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9章:结丹(四) - 最强妖孽

第699章:结丹(四)

棱形的种子,居然散发出一条条树枝一样的东西,顺着他的经脉,包裹住了金丹。 “不……不是包裹。”他的眼睛都有些发红:“这……是在撕裂金丹!” 金丹,一个金丹真人的重中之重。丹破人亡。然而,现在竟然被生生打碎。 然而,他竟然没有死! 一种非常玄奥的感觉从心头升起,仿佛……另一个自己,在和他缓缓融合一般。 那不是意志的融合,这枚棱形种子,好像有血有肉,包裹着完整的生命,此刻,植入他的身体,而他的身体没有任何排斥,反而欣然接受对方。 “小子……这是什么东西?”鱼肠和米斯特汀也愣了,饶是他们活了不知道多久,也从没见过这种诡异的情况。 金丹被破,人还活着,并且……金丹还在和别的东西融合? 到底什么东西能打破世界的规则? 就在融合的一瞬间,世界上,所有远古生命体,如小青,如南华蝶母,如该隐,如柯文纳斯,这些正在苏醒的老怪物身上,全都响起了一阵轻响。 “这是?”小青惊讶地捂着心口,那里,一个古怪的文字若隐若现。紧接着,“嗖”一声飞上半空! 不只是她,那些古老的存在,或者是心口,或者是眉心,全都出现了一个字,齐齐冲向南州。 与此同时,他们全身都响起一种锁链崩溃的声音。小青愣了愣,随后脸上浮现出一抹狂喜,一声尖啸,整个莲海无风起海啸,下一秒,她的身形轰然冲向天空! 封印,碎了。 封锁所有老怪物的封印,随着徐阳逸身体的种子和金丹缓缓合二为一,竟然全部崩溃! 罗马竞技场,一片遮蔽天空的黑潮涌出,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哈哈大笑:“多少年了……多少年了!” “我……又回来了!” “世界啊……颤抖在满月之狼的恐怖下吧!” 耶路撒冷,麦克白,梵蒂冈,这一刻,数道眼睛扫向世界。 “不会吧……”光之圣彼得正在做祷告,忽然极度失态地冲到圣光拱顶边缘,手颤抖地扶着栏杆:“怎么可能……这……这么多远古级别的灵气……” “真主在上……”耶路撒冷,沙之白萨木闭上眼睛,倒抽一口凉气:“世界要崩溃了么……” 在所有元婴级别修士的意识之中,一道道强横无比的灵气,从地球各个角落苏醒,数目……竟然不下一百道! 有的在高山,有的在深海,有的在人迹罕至的丛林,有的在遗迹下方,地点各不相同,然而有一点相同。 强大,强大到无以复加! 不过,下一秒,他们又齐齐呆住了。 “这……这到底怎么回事!?” 丹霞宫底,随着小青一声长笑,整个地面,“轰隆隆”崩塌! “出来了……本宫终于出来了!!哈哈哈哈!几千年的囚禁啊……姜尚!你害的本宫好苦!!这……这是!” 她笑声未落,身体急速膨胀,数千米大的鲲鹏眼看就要化身地底空洞,然而,就在同时,她忽然不动了。 不只是她,所有解脱封印的老怪物们,全都动不了了。 “刷!”一圈无形的白色波纹,从地球表面绽放,刷过每一个国家,每一个角落,地球的每一寸。所过之处,所有一切,尽皆停止。 风停了。 云停了。 所有生物的呼吸,心跳,都停止了。 只剩下此刻地球上百道金光,划破宇宙的孤寂。 并且,他们身上,一道道无比玄奥的符箓涌现出来,形成一条条锁链,这些锁链发出冲天金光,居然在须臾之中,在空中打开了一道道难以言述的大门。 同时……无边梵音响起,一朵朵无根莲凭空开放。所有的老怪物们,都被包裹在这一道金光之中,朝着云层之中飞去。 “轰隆隆……”百道金光,从地球射入宇宙,金光尽头,尽然有无数人影浮动。小青愕然看着这一切,越深越高,自然也看到了那朵彼岸花。 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她的目光悠然看向天空,秀发飞扬:“羽蛇神……你醒来的那一刻,就决定要带我们走了么……” “你是在告诉我们……我们已经在地球呆得太久,真武界,地球的战争,我们不能参与……是么?” “这是属于这一代修士的战争,是他们的路,不经历这一场战斗,无法成长……对么?” 她静静闭上眼睛:“我懂了。” 百道长叹,响起在地球。 他们,全都是经历过上一次两界大战的遗孤,被当时的人封印下来,留到下一次大战,然而,羽蛇神不允许,所以,留下了一把钥匙,打开所有人的锁,却因为卡俄斯的一半身体完全苏醒,让他们回到该去的地方。 不能手刃真武界,让他们心有不甘。 为什么?他们不知道。 