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9章:华夏第一炉丹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709章:华夏第一炉丹(二)

没有人开口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一个丹鼎上。粗重的呼吸声,激烈跳动的心脏咚咚声,就算他们再压抑,也暴露了他们此刻的心态。 现场开炉炼丹,这可是华夏的第一炉丹药!有证据可靠的第一炉!如果……如果徐老祖善心大发,给所有人一人一枚…… 想到这里,他们的心就忍不住狂跳起来。 所有人的目光,都看向了一位穿着晚礼服的老妪,她苍老的脸上布满皱纹,手却如同婴儿一般细嫩。 西部第一鉴定师,多宝阁首位供奉君雅女士。 筑基后期,从炼气后期入行,至今已经一百零七年,主持过多宝阁十次拍卖会,见过无数的天材地宝丹液胶囊,她鉴定的东西,从来没有人说个不字。 徐真人的丹药,鉴定不鉴定肯定轮不到多宝阁说话,然而,散发的灵气却可以看出一丝倪端。 所有人都在呼吸急促地等待着丹成的那一刻,君雅本人,更是目光灼灼。她很清楚,这可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鉴定。事关修行界接下来几十年,甚至百年的变化。 现场鸦雀无声,又是一个小时过去,徐阳逸心如止水,“嗡……”一道法诀打出,灵识操纵着所有所有包裹住的灵气团,三三两两朝着中央一合。 “刷!”万道青霞,瞬间将这片天地照耀得一片翠绿,生机盎然,经久不息。仿佛南州点亮的黑夜孤灯。 “这是?”所有修士愣愣地看了数秒,忽然,一阵轻轻的“沙沙”声出现在他们耳中。君雅朝着周围一看,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。 南州,被狼毒覆盖几十年,地面早已寸草不生,而随着这一阵灵气的激发,方圆三千米内,竟然有一点点倔强的新绿缓缓冒了出来。 本来,金丹在场,没有让人起身,没有让人抬头,谁敢抬头,就是对真人不敬。真人不可辱,这件事情可大可小。然而,看到这一幕,起码有一多半的修士响起一片压抑的惊呼,不少人震惊地猛然抬起头来。 “灵气活物?” 丹鼎派的族人,几乎是虔诚地膜拜在地。这一瞬间,再也忍耐不住了,低声惊呼道:“丹鼎派古籍记载,君臣佐使四种品阶,只有达到了君级才有灵气活物的可能!徐真人已经可以达到这么高的品级?” 君雅同样双目如炬,而她已经偷偷展开了一份玉简,小心翼翼地刻画着周围灵气变更的数据。这都是最后一步鉴定的必须条件。 “什么是灵气活物?”身边有人听到,立刻见缝插针地问道。 丹鼎派族人根本没有说话,目光炙热地看着丹鼎。如果之前还有1%不确定,现在他100%肯定!这就是丹道。和所有古籍上的记录一模一样。这种时候,哪里有功夫回答别人的问题。 没得到答案,身边因为等待而无比焦躁的男子冷哼了一声,度秒如年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焚烧他的内心。一炉丹药,引起轻微的天地异象,现在谁还坐得住? “有这么痴么?”另一边一位妇女也极为不满:“等着炼出来就是,你能看得懂?” “嗡……”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,青光徐徐收敛,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跳动起来,他们看到了,在丹鼎内部,一团团青气包裹中,数千枚珍珠一样跳动的丹药,散发出一种让人迷醉的灵气。 人群中,好几位丹液,胶囊集团的家主,齐齐变了脸色。 精粹…… 远超丹液的精粹!丹道作为古修传承,这些旁门的大家无时无刻不在想复兴,他们同样有过研究。胶囊丹液和丹药对比最大的劣势,就是丹药能完全包裹灵气,极度精纯。而丹液,胶囊绝对做不到这一点! “这么精纯的灵气……”不少这方面的集团负责人,都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下眼色,心中无比惊慌。让他们崛起的丹液,对比一下就知道,完全没有任何竞争力。 “刷!”不等他们想完,天空中,一个三百米的漩涡陡然张开,一道龙卷一样的灵气,轰地灌入丹鼎之中,刹那之间,随着一阵细雨一般的沙沙声,整个丹鼎,竟然幻化出了一棵青色古松,枝叶层峦叠嶂,枝干苍老中带着浓郁的生命力,郁郁葱葱,将周围百米死寂之气一扫而空! “凝丹!!”