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5章:临江仙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715章:临江仙(二)

徐阳逸缓缓走在青城山铺满竹叶的地面上。 秋季的地面,踩上去发出一种“滋滋”的声音,触感带着一种松软。翠绿发黄的竹叶参杂着根根松针,仿佛给整座山铺上了地毯。 虽然是去见元婴修士,但是他一点都不紧张。毕竟,是自己唯一的血亲。 “青城山知道你在?”两人一路默默走来,看着龙腾一般的古树,听着若隐若现的鸟叫,反而一路无话。徐阳逸终于有些忍不住开了口。 “不知。”玄诚子双手笼在道袍中,现在虽然是青年修士的模样,走路却显出了一种老态龙钟,背也微微驮着,本来中年的脸上,竟然带着一抹沧桑之色:“青城山只知道有元婴真君,却不知道是老夫。” 一只鸟飞过林间,落于他的肩上。斑驳的阳光从苍劲的古树之间投下,照耀出一片祥和的光影。两人继续无话,时隔数百年后的先辈后辈相见,谁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 确实是血亲,不过时间隔得太久,反而形同路人。 脚步踩在松软而坚实的地面上,顺着山间小路,两人一直朝着青城山山腹中走去。大约走了两个小时,前方几乎全都是山壁,然而,两片山壁之中,一条蜿蜒的小路,大约只有不到一米宽,衍生了进去。 就在同时,玄诚子眼中失去神光,瘫软在地。徐阳逸沉默片刻,缓缓朝着小路走去。 古松攀岩,倦鸟挂空,两边景色非常迷人。仿佛这里从未有人踏入,一片片的竹林遮天蔽日,几乎已经没有路了。不过,隐隐有一阵古筝,丝帛之声传出。 就在他又走了十分钟以后,绕过一片竹林,面前景色霍然开朗。 一间老旧但不失整洁的道馆,朴素地矗立在竹林中,道观背后,是一片青山,山上一条泉水潺潺流下,在地面形成一方二三十米的水池,清可见底。一朵朵莲叶飘摇其上,甚至还有一个两三米高的小型水车哗哗转动。 一条条锦鲤在水池中游荡,仿佛蓝天下的彩云。而在道观前,竹林下,一位老道士,正双手摁在古筝之上,悠哉悠哉地调弦。 两旁,四位小道士,手里捧着竽,笛子,琵琶,古琴,大约十七八岁,眉清目秀。 “当……”就在徐阳逸踏入之际,一声轻轻的古筝声响起,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唱到:“滚滚长江东逝水……” 随着他的声音开始,周围四位小道士顿时抑扬顿挫地伴奏起来,极有章法,五种乐器交织成一道恢宏浑厚的音浪,引得林间竹叶哗哗作响。 苍老的手指拨动弦,有些浑浊的目光带着无尽的悠远,轻风拂面,须发飘飞:“浪花淘尽英雄。” 徐阳逸目光慎重了起来。 两句话,没有任何天地灵气的波动。然而,在他周围,清晰可以看到,所有竹林沙沙一震,枯黄的竹叶簌簌下落。 而他的脚步,竟然被这些落叶死死拦在了外围! “是非,成败,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……”修长的手指富有韵律地舞动,胡笳,笛子,吹出荡气回肠之感:“几度夕阳红。” 随着这一曲弹下,周围方圆几十米,所有声音全部消失,一片林鸟振翅飞出,扑拉拉乱响。然而,除此之外,万籁俱寂。 无边竹叶萧萧下,透过叶与叶的缝隙,在针落可闻的间断视野中,徐阳逸微微眯起眼睛。 考验? 下马威? 没有话语,直视和垂眸,悠闲和凝重,一老一少,一他心中不仅仅没有畏惧,反而荡起一种激烈的战意。 静谧之中,徐阳逸目光扫过漫天竹叶,它们落下之时,形成了一个复杂的法阵,并且……每一秒都完全不同,必须找出其中唯一一条通道,才能过去。 机会,只有间不容发的一瞬。 “白发渔樵,江渚上。惯看秋月春风。”老者仿佛没有看到他一样,一丝不苟地弹着古筝。此刻,还有两三句,这首临江仙就将结束。如果不在最后一个字落下之前进去,就算对方放开禁制,他也深感耻辱。 忽然,老者的声音高亢了起来:“一壶浊酒,喜相逢。” “古今多少事,都负……” 就是现在! 电光火石之间,徐阳逸动了,身体化作一道青光,直冲竹叶、群中而去。 青光眨眼而过,身后一片竹叶沙沙作响,间不容发的一刹那,所有竹叶间留出了一条狭长的通道。 “笑谈中。”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,他的身形已经站在老者前方,同时,老者双手摁着古筝,弦轻轻嗡鸣作响。 身上,没有一片竹叶。 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 “不错。”