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5章:我没听见 - 最强妖孽

第705章:我没听见

不止如此,下方,所有站着的人----那些全都是南宫家长老,核心人员,在这些死亡的红芒之下,顷刻间化为飞灰,甚至尖叫都没有。 “狗杂种!!老夫要你狗命!!”南宫无咎已经疯了,下面的防御法阵,好像从来不曾存在,那些耗费巨资,可以抵挡金丹初期半个小时的顶级法阵,在狼毒手下就和纸做的没有区别。 这些都是他的心血啊!南宫家的基业啊! 一个六少的死,竟然引来这种魔鬼!他现在只想把对面的人食肉寝其皮! “轰隆隆!!”一道道雷霆入体,他上衣全部破裂,一道道蓝白色的符箓蔓延身上,眼睛中都爆发出了雷芒,疯狂地朝着徐阳逸冲来。 “你知道么。”徐阳逸反手一个巴掌,就将半疯狂的南宫无咎扇出百米,看都不看,平静的说:“当本真人在海外,唯一的歉疚,就是没有给军团中人一个好的归宿。” “本真人无时无刻都在希望他们好好活下去。因为……本真人回来那天,必定是刑天军团重新崛起之时。” “然后……”他转过头,再次一巴掌,将冲上来的南宫无咎扇出百米:“我一个兄弟告诉我……军团所有人,以及无关的人,居然被你这条老狗囚禁在秦岭,日无所修,夜不能寐……五年一杀……当时,本真人恨不得将你抽筋拔骨。” “终于啊……本真人回来了。这笔帐,本真人没灭你们南宫全族,你已经该谢天谢地了。” 下方,所有人目瞪口呆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 平时高高在上,视若神明的南宫老祖……此刻居然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,被人扇来扇去。毫无还手之力。 而对方闲庭信步,就像拍蚊子一样,冲上来,扇回去,再冲,再扇,无限循环。 南宫老祖竟然连对方一百米都靠近不了! “这,这真的是南宫老祖么……”已经不少修士吓得涕泪齐流,这种当面杀戮的惨烈,已经远超他们短暂的修行心理建设。有人哭着说道:“南宫老祖这是何苦……惹恼一位这么强的金丹真人……囚禁他的同伴,这,这不是……” 更多的人,没有开口。 因为头顶的红芒,仿佛死神的镰刀,徐阳逸忠实履行他的诺言,谁站,谁死。 一个不放过。 上万人,无一人敢站起。 抖抖瑟瑟,汗出如浆。战战兢兢,汗不敢出。 “我要杀了你!!!”南宫无咎再次冲上,这一次,他忽然感觉冲进了百米之内,微微一愣,哈哈大笑:“受死吧!!” 然而,下一秒,他的咽喉就被捏到了徐阳逸手中。 轻轻巧巧,好似自己送上去的那样。 两人目光对视,南宫无咎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恐惧。 “彼待吾如是,吾待彼如是。”徐阳逸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阅读着南宫无咎眼底突然涌起的恐惧,声音毫无波澜:“虽千万人吾往矣。” “饶……饶……饶命……”南宫无咎终于感觉害怕了,对方真的是亡命之徒!根本不管什么法律!他要自己死,自己打不过就只能死! 而且……这不是打不过的问题,是根本衣角都碰不到! “知错了么?”徐阳逸淡淡道。 南宫无咎嘴唇都在颤抖,他不想死!他好不容易达到金丹,怎么能死在这里! 只要……只要对方放过他,他一定会联合其他道友杀了他!是你先破坏条令的,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!你一个区区从海外回来的金丹,还想和我比人脉!? “知错了……”南宫无咎低下头,不让徐阳逸看见他眼底的阴狠。但就算如此,以一种如此屈辱的姿态,被人小鸡一样抓在半空,点着鼻子问自己错没错,这种感觉…… 他恨不得一口咬断对方的喉咙! “我的人在哪?” “……主殿之下……” 就在此刻,天空中,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,声音之大,响彻天地:“狼毒真人!手下留人!还请……” 徐阳逸手猛然用力,南宫无咎咽喉发出一声“卡擦,”头立刻歪了下来。徐阳逸平静说道:“知错了,就下地狱去忏悔吧。” 南宫无咎苍白的头颅中,带着浓浓的不可思议和后悔。他做梦都没有想过,狼毒竟然真的敢杀了他。 一个区区新晋金丹…… 一个修行不足百年的修士…… 自己这样的金丹老祖……居然死在他的手中? 他嘴唇动了动,瞳孔中,映照出对方的身影,眼皮越来越重,带着满腔恨意和未尽的杀意,完全闭上了伊能静。 最后,他想说:杀光主殿之下的所有人,一个不留!万刀分尸!我死……你也别想安宁! 但是,他没有这个力气了。 一片死寂。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死了? 真的杀了南宫老祖!? 他……一点都不管华夏法律?! 