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8章:天生胎,地养尸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728章:天生胎,地养尸(一)

“井?” “这是d档案的绝密事件……”冯为民抖抖索索地抽了口烟,差点呛到自己:“故宫……按照二十八星宿的位置,封了二十八口井……白天,看下去那里只有石头,杂草。但是晚上……井里就会出现井水。然而……您看下去,看到的却不是自己!” “93年,故宫留影照壁事件,您该听说过吧?那也是d档案的绝密卷宗。93年8月,晚上9点,故宫养心殿外的照壁上,映照出两百年前的残影,宫女,皇帝,嫔妃一应俱全……这就是轰动一时的93年故宫灵异事件,事后天载真人亲自进去了一次。那时候……我还是个小队长,我亲耳听到的……凌晨两点半,九声猫叫从养心殿里发出。事后,所有人员全部被噤口。” “14年,十三陵半夜,一群穿着古装的小孩放孔明灯……” “够了。”徐阳逸淡淡道:“你是想说,帝都,龙气重,阴气也重。是不是?” “真人!”冯为民差点就跪下来了:“帝都太大了,有些地方,有一些东西,根本就不是我能解决的!我曾经还想再上一步,现在我只想赶紧退休!新时代之后,安静了这么多年,仿佛什么灵异都可以用修行解答。但是我知道,这不一样!这一次肯定完全不同!” 他颤声道:“这次……是一种我从来没见过,也不理解的东西……” “二十年……几千人失踪……有修士,也有凡人,却没有一个人察觉……我敢肯定,在昌平,藏了什么东西……这才让修士噤若寒蝉,越下级的修士,他们对生死的危机越敏锐,因为他们没有真人您这样高高在上的生活。他们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只知道……去了那里就会死。就会……成为几千人中的一员。” 沉默,徐阳逸的目光已经深沉了起来。 如果单单是这种事情,还不值得他太操心。但是…… 他注意到了这里面的时间。 第一起凶案,发生在二十年前。那个时候,巴别之塔横空出世,揭开新时代的帷幕。 然后十五年前的最后几个月……忽然一夜消失三千多人。而这个时间……正是巴别之塔、崩溃的时候。 如果说这个时间线还不够清楚,那么……其中有一个细节,他无法忘记。 巴别之塔、崩溃之下,羽蛇神醒来转眼飞升,却在飞升之前重伤了一个号称完美生命体的东西。 主宰。 “它的本体不在巴别之塔……在巴别之塔中受了重伤。如果我是它……接下来一定会大开杀戒,吞噬一切能吞噬的东西。那么……” 他目光一寒:“主宰本体,就在昌平!” 这个想法,让他都深吸了一口气。 灯下黑。 不可能有人想得到,不到元婴的主宰敢躲在元婴真人面前,躲在护国神器之下! 但是…… 他站了起来,皱眉看向外面黑色的夜,冷风卷起落地窗纱,让人头脑清醒。 “如果是主宰……它凭什么这么有恃无恐?” “不仅如此,它还知道xyd的含义,并且清晰知道xy的准确坐标?他吞噬了一位老怪物?这根本不可能!” 行为模式的判断,完全可以锁定主宰本体。但是……正因为如此,反而让它的行为开始不可解释。 到底是不是? 他也无法判断。 但他可以肯定,一旦主宰敢出现,万界大战之前,必定灭杀它的本体。这种可怕的怪物……是一颗恐怖的定时、炸弹。可能引起一切变数。 “万界大战……不能有一点不确定因素。”他握了握拳头,不动声色地转过身去:“外面那些东西怎么回事?” 冯为民脸色发白的坐在沙发上:“不知道……从我开车到这里……开出五环之后……它们就出现了。至少数百个。看似缓慢,实际上它们爆发力极强,甚至……甚至我的车都甩不掉他们。” 徐阳逸平静地扫了他一眼。 这个人……恐怕在调查中发现了什么事,让对方不得不冒着危险做掉他。 做掉一位帝都的公安局长,这等于挑衅整个华夏,所以……对方也不敢大张旗鼓。看来,对方不是元婴。也对,毕竟元婴普天之下就那么几个人。 “你留在我这里。”这句话刚说完,冯为民差点激动地涕泪纵横,立刻恭声道:“谢谢!谢谢真人出手!” “另外,你让信得过的人,一周内把你关于这件事的所有资料全部带到我这里来。从今天开始,不经过本真人的许可,任何人不得接触这件事。” “明白!太感谢了。”冯为民如释重负:“现在已经发展到十三陵了,如果再不采取措施,一旦蔓延到市区,我真是万死难辞其咎!” 刚说完,徐阳逸霍然回头看向他。 “真人?”冯为民愕然看了看自己,不明就里。 徐阳逸沉声道:“十三陵?” “是啊。”