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7章:狗贱自有天收 - 最强妖孽

第707章:狗贱自有天收

下限已经突破天际。 徐阳逸嘴唇抽筋,压抑着想把这条狗大卸八块的冲动,磨牙道:“好歹是你曾经的主人,你就这么卖了他?” “呵呵呵,主人的要求才是最高的,您不知道,他一分钱都没给过我!合作这么多年,他是怎么样的赔钱货我太清楚了!如果不是看着他长得好,以后可以往牛郎馆卖身还债,我早就抛弃他了。”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:“很好。” 下一秒,南宫三小姐的闺房轰然爆开,一只硕大的博美凌空被踢飞,粗豪的汪汪大叫,大约叫了两声发觉不对,立刻改为纤细的叫声。 “扑通”贱狗跌落沙尘,面前一只脚“咚”地踩下来,一个熟悉的男声冷笑道:“口塞?皮鞭?振动棒?嗯?” 有杀气! 猫八二机智地打滚,躲过徐阳逸接下来一脚。 我操!这小王八蛋怎么来的!男扮女装是想出演自攻自受吗! “你听我解释……” “解释个x!”徐阳逸不知道怎么看着这条狗往日的养气功夫全都一股脑烧没了,一脚提过去:“还亵玩?嗯?有眼光?嗯?” “小浪蹄子!那也比你自己说自己高大威武英俊不凡来得好!你脸呢!被我吃了吗!”猫八二毫不示弱地吱哇乱叫,狗身在半空中划出各种抛物线,神奇地躲过徐阳逸所有攻击。 忽然,它“咚”的一声落在地上,再不开口。 徐阳逸愣了愣,他没有打中对方啊? “起来。”他皱眉道。 没有反应。 “我金丹了。”他叹了口气说道。 许久,猫八二的身体才僵尸一样,一撑一拐地站了起来。 “不,不要……”它左爪摁住自己的头,仿佛痛苦地满地打滚,摁着什么不存在的东西,声嘶力竭地尖叫:“不要……回去!这是我的主人!我伟大的金丹主人!” “滚!” 浑身拍打了许久,它一下子恢复了哈士奇的身形,在原地气喘吁吁:“我,我回来了……” “刚才……” “不要说!”猫八二一脸严肃,伸出狗爪摁住徐阳逸的嘴:“用心去感受。” “……”徐阳逸擦了擦嘴上狗爪型的尘土印。 “刚才是我的第二人格,这漫长的几十年,我只有这样麻醉自己,才能屈服在南宫三小姐裙下。刚刚我用尽全力才把它赶回去,我有多努力,你应该感受到了。”它转过身,狗眼居然诡异地透出一抹惆怅,面无表情,风吹过来,毛刷刷波浪也似。 它抖着比徐阳逸离开时足足肥了一圈的身体,哀伤开口:“你能理解我的心吗?每一天在这个深闺怨妇手下讨生活。我只能这么做。于是……第二人格出现了,它的名字叫做路飞.香吉士.宇智波。时不时它就会跑出来,用最下贱的表情讨好三小姐。” 它郑重回过头,仿佛战场上交代后世的将军,表情威严而神圣。走到前方因为天启全蚀造成的沟壑旁,傲然抬首:“我的心,永远是你的。如果你不相信我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,以死明志。” “刷……”风吹过沟壑,下方深不可测。 五分钟,很快过去。 猫八二仍然站在那里,狗嘴有些哆嗦:“你不相信我?” “从没信过。” “那……”它长叹一口气:“再见了,我的王。my king。” 又是五分钟。 它仍然在那里。 “你不准备拉我一下?”它咬牙切齿地问。 “我……” “不要开口,用心去感受。”猫八二抬起头:“什么都不用说了,我知道你还相信着我。我保证,第二人格再不会出现了,我会回到你的身边。不要再恳求,我也很悲伤。” 于是,它站回来了。 下一个五分钟,一条肥大的狗影汪汪咆哮着,再次被踢飞百米。这一次,一骨碌滚了起来,凶神恶煞,背上毛倒竖:“洋芋!我警告你!你过分了!我解释也给你解释了!你自己不信!少在本尊身上撒气!” “再不停止你富有攻击性的行为,小心我把你裸/睡的照片发到某些不正常的交友论坛!硬状态,半软状态和要死不活状态!大不了咱们狗死网破!” 徐阳逸似笑非笑地看着它:“看看你周围。” 猫八二这才扫了一眼,顿时惊掉一地狗毛。 数秒后,它愕然回过头:“你……真的金丹了?” 不等回答,它立刻欢脱地跑了过去:“太好了!我的坚持果然没有错!” 一只手顶住它的鼻子,猫八二怒不可遏:“抱一下又怎么样!让本尊也沾染一点金丹仙气!啧啧啧,活着的金丹啊……” “你照顾好其他人,本真人还要回南州一趟。” 猫八二整条狗都缩到了黑暗的角落,在地上画着圈:“不爱我了……当初看月亮,还叫人家小甜甜……关于爱情,我们了解得太少,爱了以后又不觉可靠……” 唱起来了! 还是莫文蔚版的电台情歌。 徐阳逸根本没理它,看到大多数人都还活着,他就安心了。现在……在进行金丹期的闭关之前,他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。 