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3章:元婴真君 - 最强妖孽

第723章:元婴真君

网络上,经过半分钟的发酵,已经完全爆炸了! “星球大战!?”“是位面大战,但是这可能吗!”“天啊……我,我完全不敢相信。我,我现在都还是懵的!”“不会骗我们吧?这可是和另一个文明开战啊!”“歼星母舰?那不是漫画里面才有的东西吗?我真的不敢信啊,但是,但是徐真人发了道心誓言啊!” 真真假假,根本无法分清。 道心誓言,从理智上来说,绝对是真的。但是,从情感上,没人愿意相信徐阳逸说的一切。 一百八十年后,将和另一个更加强大的文明开战? 政府知不知道?他们有没有隐瞒? 但是……就在此刻,整个大礼堂,忽然“轰隆隆”地颤抖起来。 耶路撒冷,希腊,梵蒂冈,北欧,四道流光,轰然划破洲际,以一种流星赶月的速度冲向帝都。 刹那之间,徐阳逸只感觉身体冰冷。四道无比恐怖的灵气,从地球各个地方汇聚而来,死死锁定了他。 “这是……”国防部,数位工作人员,看着忽然变红,随后开始乱叫的警示灯,瞠目结舌地说:“怎么可能……这怎么可能?!” 他们面前,四道恢宏无比的灵气,形成一道光,一团沙,一片流水,一簇烈焰,每一个……都笼罩上万米范围,毫不掩饰的朝着华夏直冲而来。 而在屏幕上,四个数字疯狂跳动。 “九十万灵……一百万灵……一百五十万,八十万,两百万……两百七十万!” 数秒后,四个数字稳定,工作人员只看了一眼,差点尖叫出声。 “五百三十二万灵。”“六百一十七万灵。”“五百九十万灵。”“五百八十六万灵。” 元婴真君! 他们……同样无法坐下去了。 华夏权力的中枢,正在会议桌上沉吟的各位政要立刻接到了这个通报。 “百万灵的级别?”国防/部长接通手机之后,深呼吸了一口:“这……” “首长,这,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元婴真人!海外有四道灵气朝着徐真人所在的地方而去!恐怕最多一个小时,就会到达!” 主席和总理脸色并没有惊慌。对于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元婴真人,他们了解得比谁都多。甚至他们见过这些历史的活化石。 “高同志,请指示。” 高主席沉吟片刻:“不用阻拦,也无法阻拦。” “主席,这是放任他们进入我国国界。这是对我国的挑衅。”一位鹰派部长神色如常,话语中却分毫不让:“如果让这些人肆意进入国境线,华夏作为修行大国的威严何存?” “老马,谁说他们能进来了?”总理不徐不疾地抿了口茶,目光锐利:“你难道认为,一个没有元婴的国家,还能被称为修行大国?”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,下一秒,国防部内,所有疯狂鸣叫的警报器,竟然再次提高了分贝! 这一次,已经不是一间屋了,而是整条通道火警一样刺耳地响了起来。 “怎么回事?”“哪个科室的问题?”“防空警报?红色警报?” 不过,他们没有惊讶太久。 就在所有人办公室中,屏幕上,成都,帝都,洛阳三个方向,同样三道恐怖无比的灵气蔓延。 一道佛光,一个阴阳八卦,一片竹叶。 也是同样……三个数字飞快往上攀升。六百五十万灵,六百七十二万灵,七百三十万灵! 数秒后,一位站在屏幕之前的科研人员手一滑,手中的茶杯啪一声落到地上,却浑然不觉。 许久,才颤声道:“老天……” “这……是神灵降临了么……” “轰隆隆……”华夏边界,四道灵光从不同的方位冲来,带起天空中红,褐,白,蓝四片万米流光,如同极光降临。 乌鲁木齐,一位老人正在遛狗。忽然觉得头上有些发痒,伸手一摸,竟然指缝里有些沙子。 “沙尘暴?”他不悦地甩了甩手,抬起头来,却发现四周的人全都抬头对着空中惊呼,甚至90%的人掏出手机疯狂拍照。 “这是怎么了?”老人愕然抬头一看,下一秒,他倒抽了一口凉气,捂住自己的嘴,腿一软跌坐到了地上。 就在他头顶,天空中沙尘滚滚,遮天蔽日,广袤的沙尘好似移动了沙漠,整整三四万米的恐怖范围,让所过之处成为沙的地狱。而这些沙尘,凝聚成一张巨大的人脸,正从乌鲁木齐上空奔腾而过。 沙的长河,沙的天空。 “啪嗒……”他手中的狗挣脱套子,对着天空狂叫起来。 足足数分钟,数万米的沙漠才横移过乌鲁木齐,这座古老的城市如同被笼罩了一层黄色的薄纱。 然,就在沙漠要越过新疆省的时候,却倏然停住了脚步。 “谁。”所有黄沙,漫天飞舞,数万米的范围瞬间凝结成一个苍老的身影。正是三教圣城耶路撒冷的沙之白萨木。 没有回答。 与此同时,西藏省,布达拉宫上空,无穷火海席卷至此倏然停止,漫天火焰倒卷之中,西装革履的火之菲尼克斯同样停住了脚步。他的面前,一位拄着禅杖的老者,微笑着看他。 “你是?”菲尼克斯轻轻摇动着手中的红酒杯,抬眉道。 “施主请留步。”老僧双手合十,如同石佛:“华夏佛门第三百八十二代方丈,圆觉是也。” “你要拦我。”菲尼克斯轻轻喝完手中酒,整个玻璃杯化作一道冲天火柱,他信手一丢:“你确定拦得住?” 仿佛风一吹就倒的枯瘦老僧微笑道:“贫僧想试试。” 菲尼克斯同样微笑,随后,周围万米刹那间化作无边火海,一只方圆数千米的火凤凰,朝着老者呼啸而去! 就在同时,老僧一声闷哼,身形居然暴涨千米,巨人一样顶天立地,脑后佛轮闪耀,整个人如同罗汉下凡。全身金光弥漫之中,一把朝着火凤凰抓去。 “体修!法天象地!!”菲尼克斯一声惊呼,响彻赤红的云中。 “哪位道友在这里等待我?”同一时间,白萨木悠悠地开口,目光不徐不疾地打量四周。 “呵呵,好一个恶人先告状,我不问你无故侵入华夏边界,你竟然还反问老夫为何拦你。道友真是好大面子。”另一个声音从云层中飘出,紧接着,一道身影,鬼魅一般出现在他前方三百米。 “沙之领域。早就听说耶路撒冷的镇守者实力高绝,今日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徐方圆背着一柄桃木剑脚踏虚空,身上的威压不比对方弱半分,一步踏下,步步生莲,一朵朵青色莲花缓缓盛开,湮灭,美轮美奂。 “枯荣领域?”面对徐阳逸不可一世的沙之白萨木,目光瞬间凝重起来,深深看着面前的道士:“你是?” “我是谁不重要。”徐方圆淡淡道:“不过,你要找的人,是老夫的后辈。” 白萨木淡然道:“既然是元婴后辈,你就该好好管教他。有的话可以说,有的话不可以说。既然说了,就得负起责任。” 徐方圆缓缓拔出了剑:“华夏有句话,叫给脸不要脸。” 沙之白萨木的脸色,顿时阴沉起来。 “老夫让你走,你不走,还非要留下来,给你面子,你要蹬鼻子上脸,真当老夫奈何不得你?” “本真君的后人,也是你能动得?”轻轻一弹桃木剑,暗沉的剑身竟然长出无数枝叶,层层飘散,一柄三尺青锋出现在他手中:“若是在帝都,被你们这些外国真君拿住责问,才真是天大笑话。” “来来来,让老夫来试试,传说中仅次于圣城麦克白那一位的沙之白萨木,到底是不是盛名之下无虚士。” “找死!”白萨木冷哼一声,下一秒,一层层数万米的黄沙从地面涌起,形成恐怖的沙之王国。 而另一边,东三省外围,光之圣彼得,和一位穿着晚礼服,头发苍白,面容华贵的妇女,正脸色难看的死死站在了华夏国境外围。 在他们面前,一个足足六万米的阴阳太极,旋转天空,让他们根本进不去一步。 “早就听说华夏是四大修行古国,没想到还藏着境界这么深的道友。”妇女冷哼了一声:“你,叫什么名字。” 太极之中,一个老者的声音响起:“华夏修行法院院长,天载。” 圣彼得目光微闪,什么都没说,返身倒退数千米。 “两位道友,莫非是想拿我国金丹发问?” “不……”圣彼得脸色吃了老鼠一样难看,他感觉到了,对面的威压……是元婴后期!这是活了多久的老怪物!居然在元婴被世界限制的现在,还能达到后期修为? “我们……只是路过。” 天载的声音笑了笑:“那还真巧。” “是啊……”妇女也脸色极其难看:“挺巧的。” “你们来做什么,大家心知肚明。”天载根本没理她,继续说道:“奉劝你们一句,我华夏的金丹,老夫等几人不让,谁敢动?” 他声音不大,最后一个字落下,整个太极竟然缓缓旋转起来,一股难以言喻的生死之感,从其中弥漫而出。 “生死领域的雏形……”妇女和圣彼得咬了咬牙,再次倒退数百米。 “他在我华夏说的事情,就是我们华夏答应的。事后如何,我们自然会有说法。我们还没开口,你们就敢冲上门来?真当华夏没人了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