冯为民更加莫名:“昌平区……天寿山区,可不是十三陵么?” 徐阳逸低下头,目光更加闪烁。 敢在帝都横行的巨妖……让赵子七带的话……持续二十年的失踪事件……疑似主宰的插手……赵子七最后告诉他的话…… 他忽然有一种冥冥中的预感,这件事情,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。 而且……恐怕比他想的还深入得多。 “立刻。” “啊?” “立刻,让你信得过的人将资料传过来!马上!” 冯为民去做了,徐阳逸用灵识对着楼上传音:“赵五爷,来一下,有点事情想问你。” 当冯为民打过电话之后,赵五爷已经走了下来,他对徐阳逸的态度还不错,并没有太过敬畏,这正是徐阳逸所期待的。 并没有为两人互相介绍的想法。 不到三分钟,冯为民的手机响了起来。一份好几g的资料传输了过来。 这全是视频,并且是现场视频。还夹杂着各种资料记录。 “咦?”视频接上大电视,三人看了起来,但是,刚看了几秒,赵五爷突然跳了起来,难以置信地看着屏幕。 屏幕中,是失踪的大杨村图案。和冯为民说的还有不同,或者是……在徐阳逸没有点头之前,他不敢说。 地面上……每一家每一户,失踪的人,全都有一条血迹,突兀从门口出现。 而这些血迹,绘制成一道道繁杂的符文,每一家每一户……全部汇聚到村中央。 那里,有一根木桩,仿佛在钉着什么东西,周围的地面有些龟裂。好像……地下的东西,正要奋力冲出来一样。 蛛网纹中,浸透无数血迹。 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赵五爷的脸色铁青,二话不说,双手一合,一分,一颗米粒一样大的金光出现,随后,金光越来越大,成为一个一尺大小的纯金罗盘。 “卡卡卡……”罗盘莲花一般盛开,里面十二生肖四象八卦俱全,赵五爷凝重地咬破之间,一滴鲜血飞上:“天上三奇日月星,通天透地鬼神惊。” 话音刚落,罗盘上指针徐徐转动。而诡异的,整个别墅“啪”的一声全部停电,只有电视竟然还在播放。 然,画面已经定格。 正定格在中央那根桃木桩之上。上面,布满十几道符纸。 “诸神咸见低头拜,恶煞逢之走不停。”赵五爷脸色越来越凝重,手中法诀越来越快,一股和赵子七极其类似,属于那个世界的灵气轰然从罗盘中爆发,只不过远不如赵子七纯粹。 “当……”就在此刻,午夜敲响十二点,而罗盘指针定格亥猪。如同时钟。 “所求何事。”一个老妪的声音轻轻在罗盘中响起。 “问尸,问煞,问阴阳。还请玄女指点。”赵五爷长长舒了口气,双手从虚空中取下罗盘,朝着电视一照。 罗盘上,黑白灵气凝聚出一张老迈的面孔,波澜不兴,古井不波,冯为民大气都不敢出,徐阳逸倒是深深点了点头。 赵五爷的功夫,确实比赵子七来的深。毕竟赵子七是自身资质,赵五爷却是长年累月的积累。 “嗯?”黑白面孔愣了愣:“近一些。” 赵五爷拿着罗盘谨慎地走前两步。 黑白面孔死死盯了五秒,忽然,深吸了一口气,随着一阵“刷啦啦啦”的声音,整个罗盘指针猛地乱跳起来! “这是……这是!!”面孔毫无征兆地尖叫起来,紧接着赵五爷全身黑白灵气都在乱闪,面孔已经疯狂大叫:“走!快走!离开这里!!这是四……” 然而,下一秒,“轰!”的一声脆响,整个罗盘猛烈爆炸开来。还在乱甩的指针不知道飞到了那里,徐阳逸一声冷哼,手一扬,所有碎片停在半空。 房间中,一片沉默。 “啪兹……啪兹……”好几声之后,电灯闪烁数次再次亮起。 冯为民早就在异象突起的一刹那,吓得紧紧巴在椅背上,脸色煞白。赵五爷呆呆站在原地,愕然看着四周漂浮,凝固的罗盘碎片,仿佛还不敢相信。 “听说过四煞尸么?”许久,徐阳逸才率先开了口。 赵五爷的脑袋,好似机械“卡卡卡”地转过来,眼神都有些空洞:“果然……果然……” “历代……只有土夫子才记载的……最凶最恶的极凶之物……四煞尸……从不现世……我,我还有些不太确定……没想到真的……” “风水术,玄学,国术,都不会记载,被列为禁语的存在……竟然……竟然现在还有流传……” 徐阳逸沉声道:“这到底是什么?” 这真的是太初? 这句话还没有说话,电视上,忽然发出一阵轻微的“咔咔”声。 所有目光都看了过去,就连徐阳逸,眼睛都眯了眯,而冯为民,赵五爷,已经捂着嘴,倒退到了沙发之后,两个人挨得死死的。 静止的画面中,那插在地面上,半米高大的桃木钉子,竟然……开始轻微摇晃起来。 “这怎么可能……”冯为民牙齿都有些得得响:“我,我看过不知道多少次了……根本,根本没这一段……”

上一篇   第727章:黑夜幽魂