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8章:四煞尸 - 最强妖孽

第718章:四煞尸

话音刚落,一道狂猛的灵气轰然爆发,两人惊呼之中,猝不及防地被吹飞到边缘,立刻魂不附体地跪拜在地。 “真人息怒!” “谁敢动他们?”徐阳逸此刻的脸色已经称得上杀意凛然,米方进心中狂跳不已,他又想起了十五年前南宫家----一个顶级世家不到几个小时被毁灭的事情。 “说。”徐阳逸居高临下地看着瑟瑟发抖的两人:“没你们的事,不用害怕。” 戚锦唐嘴唇发白,轻声道:“不……不是有人动他们,就在前几天,您收到了一份快递,指名给您,赵先生打开了……之后……” 他咬了咬牙:“您还是亲自去看一看吧。” “他们在哪?” “已经转移到总盟最顶层,但是,老祖,恕晚辈直言……那里,那里情况实在太过诡异,您……” 话音未落,徐阳逸的身形已经化作流光消失。 两人愣了愣,随后马上赶了上去。 青光如电,刚踏上顶层,实力强如徐阳逸,都忍不住目光闪了闪。 整个顶层,根本不像天道总盟,此刻,一张张黄色的符箓,上面血红的符文,贴满了所有墙壁,而地面上,不知道用什么颜料划出了一道异常诡异的符文,一直衍生到最里面的房间。 整个通道,所有窗户全部被符纸封死,一丝光亮都透不进来。 而就在他灵气扫过去的时候,紧闭的大门内,仿佛响起了一声来自深渊的哀鸣,撕心裂肺,好似地狱的裂口。 “刷……”就在同时,戚锦唐和米方进同时出现在他身后,咬牙道:“真人,还请万般小心。这是道教副会长碧霄子道友的封禁。里面的东西……他收不了。” “厉鬼?”徐阳逸看着周围可怖的场景,眯了眯眼说道。 米方进和戚锦唐这次不敢开口。 鬼修,按照记录有存在过,但是时间极短。更不要说厉鬼这种小说里的东西了。 “本真人倒要看看,是何方妖孽,敢动我的人。”徐阳逸冷笑一声,踏前一步:“清场。” “是!” 如蒙大赦的两人,立刻消失在原地。五分钟后,天道总盟所有修士全部退出两千米外。 徐阳逸一步步朝着紧闭的大门走去,大门上,悬挂着一把灵光闪耀的锁。随着他每一步踏出,墙上所有符箓沙沙作响,仿佛地狱的镇魂曲,明知这是白天,都让人汗毛倒竖。 “有意思。”他哼了一声,猛然全速朝着大门冲去。 每一步踏下,整个房间都震一震,最后几步,通道已经如同地震。而随着一片络绎不绝的沙沙声,周围所有符箓翻飞,一只只黑色灵气组成的手,竟然从四面八方的俘虏下方嘶哑着抓出,每一只手上,掌心都带着一只金色的眼睛。 “螳臂当车。”他一声嗤笑,全身灵气轰然爆发,比黑暗更深邃的剧毒灵气刹那间让所有手臂都发出诡异的尖叫,随后化作道道灰烬。 只不过眨眼,他的手已经放到了门锁之上,轻轻一点,碧霄子的封禁轰然崩溃。 “吱呀……”门带着哀求的声音打开,无数哭号声带着龙卷一样的阴风从房间里冲出。徐阳逸的脸色终于慎重了一分。 这些阴风……和赵子七带他去过的“那个世界”几乎一模一样。 所不同的,就是他面前的阴风,充满了绝望,血腥,种种负面因素。这些情绪形成一片恐怖的漩涡,压力之大,让他都感到一丝警觉。 房间里,同样符箓贴满整个屋子。但在灵识面前无所遁形。 屋子里,一切如故,仍然是华夏风格的古式装修。在一面镜子前,赵子七静静地坐在那里。然而,镜子里却根本没有他的影子! “大哥,别过来。”赵子七冷冷说道:“没想到,现在还流传着这样的东西,也是我经验不足。万万没想到……这么久远的传承还能传下来……” “你没事?”徐阳逸问道。 “有事,有很大的事。”赵子七苦笑,随后上身的衣服滑落在地。他的背上,赫然出现了一个凶恶的猛兽图形。 完全由灵光组成,若隐若现。 “四煞尸。”他死死咬着牙,仿佛在忍受什么痛苦:“不过别担心,他找上通幽瞳的后人,是找错人了。” 所谓艺高人胆大,徐阳逸干脆坐到了贴满符纸的沙发上:“既然没事,你为什么被关在这里?还有,这到底什么东西?” “每天晚上午夜发作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赵子七从储物戒中掏出一个东西扔了过去:“一周前,有一个不具名的玉盒邮寄给了你。里面的东西,你最好看看。” 徐阳逸抬起手要接:“你还记不记得,当初我说五年后来接你。” 赵子七有些莫名其妙:“当然记得,怎么了?” 话音未落,正要接住玉盒的手翻手一张,玉盒瞬间被一只灵光大手直接扇到了他脸上。