老者挥了挥手,四位童子立刻深深朝着徐阳逸鞠了一躬退下。 “有传言说你的实力是元婴之下第一人?”他轻轻挥了挥手,一个蒲团出现案几面前,随后,两杯香茶飘来:“名至实归。” 徐阳逸坐下,端过茶杯抿了一口,顿时眼前一亮。 一道道灵气,从口中一直弥漫入胸腔,竟然让他干涸的灵气又补充了一些。 “大红袍。真正的半边树上的茶叶。老夫也不过只有半斤。”老者悠然拂动白须,淡淡道:“一旦进入金丹之境,世界和往日完全不同。无时无刻都必须抓紧提升灵力的机会。衣食住行,亦不可少。每一位金丹的日常流水账目,都足以让一个炼气大圆满汗颜。” 徐阳逸深深再抿一口,没有答话,而是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老者。 平凡。 这是第一感觉,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,他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灵力的波动,更不要说探察对方的境界。就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坐在自己面前。 “怎么称呼?”他举了举茶杯问道。 “徐方圆。生于公元1582年,明神宗年间。元婴初期。”老者仿佛也有些感慨,看着手中茶杯,倒映出自己苍老的身影,许久才缓缓说道:“你可知,我何弹奏这曲临江仙?” 不等徐阳逸回答,他就平静开口:“人生如梦似幻,即便一代帝王如何辉煌,也不过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” “看一年年花谢花开,品一朝朝春花秋月,无人可长生。无任何恒久不变之物。强大如古修,也不过弹指一挥,须臾便了。这一曲,道尽生死荣辱,念天地之悠悠,独苍然而涕下。每每老夫心绪不宁时,便弹上一曲。” “长生,永恒,不朽,传说,古往今来,多少人朝着这些名词前进,然……真正达到的,又有几人?” 徐阳逸抬起头,看着林间倦鸟,不觉心有所动,忽然缓缓道:“那……是否就没有长生?” 再次沉默。 两分钟后,徐方圆转过身来,深深看着徐阳逸的眼睛:“有。” “问道四境,炼气,筑基,金丹,元婴。之后斩心三境,再过了,就是传说中鲜有人达到了飞仙二境,一旦飞仙,就是真正的不死之身,除非战斗陨灭,否则与世同存,不死不灭。历经九劫而法身永固。” 徐阳逸轻轻抿了一口茶水。 金丹之前,跪拜筑基,金丹,金丹之后,万邦来朝,闯三省五十一市,华夏视若未见。斩杀南宫无咎,灭南宫家族,修行界充耳不闻。 无数的修士跪拜在自己下方,自己的一句话,让最高政府为之侧目。这种感觉,享受过一次,除非此人甘于平庸,否则谁都无法放弃。 而他,不甘平庸。 他有些理解,为什么古代的皇帝无时无刻不想长生了,这种一言可为天下法的感觉,实在是让品尝过一次的人无法放开。 “仇,我已经在巴别之塔中报了。”他吹了吹茶水,看着翻飞的茶叶:“当时,我曾有片刻的迷惘。我还活着为什么?我还要不要活下去。” “看来你已经有了答案。”徐方圆终于微微笑了笑。 徐阳逸点了点头:“有,我从来不曾想过,修行对我影响如此之深。当时,我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……我要走到最顶峰。看看不同的光景。” “善。”徐方圆抚须大笑:“衰莫大于心死,愁莫大于无志。修士,万里选一,走上这条万人争渡的独木桥,甘于平庸,那就是罪。” 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 两人仿佛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同一句话,遥举茶杯,隔空一碰,一饮而尽。 这不是什么大道理,而是人类,或者说智慧生物的本能。 狮群有狮王,狼群有狼王,从炼气一路跪拜过来,到筑基,到十万选一的金丹真人,挺直腰板后,谁都不想再回到当初那个唯唯诺诺,命不由己的自己。谁都想走到天下第一峰,看看被修行打开的世界中,还有多少绚烂的颜色。看看在这个位面中,自己能不能称宗做祖。 或者是探索欲,或者是变强的本能意志,谁又说得清? 羽蛇神曾经说过,选择的路,无论如何也要走完。百死不悔。他现在,大约有些明白这个意思了。

下一篇   第716章:地核之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