丹鼎派的族人这才如梦初醒,脸上一种吸了毒一样的迷醉感,还有一种醍醐灌顶的醒悟神色,随后立刻住嘴,目光火焰一眼看了一圈现场。 任何丹道,都有自己最独门的手法,如何凝丹,如何成丹,这些都是不传之秘。从刚才徐真人的两三招动作中,师承渊源的他已经看出了两招不同门派的痕迹。和现场等着结果的大多数修士不同。 等着炼出来?不……这才是入宝山而空手归!真人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打开这扇大门的钥匙。丹药远不如炼丹的过程!这个过程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! 以往只在书本中看过的东西,现在真实出现于自己面前。那种兴奋感,渴望感,还要压抑着自己不和其他人分享,将老祖每一个动作都记在心中的极度激动,让他看似平静,身后负着的双手都青筋乱跳。 他是高傲的,强压心中的激动,目光看凡人一样看过眼前的所有人,在这里,应该只有自己能解读徐真人的真意。一群只看到表面看不到真实的蠢货,你们……就等着最后真人恩赐的丹药吧…… “凝丹了!凝丹了!” “龙飞于天,应该就是这一式。我在古籍上看过,这一招,能完全控制炉火温度。不,是让自己的灵气百分之百把握炉火。火随心走,原来……原来这一招真的可以用出来?” 谁!! 丹鼎派族人目呲欲裂地转过头去,刚刚心中的兴奋,难耐的激动顿时变成了一万只狂奔而过的草泥马。眼睛发红地看向说话的人。 到底是哪头蠢猪?! 这种东西,自己都强压在心底,不敢说出来,偷学就好,他……这个该死一万次的蠢货居然激动不已地说了出来! 目光所至,一位穿着休闲服,背心上有一团火焰的青年男子,满脸神往的深色看着徐阳逸,嘴里已经口不择言,而他周围,所有人都目光发亮地看着他。已经有一些人开始动用玉简记录。 该死!该死! “我怎么没看出来?”他咬着牙提醒,希望这一句话点醒这头活着的猪。 话音刚落,青色的古松刹那间碎裂,所有青色灵光江河倒卷一样,朝着丹鼎中直冲而去。 “成丹了!成丹了!炼丹的最后一步!如果我们‘火云门’记录没错,这是八百年前河南方家的控火心法:引龙。厉害……太厉害了!炼丹一道,丹,火,药需要三方面渊博的知识。徐真人从开头到现在,已经用过四招分化药力和控火的神通!学究天人。” 青年目光炙热地说完后,冷哼一声看向丹鼎派族人:“你看不懂,只是因为你才疏学浅,才不明白徐真人此举的深意。” “什么深意。”丹鼎派族人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。 青年兴奋地满脸发红:“我想,徐真人是在告诉所有人,这才是真正的新时代!不是结合,而是复苏!就像丹道一样!” 完了。 丹鼎派族人脸色铁青,他明白这是什么生物了。 一种叫做脑残粉的神奇生物,和他说道理没用。他只要想到了,就没有做不到。 他已经没法再管这种神奇的生物了,他现在只希望徐真人能够结束更快一些,这些人看的更少一些。只有这样,他才能在接下来全民炼丹的大潮中抢得先机。 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,一股浓郁至极,甚至让在场修士心旷神怡的药香,就从丹鼎中飘了出来。 这些丹药非常低级,徐阳逸就只是随便练练,不过,虽然低级,效果却非常不错。 “刷……”硕大的丹鼎之中,青光漫天,紧接着,乱琼碎玉,一颗颗拇指大小,裹满青光的光之珍珠,从丹鼎中飞出,喷泉一样朝南州各个地方撒去。 每一颗珍珠,都带着一股芬馥的幽香,数十上百,成百上千,没入南州各个角落。当每一粒珍珠从现场修士头上划过的时候,他们虽然不敢伸出手去抓,却拼尽全力狠狠吸了一口气,仿佛要把珍珠的灵气留在自己腹中。 只有君雅,咬了咬牙,悄然动用了一道神通,在其他人都没看到的地方,数枚喷射的丹药上,一丝丝青色的灵气微不可查地没入她的身体,她仔细感受了一下,身体猛地震了震,随后难以置信地睁开。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。没说什么。 君雅自以为做的非常隐蔽,然而,她想回去说的心情,此刻却完全按捺不住。整个人雷劈了一样,所有跪拜的人群中,就她一个直起身来,呆滞的看着自己的身体。 “您怎么了?”“快跪下……您想惹徐真人动怒?”“君雅女士,您……这是找死啊!”“金丹不可辱,若徐真人动怒,谁也保不了你!” 君雅如若未闻,数秒后,抬起头,朝着徐阳逸的方向,猛然双膝跪下。 不是半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