一定有什么原因,让羽蛇神不得不这么做。 “真是悲哀啊……”小青平凡的脸上露出一抹感慨,徐徐上升中,目光看向旁边巨大的彼岸花,忽然笑了:“小子……” “一定,一定……我们还会相遇的……” “或许,是在其他位面。或许……是在主位面的某个角落……不过,本宫有预感,一定……会再和你相遇……” 她微笑着,看向灵气疯狂灌注的彼岸花,正要决绝地回过头,忽然愣了愣,惊讶地看了过去。 没停! 彼岸花的灵气灌顶没停! 这怎么可能!整个世界都失去这几秒,彼岸花为什么不停! 她不知道卡俄斯和创始元灵的由来,当然也不清楚,正是因为徐阳逸胸口种子和金丹融合,才完全打开了这把钥匙。 “你……羽蛇神大人到底对你说了什么?”她有些愕然地看向徐阳逸:“守灯人?” 她抿了抿嘴,眉心忽然一亮,一道青光射向徐阳逸眉心。竟然两人眉心都出现了一道红痕。 “真吃亏。”她嗤笑一声:“同心印,男女之间才能相互感受。乃是男女双修的印诀,记录本宫一段记忆,只要你想到别的女人,就会自行解开……居然用在这小子身上……真的是……” “亏死本宫了啊!” “不过,以后只要你和本宫一个世界,你呢,就别想跑了。” 徐阳逸不知道这些。 他能感觉到,地球上,无数强大的灵气,在慢慢离开地球。进入另一个不可言说的地方。然而,现在他根本没空去看这些,只是全神贯注地看着种子和金丹的吞噬。 两者……被种子的蔓藤缓缓拉了过来,金丹仿佛完全不能抵抗。并且接触之处,变成了液体一般。金色的金丹,青色的种子,竟然融合出一种金青之色。 但同时,随着两者融合,他身体中,居然升起一种圆满之感! “这是……第一道因果?”鱼肠和米斯特汀都难以置信地看着两者融合:“金丹修士晋级,除了灵气,因果最为重要。若无法追根溯源,心灵不圆满,永远无法追求更高的境界。第一道因果寻觅几十年都好不为奇,你……” “什么是因果?”徐阳逸忍不住问道。 两人齐齐顿了顿,随后一起摇头: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等你温养好了金丹,我们再慢慢告诉你。总之,金丹境界,和炼气筑基完全不同。” “你现在已经走到了金丹的最后一步,业障被第一道因果圆满完全跨过去了。你……即刻就将凝结金丹!绝不要分神!” 天空中,上百道身影齐齐没入云端,所有金光敛去。就在同时,世界再转。 风动了,云动了,一切都恢复原貌。而在南州,同一时间,天地之间,一片青霞,铺天盖地弥漫! 青霞所致,一切都被染做青色,现场所有修士呆了呆,随后,拼命地在半空中声嘶力竭地尖叫道:“恭迎老祖!!”“恭贺老祖进阶金丹!”“世界至尊!金丹之境!!请受我们曹家一拜!!”“能瞻仰老祖进阶大礼,实在是晚辈三生有幸!!” “轰!!!!”所有人的光幕上,都看到一片璀璨至极的霞光,接天莲叶无穷碧。在辉煌的青光之中,那朵巨大的彼岸花,缓缓绽放! 彼岸花开!震慑天下! 一层,又一层,层层叠叠,堂堂皇皇,每一层都在天空中化为无数灵光,飞散周围,所有筑基修士面上无比恭敬,实则拼命抢夺着这些灵光。脸上却带着炙热,崇拜,发红的眼睛,方圆千里,上千筑基叩首,恭迎真人登基。 “哗哗哗……”彼岸花化作灵气的狂潮,席卷南州数万里。当灵光散去,一个高大的身影,含而不露,威而不发,站在漫天青霞,和滔海灵光之中,对着众人微微一笑。 他的身影,和常人无异,却高如山脉。 他的气息,完全感受不到,却让人噤若寒蝉。 他的一举手一抬足,都足以让现场所有修士战战兢兢,汗不敢出。 这,就是他之前没有的金丹之威。 无形,无物,却无所不至,威严无方。 一缕让所有修士都为之痴狂的气息,若有若无地萦绕在男子身侧。只听到男子微笑道:“本真人,狼毒。” “恭迎狼毒真人!!”“狼毒真人万寿无疆!法相无敌!!”“恭贺真人登临绝顶!!”“贺我大华夏,如今又得一位老祖!!”“贵州宋家,愿为真人效犬马之劳!!”“武汉陈家,愿为真人赴汤蹈火!”“重庆万家,真人若有差遣,在所不辞!!” 欢呼声,此起彼伏,上万人形成一片沸腾的海洋。亲自观摩到一位金丹老祖进阶成功,这种兴奋感,刺激感,简直让所有修士----无论他修行了多久,都为之疯狂! “滴!”就在同时,中南海,那所房间之中,天道的声音最后一次响起。 “灵气稳固。” “总值……五十三万七千八百灵。实际境界:金丹中期。” “评价:元婴之下第一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