徐阳逸目光冰冷地看着他:“不过,本真人怎么记得说的是一年呢?” “沙……”玉盒无声打开,里面,传出一阵令人心颤的无声尖叫,紧接着,刹那之间化作一个复杂的符文烙印在赵子七脸上。 寂静。 许久,赵子七才微微笑了起来:“呵……” “徐真人……你真的很让我感兴趣。” “赵子七”站了起来,脸上的符文疯狂扭动,顷刻间弥漫他的全身,他的骨节开始朝后弯曲,整个人蜘蛛一样爬到了房顶之上。一道道漆黑,阴森,带着浓浓死气的灵气环绕在身侧。明明是活物,却感觉……仿佛看到了一具扭曲的死尸。 “沙……”符纸被阴风卷起,外面太阳光投进一缕,将漆黑的房屋照亮。徐阳逸眯了眯眼睛,就在这一刻,他看到了地面上赵子七的投影。 一种……无法言说的……扭曲的阴影。 “胆子不小。”他负着手,看着面前形似赵子七的怪物:“来,告诉本真人,你到底是谁。怎么来的这里。想干什么。我弟弟被你弄到哪里去了?” “呵呵呵呵……” “赵子七”扭曲地笑道:“想知道么?我有一笔交易,如果道友点头,那么我会将那个通幽瞳的小子双手奉上。” 徐阳逸也微微一笑,下一秒,十条漆黑的火龙咆哮而出,带起漫天毒雾。 “轰!!!”外界,所有天道总盟的修士,愕然看见总盟顶层轰然爆开!一道道漆黑的灵气如同魔神降临,瞬间笼罩两千米的天空。所有人愣了三秒之后,终于明白了一件事。 徐真人……恐怕又要大开杀戒了。 “快!组成禁制法阵!”“疏散人群!”“徐,徐老祖又,又……怎么又动手了?” “和本真人交易?”一片如潮黑色灵光之中,徐阳逸的声音缓缓响起:“那得看你够不够资格。” “轰隆隆!”话音未落,十条黑龙盘旋而上,庞大的灵压如同狂风暴雨,让周围所有修士全部都半跪于地,只感觉背上刀子刮过。 然而,让他们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,一条人影,背后张开灰白色的巨大蝶翼,轰然从十条火龙间隙之中穿出。直透云霄。 帝都上空,十龙戏珠。通天黑光让阳光都为之失色。 随后,云层上传来一个恢宏的,男女莫辩的声音:“王之礼赞。” “刷刷刷……”一片黑光从云层中照耀而下,帝都所有人,全都震撼地看着周围两千米的天空,所有修士,眼睛都直了。 金丹真人! 而且是两位金丹! 谁这么大胆,竟然在帝都斗法?! 国/防部长第一时间就得到了这个消息,愕然看着传输过来的画面,半晌才头痛地摁着太阳穴:“怎么……又是徐真人?” “轰!”黑浪滔天,黑光和十条黑龙同时化作汹涌的灵潮扩散,周围两千米的白云被一扫而空。那个男女莫辩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徐真人,或许我们有些许误会,不过,我只求一件事。” “d,是什么?” “它在哪里!” “告诉我!!” 最后三个字,宛若滚雷,徐阳逸周围的地面如同刮起八级大风,飞沙走石,甚至有些树木都被连根拔起,周围三百米齐齐清空! 一吼之威,乃至如斯。 徐阳逸目光闪动。刚才一招交手,他明白了三件事。 这个人,很强,非常强,不比他差。回到华夏,各大洲的意志消散,他的神通完全解封,目前,还没有任何人能轻描淡写地正面接下自己一招。就算古松真人也不行。然而,这个人做到了。 第二……这个人,竟然知道d的信息,到底是谁? 第三……他第一次发现,自己的灵力消散之后竟然无法凝聚! “去阴曹地府问吧。”杀意已决,冷笑中,米斯特汀已经出现在手中,嗡鸣作响,虚空中,无数人影幻化。每一个都代表了一种符文。 “谁给你的自信?”天空中传来一声嗤笑,下一秒,云层轰然裂开,一只巨大的手朝着徐阳逸猛然摁来。 “井底之蛙,不知江河乃大,叫你一声元婴之下第一人,你就敢应?目光短浅的无礼之辈!” 说是手,已经非常勉强,它是由一道道触须构成,遮天蔽日,足足有数百米,落下之时,地面的石头都在疯狂跳动! 一圈圈白色波纹顺着天穹划开,带着漫天让人心颤的尖啸,让所有封禁四周的筑基修士脸色都变得煞白。 黑云压顶,金丹威压肆虐全场,所有人瞠目结舌中,徐阳逸轻轻扬起米斯特汀。四面八方,一道道北欧神影水银泻地,铺天盖地的灵气,符文之力,引动地面顷刻间粉碎,随后流星贯日一样反冲上去! “诸神黄昏!!”

上一篇   第717章:坐镇帝都

下一篇   第719章:极凶之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