讨厌了! “灵气继续攀升。” “什么?”终于,一位部长忍不住拍案而起,也站了起来:“还在攀升?!” 停顿了一下,天道的声音继续说道:“正确,继续攀升。现在已经达到十五万三千灵。” “这不可能吧……”“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“是否天道主脑出现了故障?” 一片喧哗。 就连平时处变不惊的政要,都无法相信眼前的情况了。 “安静。”主席沉着脸开口了,他此刻也感觉头都要爆炸。之前只是感觉徐阳逸强,为华夏又添一位至高战力而欣慰。但现在…… 这个战力太强了!一旦不给他们面子,后果不堪设想!尤其,这个人“劣迹斑斑,”还刚刚表演完一出千里走单骑的大戏。 怎么想都不容乐观! “请回答我,他的实际境界?” 天道顿了顿:“金丹初期,即将逼近中期。” 主席揉着眉心叹了口气。 看样子……整个结丹结束,很可能突破中期。 也就是说,别人中期,就有极大可能成为金丹之中的至强者! 他已经有些后悔起来看这次标记为“s级事件”的卫星直播了,天知道到了后期,这位徐先生能达到什么境界! “我务必提醒您,突破体障,他几乎已经是稳稳的金丹了。我们现在必须考虑出,他的封地在哪里。规格是什么?给全民播放,振奋人心的签约仪式在哪个台播放。几点播放。他的待遇……”身边的总理沉思道。 “我知道了!”主席几乎是咬牙回答,这个徐先生……真的太让人头痛了,他没有考虑说:“帝都。” “嗯?” “帝都,紫禁城!故宫金銮殿!暗香真人走后,帝都没有坐镇真人。起码……让他处于镇国神器之下,否则……我真的不敢把他放在隆肃省。” 他苦笑着指了指屏幕:“你看,现在就这种威势,你说他有没有可能进阶那个传说中的境界?紫禁城……也在修行法院监控之下,我想,有镇国神器,还有华夏护国大阵的中枢,还有天载真人坐镇。应该会让他对华夏有所改观吧。” “嗯……”总理若有所思,这种超高级别的“待遇,”从未有人获得过,他在考虑是否会让其他金丹心有不满,不过,只看了一眼屏幕,整个人针刺了一样站了起来。 现场,都是一些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角色。然而,此刻一个个人,纷纷深吸了一口气,全都站起。 不只是他们,现场,所有修士……本来跪拜于地,此刻,全都尖叫着以额触地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 虽然……对方明面上打败了古松真人,但,但怎么说也是金丹战力而已,现在……却以一种无比狂暴的姿态出现,让他们直面自然灾害,这种震动,对于凡人来说,远超电视资料! “这是?!”所有金丹真人,没有一个还坐的住,所有人都看出来了,徐阳逸这一次结丹,威势极为不凡。但是,现在这一幕,让他们对不凡的概念有了一个新定义。 “怎么可能!!!”浮云真人一声暴喝,目呲欲裂,眼中全都是羡慕,嫉妒,后悔。 他死死盯着光幕,几乎要把光幕吞进去一样。 “轰隆隆……”就在彼岸花的方向,所有灵气竟然形成了一道青色的龙卷风!方圆数百米!对着彼岸花的中心倒灌下去! 一道龙卷,搅动十方风云。阳光,云雾都为之变色,随着它越灌越多,一圈圈远超之前的恐怖灵气波纹,朝着四面八方疯狂喷射! 天外黑风吹海立,地面飞雨过江来! 灵气灌顶! 本身灵气和外界灵气合二为一,形成的金丹异象! “怎么可能这么大!当年我的只有十米粗细!!他,他怎么可能引动方圆几百米灵气!?” “这是用法宝构成的吧?一定是!可恨!可恶!我张光耀出身下界!没有这等法宝!否则……否则我今日怎么可能才不到中期!” 秦岭,南宫家,老者脸色惨白,嘴唇颤抖地看着画面。 周围数位长老,死人一般,神色僵硬。 “他……这……一定是用了什么秘法……”一位长老嘶声道:“否则……否则不可能……古松真人何等惊才绝艳……也不过两百米……他的灵气灌顶……竟然……竟然……” 老者没有开口,撑在桌子上的手,青筋跳动。 怎么办! 这个人……惹不得!他已经感觉到了,这人一旦金丹,必定会找南宫家麻烦! 虽然修行法院有规定,金丹真人不得相互攻杀,但……这样恐怖的天地异象,一旦公布,会有多少顶尖世家依附他?他要给南宫家找茬,恐怕轻松得很! 他第一次心生悔意。 同时,整个西部,甚至一些中部城市的修士,全都愕然抬起头,带着一抹震撼,羡慕,看向南州。 动静太大,隐藏不住了! “刷……刷……”一圈圈青色的波纹扫过武汉,西安,贵州,乌鲁木齐……从六省波及到了十个省!华夏几乎二分之一的版图都感觉到了有人结丹! 此刻,已经是下午,顿时,一道道修士的灵气,毫不犹豫地朝着南州飞去! “刷啦啦啦!”一道道灵气如剑,剑满天穹。 南州,徐阳逸感受着灵气灌顶。全身经脉发出一阵欣慰至极的欢呼。 他的丹田,已经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。但是却无止境地汲取着青色灵气,那枚布满裂痕的金丹,竟然在一丝一丝修补起来。 并且……在不断上移。 此刻,已经从丹田移动到了腹部中央。 强大。 一种从未有过的强大感,从他每一个细胞中升起。就在此刻,鱼肠忽然咦了一声:“你的金丹……为何会动?”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徐阳逸皱眉,还要说话,鱼肠却立刻阻止了他:“不要开口。” “接下来……才是脱胎换骨的时候。业障,你必须明白你第一条因果。与此同时,天地灵气彻底将你的身体改造成更加适合修炼的身体。和筑基不同,这次的改造,是彻彻底底地,从骨到肉,你……要忍住。” 话音未落,一阵剧痛,瞬间布满徐阳逸全身。差点让他痛呼出声! 从未感觉到的痛,他甚至能看到,身体中,骨头有些地方破裂,有些地方修补。经脉……竟然被硬生生拉长,甚至碎裂,拓宽。 他死死咬着牙忍受着,对于金丹的渴望,这样的疼痛还不至于让他放弃。实际上,他根本没想过放弃。 不过,就在此刻,他忽然感觉左臂有点痒。 愕然看去,计都罗喉剑,居然自动脱落下来。而一条崭新的手臂,被灵气一点点凝结于他左手处。 忽然,他胸口猛的传来一阵闷痛。 那里,有一道十字伤痕,而现在,伤痕中仿佛有一个棱形的东西若隐若现,而刚才一个失神,金丹竟然已经游走到了棱形的东西下方! “这是……羽蛇神化入我身体的……据说是狼毒的种子?” “他和金丹?这是要……” 想法未落,种子,金丹,全力撞到一起! 刹那之间,他七窍猛然喷出一道道血液,死死咬着牙,这才没有昏迷过去。 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