万众瞩目,死寂之中,徐阳逸转过身,看向天空:“你刚说什么?我没听见?” 还是死寂。 中南海,绝密的房间中,所有高层再次聚集,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一幕。 死了……南宫无咎真的死了! 被人小鸡一样玩弄之后,直接灭杀。 “他……他有没有把我们当回事!”一位部长真的怒了,一拍椅子:“太胆大妄为了!元婴之下第一人!还有元婴不是么!金丹战力来的何其不易!他竟然直接灭杀了!” “还说什么没听见?!” 如果说,之前结丹是无形的巴掌,这次灭杀南宫无咎,就是直接的挑衅。 我,不怕你们。 走到这一步,有仇报仇,有怨抱怨。若是金丹还要畏首畏尾,不顺从本心,还修什么行,结什么丹?不如夹着尾巴做炼气,享尽人间繁华好了。 “安静!”主席和总理同时开口,这位部长终于忍了下去。 两位最高领导对视了一眼,眼中都看到了对方的意思。 头痛。 这个狼毒真人……简直让人太过头痛! 就算学生时代见过最刺头的学生,也没这么头痛过! 完全就是随心所欲,你说他错吧,算是有情有义,说他不错吧?他根本没有站在国家的立场来考虑。 至于处罚…… 啊哈?元婴之下第一人要处罚?你刚说什么?我没听见。 “召开一个追加的紧急会议,对于狼毒真人的安置……嗯,我觉得有必要再斟酌一下。” 徐阳逸根本不在乎别人对他怎么看,经历南州一役,他已经明白了太多,这个世界上,当实力站起来说话的时候,所有真理都得跪下。而且,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错。 一个趁着自己孤身漂泊海外,对自己兄弟部下下手的人。 一个五年一杀,折磨所有人等着杀光的老狗。 自己杀了他,没什么不妥。 金丹不能互相攻击? 可笑,他从不做那种扇了一巴掌还伸过去右脸的人。如果是那样,他修到金丹和炼气有什么区别? 扫了一眼下方的人群,此刻,没有一个人敢站着。 说到做到,站起来,就等死。偌大南宫家,除了之前站起来的近百人,现在竟然被徐阳逸压得鸦雀无声,片刻之前还瑞气千条的南宫族地,此刻如同被暴徒蹂躏过的小姑娘。伤痕累累,不堪入目。 他根本没理这些战战兢兢,以额触地的修士。化作一道青光落到了最高的主殿下方。 缓缓伸出手,心中带着一抹激动,我回来了……当年的承诺,我一定会做到。 “轰!!”一声巨响,南宫家主殿轰然倒塌,高大巍峨的殿宇瞬间成为漫天烟尘。就在主殿之下,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,里面有光透出,显然是一个囚牢。 深吸一口气,压抑着心中波动,他立刻冲了进去。 狂暴的灵气围绕全身,里面果然是一个个囚牢,随着一阵“当当当”的脆响,所有囚牢门全部打开。 牢中,每一个人都愣住了。 不多时,牢房大门打开,一个个憔悴的身影走了出来,手脚都绑在一起,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,恍若隔世一样看着这条长长的走廊。 仿佛……这条走廊,就是全新的世界。 徐阳逸没有开口,此刻没有人目光落在他身上。他心中微微发酸,当年谁不是带着炙热心情的修士?几十年的囚禁,生不如死……南宫无咎也做得出来! 一道道身影,他看到了罗三丰,看到了赵五爷,看到了斩十二,看到了李宗元,看到了君蛮……曾经的炼气,现在全部都是炼气初期。这是南宫家吊着他们的命不死。毕竟一旦破掉气海成为凡人,根本经受不起非人的折磨。 很多人还在,很多人已经消失了。徐阳逸轻轻抿着嘴唇,拳头咔咔作响。 不行…… 太轻了…… 南宫世家,今天他要食言了。就算跪下,也一个人别想活下去! 你们不在乎我的兄弟是否无辜,我又为何要在乎你的族人是否无辜? 要怪,就怪南宫无咎自己找死,还拖上了你们。 “各位。”他终于开口了,所有人的神智还有些恍惚,这才看到了徐阳逸。 他声音有些微微发抖,不过没人听出来。沉声道:“我回来了。” “我回来救你们了。” “对不起。”他深深鞠了一躬:“让你们忍受了这么久的酷刑。” 沉默。 所有人都有些魂不附体,精神恍惚的感觉。随着一阵“沙沙”声,罗三丰拖着长长的铁链,走到徐阳逸前方,看了很久,终于颤声道:“徐……徐团长?” “是我。” 人群中,赵五爷忽然打了兴奋剂一样,猛然窜过来,铁链都被拖得“咔咔”作响,冲到徐阳逸面前,一把抓住他的肩膀,死死看了十几秒,忽然抱着他痛哭起来。 几十年暗无天日的囚禁。 每五年一次的杀戮。 终于结束了……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,他就知道,一切都结束了。 他们在不用提心吊胆,行尸走肉地生活,自己曾经信赖过的人,终于回来了!

上一篇   第704章:灭南宫

下一篇   第706章:重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