他飞到半空,冷冷地看着下方已经残破不堪的南宫家族,心中杀意涌现,天空中,包围南宫世家的青色灵气,再一次翻云破浪,一声声若有若无地龙吟响彻其中。 天地间一片肃杀,就算白痴都感觉到了半空中那个身影汹涌的杀气。 “老祖饶命!!”“老祖!我,我只是刚入南宫家啊!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!”“真人还请手下留情!” 顿时,下方哭号一片,不知道多少人涕泪横流,谁都不想死,但徐阳逸根本不为所动。 “要怪,就怪你们的老祖南宫无咎吧。” “轰!”话音刚落,十条火龙,化作漫天业炎,朝着下方笼罩而去。 火焰未到,那恐怖的高温已经让地面都开始融化。然,就在这一瞬间,下方猛然爆发出万道黑白光芒,紧接着,一个足足有五千多米的巨大太极出现半空,漫天业炎,竟然一丝反应都没有,齐齐湮灭。 徐阳逸目光凝重了起来。 五千米的范围…… 虚婴境界? 但……自己的神通竟然一丝波动都泛不起,就被完全消灭? 天地间,悄无声息,只余黑白太极缓缓流转。数秒后,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:“你杀南宫无咎,本真人不计较。但你还要滥杀无辜,本真人不得不出手。” 天载! 徐阳逸目光微闪,号称华夏最强金丹,果然名不虚传。 只不过…… 他目光看向太极,淡淡道:“道友身在帝都,于千万里外出手。居然能让本真人一招完全湮灭,并且神通经久不息。道友……或者我应该叫你前辈?” 他见到过沙之白萨木亲自出手,追杀他数百里。那种惊天动地,数万米起波澜,沙漠都为之掌控的威势,至今难忘。眼前天载相隔数千公里出手,居然硬生生接了他一招,并且太极不破,波澜不兴,直接达到方圆五千米。他有种感觉……天载,恐怕和那个耶路撒冷的疯子不相上下! 天载声平气和:“称呼,只是人定而已。我是真人,还是真君,无关紧要。本真人只是想告诉你……” 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” “刚刚刚刚刚……”一道道声音化作黄钟大吕,在徐阳逸脑海中不断乱窜,让他刚刚澎湃起来的杀意消散地无影无踪。 仔细想来,确实自己冲动了。南州虽然整件事情是古松真人引起,但是最后,自己手上同样沾满鲜血。现在再杀南宫家满门,有点过。 他闭上眼,深吸了一口气,所有神通烟消云散。只是目光依旧冰冷,看向下方的人冷声道:“趁着本真人没改变心意,立刻滚。” “日后,再敢打着南宫家的旗号,别怪本真人心狠手辣。” 没有任何回答,下方的人三跪九叩之后,立刻鸟兽散,没人敢在这么恐怖的杀场停留一瞬。 而就在这时,徐阳逸心中忽然有一缕明悟。具体是什么,却说不清楚,仿佛……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圆满了一丝那样。 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,这是劝我不要滥杀无辜,身为金丹,地位完全不同。不可在向以往那般万般随心。有所担当,方为修士,天载是想说这个意思?” “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则是说我现在的状态。我对华夏无欲无求,一切都是海外修来,但我出身华夏,在华夏打的基础。看似无欲则刚,实则千丝万缕。” 心中数种想法涌起,闭上眼思索良久,再次睁开眼时,已经过去五个小时。 令他惊讶的是,黑白太极并未消散。天载的气息也并未离去。 “切记,你现在虽强,或可称为元婴之下第一人。但,你并非天下无敌。且,同境界中,如你这般天资纵横的修士,老夫至少知道二人。” “心比天高之人,往往命比纸薄。藏锋于拙,未尝不是好事。” 徐阳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 “很好。”虚空之中,仿佛有一双眼睛看了徐阳逸一眼,随后飘然而去。 帝都,修行法院。那两扇从未开启的“天”字大门中,一双苍老的眼睛睁开:“道友,这次你欠老夫一个人情。” “然。”黑暗中,另一个声音悠然道:“金丹,追寻因果,因果交错之间,多生心魔。一步错,步步错。多少金丹,在追求因果之路上走偏一步,之后要用无数的水磨工夫去弥补。又滋生更多错误,形成恶性循环,最终变成一个完全无可攻破的因果之锁。要达到我等的境地,绝不可错入因果门。” “他刚才若杀掉南宫家满门,或许可圆一门因果,但必定是错的因果。说不定还会因此滋生心魔。多亏道友相助。” 天载沉默了一会儿,徐徐开口:“你为何不亲自出手?”

上一篇   第706章:重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